接近著,他就看到了一尊巨大無比的高塔,青銅顏色,上面刻劃著上古篆文,鐵鉤銀划,筆力雄勁蒼老,不是現在的寶貝,而是上古時代的奇珍。

大帝塔,出現在他的眼前。

「給我進入其中吧!」

那阿修羅再次一施展出驚天動地的手段,楊奇居然被硬生生的逼迫進入了這大帝塔中。一進入其中,就被封鎖了起來,楊奇覺得自己被禁錮在了一個青銅空間中,有一個透明的窗戶,可以看到一些光怪陸離的景象,但就是無法衝出去。

這裡是大帝塔深處的空間。

「小子,不要緊,你現在在大帝塔內,被我禁錮住了。等過不了多久,你就會被煉化,成為我的替代品。」阿修羅的聲音從那透明的窗戶之中傳遞了過來,「讓我來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說話之間,突然,楊奇也看到了一個幻影擴大,外面陡然就顯現出來了整個天元古礦脈的情況。

整個古礦脈,和來的時候截然不同,處處都是妖氣衝天,一些強大的惡魔氣息在其中徘徊不定,許多妖光衝上天空,完全把烈日遮蓋住,使得整片天地都完全處於了黑夜之中。

整個礦脈中不知道多少妖怪,密密麻麻,讓人觸目驚心,其中傳奇級別的妖怪都起碼數十尊,隱藏在一個個的隱秘陣法點,而此時此刻,在遠處的大海之上,一個虛無的空間內,不停的傳遞出來了一波波的聲音,似乎是天地破滅。

無數的空間好像玻璃一般,顯現出來了裂痕。

有大人物,在空間深處爭鬥,就要打破虛空,到達這個世界上來。

楊奇甚至看見了,那薄薄的虛空中,兩尊高大的影子,在相互對殺,你來我往,每一招一式都蘊含驚天動地,鬼神莫測之玄機,氣息可以把整片大海都直接捲起來。

砰!

突然,整片天地被一下打破了。

兩尊偉岸的人影,從空間中走了出來,一尊正是太子!楊奇對於此人,是記憶猶新,一刻都不敢忘記,是現在自己最大的敵人,要叫囂著滅掉自己家族朋友的狂徒!

而另外一位,也是一尊年輕人,手拿一桿長槍,全身古銅之色,身體後面批著一件血紅大披風。這血紅大披風上面刺繡著各種圖案,千百巨獸,如一幅活生生的洪荒叢林,古老的氣息在上面奔騰著。

太子依舊拿著的是那桿方天畫戟,隨意變化,一戟刺出,周圍的氣勁化為了千百狂龍,把大片大片的海水都蒸發,方圓百里之內的海水,都化為了虛無,甚至露出來了海底的泥沙,他畫戟朝著天上一指,那些邪雲就全部被劃破,顯現出來了烈日,甚至還有群星。

本來,烈日出來天上的群星就會失去光澤,但是在他的畫戟之下,所有群星大放光彩,可以看到千萬道星光化為了匹練,從極高的九天上轟落下來。

整個海洋,成了星力的海洋。

到處都光明璀璨。

饒是楊奇對太子仇深似海,但是看到這樣的景象,仍舊是不得不佩服敵人的力量雄偉,是自己的千百倍,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和他抗衡。

而那個手持長槍,身披血色披風的青年,也似乎和太子旗鼓相當,長槍席捲,無數的妖雲再次聚攏,把星光都遮蓋住,與此同時他身軀一震,身後出現了千百的時空裂縫,每一道裂縫都如一支巨大的妖眼,從其中****出來了妖光,對著太子進行轟擊,使得太子的護身真氣連連波動。

「天元古礦?遮天少爺!你居然在這裡設下來了大陣等著我,難怪我們大戰了這麼多天,你一直把我在這裡引,不過我太子是什麼人?豈會被你的計謀所引誘?我今天來到這天元古礦,就是將計就計,把你,還有連同你麾下的這些妖魔,全部都擊殺!搗毀這座大陣!讓天地之間,再也沒有妖氣的存在。」

太子看著四面滾滾的妖氣,絲毫不懼,似乎早就成竹在胸,他如一尊雄霸四方的帝王,看著遠處,再看看四周,空間在不斷的濃縮,知道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座曠古無匹的大陣中。

但是,他絲毫不懼,反而是臉上有一些興奮。

「太子,我知道你厲害,天神下凡,你母親夢見群星隕落而生下來了你,你是天生要晉陞到達大聖的人。」遮天少爺冷冷的道:「所以,我必須要毀滅你。你的存在,使得我的心靈有破綻,上次的失敗,我要補償回來。這裡是九天十地群魔群妖滅絕大陣,我調集了七十二洞妖王,諸多惡魔伯爵強者,就是要把你留下在這裡,永久的埋葬。」

「是嗎?」太子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厚了,「我太子一生不知道擊殺了多少強大的存在,要晉陞大聖之時,必須要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才能夠襯托出來我的威嚴,我的聲威,今天把你們全殺了,這場戰鬥才勉勉強強給我作為晉陞大聖境的襯托!」

「終於等到了兩人的驚天大搏殺。」

楊奇從那窗戶幻境之中,看到了太子和遮天少爺大戰,兩者都是傳奇九變,不死變的強者,不知道比他強大了多少倍。

兩人每一招一式,都幾乎是可以縱橫千古,擊破萬法,一個是方天畫戟,一個是妖族聖槍,對撞之間,強大的海水全部都蒸發,天空一陣灰濛濛,整個方圓百里之地,都處於了一種混沌的狀態,天地元氣已經混亂得不成模樣了。

傳奇境界,是法則的境界。

現在,兩大高手都是傳奇的巔峰,運用的是法則力量,打得是天翻地覆,星月陸沉。

楊奇看得心神搖曳,幾乎是忘記了自己身處在大帝塔這個危險的環境中。

他現在是在大帝塔的一個角落裡面,四面都是青銅牆壁,找不到一點兒出路。這座大帝塔的力量,深不可測,其中蘊含的東西,也似乎不是這個世界上的物質鍛造而成的。

當!

楊奇一掌劈在了大帝塔的牆壁上,以他現在的真氣,一座山都能夠被打得爆炸,但是打在青銅牆壁上連一絲紋理都沒有出現,一點碎屑都沒有掉落。

「這是什麼物質鑄造的大帝塔?」楊奇大吃一驚,突然施展出來了冥神之矛,以堅破堅,再次刺在了大帝塔的牆壁上,冥神之矛,無堅不摧,以他現在奪命九次的力量,比掌力要鋒銳得多。

但是,這一矛仍舊沒有擊破大帝塔的牆壁。

剛剛接觸到達大帝塔的牆壁上,上面青銅牆壁嗡的一響,無數聲音在震蕩不休,把冥神之矛震得咔嚓咔嚓作響,最後一下破裂,碎裂成為了許多粉末。

「這簡直是……」楊奇都沒有話說了,這種情況想要出去,簡直是痴心妄想。

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變化來臨,置之死地而後生。

他有計劃。

這次是大人物的交鋒,遮天少爺,太子,無數惡魔。還有這頭阿修羅魔王,也是傳奇九變的高手,這麼多的大人物聚集在一起,楊奇一個小螞蟻,比他們低級十個境界,必定會死在這其中,不值一提。

但是,他有殺手鐧,就是眉心的小金人,諸神印記,如果運用得好了,完成大業,獲得好處不成問題。

轟隆!

就在他連連擊破,看看這大帝塔的硬度如何的時候,在外面再次傳遞出來了聲音。大地搖晃,他敏銳的感覺到,地底一股無邊的力量,湧入了大帝塔中,使得整個塔緩緩的旋轉起來,強大氣息深入大帝塔深處,到處瀰漫著,使得他的心靈都抽搐了起來。

「上古妖聖大陣最終發動了!」

楊奇知道,這座大帝塔是領袖的,不過從阿修羅的口中知道,因為塔不是領袖鍛造的,而是遠古極其強橫的大聖鍛造,在其中擁有強大的遠古英靈,所以領袖並不能夠煉化,只能夠存放在這裡,一箭三雕。等待這遠古大聖的大陣發動,磨滅英靈,吸收阿修羅,為太子晉陞上古大聖做準備。

楊奇要收取這座大帝塔,必須要做到兩點,就是把裡面的遠古英靈,和領袖遺留下來的元神烙印全部磨滅,第二點就是讓阿修羅死亡。

這兩點之中的第一點,楊奇細細的想過,領袖如果是想讓太子晉陞為大聖境,肯定不會控制這大帝塔,會在最後一刻,把自身的英靈,和大帝塔的英靈同時消滅,甚至在這一下同歸於盡的過程中,把阿修羅滅亡。

第二點,就算滅亡不了阿修羅,這阿修羅想要自己去替死,眉心中的小金人諸神印記有可能發動,對阿修羅進行擊殺。

阿修羅再強大,也不可能比閻魔鬼帝強,閻魔鬼帝都被小金人打得喘息不過氣來,差點死亡。

憑藉這兩點,楊奇覺得自己可以得到大帝塔,破壞領袖,太子,阿修羅,遮天少爺的陰謀,從中獲得好處。

雖然領袖深不可測,但是楊奇的眉心小金人,肯定要超越領袖。

「我暫時按兵不動,看看能不能夠用神象鎮獄勁中的真氣,滲透大帝塔,煉化這件寶貝。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楊奇不顧外面的動靜,盤膝端坐下來。

神象鎮獄勁作為神級氣功,也有抹殺敵人法寶之中精神烙印的功能,只要把自己的精神意志和真氣灌注進入那法寶中,對方的精神烙印就寸寸瓦解。

他煉化「冰魄神劍」就是這樣。

嗚嗚嗚,嗚嗚嗚嗚……一陣鬼哭神嚎的聲音,隨後在他的身軀中,散發出來了一股樂章,黃昏之樂章。

這樂章在大帝塔之中響徹著,漸漸向著那青銅牆壁滲透。

但是,一接觸到達青銅牆壁,其中有蘊含一股如山如海的威嚴,根本不可能讓任何真氣入侵。

不過,楊奇並不在乎,而是提起自身真氣,越來越強橫,越來越綿密,向著其中不停的侵蝕,有一股海浪沖刷礁石的味道。

無論多麼堅硬的礁石,在海浪的沖刷之下,總有一天,會被腐蝕,會被崩潰,水滴石穿,繩鋸木斷。

果然,在連續許多次之後,突然外面妖聖大陣發動得更加猛烈了,一股股妖聖之氣,也滲透進入了塔身中,使得這大帝塔產生了變化,讓楊奇的真氣一下捕捉到縫隙,鑽入了青銅牆壁深處,居然也佔據了一席之地。

整座大帝塔,要徹底控制,必須把自己的真氣滲透每一個角落,然後使得血肉相連,最後徹底成為自己的法寶。

不過,楊奇現在做不到,只能夠等待機會。

真氣一滲透進入大帝塔中,立刻他就感覺到了,的確有兩尊極其強橫的存在,在大帝塔的頂端,各自佔據了半邊江山。

其中一股強橫的氣息,幾乎是經歷了億萬年的滄桑,不能夠被摧毀。

而另外一股氣息,卻就如山如海,純正無比,如同教化天下的聖人。楊奇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毫無疑問,這股氣息,就是天位學院領袖的氣息。

楊奇再度把真氣滲透,全身力量鼓盪,就清晰的看見了,在大帝塔的頂端,是一個天穹宇宙似的巨大空間。

在這空間之中,一尊身穿鎧甲的遠古英靈,在和一個書生在對持,這個書生相貌年輕,是年輕時候的領袖,衣袂飄飄,雙眼涵蓋山河乾坤,領導天下,開創盛世,氣質如山如海如獄如淵,如晴空驕陽,照耀千百國度。

「果然,領袖和遠古英靈在對持,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產生變化?兩者同歸於盡?那阿修羅,不知道會不會出手?」

楊奇心中一面盤算,一面不停的把真氣滲透進入大帝塔企圖獲得更多的信息和利益。

外面妖聖大陣的力量越來越大了,居然也要控制這座大帝塔,甚至在妖聖大陣中,有一股這樣的氣息,是遮天少爺的鋒芒,很顯然遮天少爺也恐怕是把力量滲透進入了這座妖聖大陣。

畢竟,遮天少爺布置下來這座大陣,不可能不檢查修羅魔眼中的種種情況。

很有可能,這遮天少爺也發現過大帝塔。

「哈哈哈,哈哈哈……」

在殿堂之中,感覺到了下面妖聖大陣的力量開始強大,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就是我徹底脫困,晉陞大聖境界的最高時刻!生命在這一刻,是我最濃烈的時候,等我晉陞了大聖境界,我要把整個豐饒大陸,全部都變化為修羅地獄,我要打開修羅地獄通向這裡的門戶,把我們修羅故鄉中的魔神,全部釋放到達這裡來,鮮血,靈魂,生靈……都是我們渴望的啊。」

轟隆隆!

在封鎖他的鐵鏈上,冒出來了強烈的火光,燒得他的皮肉滋滋滋作響,一片焦糊,但是他絲毫不懼,知道這座大陣催動,就會煉化他。不過,也是他脫困的最好機會,他已經想好了替代品,那就是楊奇。

「小子啊小子,我給你煉化了這麼多的修羅烈焰,你以為不要代價的?現在你的身上,沾染了我的修羅氣息,我會施展出移花接木,借物代形的手段,會使得你成為整個大陣首先滅殺的對象!修羅幻影!」

嗡!

在楊奇的背後,陡然出現了一尊巨大的修羅,居然是他的影子,似乎這影子會伴隨楊奇一身。

「借物代形,移花接木?簡直笑話!」楊奇神象鎮獄勁連連催動,背後無比巨大的天界凈火升騰了起來,燃燒虛空,在不停的響徹著,那修羅幻影被燒得連連搖晃,不一會兒就開始稀薄了。

「怎麼回事?修羅之力,居然被他的氣功,完完全全凈化,甚至我的生命氣息,都被泯滅,這是什麼氣功?專門克制惡魔。」

這頭阿修羅震驚起來,他萬萬沒有料到,自己這一招居然沒有任何用處。根本無法加持到達楊奇的身軀上。

這就意味著,在大陣真正發動的一刻,他無法移花接木,自己本尊要成為祭品,飛灰湮滅。

這十分恐怖。

「不!小子,你逃脫不出我的手掌心,我現在就徹底的擒拿你!修羅神道,六道之道,旋轉輪盤,魔念降臨!」他終於開始出手了。

一股龐大的修羅氣息,也不是烈焰,而是粘稠的液體,如融化的金屬血塊,滲透進入了大帝塔中,到達楊奇的身後。

阿修羅,在這大陣催動的時候,完全對楊奇開始下手了。

他把自己的鮮血,從身軀之中逼迫出來,滲透進入了大帝塔中,要包裹楊奇,徹底滅殺他!控制住他!

這一次,阿修羅是動了真格的,不再和楊奇虛以委蛇,而是直接下手,掠奪身軀和靈魂,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中,他也觀察出來了,楊奇的實力和底細,現在可謂是謀而後動。覺得有了足夠的把握。(未完待續。) ?「小子,我已經徹徹底底摸清楚了你的底細,你的氣功雖然古怪,但是本身實力卻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地方,弱小得可憐。」阿修羅道:「本來,我以為你們那個奸詐的領袖派你前來。在你身上布置下來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但是卻沒有想到他什麼都沒有布置。要不然,我會發現其中秘密的。」

「現在,小子,你就死吧!」

無數的鮮血,凝聚成了這阿修羅的分身,對著大帝塔中的楊奇,壓迫而下。

楊奇只有催動神象鎮獄勁,拚命抵抗。他全身上下,凝聚成了一道光罩,琉璃火焰滾滾向上,也在燒烤血肉,同時汲取阿修羅的分身真氣。

這阿修羅的力量,現在並不猛,因為他全身的真正身軀,還被封鎖在那鐵鏈之中,鐵鏈把他全身捆綁,造成了一種枷鎖法則的束縛,使得他無法動用全部的力量,只能夠有百分之一。

但是,如果阿修羅全部的力量壓迫下來,楊奇只有死路一條。就算是他現在百分之一的力量,楊奇也覺得如泰山壓頂,難以承受,差點兒就一口真氣接濟不上來,粉身碎骨。

他在苦苦支撐,等待大陣最後爆發的一刻。

在外面。

整個天元古礦廢棄的礦脈中,此時此刻已經徹底群妖群魔充塞,無數妖魔氣息衝上天空,日月星辰全部遮蓋,蒼穹如漆黑的鍋蓋,倒罩下來。

太子在其中,大發神威,戰鬥遮天少爺,無數的古礦都崩塌了,那些妖魔也顯現出來,催動了大地深處的妖陣,一道道的天罡地煞之氣凝聚成了魔頭,飛舞上來,對著太子進行攻擊。

但是,太子的身軀上,始終有一道皇帝天子似的氣息,這道氣息在他的身軀後面凝聚成了一尊大帝虛影,氣吞八荒六合,宇內宙極。

任何妖魔之氣靠近他的身邊,都被一一煉化,那大帝打破亘古,跳出虛空,威嚴似乎是和整個豐饒大陸,徹底合一。

「豐饒大帝!」

看見這尊虛影,遮天少爺都變了臉色,「你居然得到了這豐饒大陸上,第一任皇帝,豐饒大帝的傳承!」

「不錯!」太子手中的方天畫戟君臨天下,一招轟出,元氣爆泄,四面八方,全部都是群星墜落如雨,到處出現了日月星辰,山河席捲:「我得到過豐饒大陸,第一任皇帝,豐饒大帝的傳承,而且實話告訴你!在豐饒大陸上,豐饒大帝是絕對的王者,因為他為整片大陸命名,整個大陸的本源力量,是為他而存在的,我在豐饒大陸上,就算是大聖都斬殺不了我!在我晉陞到達大聖境界之後,就是絕對無敵的存在,四大學院,都要仰我的鼻息而存在。現在你在這天元古礦之中布置下九天十地絕殺大陣,但是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大陸之主!再造河山!」

轟隆!

太子身上那大帝的氣息越來越濃烈了,竟然在大地深處,本源力量都在顫抖,他是整個大陸的真正主宰者,無數的天地元氣都有一種向他臣服的味道。

傳聞之中,豐饒大陸第一任主宰者,叫做豐饒大帝,是當年洪荒大陸破滅,豐饒大陸出現的時候,主宰整個大地的皇帝。

當時,豐饒大陸並沒有名字。

正因為豐饒大帝的出現,這塊大陸才命名為豐饒大陸。後來豐饒大帝離開了這片大陸,開創的王朝也因為衰敗,從而出現了許多王朝,到達現在,就是統治了許久的聖祖皇朝了。

但是,得到整個豐饒大陸承認的,就是豐饒大帝,只有在豐饒大帝的時代,整個天下,才是真正的皇朝統治,皇權無比集中,一句話就可以廢立宗門,翻天覆地,改變河山。而四大學院,不過是當時豐饒大帝麾下的一些儒門讀書人,成立的學府,每年向朝廷輸送人才,也是受到朝廷管轄。

哪裡像現在,朝廷被四大學院,還有許多門派壓迫得喘息不過氣來,政令不出京城,而且各大諸侯,紛紛建國稱王。

嗡!

就在太子身上那大帝氣息散發出來的一剎那,楊奇覺得,整個大帝塔似乎在冥冥之中,要飛出去一般。

「該死!」阿修羅突然發出來了咆哮:「那個太子,怎麼會得到豐饒大帝的傳承?這座大帝塔,本來就是豐饒大帝煉製的,現在他才是這塔真正的主人!不行,我一定不能夠讓這件事情發生。」

「什麼?豐饒大帝?」

楊奇心中猛的一驚,他也感覺到了阿修羅波動得厲害。力量時強時弱,而且他也聽到了阿修羅的咆哮,那太子得到了豐饒大帝的傳承。

他也讀過歷史,知道豐饒大帝是大陸上第一個統治者。在諸多上古大聖之首,而且此人的修為,幾乎是要突破大聖的巔峰,到達另外一個鬼神莫測的境界中去。

現在,豐饒大陸上的修鍊境界,大聖為尊,不過大聖上面還有境界。但是自從豐饒大帝以後,還沒有人可以打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