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搖頭,牧雲不再去想這些事情,轉身便走進了屋舍之中。

連續來的激戰,將牧雲的血氣消耗一空,特別是催動仙凰琴,更是令他的血氣虧損。之前吞服了大量的丹藥,也留下了一些隱患。

這些,必須立即解決,否則將會為之後的武道之路留下了隱患。

當牧雲走進了屋舍之後,便有牧家的護衛出現,清理著那些屍體,順便將一些寶物整理起來以備後用。

同一時間,牧飛等人帶著一眾護衛便出發趕往了金家。

如今的金家,早已家破人亡。

經歷了大戰之後,有生力量全部都被消滅,只是可惜金家老祖眾人並未找到,早已消失不見。

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撓,牧飛便徹底的佔領了金家,封印了庫存,等待著牧雲之後解決。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砰!」的一聲,牧雲的體內有筋骨轟鳴的聲音響起,血氣順暢,源源不斷的湧入,遊走了一個又一個洞天。

筋骨得到了完全的淬鍊,再一次的煥發出生機。

之前所殘留的那些問題和隱患,都紛紛得到了完美的修復,整具身軀,再次釋放出最強的潛能。

安頓好牧家修士之後,牧雲便去了一趟李家,本來是想要見見李輕若。

結果被告知,李輕若在他閉關的三天中已經被宗門的強者接走。

搖搖頭,牧雲便不再去想。

當務之急,是如何接手整個珈藍古城。

藍霸天一走,將整個城主府都交給了牧雲,如此重擔,涉及到了方方面面。

一個不慎,便可能因為資源的分配問題引發各大家族的激烈衝突。

畢竟,這一次參與了大戰的各大家族勢力都損失慘重,所有人都想要得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

因為,牧雲便召集了各大家族的強者,不僅僅是他們的家主老祖,就連護法和長老等都全部召集在了一塊。

這一次,他要進行一個大舉動。

時間不長,眾人便全部趕往了城主府。

當他們到來之後,早有人都準備好了場地,安頓著各大家族勢力出現在此地。

和金家以及畫魂閣一戰,整個珈藍古城損失慘重,出場的人之中,少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不少家族都是神情暗淡。

畢竟,缺少了強者坐鎮,遲早會被人侵佔了家財,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最為擔心的一件事情。

「牧公子,可以開始了!」李天明郎聲說道。

如今,城主藍霸天等人一走,金家毀滅,他們李家毫無疑問的便成為了珈藍古城風頭正盛的家族。

更何況,還有李天明這個枷鎖九重巔峰的強者坐鎮,更是無懼任何家族勢力。

不過,對於牧雲,李天明還是無比的恭敬。

從牧雲所表現出的謀略和手段,都深深的折服了他,不敢有絲毫的造次。

牧雲高坐在主位,環顧了在場的眾人一眼,平靜的說道:「這一次召集大家前來,是有兩個事情要宣布。」

「第一點,便是關於畫魂閣的餘孽!至於第二點,自然便是如何接手珈藍古城以及資源的分配問題等等。」

「畫魂閣餘孽?」李天明詫異的問道。

牧雲點點頭,說道:「關於畫魂閣,想必大家已經有所了解了,三天之前我們所面對的不過就是畫魂閣第九十九分教,據可靠消息來說,相助金家對抗我們珈藍古城這一舉動,乃是他們分教自主決定,為了不將這一消息流傳出去,我們必須出手,將第九十九分教餘孽全部剿滅。」

「什麼?還有此種事情,那不行,一定要將那些餘孽剿滅,不然一旦消息釋放出去,我們就完蛋了。畫魂閣一出面,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當即,便有人震驚的喊道。

「不知道牧家主所言,這畫魂閣第九十九分教的餘孽還有多少,實力分佈以及所在之地?」徐家家主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正是在場的修士迫切知道的問題。

牧雲看了一眼眾人,說道:「既然如此,你們是贊同我的想法,前往剿滅畫魂閣餘孽了?」 「餘孽不除,危機不解,始終是我珈藍古城心中的一根刺。只有將其拔掉,我們才能安心的發展壯大。」李天明感慨道。

「我贊同李元老的看法,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將分教餘孽剷除,以絕後患。」徐家主點頭應道。

在場的各大家族勢力的強者紛紛表態,對於牧雲的觀點很是認可。

畢竟,事關重大,對於珈藍古城來說,乃是迫切需要解決的事情。

牧雲環顧了眾人一眼,說道:「好,既然如此,那便讓我們幹上一票,拔掉這顆毒瘤!」

「畫魂閣第九十九分教的餘孽現在退守在天都峰,想必李元老比較熟悉,時間緊迫,等在座的各位調養幾天,安排好後事之後,我們便出發吧。」

「好,就讓我們再次大戰一場!」李天明堅定的說道。

「牧家主,這分教餘孽必定實力強大,以我們目前的人手,能夠取勝么?」馬家主露出了一絲遲疑。

畢竟,分教只是派來了一位副教主,便帶給了眾人如此重大的損失。主動進攻對手,若是不明底細,豈不就是送死?

牧雲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據可靠消息,分教之前有過一次大行動,損失慘重,所剩下的強者不足全盛十分之一,我們有很大的勝算。接下來的這一段時間,我們便做好最後的準備,另外還需要邀請一個人,那便肯定能夠穩操勝券。」

「不知道牧家主所說的是誰?」李天明不由得詫異的問道。

「陳玄天!」牧雲淡淡的說道。

「丹武堂之人?」

「這丹武堂乃是生意人,不會插手到我們之間的事情,想要邀請到他恐怕不容易吧。」

「再說,陳玄天也不過是一名枷鎖九重的強者,邀請到他又有什麼大作用?」

當即,便有人提出了質疑。

「因為他是一尊洞天境的強者!」牧雲一字一頓的說道。

「什麼?!」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陳玄天是一尊洞天境的強者?

開什麼玩笑?

在這珈藍古城之中,怎麼可能出現這樣的恐怖存在,更何況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老者?

但是,話從牧雲的口中說出,那便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確定。

「若此人真是一尊洞天境的強者,那麼我們這一次的行動,便真的能夠穩操勝券。可是,我們憑什麼能夠打動他?」李天明不解的問道。

「此事就交給我了,我有辦法,將他邀請來。諸位要做的,就是儘快的恢復血氣,調整好狀態,準備迎接這最後一戰。」牧雲平靜的說道。

「如此,那便再好不過。對了,牧家主,敢問第二件事情是?」馬家主開口問道。

「第二件事情,是我的一點想法,我打算將我們珈藍古城融合擴建成為一個宗派,不知諸位意下如何?」牧雲看著眾人說道。

「什麼?!開宗立派?」

李天明當即便站起身來,失聲驚呼道。

「這也太大膽了吧!我們小小的一個珈藍古城,哪有什麼資格能夠開宗立派?更何況,我們各大家族內部矛盾重重,想要融合在一起,談何容易?」

李天明說完,頓時便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

開宗立派,說來簡單,卻談何容易?

單單是各大家族勢力之間的內部矛盾,新舊仇恨,便已經註定了難以融合在一起。有些問題,不是一兩句話也不是因為某一個人便能夠輕鬆化解的。

就在此時,徐家主忽然站起身來,朗聲說道:「我覺得牧家主這個想法可行,是一個很大膽的想法,但同時是我們珈藍古城換血的時候了。」

「長期以往,我們珈藍古城偏居一隅,就算是在滄流帝國之中,也算是末流的勢力,幾乎無人過問。但是,你們難道就不想崛起么?你們難道就不想變得強大起來么?」

「三天之前那一晚,你們就不羨慕那些強大的王者么?珈藍古城想要崛起,那便一定要破舊立新,發動變革。只有我們全部都融合在一起,不會為了內部的糾紛而阻擋我們的發展,那麼才會有可能真正的崛起!」

徐家主擲地有聲,慷慨陳詞。

一語落下,不少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們何嘗不想變得強大起來?何嘗不想成為萬眾矚目的存在?

「我陳家這一次損失慘重,家族強者精銳紛紛戰死,繼續保持現狀,也註定了我們會很快的沒落下去,從此這珈藍古城再無陳家。牧家主提出的這個想法,我覺得很有必要,非但我陳家能夠保住,在座的不少家族勢力都不會擔憂這個問題。」陳家主點點頭說道。

「不錯,我們風家也就能夠保住了,不至於隕落下去。」

在座的,不少小一點的家族勢力紛紛表態,贊同牧雲的看法。

那些大家族勢力則是陷入了沉默之中,顯然,他們是在權衡利弊。

沉默了良久,李天明緩緩的開口說道:「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牧家主所言,不無道理。經過了一番血戰之後,我們珈藍古城的整體實力再次的下滑。接下來,還有一場血戰,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夠活著。」

「我們珈藍古城必須凝成一根繩子,這才能夠面對各種突發的危機!否則,我們遲早要被吞併隕落了。」

李天明可謂是如今珈藍古城強者的代名詞,他一開口,不少人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原本,眾人都以為他會反對。

畢竟,現如今的李家整體實力在珈藍古城之中佔據上風,當屬第一。

若是他們有心,恐怕會日後超越了曾經的金家,成為了珈藍古城當之無愧的霸主。

此時,他卻開口贊同了牧雲的說法。

一時間,不少剛才沉默的人都紛紛表態。

等眾人說完,牧雲這才微微一笑,說道:「看來大家的意見基本上已經統一了,那好,我這裡有一份羅列好的詳單,你們看看,有什麼不妥?」

說著,牧雲便大手一揮,頓時一大片枚玉符便激射而出,落入眾人手中。

李天明伸手接住玉符,看著牧雲,心中暗道:這小子,竟然早有準備,看來就已經提前算好了眾人都會同意。如此心機,當真是可怕。

隨後,他搖搖頭,便開始了觀看玉符。

只是一眼,李天明便精神大振。

玉符之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規則條例,涉及到了珈藍古城的每一個家族勢力,也講述到了每一處產業。

甚至就連每一個人,都有了明確的安排。

取消家族勢力番號,設立六大長老,九大護法,往下便是堂主、香主以及弟子。

所有人,都是選賢任能。

只有符合相應的條件,才能被選拔晉陞上去。

如此一來,自然是合理的照顧到了所有家族勢力的利益。

一切資源收益,都分別派出相應的修士進行妥善的管理,每一個人都詳細的羅列出了每月的俸祿以及各種獎罰措施。

原屬於城主府的護衛,則是全部打亂了編製,和各大家族修士的弟子重新進行選拔考核,組建出一批強大的護衛。

所有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

在場之人,越看越滿意,越看心中越是燃起了一絲殷切的希望。

就連李天明等人,都激動不已。

如此一來,整個珈藍古城凝成一條心,想不變得強大起來都難!

當然,更令他們心動的則是,牧雲將會煉製一批丹藥,相助眾人成長起來,以方便對抗日後的所有危機。

「這,這真是太好了!牧家主,安排的太妥當了,事無巨細!老朽佩服,佩服!」李天明感慨萬千,心中湧現出無限的感慨。

事實上,如此小事,對於牧雲來說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畢竟,昔年他可是親手相助幾位仙帝從無到有,組建出了震動九天的勢力。

「此間事了,我們便立即開始行動,重新規劃建築格局,將這珈藍古城改變成為一個宗門!」李天明激動的喊道。

「對對,我們會儘力而為,興建我們的宗門。」

在場之人紛紛表態,表現的無比積極,這小小的玉符之上,寫滿了他們崛起的希望。

曾經,牧雲是想過只是將牧家振興起來。

但是後來,他想到,只有將整個珈藍古城都聯合在一起,才能更快的發展起來,並且組成一支強大盟友隊伍。

這樣一來,非但不會給牧家帶來危機,也會給牧家的所有人都帶來一絲緊迫感,能夠更有效的發展起來。

「牧家主,這玉符之上並未設立宗主和副宗主的人選,對了還有我們宗門的名字也並未定下。」馬家主開口說道。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這些,需要大家一起商議做主。」

「宗主之位,當屬牧家主,年輕有為,能夠帶領我們一起發展壯大,選擇牧家主,我第一個同意!」李天明當即便表態。

「不錯,我也贊同,宗主之位非牧家主不可!」

然而,牧雲只是緩緩的搖搖頭,說道:「這宗主之位,我不能擔當,此間事了,我便要離開,難以照料到宗門,一切,還要諸位努力。」

「什麼?牧家主要離開?」李天明當即便驚呼道。

在他心中,只有牧雲存在,那便代表著一切。

只有牧雲在,全新的宗門才能建立起來。

可是此刻,牧雲卻說要離開?

不過很快,李天明便回過神來,說道:「牧家主年輕有為,武道之路還很長,是不應該困鎖在此地,耽誤了發展。但是,我提議,這宗主之位還是留給牧家主,不管他什麼時候回來,都是我們的宗主。」 「宗門建立規劃已經全部布置妥當,等副宗主選拔出來,小事可自主決定,大事將和諸位長老護法一起決定。這宗主之位,還是一定要留給牧家主!」李天明沉吟道。

「不錯,牧家主當選宗主,名副其實!」

「我們都贊同此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