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覺得有趣極了,他以前一直覺得善良的靈魂纔是乾淨,而他也見過無數善良的靈魂,卻發現那些靈魂裏還是有雜質,他以前一直以爲是他們不夠善良的緣故,如今看到雅麗並聽了她的話後,他才隱隱的發現,自己可能錯了。 天地混沌,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很多時候都是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就像善良的人有邪惡的一面,壞蛋有溫情的一面。

乾淨的靈魂只有混沌到極點的人才能擁有。

就像雅麗,她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善,什麼時候應該惡。善惡完美融合到了極點,便是一抹完整的靈魂。

這讓撒旦對雅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們相遇在了一個美好的早上,也是在這一美好的早餐,活了上萬年的撒旦先生,開始慢慢沉淪在了雅麗的魅力下。

如果一開始的興趣只是一個導火線,後面撒旦不斷的誘惑失敗,與雅麗的不斷相處中,便是讓他們的愛情的胚芽在時間的長輪下慢慢發芽,最終長成了一顆參天大樹。

他們相愛了。

撒旦是惡的代表,他不覺得跟一個人類戀愛並生孩子有什麼錯。

而雅麗也沒有因爲撒旦的身份介懷,就像是她不認爲要奉獻自己的靈魂去救兩千五百萬人命一樣,她不認爲跟撒旦戀愛有什麼錯誤。

在她看來,撒旦跟人一樣,有惡有善。

他們一起相愛相守了十幾年。

撒旦也在這十幾年裏展現出了屬於他的善良跟溫柔。

在十幾年後,雅麗懷孕了,她懷了四年才生下了屬於她跟撒旦的孩子。

但她卻也因爲這次生產中大崩血而死,她的兒子一出生就是四五歲的大小,但卻也只是個死嬰。

她死去的那一刻很疲憊,也很平靜,平靜的近乎冷血,她去的很安詳,像是認命一般,沉默的接受自己的死亡。

但撒旦卻活的很痛苦。

他在這十幾年間知道了什麼叫愛,他能很溫柔的對待雅麗,做出以前從沒有做過的事情跟妥協,但不代表他邪惡的本性會就此改變,他不認爲雅麗應該死,也不認爲他的兒子就應該是個死嬰。

妻子與兒子的雙重逝去,讓撒旦近乎暴走,他爲此苦苦尋找逆天的復活之道,並在一位巫師的提一下,在黑森林的深處建造了這個墓地。

兩萬人的陪葬,後天創造出近乎等於不死之身的魔皇蟲,並在真正的魔皇蟲即將誕生之際,將雅麗的靈魂用祕術替換了原本屬於魔皇蟲的靈魂,孕育着雅麗的靈魂,等待重新甦醒的那一刻,並從此永遠不死不滅的不死之身。

這也是這墓地的由來,也是這墓地下爲什麼會有兩萬人陪葬的真正原因。

而這水晶棺上的天外隕石,並不是從天外墜落到地底的,而是撒旦千辛萬苦從外太空找來的,他磨滅了隕石裏的生命,讓它成爲一顆蘊含了恐怖力量的化石。

並將天外隕石放在水晶棺上,將自己的妻子與兒子放在水晶棺裏,日日夜夜的接受天外隕石的洗禮,讓他妻子與兒子的**不滅,也讓她們的身體產生了異變,好讓雅麗的身體在日後靈魂成型後,**能承受現在靈魂的恐怖力量。

在做完這些事情後,撒旦也同樣承受了一系列的異變跟懲罰,他得了一種奇怪的病,讓他不間斷的沉睡,一睡幾百年,並不受他控制。

看了這一切,雲邈兒真不知道應該說撒旦深情還是殘忍。

雲邈兒拿起那塊隕石,這隕石對於這地球上的人神魔們來說是毒藥,但對於她來說卻是一個十全大補丸,如果她能將這裏面的力量全部吸收了,那她的力量一定能提升不止一個檔次。

而且撒旦現在的這種時不時就昏睡過去並一睡上百年的狀態讓她想起了邈雲東,不知道這撒旦的病與邈雲東的那個封印陣法到底有什麼關聯。

—–

最近老是頭疼,不知道是不是天氣轉涼的緣故,求撫摸~ 如果這兩種狀態有關聯的話,那這塊隕石就是破解邈雲東體內的封印陣的突破口。

想到這裏,雲邈兒的心都熱了。

她將隕石收到自己的空間,而後她想了一下,又將水晶棺整個都收了起來。

拿人手短,給人消災,如果這裏的一切都是如畫面上述說的那樣,那她反而覺得界養育靈魂的效果會比這種傷天害理的方法來的更有效一些。

她想將雅麗跟她兒子的身體帶回去,並將那個被替換了的雅麗靈魂放進界的體內養護,算是她拿雅麗跟撒旦他們兒子屍身復活柳玉宇的報酬。

“將雅麗放下!”

狂嘯巨浪一般的凌冽殺氣奔騰而起,來自深淵深處的怒吼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四周的白霧被可怕的氣浪攜帶而起,迅速朝着一處地方聚集。

四周的景色逐漸清晰,雲邈兒發現這頂層竟然是一個華麗的不像話歐式風格的殿堂,四根柱子樹立,其中三根柱子上趴着沉睡的乾癟如死屍的生物。

殿堂中間畫着八卦陰陽圖,黑白兩點,一處是剛剛放着水晶棺的位置,一處是孕育雅麗靈魂的位置,狂風讓四周的空氣都幾近扭曲,化作狂風,在黑白交融中間,白霧迅速凝結,一個白色的人影在急速成型。

如今這水晶棺已經被雲邈兒取走,而原本孕育雅麗靈魂的那個似玉非玉圓球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破開,裏面嬰兒狀態的靈魂爬了出來。

那嬰兒狀態的靈魂逐漸成長成了十六歲少女的模樣,爬到了雲座身邊,血紅的眸子盯着雲座上方不能動彈的東方白,閃着貪婪的光,那光芒讓人覺得自己就是任人宰割的肉。

東方白的身體不能動,只能坐在雲座上,被雲座的白光守着,而那少女想要接近東方白,卻在觸及到那光時,發出滋滋如同烤肉的身影,一團黑氣從她幾乎實質的靈魂裏飄出。

雲邈兒一眼就能瞧出那黑氣便是怨氣。

那原本智慧美貌於一體的女子,在這樣惡毒的復活方法下,成爲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只知道吞噬靈魂的低級靈魂。

看到這裏,真不知道是應該爲此惋惜還是無奈。

雲邈兒的分神不過一瞬間,她很快就將目光轉移到了白霧凝結的人影上,龍捲風似的風眼與奔騰的白霧中間,一個人的影子逐漸出現,他的面容模糊,但一雙黑色的眼睛卻極爲顯眼。

眼神深處含着暴怒,醞釀着毀天滅地的力量,四周的柱子猶如炸彈一般爆開,激起漫天的灰白粉塵,三個沉睡的死屍暮然睜開雙眼,盯着雲邈兒,爆出兇殘的光。

雲邈兒很快就做出了措施,她直接將趴在雲座邊上的女子收進了界的身體裏。

雲座四周的光大綻,爆發出強大的吸力,將離它最近的女子的手收進了體內。

“啊!”

黑色的煙霧伴隨着滋滋聲響被慢慢收進雲座內,少女痛苦尖叫,掙扎的想要離開雲座,但手腳就好像陷入流沙一般,讓她無論如何掙扎,也只會越陷越深。

界有着養護靈魂的功能,養護的同時便會去除原本並不屬於純淨靈魂裏的怨氣,這少女體內在這上千年的時光裏淤積了太多的怨氣,並與少女的靈魂融合在了一起,要去除怨氣,對於這個少女來說疼痛如切膚。

“住手!”

天空白影看到少女時,眼底不由泛起柔情的光,在他聽到少女尖叫的時候,眼底的暴怒更加的猛烈,身體一成型便朝着少女飛奔而去!

“我看你纔要住手!”

雲邈兒雙手迅速凝結星辰之力,化作飛鏢,朝着白影飛去! 雲邈兒腳尖一點,以最快的速度衝向白影,雙手成全,朝着白影砸了過去!

白影見此不得不停下衝勢,躲過飛鏢,並接住雲邈兒的拳頭!

“轟!”

天崩地裂的巨響中,雲邈兒與撒旦的白影衝到了一起,強烈的撞擊讓四周氣流扭曲,從四周狂劈,擊打着支離破碎的殿堂,飛到原本衝向雲邈兒的三隻如死屍一般的蟲衛。

立刻又是一陣屍體破碎,骨頭斷裂的紛亂場景,下方的地面開裂,上方的石頭落下,雲邈兒與撒旦的白影在一片鮮血肆虐,石頭掉落的混亂中,雲邈兒與撒旦白影的雙眼交匯在了一起。

雲邈兒知道這白影一定是守在雅麗身邊的撒旦分身,如果有人動了雅麗的身體或者是靈魂,這分身就會出現虐殺侵略者。

驟然間,四周白霧大作。

有如飛龍騰雲,蛟龍入海,整個空氣都瘋狂的攪動起來!狂暴的白霧驚濤駭浪一般朝着雲邈兒飛去,無數黑洞漩渦一般的強力白霧龍捲風悄然乍起,如獅子的巨頭,要將雲邈兒吞噬下去!

璀璨光華猛地在雲邈兒周身乍起,與狂暴的白霧相互撞擊,星光與白霧相互對持,龍捲風似的漩渦之間竟然出現了星光,四周暮然大亮,有姣姣星光在雲邈兒眼底生成。

那少女的靈魂也在這個時候吞進了雲座內。

“撒旦,我這是爲了雅麗好!”

伴隨着這句話,那白影的目光一滯,緊接着爆發出更濃烈的怒氣。

“無恥的人類!休得騙我!”

撒旦根本不相信雲邈兒的說詞,也不想聽雲邈兒的解釋,他爲了復活雅麗費勁了心血,用盡了心思,如今即將成功的時候卻有人闖進了墓地,奪走了雅麗的身體,收走了即將成型的靈魂,還讓雅麗那麼痛苦的尖叫!

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根本不會相信雲邈兒的任何言詞!

“咻!咻!咻!”

原本被勁風吹的支離破碎的蟲衛又朝着雲邈兒飛了過來!

他們擁有不死之身,即使身體破損的厲害也不會死去,雲邈兒還在與撒旦的分身對持力量,根本無暇顧及飛奔而來的三隻蟲衛的攻擊!

只能咬牙,在四周撐起星辰屏障,準備硬接下蟲衛的攻擊!

“砰砰砰!”

藍光乍起!三聲炮聲響在內殿,猶如三條藍色的龍影翩然騰躍,衝向了蟲衛!

東方白緊抿着脣,雲邈兒收起了隕石,他的身體便不再受限制,雖然一開始還比較僵硬,但經過剛剛的恢復,他已經慢慢找回了屬於自己的身體使用權。

蟲衛被藍光吞噬,還未發出慘叫,便被擊飛在了殿堂牆上,轟出了一個大洞!

“轟轟轟!”

經過一系列的爆炸,四周殿堂牆體再也支撐不住,開始不斷倒塌,濺起無數塵埃,彷彿下一秒就要將雲邈兒與東方白埋葬在地底!

“我要讓你陪葬!”撒旦紅着眼睛嘶吼道,大有一種要將雲邈兒埋葬於此的決心。

雲邈兒依舊在與撒旦白影比拼力量,他的分身並沒有本體來的強大,但也是中神的級別,剛剛雲邈兒接住他的力量已經十分費盡,如果一直這般比拼下去,她必定會輸!

再加上四周的牆體的坍塌,他們要再不逃出去,就要埋在這地底下了!

“小白!炮轟他!”

不過還好……她有東方白!

雲邈兒看着撒旦,露出狡詐的笑。

不信她?可以!就讓你嚐嚐人類研究出來的智慧結晶給你帶來的衝擊吧!

藍色的光炮聚集在東方白的手上,他站在亂石堆裏,對準了撒旦的白影,醞釀着可怕的力量,準備到達力量蓄滿那一刻,給予撒旦白影最致命的一擊! 藍色的光炮從東方白的胸口飛了出來!將世界照的一片藍。

雲邈兒知道,縱然她有三寸不爛之舌,苦口婆心說破皮,撒旦一時半會也不會相信。

再加上這地下宮殿即將倒塌,要真的這麼辯解下去,還沒等她說完,他們就被埋在這地底下。

還有那三隻被打飛的蟲衛還不知道有沒有死,如若等到他們反擊的話他們要逃離這裏便難上加難。

這一切的一切,都容不得雲邈兒放鬆心神,更不用說還要花費心思談判了。

所以雲邈兒準備快刀斬亂麻,先殺了分身逃離這個地方,過後等撒旦本體找到她再說!

反正這不過是撒旦的分身了,死了也只會對撒旦本體造成一定的傷害,如果撒旦還在沉睡,分身的死亡也剛好可以呼醒沉睡中的撒旦,一舉數得!

不過幾秒之間,雲邈兒就已經將其中的厲害關係想好了,藍色的光炮如一顆急速的流星,從遙遠的星空落下,以絕對強大的速度帶着轟破大地的力量,朝着撒旦的白影飛馳而去!

撒旦下意識的想要逃,卻被雲邈兒用力量限制住了動作,不過轉瞬之間,藍色的光炮便沒入撒旦白影體內。

“轟!”

一聲巨響在耳邊炸開,眼前耀眼的藍光刺目,雲邈兒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因距離爆炸點太近,凌冽的餘波將雲邈兒擊的倒飛了出去,她只覺得喉嚨一甜,身體像是被重拳擊打,身體砸向身後的牆壁,讓她再也撐不住,猛地吐出一口濃血來!

自損三百毀敵一千!

“咳咳。”

雲邈兒忍不住咳嗽了一聲,擡眼朝着爆炸點看去,便看到撒旦的白影被藍光炸沒了影子。

雲邈兒散開神識,感受到原本被炸飛的三隻蟲衛還支持着它們破的不成樣的身體朝着她跟東方白緩慢的走來。

“真是一羣打不死的怪物!”

雲邈兒咬牙切齒,卻並不打算再跟它們耗費太多精力,她一個瞬移,直接來到東方白的身邊,收起雲座,拿着東方白道“我們走!”

她已經用神識探測到自己距離路面不過五百米,這五百米的距離足夠她帶着東方白瞬移出去!

世界的另一端……

暗黑的魔界,一座古老而黑暗的城堡,巨大的黑色大牀上躺着一名模樣英俊的男子,那男子身穿黑色衣袍,靜靜的躺在黑色的被窩裏,面容安詳平和。

四周黑漆漆一片,安靜極了,像寂靜的黑夜,讓所有的人都沉睡在美好的夢裏。

“恩”

一聲沉悶而壓抑的聲音從英俊男子口中發出,原本安詳的男子忽然皺起了眉頭,猛地睜開了雙眼。

那一雙眼極黑,想無邊的黑洞,看不到一絲亮。

“雅麗……”

他張了張嘴,聲音沙啞而又深情,還帶着剛剛睡醒的倦意,極爲動聽迷人,似乎海底深處美人魚的歌喉才能與他的聲音相比。

他初醒後混沌的目光慢慢清晰,來自遠方分身所經歷的一些記憶慢慢的衝入了他的腦海,讓她有些倦意的目光逐漸清晰,似有風暴逐漸形成。

“該死!”

他猛地坐起了身,那後披散的漆黑長髮如綢緞一般宣泄,他目光暴風驟起,雙手握緊,似要將骨頭捏碎,一種名爲憤怒的情緒在體內升騰,他記住了奪走雅麗和他兒子,並殺了他分身的那兩個人!

“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被惦記的雲邈兒與東方白已經從地下墓地瞬移出來,並站在廣闊的土地上,眯着眼看着天上火辣辣的太陽,神清氣爽的感嘆道。

“溫暖的太陽,真是懷念啊。” 逃出了可怕的墓地,站在廣闊的土地上,身處黑森林的深處,雲邈兒跟東方白看見了璀璨的太陽,也華麗麗的迷了路。

不過還好,東方白好歹在這黑森林裏住了許久,雖然沒有走遍黑森林各處地方,但大致的地方還是懂得一點。

他們走了無數岔道,經過一天一夜的探索,終於回到了東方白的家裏。

一進別墅大門,東方黑與林雅兩人便察覺到兩人到來,出門迎接。

當林雅看到東方白遍體凌傷的軀體,心疼萬分,忙招呼自己的丈夫東方黑讓他跟她一起幫東方白修復破損的身體。

經過這墓地的一系列奔波,雲邈兒累的不行,便直接洗澡上牀睡覺去了。

醒來後,雲邈兒出了房門,去東方白的房間查看東方白的傷勢,走到門口便見東方白大半個身體都被拆卸下來,只留下一個頭,頭部以下就只剩下無數顏色各異的電線,並用大約手指粗的鋼鐵做手,雙腳也沒有,只用四個小心的輪子支撐他行走。

活脫脫的只剩下了‘骨架’。

看到東方白這麼一副怪樣子,雲邈兒忽然之間很想笑出聲,不過爲了東方白的自尊,她一直憋着笑,弄的雲邈兒臉色通紅。

東方白見雲邈兒如此,張開纖細的胳膊,無奈的攤手道“要笑就笑吧,我已經習慣了。”

“噗……哈哈。”雲邈兒聽後,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指着東方白的身體,道“哈,我其實還是蠻羨慕你的,要是人被拆成這樣早死了,你還可以這麼活蹦亂跳,也算是一種不死之身了。”

“那也是因爲我的靈魂被我爸媽隱藏在了我的眼睛裏。”東方白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說道“只要我眼睛在,我就不會死了,這個軀體就是個容器而已。”

雲邈兒正了正臉色,假作一本正經道“所以不得不佩服你爸媽的智慧,對於身爲天生持有靈魂異能的我來說,在你媽媽面前簡直就是自愧不如。”

林雅一生下來並沒有特殊的靈魂異能,而是靠着後天的培養,但她對靈魂的造詣反而比雲邈兒這個先天的靈魂異能者更高,想到這裏,雲邈兒真有點自愧不如。

“你還年輕,還有很多時間,哪能跟我比啊。”也在這個時候,雲邈兒感覺到肩膀一沉,有一隻手摟住了她的肩膀,雲邈兒偏頭,便瞧見了林雅身穿誘人的金色旗袍,笑眯眯的道“不過你竟然有靈魂異能?爲什麼先前不告訴我?”

呃?

雲邈兒愣了一下,看向林雅,林雅雖然一直是笑眯眯的,但被那一雙眼睛盯着,雲邈兒總覺得渾身陰嗖嗖的,感覺自己就像是鐵板上的肉,便道“難道我沒跟你說過?”

而後她仔細想了想這一年相處裏的點點滴滴,發現自己確實沒有跟林雅提起過自己有靈魂異能這件事情,便改口道“小白也沒說過嗎?”

她一直以爲東方白會將自己的一切都跟他父母說過,卻沒有想到竟然沒說。

“哼,這臭小子將你捂得可嚴實了,一點消息都不透露給我,又怎麼會告訴我這些。”一聽雲邈兒這麼問,林雅便假意生氣道,聽得東方白不自覺得摸摸鼻子,而後林雅又像是沒事人一般笑眯眯的對着雲邈兒道“天生持有靈魂異能可是好苗子,要不要跟我學學關於靈魂的知識?”

雲邈兒聽後眼前一亮,說道“真的?”

她雖然對靈魂知道一點,但跟畢生心血都在研究靈魂的巫女林雅來說,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如果有林雅的指點,她在靈魂上的造詣一定能突飛猛進。 “當然,不過如果要研究靈魂,估計會減緩你修煉的進度,你可要想清楚了。”林雅囑咐的道。

“自然想清楚了。”雲邈兒笑着點頭道,心裏樂開了花。

笑話,她本來就是感悟生死輪迴道才進入神級,而生死輪迴離不開靈魂,如果她能深入瞭解關於靈魂的生死,這對於她的生死輪迴道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可以說這是另外一種方式的修煉,特別是這一年的時間她將體內的星辰之力修煉到頂級,卻一直修煉不上去,彷彿有一層膜堵在初神與中神級之間,讓她怎麼也無法晉級。

後來她問了邈雲貳才知道,原來想要從初神晉級到中神級,不僅僅體內的力量要有,還要有關於道的突破。

而云邈兒,就是卡在了道的突破上。

如今有人帶着她,便是便是事半功倍了,她感激的彎腰,想要拜林雅爲師,卻被林雅一手阻止,林雅道“別,我可不想收徒弟,我還年輕貌美,可不想被人師父師父的叫,太顯老!你要叫我師父,我可不教你了!”

“好的,雅姐姐。”雲邈兒很識時務的叫着林雅姐姐,聽得林雅身心一整舒爽,也聽得東方白的臉一黑。

他的輩分又平白的矮了一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