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聖主殿前不久選的新聖女,華靈宗的眉心,竟然跟聖主殿的大使者長老有仇,加入聖主殿就是為了報仇的,對方滅殺了大使者長老后逃走了,到了現在下落不明……

傳聞聖主殿大使者長老隕落後,聖主殿開始整頓,面的什麼人都能潛入聖主殿,為此有幾位聖主殿的使者長老被認命為聖主殿的五大護法長老!

在沒有選出新聖女之前,五位護法長老共同掌管聖主殿的事情,聖女大選正在籌備中,這一次會更加嚴格的選擇聖女,目前還在海選階段!

這樣的消息時不時的就能聽到!

寧兒也算徹底放心了!

「可惜哥哥沒有出關,否則知道我報仇了,一定會很開心的!」寧兒遺憾的說道。

「我看小澤是在努力修鍊超過你吧,你把自己的力量拿回來不用修鍊,就到了巔峰,小澤卻是從頭開始一點點修鍊的……」小鳳笑了笑的說道。

「額……也是,當初事情太突然了,完全沒想到那麼多,再說也來不及……」寧兒尷尬的說道。

「小澤天賦好,估計等到出關的時候,就能追上你了!」小鳳道!

「恩,哥哥一直很厲害的!」寧兒說道。

「救命啊,來人啊,救命啊……」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陣的呼救聲,聽起來似乎很著急!

「小鳳姐姐,我們去看看吧……」寧兒眼神一閃的說道。

「去看熱鬧可以,別多管閑事啊!」小鳳說道。

「嗯嗯,我明白的,走吧!」寧兒點頭道。

於是小鳳和寧兒朝著聲音來源的地方飛掠而去,很快兩人就到了地方,直接躲在一顆樹上,看著下面的情況!

之前他們聽到呼救聲音的,是地上被人踩著的少女,在她身邊有著一個渾身是血,氣息微弱的少年,而此刻踩著少女的是一個男子,看起來也很年輕!

他的身邊站著一個白衣女子,身後還跟著兩名老者!

看打扮應該是某個家族出來歷練的!

「喊啊,剛才不還很能喊的嗎?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覺得你喊救命有人來嗎?兩個野種,有什麼資格活下去,恩?」站著藍衣男子,腳上用力的碾壓著少女的臉,惡狠狠的罵道。

「咳咳……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吧,求求你了,只要你們救我弟弟,我什麼都願意做,我再也不喊了,求你們了嗚嗚嗚……」少女不顧自己臉上的疼痛,哭著哀求道。

「你確定什麼都願意做?」這時一邊的白衣女子問道。

「我願意,救救我弟弟吧!」少女急忙道。

「好啊,那先把你的臉毀掉,讓我看看你的誠意如何?」白衣女子惡毒的說道。

「聽到蓮兒妹妹的話沒有?讓你把臉毀掉,你願意嗎?」 衆鬼見牧店主都發火了,個個噤了聲不敢再瞎起鬨。

“對了桃娘,我記得你說過有幾個朋友都得了鬼痛風,嚴重嗎?”唐牧北見它們都老實了,就轉變話題道:“如果想試試治療的話,過個三五天讓它們過來,我去配點藥應該能治。”

牧店主居然會鬼醫手段?

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牧店主,您會治療鬼痛風?那跌打損傷呢?”

“我生前前列腺有問題,死了以後也總覺得不舒服,您能幫我看看嗎?”

“像我這種腦袋差點掉下來的,能不能再搶救一下?”

“你個瓜娃子,腦袋快掉下來又不是病,那是生前被人砍得!得找會做造型店主才行咧!”

“聽說南省有個姓樑的店主,做造型手藝好的很,就是收費貴了點得好幾千。”

……

話題歪的特別快,從治病直接跑到了做造型上。

閒聊半晌,衆厲鬼的關注重心又改變爲自己手頭沒幾個錢,別說做造型了就是平日果腹有時候都成問題。

唐牧北皺皺眉頭,確實得想個法子帶動治下厲鬼們提高生活水平。

老這麼窮着,也不是個事兒啊。

自己管理區域內GDP不行,以後走哪都沒面子。

“牧店主,厲鬼俱樂部一號院所有庭院都安裝完畢了,您上來看看?”絡腮鬍子在二樓探着頭招呼,“要是沒問題,還得給我們籤個字確認一下,我們回去了好交差。”

“好嘞,我這就上去看看!”唐牧北應了一聲。

剛纔拆開快遞小箱子的時候,他就看到那些小庭院了。

個個巴掌大小,有點像商場裏賣的那種帶着八音盒的水晶音樂球,大小形狀都相似。

底座大概兩公分厚,可以打開,裏面刻畫着複雜的法陣。據說可以保證厲鬼寄身物在此不會受到外界傷害,同時還有凝聚陰氣的作用,對厲鬼來說可謂是大補之物。在庭院中住的時間越長,厲鬼得到的好處自然也就越多。

“牧店主您看,這套庭院操作很簡單。”絡腮鬍子耐心介紹道:“每套庭院有兩把鑰匙,店主保管一把,可以打開下面的底座把寄身物放進去。

您可別看這玩意兒還沒巴掌大呢,其實這就是有名的袖內乾坤。

不管寄身物有多大,都能放進去!

最邊上這個小縫隙就是用來投幣的,咱們陰界總部提供的所有庭院價格統一,住一晚上三十冥幣。只要厲鬼將冥幣投進去,會自動得到一把鑰匙。擁有鑰匙就可以入住中間被水晶外殼罩起來的庭院主體內啦。

您看到的每座庭院跟住進去的實際庭院一模一樣,就連花草樹木都是活的,不需要打理,庭院本身就會提供給花草樹木充足的養分。

這裏總共是十三套庭院,各有千秋。

您也看到了,這些鏈條長的很,類似這種高等級庭院少說一根鏈條上也能放置二三十個。

所以您有機會得到空間法器打造庭院的時候,是越小越好。自己得到的庭院,就可以自己制定收費價格,陰界總部一般不會干涉的。”

看來,陰界很可能沒有物價局。

店主想怎麼收費就怎麼收費,難怪桃娘說其他城市的店主給非本地厲鬼住宿要價高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簽了字,送走兩位安裝師傅。

唐牧北看看二層樓上稀稀拉拉幾根鏈條上掛着的小庭院,心情大好道:“我宣佈今天我們桃花路二十四號店鋪的厲鬼客棧開張了!接下來,我是不是該負責保管你們的骨灰了?”

陣靈小蘿莉聽到“桃花路二十四號”的時候,假裝若無其事的轉過頭東張西望,它纔不要承認這是自己的名字哩!

牧店主辦事效率不行啊,這麼幾天了還沒想出好聽名字。

衆厲鬼在唐牧北宣佈完之後,開始鼓掌歡呼雀躍。

“牧店主,您這句話可說錯了。我們大部分厲鬼早就連骨灰都沒有了,只有那麼一件寄身之物而已。”桃娘扇着扇子,笑臉盈盈,“您可答應過我,前三個月住宿打折的喲,還算數嗎?”

唐牧北一拍胸脯,“當然算數。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一個唾沫一根釘!三個月七折優惠!”

“那我就先挑房間啦!”桃娘笑得眉眼彎彎。

十三套巴掌大小的庭院在八十多平空曠的二層樓上顯得孤零零的,就連十三根金色鏈條都稀拉得可憐。

不過這纔剛剛開始,能在短短几天時間內開啓二層樓,景瑤城的厲鬼們已經覺得牧店主是真?老牛B了!

十三座庭院風格各異。

有小橋流水古樸人家型的;有飛檐畫廊高門大院型的;有鄉間別墅也有高樓大廈,精緻的像是畫裏的世界一般。

“看來看去,我還是喜歡這個。”桃娘在那座小橋流水人家庭院站住,仔細看看其中汩汩流動的小河推動水車轉動;簡單溫馨的古樸院落房前屋後花叢盛開樹木茂盛,像是個能享受到家庭生活的地方。

桃娘伸手將冥幣從投幣口放進去,一枚小巧而精緻的鑰匙就出現在手中。

“牧店主,我這就去取寄身之物來。一會兒還要麻煩您幫我打開底座寄放進去喲!”它衝唐牧北擺擺手中的鑰匙笑道:“進了庭院裏的錢,最終都會在結算盤留下給您的提成,記得到時候返還我就行!”

唐牧北點點頭讓它去取寄身物,隨後轉身問道:“還有誰要住庭院?抓緊時間啊,我答應了給江遠舟留間房,所以只剩下十一座可以選了。”

“我要一套!”宿陽伯喜滋滋走上前,挑選了像王府一般的壯闊庭院;

祁天佑迫不及待挑選了一套海景房,用它的話來說,生前從未見過大海什麼樣,現在做了厲鬼能住海景房也享受享受。

“嘿嘿,牧店主商量個事唄。”無瞳湊上前來,悄聲道:“我要買張硬座票。”

硬座票?那是什麼玩意兒?

我的俱樂部又不是火車?

見牧店主都怔住了,無瞳嘿嘿一笑解釋道:“您一層的俱樂部不是快裝修好了嗎?到時候不是有好多舒服的沙發嘛!我不住庭院,睡在沙發上就行。不過是藉助店裏的法陣,保護我不被曬死就可以了。不佔庭院的地方,所以收費便宜點唄。”

冬苓翻了個白眼,“哼!真是個守財奴!” 第4560章

藍衣男子又踹了少女一腳問道。

「我……為什麼?」少女哭著看向白衣女子問道,眼裡滿滿的不可置信!

「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你那張臉長得太狐媚了,讓清水哥哥總是忍不住的看你!」白衣女子眼神一冷的說道。

「可是……我才是他的未婚妻!」少女心痛不已的說道。

「呵呵……白月,你是真的傻,還是故意裝傻啊!難道你是沒看到清水哥哥跟我在床上有多恩愛,也是不想承認,剛才清水哥哥把你們姐弟交給我們處置時的表情呢?」

「我也不勉強你,想救你弟弟,就自己動手把你的臉毀掉,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畢竟清水哥哥喜歡你這張臉,早就答應了讓你做通房丫頭了,什麼時候你能運氣好的,有本事懷上清水哥哥的孩子,說不定還能讓你們姐弟多活一天,但是,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機會的……」白衣女子冷笑的說道。

「白琳,我是你妹妹,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叫白月的少女看著白琳,絕望的問道。

「妹妹?你也配?我娘親只有我一個女兒,至於你們姐弟,誰知道是你娘那個賤人跟誰生的,是我爹娘善良,才把你們兩個野種收留在白家的!」

「別以為這樣,你們就是白家人了,在白家你們姐弟永遠都是野種,這個是事實,這麼多年爹都認了,你們還天真的以為不是有意思嗎?」

「我沒那麼多時間浪費,如何選擇快點說吧!」白琳故意的說道。

「是不是我毀容了,你們就會救我弟弟?」白月看著呼吸越來越弱的弟弟白辰,轉頭看向白琳問道。

「白月,我說了看你的誠意,你再墨跡下去,你那個野種弟弟,可是小命都要沒了啊!」白琳故意笑著道。

「我答應!」白月絕望的說道。

接著白琳身邊的藍衣男子,直接丟了一把匕首在白月面前!

白月顫抖的抓起匕首,視線落在弟弟白辰身上,眼淚不斷的掉下來,最後一咬牙,匕首直接劃破自己的臉,疼的白月倒吸一口涼氣!

再看白月的臉上從眉頭到下巴處,一道很深的傷口,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另一邊臉留著做什麼呢?」白琳得意的看著白月道。

「你……」白月瞪著白琳。

「怎麼?捨不得啊?捨不得就算了,反正也不是我弟弟!」白琳故意的說道。

白月狠狠的看著白琳,最後在自己另一邊臉上又狠狠的化了一道口子,這才把匕首丟在地上,看向白琳道:「現在你滿意了嗎? 豪門蜜寵:霍爺的專屬小甜心 如果滿意了,請你救救我弟弟,求求你了……」

「嘖嘖嘖,白月你真的很天真啊!你早就該想到,從清水哥哥把你們留給我的那一刻起,不管是你,還是你弟弟白辰,註定再也不能離開這裡了!」

「你們兩個野種,在白家苟延殘喘幾百年,也應該知足了吧,以後你們就和白家徹底沒關係了,至於你弟弟,我是不會救的。」 “那樣不行的。”唐牧北真拿它沒辦法,只得耐心解釋道:“雖然店裏有保護陣法,但起到的作用只是阻擋白天直接落在你們身上的陽氣。真正保護寄身物的是庭院下面的底座,那裏面有隔絕任何傷害的陣法。你的寄身物不在店鋪裏,大陣會默認不保護你的!”

瓜子都聽明白怎麼回事了,用兩隻小後爪站立着使勁兒喊道:“一天才三十塊錢,你千萬別爲了省這點錢把自己鬼命都不要了啊!”

可惜“鼠微言輕”,吵嚷喧雜的店鋪裏壓根沒鬼聽它的。

無瞳清清嗓子朗聲道:“我早就明白這個事兒了!不就是寄身物必須在店鋪大陣範圍內嘛,簡單得很,我隨便找個隱蔽地方把寄身物搬過來不就行了?店鋪地方這麼大,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個能安全放置寄身物的地方。”

“恐怕還真沒有。”唐牧北望一眼店鋪,用他店主特權掃視一圈,“當初我收留林文山生魂的時候就看過,整個店鋪只有我臥室牀下角落裏有一小塊地方陰氣最重。你忘了我把他魂魄放那裏的後果了?纔過去十幾個小時,他本體就快嚥氣了。”

無瞳依舊不死心。

爲了省點錢,它也真是夠拼的了。

“既然您臥室牀下有陰氣重的地兒,那不就行啦?大不了我費點勁挖地三尺,把寄身物埋在地底下!”

它話音還沒落,唐牧北就打了個寒顫。

所有沒錢的鬼都抱着這種想法,那自己店鋪地基豈不是要堆滿了厲鬼寄身物?

那傢伙得有多少陰氣森森的玩意兒?恐怕還有不少骨灰盒都得搬過來!

到時候自己住的店鋪跟建在亂墳崗上有什麼區別?

雖說並不怕厲鬼,可一想想那場景還是渾身起雞皮疙瘩。

架不住心裏膈應啊!

日鬼哩,無瞳這個一毛不拔的守財奴怎麼能想出這麼算計的法子來?

“那是不可能的!”陣靈小蘿莉很開心自己能再次派上用場,它把兩隻白藕一樣的小胳膊抱在胸前,皺皺鼻子可愛道:“你要有本事能把店鋪挖地三尺,就不用在這兒貓着了,陰界總部早就邀請你去做大將軍啦!

要知道,整個店鋪無論是地下還是牆後或者屋頂,全部都是多位頂級陣法大師聯手打造的高級連環陣法。

別說是你一個區區小厲鬼,即便是京城那位妖孽店主都不敢誇口能刨開一寸土地。他那把聖級武器都沒戲!”

無瞳頓時被噎的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嚶,沒想到這小娃娃知道的還蠻多的,京城那位妖孽確實拿聖武咋過牆,據說把自己震吐血了。”嚶年拎着塊板磚登上二層樓,“無瞳,想不花錢就住店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來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個好辦法!嚶!”

因爲扮演牧店主時任由自己像脫繮瘋狗一樣發揮,嚶年被一羣鬼按住享受了一次圍毆待遇。

可能是勾起傷心往事了,所以打那之後一直沒露面。

這會兒聽說二層厲鬼客棧開啓,它直接拎上板磚就過來了。

無瞳還以爲嚶年要掄板磚,嚇得往後躲了躲,“說話就好好說話,你拎什麼磚啊!”

“嚶,我才捨不得拿這磚砸你呢。”嚶年傲嬌一哼,將板磚遞給唐牧北,“牧店主,給我來一間上房!我先交半年房租。”

唐牧北接過磚仔細看了看,這是一塊清洗乾乾淨淨的紅色板磚。

難道,嚶年就寄身在板磚上?

“問你個事兒嚶年。”祁天佑好奇的瞄了一眼板磚問道:“這就是砸死你的板磚嘛?寄身在兇器上,有什麼特殊感受沒?能使你每天都能對着板磚回憶往事,保持憤怒?”

嚶年轉着挑選要入駐的庭院,隨手一揮瀟灑道:“嚶,當然不是啦!

我是被人圍毆的時候一拳打死的,哪來的兇器。

主要是看這塊板磚乾淨利落,很欣賞它而已。同時我還想着,如果當時被圍毆我手裏能有這麼一塊板磚,那結果肯定會不一樣。

嚶,所以我才寄身於此。

牧店主,我要選這座高樓大廈!先住半年!”

唐牧北走過去看看,那是一座數不清多少層的高樓。

庭院就建造在高樓頂層,一片精緻的空中花園在偶爾漂浮來的白雲中若隱若現,想來這座大廈實際中不比世界第一高樓矮。

“你確定這一座庭院住半年?交了房租可就不能退了。”唐牧北打開底座,在放進去寄身物之前再次詢問,“要不要先住一個月,過後再換其他庭院?”

嚶年瀟灑的一擺手,“NO!牧店主您不懂得,我就是要享受站在世界頂端的感覺。一覽衆山小,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唐牧北抽抽嘴角,心想桃娘當初是看中他哪一點了?

居然讓嚶年來扮演我?除了身高體型,根本沒有一點相像之處好伐?

“嚶,牧店主其實我很希望能成爲您這樣的男人。”嚶年利落的塞進去幾塊靈石,拿着鑰匙衝他晃了晃笑道:“記住我一句話,嚶,店主一定要有足夠的個人魅力!當您的魅力達到頂峯的時候,讓全世界都拜倒在您的牛仔褲下!”

說完,它直接鑽進了庭院中。

唐牧北無語搖搖頭,把板磚放進底座中又用鑰匙鎖上了。

不多時,桃娘邁着輕快步伐帶着自己寄身物回來;宿陽伯也顫顫巍巍趕過來。

無瞳等的就是現在!

“宿陽伯,咱倆關係最好商量個事兒唄!”它一個箭步竄上去,嚇了宿陽伯一哆嗦,“你看你自己住王府一樣的庭院多寂寞呀!那麼大的房子,也沒人說話聊天什麼的,我來陪你!還能替你分擔一半房租哩!”

桃娘已經安頓好了,從庭院裏笑臉盈盈閃出來道:“無瞳呀,能把一毛不拔的摳門說的這麼理直氣壯,也就只有你了。抓緊時間吧,我回來的道路上看見不少厲鬼去取寄身物呢,牧店主的厲鬼客棧剛開業,只有這幾套庭院。再不搶佔,你可沒地兒看日出咯!”

宿陽伯拿着鑰匙,老神在在道:“老朽沒有與人同居的習慣,無瞳啊,你哪涼快哪歇着去吧!”

說完它也一頭扎進庭院中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