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懸天城.凌空一下子倒轉起來.忽然之間.分崩離析.在半空整個崩潰掉.

巨大的聲響.嚇得那些弟子.一個個臉色發白.雙腿發軟.

一大片煙塵濃霧中.秦逸手中拎著一根黑色的鎖鏈.緩緩飛了出來.

鎖鏈上面.像是串著葫蘆一樣.將雷長老、雷震和一眾天命塔樓弟子.全都串在上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串葫蘆.十分狼狽.

「什麼.雷長老居然被抓了.」

「這怎麼可能.我一定是看錯了.」

一開始見到懸天城崩潰.這些弟子還想要叫好.但是此刻看到的情形.和他們腦中想象的.完全相反.

秦逸毫髮無損.而他們的雷長老.被人奪走了神器.更是如喪家之犬.一隻死狗一樣.被串在了鐵鏈上.此刻可以說是丟盡了整個天命塔樓的臉.

「雷長老可是達到界王級的存在.怎麼可能會輸.」

「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我們天命塔樓的長老.怎麼會輸給落雪門的普通弟子.」

「落雪門的普通弟子.竟然打敗了雷長老.這個傢伙難道是怪物嗎.」

「他是落雪門的天才弟子.轉化元氣的時候.出現過巨靈擊鼓的異象.」

「才星域級.就可以越級打敗界王級的修道者.那他成長起來.還有誰能壓製得住他.」

一聲聲驚恐的怒吼傳來.如山呼海嘯一般.震得海水都爆發出震蕩.

不知道多少驚怒交加的聲音.此刻傳入雷長老和他兒子雷震耳中.幾乎讓他們羞憤欲死.

要不是被秦逸打斷四肢.又被鎖鏈鎖住.他們現在一定會當場自殺.

而望著這一幕的大長老.就算是涵養再好.再喜怒不形於色.此刻臉色.也黑得如同鍋底.望向秦逸的目光.都帶著熊熊怒火.恨不得靠著目光.就將秦逸撕成碎片.

「今天不將這個小子大卸八塊.我們天命塔樓顏面何在.」大長老心中一口怒氣.幾乎化作岩漿噴發出來.

他的目光.惡狠狠地在雷長老身上挖了一眼.

「要不是你自己和你那個廢物兒子不爭氣.我們天命塔樓.怎麼可能受到這樣的侮辱.原本奪回九字真言.是大功一件.但是現在.事情完全被你們搞砸了.

我們天命塔樓.今後還怎麼在仙界宇宙立足.」

大長老此刻恨不得一巴掌將雷長老父子拍死.

目光轉移到秦逸身上.大長老陰森森地說道:「秦逸.你今天惹了大禍了.」

他的聲音里.彷彿有屍山血海.正在冉冉升起.

周圍眾人.都像是呼吸到了濃烈的血腥氣.像是被拖入了一片鮮血海洋.

和大長老對視.秦逸眼神波瀾不驚.似乎一切盡在掌握.

自己今天搞出這麼大動靜.並且之前已經被人認出來.此刻被大長老叫出名字.秦逸也沒有感覺太多意外.

「惹了大禍.」秦逸冷笑著看著大長老.毫不畏懼.「我今天來送天命塔樓的九字真言.也算是惹禍了嗎.」

「你送九字真言.那九字真言在哪裡.」大長老冷笑一聲.「我們可都是看到.你一個落雪門弟子.擅闖我天命塔樓海域.並且重傷我天命塔樓弟子.無視前來阻止的長老.簡直罪大惡極.」

大長老字字落下.都如同流星砸地.轟轟巨響.幾乎能把人的耳膜都震破.震裂.

一些修為較弱的天命塔樓弟子.甚至發出慘叫.耳膜里都噴出血來.

對於大長老睜著眼睛說瞎話.顛倒黑白的舉動.秦逸絲毫沒有意外.

「我來送九字真言.你們天命塔樓的弟子可是好本事.將我攔在海域之外.口口聲聲讓我交出真言.然後一路滾回去.

真不知道他們這樣的舉動.是受到了誰的指使.」秦逸冷笑一聲.針鋒相對.「我落雪門從來就沒有被人踩到頭上.還不反擊回去的道理.

現在九字真言之一的『皆』字言就在我手裡.既然你們真以為誰都是送上來的肥肉.可以任由你們宰割.那我今天這『皆』字言.還就真不打算還回來了.」 ()秦逸面對天命塔樓的大長老.絲毫沒有膽怯.

對方的氣勢.狠狠壓迫.但是秦逸一步不退.針鋒相對.


秦逸很清楚.對方既然連默許宗門弟子搶劫九字真言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那麼要是現在自己讓步了.那麼對方不但不會見好就收.反而一定會對自己進行各種打擊.

特別是大長老和那雷長老.如同一丘之貉.一走出來.就顛倒黑白.扭曲事實.試圖將秦逸抹黑成一個十惡不赦.挑戰天命塔樓的惡人.

這種做法.是秦逸最不齒.最痛恨的.

「他居然在挑釁大長老.」

「囂張.太囂張了.居然還敢挑釁大長老.他真的是不想活了.」

「這個秦逸真是猖狂.以為這是在他們落雪門嗎.我們大長老.只需要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他.」

「大長老.殺了他.」

「殺了他.」

「絕對不能放過他.」

「殺.」

「殺.」

「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片刻之間.喊殺的聲音.如排山倒海一樣滾滾而來.

大長老向後掃了眼.然後得意地朝秦逸望過來.

「秦逸.今天不殺你.難以平民憤;今天不殺你.我天命塔樓臉面何在;今天不殺你.我天命塔樓如何在仙界立足.

你今天搶奪我天命塔樓珍貴的九字真言.並且還打傷長老.出言不遜.屢屢挑釁我天命塔樓的威嚴.

既然如此.我就割下你的頭.然後再去落雪門.向你們宗主討個說法.」

大長老一聲大喝.五指猛地向下一拍.


頓時之間.天上風雷滾盪.無數的雲團、光線.都快速流動起來.就像是時間長河.都被大長老控制.整個世界.都在他掌心流轉.朝著秦逸的頭頂.狠狠摧殘下來.

轟隆隆隆..

一片一片的虛空.全都塌陷下去.變成團團深不見底的黑洞.此起彼伏.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整個天幕.都變得漆黑.讓人膽戰心驚.充滿絕望.

這種力量.已經足以扭曲仙界宇宙的虛空.秦逸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抗衡.

「死吧.」

大長老一聲厲喝.無數的黑洞.密密麻麻.全都朝著秦逸匯攏過去.就像是開水中的氣泡.

眼看秦逸就要被湮沒.但是他的臉上.絲毫沒有慌亂.彷彿一切都在計劃中.

「故弄玄虛.」大長老心中冷笑一聲.等待著秦逸被黑洞撕扯成碎肉的場面出現.

「好大的膽子.誰敢在我面前放肆.」

猛然之間.一聲炸雷般的喝罵.在黑洞匯攏的中心.如霹靂一樣出現.

隆隆隆隆..

一大片虛空.甚至都像是鋼板一樣.被撬動起來.橫掃過去.一下子.就將數百個黑洞.直接當空拍碎.

「居然還有人.真是膽大妄為.」大長老眼中閃過一絲猙獰的精芒.「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今天就殺一雙.一定要狠狠磨掉你們落雪門的囂張氣焰.打壓你們的天才弟子.

哼.失去了這兩個天才弟子.你們落雪門的新一輩.一定會大傷元氣吧.」

大長老腦中如意算盤打得噼啪響.也沒有去關注剛剛大喝的是誰.

雖然那個聲音聽上去隱隱有些耳熟.不過此刻.他也顧不上這些了.

先殺了再說.這可是立下大功的絕好機會.

「毀滅黑洞.」

大長老連聲長嘯.腦後一片黑洞.比雷長老的還要恐怖數十倍.裡面不斷扭曲亂竄的閃電.如龍、如蛇.不斷跳躍.爆發出幾乎震碎人心臟的巨響.

剎那之間.天地都全部瓦解.朝著秦逸.當空轟下.

「天命塔樓.看來你們真的是太自以為是了.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你們天命塔樓.在我們混元天都面前.什麼都不是.」

被黑洞不斷吞噬的虛空中.突然傳來一個憤怒極致的聲音.

這個聲音.就像是一把開山大斧.將黑洞都要從中間撕開.

陣陣聲波.遠遠震蕩出去.震得人耳朵發疼.

「混元天都.」

大長老一愣.

其他那些混元天都的弟子.也都是一愣.

一個個面面相覷.疑惑萬分.

那個傢伙不是落雪門的秦逸嘛.和混元天都有什麼關係.

瞬息之間.大長老感覺自己的腦袋裡.都像是塞進了一大團棉花.鼓鼓脹脹.思考不出這其中的關係.

不過毀滅黑洞已經打出.那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已經不能收手了.

整個海面上空.直接塌陷進去一個漩渦.

周圍所有的空氣、海水.一切光線.都被吞噬進去.被閃電絞得粉碎.

「天命塔樓.你們欺人太甚.」

剛剛那個怒吼再起.咆哮的聲音.就像是響徹在眾人心中一樣.炸雷一般的聲音.更像是在耳邊爆炸.頓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臉色煞白.眼睛發直.直接就要暈過去.


就連大長老.都感覺心神一震.體內元氣運轉.都差點直接斷開.

「好強.這是誰.」

心弦猛地一震.大長老目光一凝.就看到自己的毀滅黑洞下.一雙怒目.正隔空朝自己狠狠瞪過來.

這雙怒目中.火焰彷彿千萬火山一起噴發.焚燒一切.毀滅一切.

大長老甚至感覺自己全身.都要燃燒起來一樣.血肉內臟.都要燒得乾乾淨淨.

「是..」

下一刻.大長老感覺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彷彿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是白木虎.他怎麼會在那裡.」


剎那之間.大長老感覺自己四肢冰涼.

白木虎.混元八虎其中最強的一個.雖然現在停留在界王級.但是整個仙界宇宙.絕對不會有人用看界王級的眼光看他.

對方可是真正的天才、殺神.界王級的境界.捏死天尊級.簡直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容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