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墨刃戰士將會護衛著王小天回歸,這一次,布茲還是留在黑石鎮主持開發工作,同時,留在黑石鎮的是不久后就來交接工作的血蹄軍。

「布茲,你要好好處理這裡的建設大計,辦的好的話,下一次灰石城季度總結的時候,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王小天笑眯眯對著布茲說到。

布茲咧了咧嘴,動作怪異的取出一條白手絹對著王小天揮了揮,似乎很不舍他離開。

看到布茲這滑稽的動作,王小天哈哈一笑,深深的回望了一眼這百廢待興的黑石鎮,那一眼似乎是想記住這一刻的黑石鎮,旋即,一聲令下,大軍回歸!

坐下的雷霆巨犀微微一動,這種強悍的白銀魔獸開始平穩的向前邁步。

離開黑石鎮便有一條蜿蜒看不到盡頭的水泥公路,這便是「灰黑公路」,連通著灰石城和黑石鎮的生命通路,大軍行走在這條寬敞的公路上,道路兩旁的積雪還清晰可見,從黑石鎮出去一直進入大荒這段路程都被布茲安排人進行了積雪清理,因此,他們的速度很快。

「砰!砰!」

一頭頭岩石巨蜥推著一塊塊巨大的「雪鏟」,在寬敞的公路上緩慢的開道著,在積雪堆積而被推開時,發出的一聲聲落地聲中,王小天他們慢吞吞的前進著。此刻,他們已經正式進入了大荒,最多半天時間,他們就可以看到灰石城前的「符文之地」了。

由於大雪初晴,王小天他們的回歸之路還有一段被積雪掩蓋,因此,這次他們不僅僅是要回歸,也有清理積雪保證交通的任務。

一路無話,大雪封住了大荒的一切,白茫茫的天地間,偶爾有幾頭餓急了的魔獸衝出來也被墨刃戰士三兩下給解決了。

在黃昏時分,王小天隊伍的前方出現了一座奇異的高塔,那就是灰石城的符文塔,灰石城到了。

當隊伍再靠近一些,一座初具繁華的雄城就這樣映入眼帘。

遠遠看去,那是一座通體灰黑色的城市,城外有著一片散發著點點熒光的奇異之地,一些冬季難見的植物居然昂然的生長著,黃昏下,披上了一層金色光輝的灰石城裡炊煙升起,一個個熱情的獸人們吆喝著扛著工具從城外回來。

隊伍的墨刃戰士們起初還很沒心沒肺,說到回灰石城,都一個個顯得很無所謂,很淡然。然而此刻,看到了熟悉的城市這些鐵血戰士們一個個都興奮的叫嚷著。

深深的吸了一口大雪后那略有寒意的空氣,王小天喃喃自語:「灰石城,我回來了!」

輕輕一揮手,王小天驅使著雷霆巨犀一馬當先,帶著有些小激動的獸人戰士們朝著灰石城奔去。 ?穿過一片散發著濃郁符文之力的「符文之地」,這片奇異的土地上種植的作物豐富多樣,看樣子在王小天離開的這段時間,露娜又添了很多新植物。

看慣了冬日的皚皚白雪,這樣的一番花紅柳綠也別有一番風味。

當王小天的隊伍經過時,一些在「符文之地」工作還沒有回家的獸人們好奇的看著這樣一支奇異的隊伍,而其中有些老聯盟的獸人,只見他們神色激動的朝著最前面的王小天行禮,那發自內心的恭敬讓王小天不由感到一絲的自豪。

「符文之地」后,入眼的就是通體灰黑色的城牆,那高高的城牆,比起離開的時候多了一些奇異的紋絡,這些紋絡看樣子和城牆渾然一體,令人不禁多看了幾眼。

王小天看著這些紋絡,暗暗點了點頭,看樣子他離開后,那群地精沒有偷懶。

在一群獸人的矚目禮中,王小天帶人穿過了高大的城門進入了灰石城。

「圖雷啊,你帶著這群憨貨回駐地吧!都到了家了,也不會出什麼事,看這群憨貨這傻樣,也沒什麼用!帶回去訓幾句,讓他們好好放放假!」

看著熟悉的景象,王小天調笑道,讓圖雷帶著墨刃軍的戰士回駐地,然後就可以放送一段時間了。

重生之我的快樂我做主 「是。」乾脆的回了一句,圖雷笑著帶著一群歡呼的墨刃軍也放心的離開了。

遣散了隊伍,王小天在幾個護衛的跟隨下,悠哉悠哉的朝著政務廳方向走去。

走入灰石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灰石大道」了。

異常寬敞的道路,乾淨整潔,雖然道路有些濕漉漉的,但是看不到積雪。兩排整齊的建築看著讓人十分舒心,沒有嘈雜和髒亂,灰石大道及時在黃昏時分,都有著一種另類的熱鬧。

背著雙手,王小天神色放鬆的看著這熟悉中又有點陌生的城市,心裡不由湧起一陣自豪,這可是他一手打造的城市啊!

天色漸暗,此刻的灰石大道上,一些商店前的符文燈開始陸續亮了起來,飯店開始出現在外面擺攤的現象,很多工作了一天的獸人們都三三兩兩邀著好友喝著酒聊著天,也有一些獸人背著木吉他,在路邊神情而忘我的唱著歌……

灰石夜色漸漸展現在王小天的面前。

相較於王小天離開前,此時的灰石城才過去短短一兩個月,卻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了大量的私人店鋪,看樣子,已經有了繁榮都市的影子了。

「這裡多了幾家餐館……唔……那邊新開了一家服裝店……這邊的小攤不錯……」

就在王小天感感慨萬千的時候,發生在街頭的一幕讓他一愣。

「小妹妹,你……那個我……我用這個和你換棒棒糖!換不換?」

一頭長相呆萌,黑白相間的奇怪獸人正和路邊一個兔人的小女孩進行著交流,交流的內容倒是令王小天一愣一愣的。

「小妹妹,我這個叫元蜜果,吃了一個可以增加你們的力氣哦!和你換這根棒棒糖,怎麼樣?」

那獸人樣貌憨厚,語氣很期待,一雙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小女孩,似乎十分期待那棒棒糖,而他的手中,一顆奇異的果子鮮艷欲滴,看上去十分不凡。

聽著那獸人的話語,那個小兔女歪著頭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願意和那獸人交換。

「耶!」

那獸人興高采烈的用手裡的果子換走了小兔女的棒棒糖,歡天喜地的離開了,那樣子,還生怕被別人搶走一樣。

親眼目睹了這古怪的交易后,王小天目瞪口呆的看著那獸人!

像熊人一樣的體型,黑白相見的毛髮,呆萌憨憨的模樣,最重要的是那黑乎乎的眼圈,這貨不是熊貓人嗎!

最令王小天目瞪口呆的是,那個「元蜜果」明顯是效果不凡的魔力果實,而他換走的棒棒糖明顯是一個普通的棒棒糖啊,這交易完全就是扯犢子,那個熊貓人還一臉換到寶的模樣!

「看什麼看,沒見過棒棒糖嗎?」

當那熊貓人和王小天擦肩而過的時候,看著王小天目瞪口呆的模樣,居然還得意的對著王小天揮了揮手中的棒棒糖。

扯了扯嘴角,王小天對於這熊貓人也算是服了。

在這個灰石城,看到王小天這個人類,沒有第一時間表示怪異,反而炫耀自己的棒棒糖,而且根據後面護衛的反應,那熊貓人應該不是弱者,居然一本正經可憐巴巴的和小女孩換棒棒糖……

這世界是怎麼了!

感嘆了一聲,王小天有些無語繼續溜達了。

「動次……打次……呦呦呦!!」

沒走幾步,又一幕令王小天呆在了原地。

遠處的街頭,一群半人馬正激情的進行著演唱會,輝煌服飾推出的「金屬皮衣」「緊身褲」……還有獸人部落那稀奇古怪的掛飾,再配上一把金屬吉他、一個架子鼓……這妥妥的一個搖滾樂隊啊!

可是這群半人馬是哪來的?王小天心中充滿了疑問。

感受著那鬼哭狼嚎般的演唱,臉色青筋一突一突的王小天有些楞了,他可就只是出去一兩個月,這灰石城怎麼就變的這麼陌生了呢!

「半人馬樂隊!和你們說了多少次,不準在街頭演唱!」就在王小天有些無語的時候,一隊熟悉的兔女城管們咬牙切齒的跑過來對著這群半人馬說道。

「你們又被投訴擾民了!跟我們回去吧!」

「哦……你們這群粗魯的女人,我們這是對音樂的追求,是對偉大的音樂先驅王小天大人的致敬!你們憑什麼抓我們……我不走……別動手……別打臉……救命啊! 重生之美麗新人 我走!」

看著眼前連溫和的兔女城管都被氣的動手,王小天是真覺得灰石城越來越陌生了。

「現在就算是有一群獸人在我面前收破爛我都不吃驚……」

王小天話還沒說完。

這次,從街頭跑來一群身材異常高大的獸人,他們用一種高昂的聲音喊道:「收破爛了,收廢品了……手工編織的席子、首飾換破銅爛鐵咯!上好的獸牙、骨刀換廢品咯……」

一群長相猙獰,渾身散發著強者氣息的「大象人」,他們甩著長長的鼻子,扛著一個大箱子,上面掛著各種各樣帶著強大魔獸威壓的首飾,一本正經和灰石居民換破銅爛鐵……

揉了揉眼睛,王小天這次也只能以不敢置信的語氣喃喃自語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我就不信,灰石城就沒有理智一點的獸人了?就沒有閃爍著智慧火花的獸人了?」

一群山羊人,這個時候帶著象徵著「知識」的鬍鬚,一個個像一個智者一樣拿著一張張獸皮在各個商店前面徘徊。領頭的那個山羊人還一臉嚴肅的對著身後的屬下訓話。

「看看這凳子,可以摺疊,對空間和材料的節省簡直達到了極致!你們給我記下來,回去好好分析一下這些結構……還有,回去找灰石城的政務官要一個!」這群山羊人對著一張摺疊凳嚴肅的分析著。

「是!」

「唔……再看這抹布!這材料,這做工,這種工藝!好好分析一下……回去要一個!」

「是!」

……

這一下,王小天徹底不說話了,揉了揉眼睛,他覺得他需要去找一下露娜了解一下這些天灰石城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些奇葩活寶,都是哪找來的! ?順著灰石大道走了近一刻鐘,這一路上琳琅滿目的商品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灰石城越發繁榮的發展趨勢。

當王小天一行穿過了幾個路口,最後終於到達了市中心的政務區。這是建築林立,不同的職能使得各個部門都擁有自己獨特的建築,而這其中最突出的莫過於佔地極大的政務大樓。

這座政務大樓佔地面積巨大,其上面都是按照王小天的意思以一種低調、莊嚴、肅穆的風格而建成的,在政務大樓的內部各個部門都著辦公室,灰石聯盟所有的發展政令也都是在這棟大樓內傳出的。

而在政務大樓的周圍,一座座特點不一的辦公樓拱衛著。那雕飾華美、氣息透著文藝的就是灰石的文化部;那院牆灰黑,藤蔓圍繞的就是灰石的建築部;那以「盾和劍」為徽章的建築則是城市治安部門……可以說,能在這裡出入辦公的獸人,都是把持著灰石聯盟要職的政府官員。

王小天一路溜溜達達的就這樣走到了這個城市的政務大樓前,絲毫沒有那些獸人對這個把控著聯盟核心的建築的尊敬之情。

一路心情悠哉,邁著小步子的王小天背著雙手看著這政務大樓外清爽的石板大街,精緻錯落的建築,慢悠悠的走進了造型古樸、雕飾莊嚴的政務大門。

就在這個時候,政務大廳內迎面走出了一群獸人。

這群獸人行走間透著一股子霸道,偌大的政務大門,這行獸人偏偏獨佔中央,一幅鼻孔朝天的模樣。這般做派令王小天下意識的眉頭一皺,望了過去。

迎面而來的獸人中,為首的那個獸人吸引了王小天的注意,看這個獸人略顯稚嫩的臉龐貌似是一個年輕的獸人,而他那一頭近似獒人的頭顱,還有那雙眼捭闔間的殘忍,不禁讓王小天想到一個種族——狼人。

這個年輕的狼人頭領,穿著大荒獸人極為少見的華美服飾,舉手投足間有著只有人類貴族才存在的「貴氣」,若是除去那副狼人面孔,舉止間怕是和人類年輕貴族一般無二。

……

當王小天和那群狼人迎面相遇時,領頭的年輕狼人眉頭一皺,本就低沉的神色越發的陰沉,他身子一停,低喝一聲:「站住!」

而在他的身後,一位樣貌略顯蒼老的狼人微微眯著眼,看著頓住了身子的王小天一行人,臉色的神色莫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人類!」年輕狼人眸子微張,略微猩紅的眸子里透著一股殘忍。

「嘿!瞧啊!我看到了什麼,」看著一臉疑惑的王小天,年輕的狼人神色有點興奮,他對著手下說道:「這居然是一個人類!」

「一個敢大搖大擺在灰石城的政務區域前晃悠的人類,嘖嘖。」

原本心情還有點小舒暢的王小天,此刻眉頭一皺,看著有些放肆的狼人,微笑愜意的臉色漸漸面無表情。

然而那個年輕的狼人似乎是沒有感受到王小天冰冷的態度,反而越發的放肆了,他居然大步走向王小天,那年輕的外表下,居然爆發出一股堪比白銀的氣勢,那是一種如同烈火般的氣息,滾滾熱風,撲面而來。

當那狼人第一步邁出時,氣勢還很微弱,隨著他的一步、兩步、三步……那炙熱的氣息翻滾著如同浪潮,低沉而清晰的鬥氣奔涌聲響起,這個狼人就這樣筆直走向王小天。

就在狼人邁出步伐的第一時間,王小天身後的墨刃護衛也同時邁出了步子。

一位墨刃精銳級別的獒人,看著來勢洶洶的狼人,不禁同樣散發出白銀級別的氣勢,而他的這股氣勢冰冷、鐵血,讓人不由就感受到屍山血海的戰場。這股氣勢爆發后直逼狼人,同時,他厲喝一聲:「放肆!哪裡來的混蛋,給我退下!」

這位獒人頭領和狼人的氣勢遙遙相對,但是明顯可以看出來,經過了多次戰爭磨礪的獒人氣勢上更加犀利,那股鐵血無情的意志宛若一柄利劍。相較而下,那看似強大的狼人反而有點虛浮的感覺,那白銀級別的氣勢似乎微微有些薄弱。

那狼人眼見墨刃獸人的阻擋,冷哼一聲,卻沒有任何停下來的意思,對那獒人的阻擋視而不見,真不知道是誰給了他直面墨刃精銳的勇氣。

「什麼時候獸人也成了人類的走狗了!給我滾開!」

那狼人低喝一聲,眼中的殘忍轉為殺意,死死的鎖定著王小天。那毫不掩飾的殺意令王小天的護衛們面色一變,這些護衛都是上過戰場殺過人的老戰士,對於這種殺意最為敏感了。

此刻,眼見那狼人赤裸裸的殺意,一個個都不再留手,紛紛拔出手中的武器。

「放肆!」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墨刃獒人確實有些惱怒,身為王小天的護衛,有人在他面前要殺王小天,這令他感到了莫大的羞辱。

怒嘯一聲,獒人拔出腰間的符文之刃,通體銀白色,閃爍著綠色符文紋絡的利刃,隱隱透著一股子血腥味,刃鋒處寒芒一閃,斬向年輕狼人。

「哼!」

狼人身後的獸人中,一位身材魁梧的狼人同樣拔劍,劍出鞘便有血紅色鬥氣涌動,那狼人邁著特別的步伐,帶著一股惡風殺向了墨刃獒人。

這狼人也不是庸手,劍起時,鬥氣似流水附著長劍而刺,當長劍和符文之刃相撞之時,一股霸道的紅色鬥氣噴涌而出。

紅色鬥氣由劍尖而發,鋒利無比,切割著空氣,狠狠的撞上了那符文之刃。

鏗!

一聲金屬碰撞的清脆響聲,符文之刃爆發出一股符文之力,配合獒人的鬥氣,寒芒如雨,密密麻麻,凌厲無比的反擊驟然降臨。雖然沒有想到那狼人的護衛也是白銀強者,但是那墨刃獒人反應極快,刀勢轉變,將那致命一斬順勢化作了疾風驟雨的反擊。

「炎碎擊!」

那狼人面對這可怕的反擊也不敢託大,後退幾步,避開最開始那幾招氣勢威力最大的斬殺,而後他腳下鬥氣涌動,身影前撲,雙手持劍,拖曳在身後,一道道紅色的鬥氣瘋狂湧入,似乎在積蓄劍勢。

可以預見,當劍身包裹著一層紅紅的鬥氣時,劍勢將若火山,爆發殺來。

而那獒人也不甘示弱,符文之刃也開始蓄能,綠色的瑩光瀰漫整個刃身,那可怕的氣勢從刀鋒處滲出,接下來的一擊也必將石破天驚。

與此同時,那年輕狼人獰笑一聲,就這樣撲向王小天。

而王小天身邊的護衛們勃然大怒,手中的長劍帶著破風聲,絲毫沒有留情的刺向了那狼人的要害之處。 ?眼見那幾位護衛的攻擊即將打到那年輕狼人的身上時,他背後的隨從中分別走出幾位狼人長嘯一聲紛紛迎上了王小天的侍衛。

「嘿嘿,愚蠢的人類!」

舔了舔嘴唇,那年輕狼人帶著嗜血的笑容就這樣走向王小天。

面無表情的王小天看著那年輕狼人一步步邁近,似乎不顯慌張,反倒是這面無表情的從容激怒了那狼人。

「你找死!」

怒喝一聲,那狼人惱羞成怒般的撲向王小天。

轟!

一聲劇烈的響聲,從那狼人背後那莊嚴肅穆的政務大廳內,衝出一道雄壯的身影。那身影宛若巨魔一般魁梧,帶著空氣的爆鳴聲,聲勢浩大的沖入了這兩撥人中間。

「滾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