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朝雷門的酒吧走去,校園中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雖然知道雷門和星曜會遲早有一場決鬥,但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這場決鬥會來的這麼快?快到星曜會甚至來不及將所有的小弟變成最忠誠的屬下,若是那樣的話,現場的就不會只有八百多人,而是一千多人了!

雷婷婷剛剛和薩布亞等人商討了怎麼對付星曜會的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喘一口氣,就接到了星曜會大舉來襲的消息,心中卻是一陣驚訝,在她想來,星曜會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穩固自己的力量,怎麼消化到手的勢力而已,怎麼會這麼快的前來報復呢?難道葉星辰真的不想活了嗎?

不過她並沒有絲毫的擔憂,立馬派人通知了山口組和義大利黑手黨,更是讓人通知了所有雷門的小弟,雷門雖然失去了三個酒吧,但還剩下四個,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一千人,再加上那些超額的部分,在湘北高中起碼還有一千多人,現在星曜會不過八百多人,她又擔心什麼呢?

薩布亞*布魯斯這一邊也同時接到了星曜會進攻雷門的消息,不過他卻並沒有馬上派人救援雷門,而是問起了慕容蓉的消息,當得知慕容蓉竟然和葉星辰一起前往雷門的地盤之後,薩布亞再也坐不住了,整個人就從沙發上跳起,也沒想著戴一頂帽子遮醜,就這麼帶著一干小弟就朝雷門的地盤奔去,他可不想慕容蓉這樣的絕世美人受到半點傷害。

而山口組一邊,牧野天機在得到消息后卻是冷笑了幾聲,吩咐自己的手下帶領一部分人象徵意義的前往救援外,卻是將主力留在了本部,雖說三大組織之間達成了某些協議,但不代表他會拚死幫助雷門一起抵抗星曜會,坐收漁翁之利才是他最終的目的。

校長辦公室中,平日閑得無事的穆星澤和林遠哲在接到這條消息后,卻是沒有多說什麼,特別是穆星澤,嘴角反而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最近雷門實在太過猖狂,也是找人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的了,至於葉星辰能不能取勝,卻不是他關心的問題,若是這一仗,葉星辰不能夠取勝,那他又有什麼資格繼承暗星堂堂主之位呢?

這一仗,來是如此突然,突然到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

煉獄迴廊這條街的街口,葉星辰身穿一身黑色衣裳,旁邊站著白衣似雪的慕容蓉,接著是紫楓,歐陽俊,陳小龍,羅隱,林翱翔,王小虎,余銳欽,蔡成源,洛建洋,王逍遙,以及王逍遙的妹妹王可妮,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寫滿了肅穆,寫滿了戰意,而在他們身後,卻是八百多名同樣身穿黑衣的男子,只不過與王逍遙等人不同,他們大多數人的眼中都充滿了疑惑,疑惑為何自己的老大要在今天發動對雷門的攻擊。

不過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是原來洪門的屬下,或者就是血幫的成員,每一個人都是忠心耿耿,對於自己老大的命令,沒有半點猶豫。

在葉星辰的前面,卻也站滿了雷門的成員,有的眼中充滿了得意,得意雷門的強大,有的充滿了畏懼,畏懼葉星辰的血腥暴力,有的卻是充滿了無奈,無奈自己為何要來這裡讀書,加入這種無謂的鬥爭之中來。

而在前面帶頭之人卻不是雷婷婷,反而是一名面容消瘦,看上去卻又充滿活力的男子,名叫蔡遠宏,也是雷門雷損從小訓練的高手,在他的身邊分別是他的幾個結拜兄弟張恆基,徐龍發,吳丹舟,瑋喆,劉靜文,徐錦泉,王闖,陳展威,龔辰,黃偉業,葉楓。每一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他們都是和洪穆同等級別的高手,當初洪穆等人被葉星辰所殺,他們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不甘,更是充滿了恥辱,堂堂雷門,竟然一戰之下就被星曜會滅掉了那麼多人,這可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原本他們只想著半個月一過就繼續找上星曜會挑戰,卻哪裡想到星曜會竟然會主動殺上門來,這正好符合他們的心意,洪穆等人的恥辱,就讓他們來洗白吧!

「葉星辰,乖乖的放下武器投降,今日可饒你一死!」蔡遠宏望著還牽著慕容蓉小手的葉星辰,不由的冷笑幾聲,而他的目光,卻是時不時的落在慕容蓉身上,充滿了淫穢之色。

「對啊,馬上投降,再送上這個小妞給我們兄弟幾個玩一玩,或許我們會大發慈悲的放過你們!」徐龍發也是哈哈一笑,滿臉淫穢的目光毫無保留的落在了慕容蓉的身上,褻瀆這樣的一個美女,絕對是一件令人痛快的事情,當然,他們最重要的目的卻是激怒葉星辰。

可惜他們卻失望了,葉星辰直直慢慢的鬆開慕容蓉的小手,輕輕的叨念了一句:「小心!」不等慕容蓉回答,身影卻是已經閃電般的奔了出去,眼中更是殺機四起。

「兄弟們,給我剁了他!」看到葉星辰二話不說就朝自己衝來,蔡遠宏冷笑了一聲,直接下達了命令,他雖然狂妄,但當日見識過葉星辰厲害的他也明白自己一人之力難以取勝,何不先讓這些小弟消耗消耗葉星辰的力量呢?

張恆基,徐龍發,吳丹舟,瑋喆等人也沒有動,只是讓這些小弟朝葉星辰衝去,他們懷著和蔡遠宏同樣的心思。

葉星辰並沒有奔出太遠,離慕容蓉不過一步之遙,看到洶湧而來的眾人,他的眼中依舊是冰冷無情的殺意。

「嗖!」忽然之間,他猛然拔出血斬,就朝最前面的一人斬去。

那名小弟雖然知道葉星辰的恐怖,但自己的老大下達了命令他卻不敢違抗,眼見葉星辰一刀朝自己劈來,心中一陣恐懼,本能的舉刀抵擋。

葉星辰嘴角一絲冷笑,急速下滑的血戰忽然變向,瞬間出現在那小弟握刀的右手之上!

「唰!」的一聲,葉星辰一刀斬斷了那人的手掌,一股血泉湧出,那人口中正要發出慘叫,卻見到血斬再一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接著就是一陣刀光閃過,隱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痛,想要張嘴叫出,可卻怎麼也叫不出來,更是感覺到自己似乎飛起來一般,意識卻也逐漸模糊。

一刀之下,那人的頭顱就這麼飛上了天空,而他的脖子卻是一道鮮艷的血泉噴出,噴得周圍的幾人一身都是,而葉星辰卻是微微退後了一步,躲開了那殷紅的血液。

一擊必殺,全場再一次震驚,如此犀利恐怖快捷的刀法,沒有人不膽寒,大白天的,一顆腦袋就這麼掉落下來,這如何不叫人心驚?

僅僅是這一刀,就再沒有一般的人敢靠近葉星辰,在他們的心中,葉星辰就彷彿一個兇惡不可戰勝的魔神一般,能夠避多遠,就避多遠。

很神奇,葉星辰就出了這一刀,身前竟然形成了一個幾米寬的真空地帶,兩方人馬竟然再也沒有人進入這一塊地帶,就連蔡遠宏等人也是滿臉詫異的望著葉星辰,他們都在思量,自己能不能躲開這一刀。

然而,星曜會的魔神並不是只有葉星辰一個,紫楓一雙眼眸泛起了淡淡的紫色,身影更是瞬間衝進了人群,手中的紫月刀流連反轉,盪起了陣陣紫色的刀芒,又是一顆頭顱衝天而起,又是一道血泉狂涌而出,天崩地裂,殺氣騰騰……

更讓人恐怖的卻是王小虎,他手中是一根重量達到一百多斤的玄鐵棍,一名小弟剛剛衝上前來,手中的砍刀就朝王小虎的身上招呼而去,王小虎口中冷哼一聲,雙手舉棍,就這麼朝那名小弟砸去。

「噹啷!」一聲,王小虎一棍將那名小弟砍刀砸飛,偌大的棍身更是直直的砸在那名小弟的腦袋之上。

「咚隆!」一聲脆響,那名小弟的腦袋就像西瓜一樣,被砸得粉碎,鮮紅的血液伴隨著白花花的腦花就這麼噴洒而出,看得不遠處的蔡遠宏等人一臉煞白,更是差點嘔吐出來,反而是不遠處的慕容蓉冷漠的望著這一切,臉上沒有絲毫的異色,她知道,她愛上了葉星辰,她就要適應他的一切,這是一種無私的愛,這是一種偉大的愛,這更是一種讓人敬佩的愛…… 李國柱局長又看了一眼崔局長,崔局長也是那個意思,這些人到這裡來不夠添亂的,李國柱局長只能是無奈的去辦事兒,對於李天來說,他們是國家安全局體系的,跟地方官員都不怎麼搭邊兒,所以沒必要考慮這些人的情緒,況且從根本上來說,李天也是為了這些人的生命著想,雖然他們一個個的想要撈政績,但如果死上一兩個在這裡,對李天這邊也是一個壞事。

「你有沒有什麼作戰策略?」崔局長小心翼翼的問道,在胡家的時候就知道李天的身手了,他認為李天解決掉這些人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李天竟然是臉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難道這些人很棘手嗎?

「這還需要作戰策略嗎?叫你的人把周圍把守好,不要放任何一個人進去,也不要放任何一個人出去,我進去跟他們好好談談,希望能夠和平的解決。」李天的話差點兒讓崔局長吐出一口老血,這些人都是亡命徒,身上攜帶有重武器,你想要進去跟人家談談,哪有那麼好的事情,應該是就地把它們消滅才對,況且他們都傷害了那麼多的人了,總得給那些死人一個交代呀。

「我的大局長呀,這件事情只能是擊斃他們,不管這些人有什麼樣的故事,你最好不要跟他們交談,進去框框的一頓亂揍,就跟那天那個情況就行。」崔局長在旁邊哭喪著個臉說道。

李天無奈的看了這個傢伙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就進去了,而且李天進去的時候還是兩手插兜,周圍的這些特警都有些不服氣,不過他們也知道,國家安全局的人都有各自的本事,周圍國家安全局的人都只取了自己的腰板兒,看見了嗎?這就是俺們李局長,換成別人,就你們那個李局長,雖然都是姓李的,他敢這麼進去嗎?估計穿兩層防彈衣也不敢吧。

其實在內陸地區,國家安全局的事情並不是很多,但是他們的待遇又很高,所以公安局的人就看不上他們,認為這些人只是白領薪水的,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雙方也發生過幾次衝突,國家安全局這邊沒有過硬的事情拿的出來,所以也就壓不住公安局這邊,公安局這邊,每當有要案要犯落網的時候,都會過去炫耀一番。

尤其是山泰市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什麼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今天這個事情算是第一次,所以才會有李天出面的機會,對於這些國家安全局的同事來說,也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回,讓你們這些人好好的看看,我們這邊平時是不是白領薪水的,你們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得讓我們來解決。

這地方就是一片樹林,平時基本上是不會有人來的,越往深處樹林越密集,李天就那麼慢慢的往前走,就好像是自己平時散步一樣,確實李天這個時候也有些緊張,畢竟裡面的人槍法很准,而且還寫有殺傷性武器,萬一對著自己來上兩槍的話,反應過來還好,反應不過來的話自己也有可能受傷,李天沒有用自己的身體硬拼過武器。

往前又走了一段,李天把自己的神識放了出去,發現這兩個人竟然在自己的身後,看來這兩個人的確是有一定的能力。

按照李天的能力,發現他們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剛才竟然沒有發現,要麼他們的功力比李天要強,要麼就是有一些特殊的手段,現在來看應該是有特殊的手段,要不然的話,不可能跑到李天的後面,說她們比李天的功力強,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周圍的鐵桶陣雖然厲害,但如果以李天的能力,想要出去還是非常容易的,他們兩個之所以還被困在這裡,就說明他們兩個不如李天的能力。

「這裡也沒有其他人,不要在我後面躲躲藏藏的了,該出來的時候就出來,要不然的話我可就要出手了,等我出手就沒你們的機會了。」李天的聲音不大,外圍的士兵肯定是聽不到的,但是這兩個人絕對能聽得到,李天進來的時候,崔局長也想給李天弄上一套設備,這樣可以好好的監管,但是李天不習慣這樣,所以渾身上下一點的設備也沒有。

在樹林當中的兩人大吃一驚,原本他們以為李天不會發現的,當李天走進樹林的時候,兩個人就感覺到了不一樣,所以他們並沒有開槍,因為開槍會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想要看看李天有什麼本事,被這些當兵的圍困了那麼長時間,突然間走進來一個人,而且還是這麼囂張的進來,他們當然不會覺得這傢伙是精神病,這傢伙應該是有很強的能力,現在看來果然不虛,走了這麼一段路就知道兩人的位置了。

兩個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平時都是一起做事的,所以一個眼色就明白,他們認為李天在炸他們,所以兩個人都沒有要出去的意思,還是保持在原來的位置,這個時候他們也不敢動,任何的一絲風吹草動都有可能暴露他們,因為李天是個高手,是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高手。

「看來兩位是不想跟我見面了,那我只能是用我的方式了。」李天說完之後,手中扔出了兩個彈殼,這是剛才在路邊撿的,都是那些武警進行火力封鎖的時候弄出來的。

兩個彈殼飛快的飛向兩個方向,這兩個人大驚失色,原本以為李天是說話炸他們的,沒想到李天是真的有本事,早就發現了他們兩個所在的位置,而且這兩個彈殼的速度很快,他們兩個都看出來了,這兩個彈殼的速度都超過子彈的速度了,一個人的手怎麼可以發射齣子彈來呢?真是太讓人感覺到恐懼了。

其實這對李天來說沒什麼,別說是這種彈殼了,就算是地上的沙粒兒,李天也能夠打出這樣的速度,只不過彈殼的威力更大點。 沒有人敢沖向葉星辰,並不代表葉星辰會原地不動,他回頭望了一眼慕容蓉,見到慕容蓉輕輕的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上揚,這是他知道林家文死後的第一個笑容。

身影猶如一條過江的猛龍,再一次朝蔡遠宏等人衝去,而慕容蓉卻在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她要與他一起面對任何的艱難困苦,面對所有的血腥征伐。

紫楓,歐陽俊,羅隱,王小虎等等,包括實力最弱的陳小龍此時也全部的朝葉星辰圍去,他們要與葉星辰一起擊殺敢於阻擋在他們身前的任何敵人。

歐陽俊手持無鋒,身影極快,手中的無鋒連連刺出,每一刀都能夠帶起朵朵血花,雖然不如紫楓和王小虎那般兇悍,但也帶給敵人極大的震撼。

林翱翔卻是手持雙節棍,彷彿一條小蛇,在身上來回盤旋,凡是想要靠近他的人無不被砸得連連後退。

羅隱卻彷彿一條影子一般,來回穿插於眾人只見,手中的短刃總能夠準確的刺入敵人的身體,直讓敵人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慘叫聲。

就連陳小龍也是雙眼血紅,手中握著一把戰刀,不斷的朝對方殺去,身上更是掛著好幾道口子,鮮血更是渾身都是,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而他的眼中卻再沒有往日的半點猥瑣,膽怯,有的只有無邊的戰意。

這當真是:東瘋西怪主征伐,南文北斗鎮天下!

左武右隱破玄虛,血染湘北曜星辰!

王逍遙,余銳欽,蔡成源,洛建洋也被葉星辰等人的拼殺激起了無邊的戰意,每一個人都使出了渾身解數,衝進了人群之中,手起刀落,再沒有往日的頹廢,再沒有往日的無謂,更沒有往日的蕭條,有的只有那一拼到底的殺意……

幾百人的戰鬥,卻彷彿有千軍萬馬一般在奔騰,遠遠看到這一切的穆星澤原本詭異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痛惜的神色,他知道,這麼巨大的規模,在這兩千人中能夠活下來還保存戰鬥力的又有幾人呢?

黑道殺戮,本該如此,可親眼目睹這麼多人就死在自己的面前,繞是以穆星澤的冷酷,竟然也生出了絲絲憐憫之心,自己要不要阻止這場決鬥呢?

「老林子,你看這樣下去如何是好?我們要不要阻止?」思量了片刻,穆星澤卻沒有半點主意,這本來就是兩大組織之間的恩怨,兩人組織之間發生衝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本不該插手,但這種規模卻實在太大了一點,要是一天下來,就有上千人死亡,繞是湘北這種暴力高中,也不是能夠輕易承受的,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這其中的很多人可都是青幫的後備成員啊。

「你再看看那邊……」林遠哲卻是沒有回答,反而指了指不遠處的另一隊三四百人的隊伍。

穆星澤轉頭一看,這不是黑手黨的薩布亞又是何人?

「麻煩啊,這群小兔崽子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我們學校鼓勵大家打架鬥毆,但也不用這個樣子吧,罷了罷了,老林子,調集人馬吧,要是再讓他們這樣打下去,鬧出的事情太大了可不好……」

「可是這樣的話且不是違背校規?上面可是清楚的規定,校方不許乾澀學生之間的私人恩怨,這也是你青幫上一代幫主和我三聯幫上一代幫主提出的,要是我們就這麼阻止了這場爭鬥,那以後還怎麼服眾?」林遠哲卻是淡淡笑道,他雖然和穆星澤是老友,但兩人之間也是對手關係,現在場中的拚鬥的人馬又沒有他三聯幫的,死傷多少關他什麼事情?

「可是這樣下去可能會死很多人啊!」穆星澤卻是一臉的納悶,這一次打鬥可和以往的完全不同,從現場的氣勢來看,這完全是不死不休的戰鬥,每一個人都拼足了一口氣要幹掉對方,要是任由他們繼續下去,那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都不是人能夠預料的。

「湘北從來就不缺乏血腥,更不會缺乏死人,強者為尊,適者生存,這可是你自己提出的理論,近年來幫內成員素質是越來越低,你不覺得這樣的激戰反而能夠激發他們的潛力么?」林遠哲依舊淡淡一笑,臉色說不出的從容,心中更是大笑,殺得好啊,殺得妙啊,要是這裡的人全部死了,那該多好,自己的那些孩兒也該好好表現表現了吧?

穆星澤瞟了一眼林遠哲,發現他嘴角的笑意,立馬明白了他的心思,不由的冷哼一聲:「你這麼反對,怕是巴不得他們全部死了吧?」

「當然,反正又沒我三聯幫的人,我心疼作甚?」林遠哲卻是毫不避諱的說了出來,臉上的笑容更加的得意。

「你……你這老不死的,你怎麼不早點去投胎?」穆星澤被林遠哲這一句話氣得夠嗆,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嘿嘿,你都還沒有去,我慌什麼,對了,你看,薩布亞那白痴竟然向葉星辰動手了,嘿嘿,好玩,好玩……」林遠哲卻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穆星澤看到林遠哲這幅嘴臉,真是恨不得將其撕成碎片,不過卻也壓抑住心中的火氣,抬頭朝場中望去。

薩布亞帶著自己的屬下剛剛到來,就見到人群之中的亭亭玉立的慕容蓉,不由的色心大起,直接下達了命令:「快,去把那個女人給我搶過來,我想分了葉星辰的心,雷婷婷那娘們應該不會說我沒有救援吧?」說到這裡的時候,薩布亞的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是……」他身後的精銳小弟全部是來自布魯斯家族,或者布魯斯家族的附庸家族,前程和性命都和薩布亞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對薩布亞自然忠心耿耿,如今薩布亞命令一下,他們立馬就朝人群之中的慕容蓉衝去。

蔡遠宏原本還擔心葉星辰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衝殺過來,眼見黑手黨已經趕來,而且那十多名看似兇惡的男人直接就朝葉星辰而去,不由的心中大喜,也不顧葉星辰恐怖,手持一把長刀就朝葉星辰奔去……

張恆基,徐龍發,吳丹舟,瑋喆,劉靜文,徐錦泉,王闖,陳展威,龔辰,黃偉業,葉楓眼見蔡遠宏動手,也是同時抽出砍刀,就朝葉星辰等人衝去,他們人數上本來就佔據著優勢,現在又有黑手黨的高手相助,難不成還殺不了葉星辰幾人么?想到洪穆等人的慘死,眾人心中的再次被怒焰所覆蓋,再沒有半點畏懼,一個個殺意騰騰的沖了上去。

葉星辰眼見蔡遠宏眾人朝自己衝來,就要舉刀迎去,卻忽然聽到背後一聲嬌喝聲,不由的回頭一看,就見到慕容蓉一個旋踢,正好踹在一名金髮男子的下面,那名男子頓時就倒了下去,雙手捂住自己的下體,臉色一變慘白。

而在男子周圍,還有數十名大漢已經突破重圍,就朝慕容蓉奔去,看他們的樣子是要帶走慕容蓉一般。

「操你媽的……」葉星辰心中大怒,他心裡清楚的知道,慕容蓉雖然學過幾招,但畢竟時日尚短,根本不可能是這群人的對手,當下也不顧疾馳而來的張恆基幾人,提刀就朝這幾名金髮男子衝去,他要讓所有人明白,慕容蓉是他的女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動!

紫楓,歐陽俊,王小虎等人很是默契的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後,攔下了洶湧而來的蔡遠宏等人,但卻沒有一人上前幫助葉星辰擊殺黑手黨的精銳。

那是因為他們相信葉星辰,對付這些人,他一個人足以!

人世間最強大的力量不是仇恨,而是愛,葉星辰與慕容蓉之間的愛是刻苦銘心的,是超越了一切的,當看到慕容蓉有危險的時候,葉星辰體內的潛能被徹底的激發。

眨眼之間,他的身影已經來到了慕容蓉的身前,手中的血斬更是是猛然劃出,一道亮麗的刀光伴隨著一聲無比悲慘的叫聲劃破虛空,一名正準備用手抓慕容蓉i的男子直接被葉星辰一刀斬掉了一雙手。

這名男子身材不高,但身上的肌肉卻極其結實,彷彿石頭一樣一塊一塊的,可現在卻依然被葉星辰一刀砍下,而且傷口整齊無比,足見這一刀力道是多麼的巨大,刀刃是多麼的鋒利。

其他的幾人眼見葉星辰如此心狠手辣,一個個也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分批就朝葉星辰撲來,他們都是薩布亞手中最精銳的戰士,除了血戰士外,他們的戰鬥力也是最強的,是負責保護薩布亞的安全的,來到湘北高中后,他們曾經靠著自己那強大的戰力戰勝了一個又一個敵人,死在他們手中的人數也不知道有多少,黑手黨在湘北高中從無到有,可以說全是他們的功勞。

如今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個被這個女人差點踢爆鳥蛋,一個被這傢伙斬掉雙手,再想想今天早上自己的少爺被這傢伙剃得一毛不拔,心中的怒火化為了焚天之焰,整個人彷彿出籠的猛獸,撲向了葉星辰。

星曜會的小弟想要攔下這群猶如猛獸一般的男子,可他們剛剛近身,就被這幾人輕易的劈碎,在這些男子身後更是跟著黑手黨的其他成員,一個個攔下了星曜會的其他小弟,哪裡還能夠救援葉星辰。

不過葉星辰的臉上卻是沒有半點擔憂,更不會有絲毫的怯意,慕容蓉就在他的身後,他不許任何人上前一步。

刀,泛起了陣陣冰涼的刀芒,和那冰冷的眼神融入到一起,彷彿成為了世間最為恐怖的兇器。

「殺……」這個字幾乎是從葉星辰的口中蹦出,巨大的聲響震得最前面的幾人雙耳一陣發懵,而葉星辰的刀光已經落在了他們的眼前。

「哧……」的一聲,最前面的一名男子已經再一次被砍下了腦袋,傷口依然是那樣的平整,一道道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從無頭的脖子上噴流而出,至於他那還睜著眼睛的腦袋卻從脖子上掉落下來,被葉星辰一腳踢向了遠方。

本來滿臉淫笑的薩布亞忽然見到一個東西朝自己砸來,本能的舉手抓去,一把將這腦袋抓在手中,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對向他,眼中充滿了不甘,充滿了屈辱,充滿了恐懼,眼角更是隱隱有i兩道鮮血流出。

「啊……」薩布亞嚇得一把將手中的頭顱丟開,臉色瞬間一片慘白,身體更是一陣啰嗦,要不是他身後的里爾梅將其扶住,可能已經坐到在地。

里爾梅的臉色依然一片煞白,他實在難以明白,葉星辰一腳的力量怎麼會如此之大?還有他手中的那把長刀,怎麼就如此鋒利?為何這麼粗的脖子竟然也經不住一刀,中國古時候的儈子手手中的斬刀也不過如此吧?

就在里爾梅思量的時候,葉星辰手中的血斬已經劃過了三人的脖子,又有三條人命就這麼消散於天地之間,而他本人身上也多了好幾道長長的口子,看得他身後的慕容蓉一陣擔憂,不過她心裡也清楚,要是有手槍在的話,她或許能幫上忙,可現在,她卻根本無法幫助葉星辰什麼,畢竟這幾人的實力都遠在自己之上,看來自己還是太弱啊?

想到這裡,慕容蓉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學習格鬥術,她不僅要成為葉星辰的精神支柱,更是想成為他的實際上的助力,她不要做包袱……

葉星辰不知道慕容蓉心裡想著什麼,他現在只知道一件事,絕對不允許任何人靠近慕容蓉,手中的血斬在一起提起,又是迅猛的一刀朝一名叫博卡約的大漢斬去,博卡約已經見識過葉星辰的厲害,更知道他的力量之大,哪裡還敢硬抗,偌大的身體朝後退去,手中的砍刀卻是順勢擋去。

而他的幾名夥伴,卻也同時冷哼一聲,手中的砍刀再一次朝葉星辰招呼而去,竟然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刀網,將葉星辰整個人籠罩……

「星辰……」面對如此密集的刀網,站在葉星辰身後不遠處的慕容蓉再也忍不住驚呼出來。

可刀網之中的葉星辰卻是冷笑一聲,一步重重的踏在地上,手中的血戰狠狠的朝上迎去,刀身之上,竟然泛起了陣陣血色的光芒…… 砰砰…

從兩個位置發出了兩聲槍響,這絕對不是外圍的武警發出來的,李天知道,這是這兩個人的反擊,其實這兩枚子彈殼發射出去,就是看看這兩人的能力。

李天聽得出來,這不是普通的槍響,如果是手槍的話,絕對沒有這麼大的聲音,這應該是步槍的聲音,如果發射手槍的話,這個時間也得是玩槍的高手了,而人家用的是步槍,還能夠達到這個聲音,這就非常了不起了。

難怪崔局長會說,這兩個人槍法非常准了,能讓一個國家安全局的局長這麼說,手底下怎麼可能沒有真本事呢?這兩發子彈都擊中了李天扔出去的子彈殼,其實李天扔出去的時候,就斷定會出現這一幕,只不過接下來的這一幕讓李天感覺到吃驚,兩發子彈殼竟然被打偏了,李天的手勁兒可是非常強的,按說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可既然已經出現了,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們的子彈是經過特製的。

「先生果然是高手,我們路過寶地,不知道先生能不能高抬貴手,放我們兄妹倆一次,以後我們會知恩圖報的。」初步的一個試探算是完結了,雙方都驚訝於對方的實力,當李天驚嘆於對方實力的時候,這兩個人也是佩服李天,他們使用的是大口徑步槍,李天使用的可是自己的雙手,一個人的雙手能夠跟大口徑步槍硬碰硬,說明這個人絕對是宗師級別的,他們雖然原來都生活在南亞地區,但是也清楚這個世界上的實力劃分,這樣的人不是他們兩個可以應付的。

「可以把你們使用的子彈給我看看嗎?」李天沒有回答這兩個人的問題,反而是對這兩個人的能力產生了興趣,如果自己手下有這樣玩槍的高手,那絕對是如虎添翼,雖然現在在國內用不到,但誰知道以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呢?況且大西北地區總是有任務去的,如果能夠收服這兩個人,對於李天來說,將會是非常棒的一個事情,自己周圍也有神槍手了。

從李天了解的情況來看,大西北地區武器泛濫,尤其是進入了山區之後,因為裡面會有一些猛獸什麼的,所以普通的老百姓手裡也會有獵槍,至於那些黑社會分子,各種武器是五花八門的,當地的一些警察也沒有辦法,甚至警察手裡還不如他們手裡的武器好呢,就算是想要剿滅他們,那也得找到一個合適的時機才行。

從黑夜當中扔過來一發子彈,李天順手就接住了。

「這發子彈,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並沒有什麼特別,原本我以為你們改造過使用的子彈,那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們發射出來的子彈衝擊力那麼強嗎?」李天拿在手上,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這發子彈沒什麼特別的,雖然李天不喜歡熱武器,但是國家安全局總歸會讓李天熟悉一些,這發子彈就是普通的步槍子彈。

「這是我們兄妹兩個的秘密,這是不能夠說出去的,還請先生回答我們的問題…」對方拒絕了李天的提問,而且也已經把槍舉起來了,對準了李天。

「不如我們來玩個遊戲吧,我給你們兩個一次機會,你們可以直接對我開槍,如果你們打不中我的話,或者是沒有把我打死的話,可不可以把這個秘密告訴我呢?」李天往前走了一步,又確定了一下兩個人的位置,李天的膽子雖然很大,但是也不會拿自己的安全開玩笑的,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

說實在的,李天真的是對這個感覺到好奇,而且感覺這就是這兩人的特異功能,要不然的話不可能會讓子彈的速度那麼快,衝擊力早就超越了一桿步槍了。

「我們不是你的對手,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隨便你把我們怎麼樣,但是我們不會說出我們的秘密的。」讓李天感覺到驚訝的是,那個男的竟然把槍放下來了,看來也算是一個高手,就算是沒有跟李天過招,也在腦子裡模擬了一下,根本就不是李天的對手,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認輸吧,打起來也是自取其辱,並不是說他們沒有拼搏精神,實在是雙方差距太大了,在這樣的差距當中作戰,純屬是自己找罪受。

「哥…」旁邊的女孩兒感覺不滿意了,兄妹兩個也算是叱吒江湖多年,對於外面的社會也了解一些,就算李天是一名宗師,他們兩個如果能夠發揮出百分之百的能力,那也是可以跟李天一戰的。

「放下槍吧妹妹,咱們不是這個人的對手,從剛才他的氣魄就能看得出來,這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強,有這樣的心理承受能力,他自己的本領能夠差了嗎?再加上這個人提出的問題,他根本就是在戲耍我們。」當哥哥的無奈的說道,面對這樣的敵人,真的是沒有反抗的力氣,李天所表現出來的霸氣,早就擊潰了這個當哥哥的鬥志了。

「我有些不明白了,我也並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你怎麼知道你們就不是我的對手呢?」李天奇怪的說道。

「這還用問嗎?其他人看到兩桿步槍指著自己,恐怕得立刻找一個地方躲起來,而且你也知道我們有特殊的能力,可以讓子彈的衝擊力變得更強,但是你連動都沒有動,說明你根本就不害怕我們的子彈,這是我們最強的攻擊方式了,連我們最強的攻擊方式你都不害怕,我們該如何對付你呢?」當哥哥的鬱悶的說道。

其實這些事情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在當哥哥的心裡,這個世界上可能有強人,但是絕對沒那麼好的運氣就讓咱們碰到了吧,今天還真是碰到了,小時候就聽說華夏大陸卧虎藏龍,不到必要的時候不要進入華夏大陸,可惜兄妹兩個就是沒有聽呀,想著能夠在這裡淘得一條性命,沒想到還是碰到了頂級高手,真是後悔死了。 「噹噹當……」連續數聲清脆的響聲,除了急速後退的博卡約外,其他幾人的砍刀盡數斷成兩段,一節節的掉落在地,眾人眼中皆是一陣驚訝,這需要多大的力量?而且這唐刀怎麼就這等鋒利?

葉星辰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手中的血戰再一次揮出,在空氣中化出了一道鮮艷的血色痕迹,幾人的脖子上同時多了一道血痕,接著那鮮血就彷彿是泉水一般不斷的往外噴出,不可置信的眼睛望著葉星辰,瞳孔卻是慢慢的散開,到死他們也難以明白葉星辰會強大到這等程度。

博卡約眼見葉星辰竟然一刀斬殺了自己的幾名兄弟,而且全部是一刀封喉,心中一陣驚懼,哪裡還敢繼續挑戰,身影就朝後退去,哪怕是被薩布亞批評一番,他也不想再面對葉星辰這個魔神。

「想走,哪兒有那麼容易……」葉星辰卻是冷哼一聲,身影快速朝前奔去,又是一刀朝博卡約的腰間斬去,博卡約只感覺一道寒意席捲而來,趕緊以手中的砍刀擋去,身影繼續朝後退去,自己的夥伴那麼多把刀都無法抵擋葉星辰的一刀,他可不認為自己的砍刀比別人的好。

葉星辰嘴角浮現出淡淡的冷笑聲,握刀的雙手輕輕一抖,竟然就這麼輕易的盪開博卡約的砍刀,整個人騰空而起,雙手握刀,狠狠的朝拚命奔跑的博卡約斬去。

「哧……」的一聲,鋒利的血戰自博卡約的腦袋一刀劃下,竟然將其斬成了兩半,兩個半邊身體朝兩邊倒去,就如同劈木材一般。

只不過鮮血,內臟,腦花等等不斷的噴涌而出,場面好不嚇人,周圍幾個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直接嚇得暈了過去,膽子稍微大一點的,卻也嚇得臉色慘白,蹲在一旁不停的嘔吐,卻哪裡還敢上前拼殺。

每一個人的心裡都閃過這樣的念頭,為何他的力量會大到這等境界?竟然一刀將人斬成兩段,這需要起碼上千斤的力氣吧?就算世界上的那些大力士,也未必有這樣的力氣吧?他這麼瘦弱的身體內怎麼可能蘊含著這麼恐怖的力量?

然而,沒有人會回答他們這個無聊的問題,渾身是血的葉星辰已經在一次撲向了對手,這一刻的他,徹底的化身為惡魔。

這種上百人的群毆,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士氣,葉星辰一刀斬殺數人,接著又一刀將博卡約斬成兩半,這等神威,可是大大的振奮人心,卻給對手帶來極大的恐懼,一時之間,喊殺聲響徹整個煉獄迴廊,星曜會的成員一個個不顧死活的沖向對手,雷門的人卻是心中起了畏懼之色,不斷的朝後退去。

空氣之中,彌散著濃烈的血腥味,還有種人拼殺的汗臭味,各種異味交雜在一起,組成了一種讓人發惡的氣味,身在其中的慕容蓉只是眉頭緊皺一下,卻很快的松展開來,特別是見到葉星辰又是一刀擊退數人之後,她的臉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她相信,這一戰,星曜會一定會取得巨大的勝利的了。

不過當看到葉星辰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口的時候,她的眼中卻有一抹淡淡的擔憂,還有那淡淡的心疼。

因為葉星辰的大發神威,原本雙方僵持的局面瞬間被打破,雖說雷門的人數要佔據一定的優勢,但面對瘋狂的星曜會成員,卻是只有不斷後退的份,眼看就要全面崩潰,山口組的成員卻是及時趕到,這才避免了他們徹底敗亡的下場。

假裝愛過 不遠處的薩布亞看到自己的精銳就這麼輕易的被葉星辰斬殺,再看看自己身後的數百人眼中的畏懼之色,知道這個時候再加入戰局的話,也只有落敗一條路可走,轉身朝面色發白的里爾梅說道:「馬上把那一百個血戰士給我調過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得到她!」說完之後,不等里爾梅說話,已經一甩長袖,直朝自己的地盤走去。

里爾梅看到葉星辰這等恐怖,也總算明白一般的人根本難以傷到他,現在只能夠靠著家族的那些血戰士了,或許只有他們,才能夠徹底的抹殺這些恐怖的傢伙吧?

一百個血戰士啊,那可都是一個個殺人如麻的怪物啊,就算你葉星辰一個人能夠抵擋,你能夠保證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抵擋嗎?只要血戰士以來,你還有活路的可能么?只是這麼早就動用這血戰士,對以後的事情會不會有影響呢?

里爾梅心中擔心著,但既然自己的主子已經下達了這樣的命令,他只能夠去執行,朝身邊的另外兩人招了招手,在他們耳邊說了幾句,里爾梅也趕緊跟上了自己的主人,他可不想在這個極度危險的地方久待。

不遠處,穆星澤見到黑手黨的人快速的退去,口中喃喃嘟囔了一句:「這一仗,也沒什麼懸念了吧,真沒想到一個人能夠帶動如此多的人,老林子,我先回去了,這樣的廝殺,老子看著心痛啊……心痛啊……」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穆星澤幾乎是捶胸狂嚎,這些可都是他青幫的後備力量啊,雖說適者生存,但親眼看著這些後備成員一個個的倒下,繞是以他那百鋼鑄就的心臟,也是一陣啰嗦。

「嘿嘿,你先去,我再看看……這麼精彩的廝殺,怎麼能夠錯過呢?」林遠哲卻是不理會穆星澤那心痛的神色,哈哈笑道。

「操……」穆星澤不顧自己的形象,狠狠的朝林遠哲比了一個中指,憤憤不然的離開了現場,林遠哲卻依舊一陣哈哈大笑,他今天心情很高興,吾,非常的高興。

場面之中,葉星辰看到山口組的一些傢伙也加入了戰局,不過人數卻不怎麼多,立馬明白了怎麼回事,感情他們是想坐山觀虎鬥啊,既然如此,那就以最快的力量消滅對手吧……

想到這裡,葉星辰的速度猛然加快,就朝最近的蔡遠宏衝去,他心裡清楚的明白,只要擊殺了這幾人,那雷門剩下成員激昂不足為慮……

蔡遠宏正在和林翱翔撕斗,面對這個號稱左武的武鬥天才,他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卻依舊拿林翱翔毫無辦法,不管他用盡了什麼樣的招式,總是能夠被林翱翔一一化解,甚至會被林翱翔手中的那根雙節棍時不時的砸中,而自己的武器,卻是根本無法近身。

在力量上,自己雖然比林翱翔大了那麼一點點,但也僅僅是一點點而已,這一點點面對武技比自己高出許多的林翱翔,卻是沒有半點優勢。

正琢磨著該用什麼樣的辦法對付林翱翔,忽然感覺左前方一道殺意襲來,不由的目光一掃,就見到渾身是血,滿臉煞氣的葉星辰急速奔來,看到他那還留著鮮血的唐刀,再看看他肩頭上還掛著的碎肉末,一股莫名的涼意自蔡遠宏的心間冒出。

也就在他分神的時間,林翱翔手中的雙節棍重重的砸在蔡遠宏的天靈之上,只砸得蔡遠宏眼冒金花,腦袋一陣炫目,還沒明白過來什麼事情,葉星辰的身影已經趕到,手中的血戰不費吹灰之力的砍在了蔡遠宏的脖子之上,卻哪裡還有倖存的道理。

「知道你實力強,但也不用在我面前賣弄好不好?」眼見葉星辰一刀就殺掉了這個和自己站得旗鼓相當的傢伙,林翱翔不由的一陣鬱悶,自己激戰了半天,才找到一個漏洞重重的擊傷他,正準備使出絕學抹殺他的性命,卻被葉星辰這麼輕易的解決掉,這叫他如何不悶。

不過他也明白,並非葉星辰的實力高出太多,完全是一種氣勢上的東西,此刻的葉星辰就彷彿戰無不勝的戰神,一股龐大的威壓自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完全能夠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速戰速決,我一直沒有看到雷婷婷的下落,我擔心那娘們又不知道做什麼去了!」葉星辰沒有理會林翱翔的抱怨,直接開口說道。

掃了一眼人群,發現的確沒有雷婷婷的身影,林翱翔也收起了戲謔之心,腳下步子一動,橫移到張恆基的身前,手中的雙節棍就朝張恆基砸去。

張恆基剛剛擊斃了一名星曜會成員,猛然見到蔡遠宏被對方擊殺,不過看到林翱翔和葉星辰竟然同時朝自己襲來,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手,也不顧林翱翔那呼嘯而來的雙節棍,身影就朝後面退去,可剛剛退出兩步,就感覺自己的后心一痛,接著全身一陣麻木,不由自主的轉過腦袋,就看到羅隱那一張有些不好意思的臉蛋,而他的手中,正握著一把透亮的匕首……

他……他是怎麼到自己身後的?為何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呢?他卻哪裡明白,羅隱身為隱門的少門主,這隱藏氣息的功夫可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不明所以的張恆基就這麼倒了下去,他實在沒想到自己還沒有和對方交手就這麼被殺,這也死得太冤枉了吧?

「乾的不錯……」葉星辰朝羅隱伸了一個大拇指,羅隱淡淡一笑,三人同時朝其他幾人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