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萌萌聽到林洛的話,伸出了自己的手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然後才嬌笑著說道:「想得美,誰和你天天做?」

看著方萌萌嬌媚的面孔,林洛感到一股原始的欲-火從自己的身體裡面燃燒了起來。

方萌萌感覺到了林洛的變化,於是她站了起來,嬌笑著說道:「我先去看看伯父,阿姨起來了沒有?」

林洛也站了起來,笑著說道:「老倆口坐車累了,肯定還沒有起來呢。」

林洛的話剛結束,周冬梅的聲音就從樓上傳了下來:「你這是太小看你爸爸媽媽了,坐了這麼點時間的車,就能夠讓我們的身體吃不消了?」

林洛和方萌萌抬起了頭,看著從樓上走下來的林國兵和周冬梅,相互看了一眼,笑了起來。

看著自己的兒子和未來的兒媳婦站在那裡笑著,周冬梅拉住了林國兵的胳膊,小聲的說道:「你看看我,臉上是乾淨的吧?」

萬域靈神 林國兵停住了腳步,看了一眼周冬梅的臉,笑著說道:「好著呢。」

周冬梅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向著樓下面走來。

「伯父,阿姨,你們休息好了嗎?」方萌萌幾步迎到了樓梯前面,看著林國兵和周冬梅說道。

「休息好了,在家裡做慣了活,這點勞累算什麼呀?睡一覺就好了。」周冬梅看著方萌萌笑著說道。

看著自己的媽媽從心裏面透露出來的喜歡方萌萌的樣子,林洛的心裏面也充滿了喜悅。

「好了,吃飯了。」就在幾人剛在客廳裡面坐好的時候,周媽就從廚房裡面走了出來,看著林洛他們笑著說道。

「又吃呀,這才吃過多久,還沒有感覺到餓呢。」聽到周媽的話,周冬梅笑著說道。

「媽媽,現在都幾點了,你不餓我爸爸可是餓了。」林洛也微笑著看著周冬梅說道。

「就是,孩子說吃飯你就吃唄,還問什麼?」林國兵看著周冬梅也說道。

「好吧,吃飯。」周冬梅說著站了起來。

一家人相跟著向著餐廳走去。 吃飯的時候,林洛讓周媽拿出來了一瓶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茅台酒,然後他親自給林國兵和周冬梅的酒杯裡面倒滿酒,然後看了一眼方萌萌,笑著問道:「你也來一杯?」

看著林洛笑眯眯的樣子,方萌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笑著對林國兵和周冬梅說道:「阿姨,伯父,你們喝吧,林洛現在不喝酒了。」

說完話,方萌萌伸手把林洛手裡面的酒瓶子拿了過來,然後看著林洛吐了吐舌頭。

「萌萌,你這樣就不對了,我們那裡的男人要是不喝酒,是被人看不起的。」周冬梅看著方萌萌,笑著說道。

聽到周冬梅的話,方萌萌不知道把自己手裡面的酒瓶該怎麼處理了。

「今天有點難受,爸爸,媽媽,你們先喝吧,我就不喝了。」林洛看著周冬梅笑了笑說道。

周冬梅看了一眼兒子,沒有再說什麼。

這一頓飯,林國兵和周冬梅兩口把一瓶茅台酒幾乎喝完了。

喝到後面的時候,也許是酒勁上了頭,一直很少說話的林國兵的話多了起來,他坐在那裡開始給方萌萌講一些林洛小時候的事情。

方萌萌聽著林國兵的講述,還不時的插上兩句話,讓他講解的更加的來勁了。

聽著自己的爸爸給自己的媳婦講自己小時候的糗事,林洛只有哭笑不得的向著自己的媽媽求救了。

周冬梅雖然也喝了不少的酒,但是她的心裡還是比較清醒的,看到兒子求救的目光,她看著林國兵說道:「好了,不要喝點酒就開始亂說了。」

「我亂說了嗎?我說的可都是事實。」林國兵聽到老婆的話,有點不服氣的說道。

「你在亂說,我就讓兒子以後再不給你這麼好的酒喝。」周冬梅無奈之下,拿出了殺手鐧。

林國兵聽到周冬梅的話,於是對著方萌萌笑了笑,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方萌萌不滿的看了一眼林洛,才繼續開始吃飯了。

吃完飯,方萌萌就告辭回家了,林洛雖然很想讓方萌萌留下來,但是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他沒有挽留方萌萌,而是把她送到了別墅門口,看著方萌萌開著車離開了,才又回到了客廳裡面。

林國兵和周冬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和周媽和李媽閑聊,看到林洛進來了,周冬梅笑著誰他說道:「兒子,過來,和媽媽說說話。」

林洛對著周冬梅笑了笑,然後走到了周冬梅的身邊,坐在了她的身邊。

「兒子,你和媽媽有多長的時間沒有見面了?」林洛一坐下來,周冬梅就看著他問道。

「上一次見你和我爸是去我姨夫家吃飯那次,好久了。」林洛看著媽媽說道。

周冬梅聽到兒子的話,點了點頭,然後又對著林洛說道:「你知道嗎,這一段時間你給家裡面寄了好多錢,我們那裡的人都說我們生了一個好兒子。」

林洛聽完周冬梅的話,笑了笑,沒有說話。

「就是,我現在太驕傲了,因為我有兩個好兒子,一個好女兒。」林國兵這時候也看著林洛,帶著點自豪的說道。

周媽和李媽聽到林國兵的話,也連連的點頭。

「好了,你就會在別人面前誇獎自己的兒子,也不說是我這個偉大的母親生出來了三個好孩子。」周冬梅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不滿的說道。

「好了,媽媽,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林洛說著話,摟住了周冬梅的肩膀。

「好了,都這麼大了,還像個孩子一樣。」周冬梅說著話,卻是摟住了自己的兒子的頭。

「你呀,兒子多大了?你讓兒子先說說他的媳婦的情況。」看著周冬梅和林洛的樣子,林國兵帶著點醋意的說道。

「好了,兒子,你就講一講你的女朋友的情況。」周冬梅把摟著自己的兒子的手收了回來,推了一把他說道。

林洛收回了摟著媽媽的手,對著自己的爸爸媽媽點了點頭,開始講起了方萌萌的家庭情況。

聽到林洛的講述,林國兵和周冬梅的嘴巴再一次張的大大的了,本來他倆以為方萌萌的家裡也只有幾十萬或者更多點的家底,沒有想到她的家裡面竟然是億萬家底。

林洛講完好一會兒了,林國兵和周冬梅還大張著嘴巴,沒有閉上。

好一會兒,周冬梅才看著林國兵說道:「老頭子,你說我們不是在做夢吧,我家的兒媳婦竟然這樣有錢。」

林國兵看了一眼周冬梅,也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做夢。」

聽到林國兵的話,周冬梅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林國兵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林國兵被周冬梅掐的一下子跳了起來,看著周冬梅說道:「你幹什麼?」

「我就是看看是不是做夢,看樣子不是做夢。」周冬梅說著話,笑了起來。

林國兵聽到自己老婆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坐了下來。

看著兩人的動作,林洛和周媽還有李媽都笑了起來。

「我說兒子,人家家裡面那麼有錢,怎麼會看上你的?」過了一會兒,周冬梅又看著林洛問道。

「媽媽,那證明你的兒子有本事,有出息。」林洛說著話,又摟住了自己的媽媽。

「是啊,你家的兒子真的很有本事,待人又好,在這裡可是有人緣呢。」周媽看著林國兵和周冬梅笑著也說道。

聽到周媽誇讚自己的兒子,林國兵和周冬梅的嘴巴再一次合不上了。

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的表情,林洛的心裏面暗暗地苦笑了起來,看樣子,今天晚上需要和自己的爸爸媽媽好好的聊上一晚上了。

不過好在林洛的那一瓶茅台酒的酒勁太厲害了,林國兵和周冬梅還沒有和自己的兒子聊上一會兒,就都靠在了沙發上呼呼的睡著了。

林洛看了一眼坐在那裡看著自己的周媽和李媽,先把周冬梅扶了起來,把她扶到了樓上的房間安頓好,然後又下樓把林國兵攙扶到了樓上,也安頓好了,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簡單的沖了一個澡,林洛就盤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修鍊起了起來。

就在林洛全身心的修鍊的時候,他沒有感覺到六獄煉魂鼎自己從他的意識裡面出來了,而且散發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把林洛的身體包裹了起來,而且那些金色的光芒還不時的鑽到林洛的身體裡面,一會兒有鑽出來,就象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在自己的爸爸媽媽面前撒嬌一樣。

林洛練習完《混元經》,又開始練習《星武九式》。

修鍊完這些,林洛才全身放鬆,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早晨林洛是被進到房間裡面的周冬梅給吵醒來的。

林洛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到周冬梅在收拾自己的房間,於是他坐了起來看著她說道:「媽媽,你怎麼來了?」

「我睡不著,就進來給你收拾收拾房間。」周冬梅看到把自己的兒子吵醒來了,於是看著他微笑著說道。

「媽媽,這些事情你以後可以不要做的,這裡有周媽和李媽呢。」林洛看著周冬梅,笑著說道。

「你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爸爸媽媽在家裡面忙慣了,你就不要管了。」周冬梅聽到兒子的話,笑著說道,說完話,她繼續忙了起來。

林洛看到自己說服不了自己的媽媽,只好也坐了起來,穿好了衣服,出了自己的房間,出了別墅,在路上慢慢的跑了起來。

早晨的空氣就是清新,林洛跑了一會兒,就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很是清醒了,於是他停住了自己的腳步,看了看四周沒有人,他忍不住做了《星武九式》的「地球」的起手式。

把整個「地球」練習了一遍,林洛覺得自己的身體裡面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精力,他不由得大喊了一聲,把自己身體裡面的精力喊叫了出來。

喊完以後,林洛才又慢慢的往回走去。

回到了自己的別墅,林洛看到周媽已經準備好了早飯,而林國兵和周冬梅兩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林先生回來了?吃飯吧。」看到林洛,周媽笑著說道。

林洛對著周媽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了林國兵和周冬梅的身邊,看著兩人說道:「爸爸媽媽,吃飯了。」

周冬梅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懶洋洋的說道:「兒子,我們來這裡好象就是吃了就睡,這昨晚上吃的還沒有消化呢,今天的這一頓就有接上了,沒有一點胃口。」

林國兵聽到周冬梅的話,也向著林洛點了點頭。

「好了,爸爸媽媽,今天吃過飯,我就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轉一轉,」林洛聽到兩人的話,急忙說道。

「去什麼好地方?這裡出去除了車就是人,有什麼意思。」周冬梅看著林洛說道。

「就是,出去了就算是吸上一口空氣,都是一股油臭味,沒有意思。」林國兵也繼續附和著周冬梅的話。

林洛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爸爸媽媽,這兩口子還沒有出門,怎麼就這樣說呀。 看到林洛的表情,周媽悄悄的走到了廚房裡面去了。

「好了,爸爸媽媽,其實城市裡面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等會兒我們去了,你就知道了。」林洛看了看周媽的身影,笑了笑繼續對著林國兵和周冬梅說道。

「好吧,既然來了,就出去看看。」林國兵聽完兒子的話,對著周冬梅說道。

「好吧,既然你這樣說了,那麼我們就給兒子給個面子,走了,吃飯了。」周冬梅也對著林洛說道。

吃完了飯,林洛從車庫裡面開出來了自己的奧迪,讓林國兵和周冬梅坐好了,然後開著車向著蓉城市最大的商貿城開去。

來到了商貿城,林洛找了一個停車位把車停好,然後和林國兵以及周冬梅一塊兒進到了商貿城裡面。

雖然是大早上,但是商貿城裡面已經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了。

林國兵和周冬梅進到了商貿城裡面,又被裡面的繁華和熱鬧給驚呆了。

從昨天到今天,不到一天的時間,蓉城給林國兵和周冬梅兩人留下的震撼太多了。

看著爸爸媽媽的表情,林洛笑了笑,他想起來自己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也和現在的爸爸媽媽差不多。

「兒子,這裡面這麼多的東西,有人買嗎?」周冬梅看著兒子問道。

「有人買,你沒有看有這麼多的人嗎?」林洛說著話,走到了林國兵和周冬梅兩人的中間,用自己的雙手挽住了兩人的胳膊,三人在商貿城裡面慢慢的逛著。

在商貿城裡面逛了快有兩個小時了,林洛一家人還沒有把這個商貿城的一層樓逛完。

來到了一處賣冷飲的地方,林洛和林國兵以及周冬梅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要了三份冷飲,然後三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吃著冷飲。

「林哥,真是巧呀,在這裡碰上你了。」就在林洛三人吃完冷飲,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長相斯文穿著保安制服的小夥子走到了林洛的面前,看著他驚喜的說道。

林洛看了一眼小夥子,有點驚奇的問道:「你是?」

「我是吳磊呀,你不記得我了?」小夥子看著林洛有點焦急的說道。

林洛還是搖了搖頭,他實在是想不起來在那裡見過這個叫吳磊的小夥子。

看著林洛的表情,吳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但是他還是看著林洛說道:「林哥,就是上次在校園的時候,我去找人,碰見過你。」

林洛聽到吳磊的話,站了起來,伸出了自己的手說道:「吳磊,很是對不起,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聽到林洛的話,吳磊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林洛說道:「林哥,你最近在忙什麼?」

「隨便做點事情,你呢,在忙什麼?」林洛聽到吳磊的話,笑著問道。

「我在這個商城做保安。」吳磊說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絲的失落。

「這樣呀,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大學生吧。」林洛說著話,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一個空座位,示意吳磊坐下。

周冬梅看到兒子要和人家聊天,於是站了起來看著林洛說道:「兒子,你們先在這裡聊著,我和你爸先在這裡轉一轉。」

聽到自己的老婆的話,林國兵也站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兒子。

聽到林國兵和周冬梅叫林洛為兒子,吳磊急忙站了起來,朝著兩人叫了一聲:「伯父,伯母。」

林國兵和周冬梅朝著吳磊點了點頭,然後向著附近的一家鞋店走了過去。

「好了,你坐吧。」林洛看著吳磊,微笑著說道。

吳磊坐了下來,看著林洛說道:「我是大學生,不過現在的大學生太多了,我畢業以後就來到這裡工作了。」

「這樣呀,你說我見過我,那麼你也是華南大學的?」林洛聽到吳磊的話,又問道。

吳磊朝著林洛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這樣吧,我今天陪我爸爸媽媽來這裡逛,等到明天你給我打電話我們再好好的聊。」林洛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進去的鞋店,看著吳磊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吳磊急忙對著他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吵鬧聲傳到了林洛和吳磊的耳朵裡面。

聽到這個聲音,林洛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他站了起來,沒有顧上和吳磊說話,就快步向著林國兵和周冬梅進去的那家鞋店走去。

看著林洛的樣子,吳磊也急忙跟在他的後面走了過去。

鞋店裡面,一個不到二十的女店員手裡面拿著一雙鞋子正朝著周冬梅吼著,而周冬梅和林國兵兩人站在那裡看著那個女店員,不知道說什麼。

「好了,你們兩個鄉巴佬,諒你們也買不起這麼貴的鞋子,這裡不是你們來的地方,趕快走吧。」看到周冬梅和林國兵的樣子,女店員又對著他倆說道。

林洛進到店裡面的時候,正好聽到了女店員這句話,他沒有說什麼,徑直的走到了周冬梅的身邊,看著她問道:「怎麼了,媽媽?」

「我就是看一看這個鞋子,沒有想到她就說這樣的話。」周冬梅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滿臉委屈的說道。

林洛聽到周冬梅的話,點了點頭,然後拿過來了鞋店裡面的兩把椅子,讓周冬梅和林國兵坐下來,然後他走到了那個女店員面前,看著她說道:「麻煩你把你們老闆叫來。」

那個女店員聽到林洛的話,又仔細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嘴角撇了一下,對著林洛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給我說,我們老闆很忙,沒有時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