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

不詳細描寫了,自己去腦補。

啊,啊,啊――――――――――――

一位灰發帥哥旋轉著身體沖了過來,他就是伊士利。

伊士利看著抱在一起的我還有艾麗兒,他僅露出的那隻眼睛暫放著藝術家的光芒。

美麗,這是何等的美麗啊,相互擁抱著的女孩,她們彼此渴慕著對方的身體還有靈魂,太美麗了!

唔,伊士利穿著水手服哦~~

他贏得的獎品。

雙手抱胸,一臉煩躁的粉紅色女郎,芙蕾莎。

她盯著水手服伊士利。

到我這年來!

不容反抗的語氣。

伊士利安靜的向芙蕾莎倒退了過去,他的眼睛還停留在我和艾麗兒身上。難過芙蕾莎那麼生氣,自己的男朋友看著別的女孩,自然讓她吃醋了唄。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就在芙蕾莎修理伊士利的時候,王子也走出來了,他為啥也穿著水手服?頭上戴著偽造的王冠,嘴裡銜著玫瑰,身上穿著水手服的王子。

變態――

喲,大家早――

被赫麗貝爾冠以猥瑣少年a子的變態出現了,當然,他也穿著水手服。

三隻變態――――

伊士利,王子,封唯。

大清早的,他們就來刺激我的眼睛啊!

揉著眼睛抱著布偶熊的晴娃娃也從房間里露出了一個腦袋,這孩子都被你們吵醒了啊。你們別鬧了,快安靜下來!

王子哥哥,我想拉你的小褲褲~~~

可以――

王子笑道。

可以你妹啊――

我很生氣,看不下去了,變態大軍都聚在了這間屋子裡。

嗨~~~~~~

抱著某隻蘿莉走下來的人正是?娥,為啥小雨又變成了蘿莉。左手托著臉的小雨蘿莉一臉不爽的盯著前方。我大概可以猜得到他為什麼變成蘿莉了。是?娥,一定是?娥把他的名字寫在蘿莉筆記上面了,多麼那啥啥的女人啊。不過,我不討厭她,也很喜歡和她在一起。

小雨,讓我抱抱你~~

突然出現的苗條女向?娥女士跑了過去。

不要――

?娥躲開了。

又來了,她們又開始了――

人言: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戰爭。

此話不假。

砰――

某個房間的門飛出去了。

一臉憤怒的走出來的人正是moon阿姨,她被吵醒了啊――

低血壓的moon阿姨~~

吵死了,你們都想被我扔進海裡面去餵魚嗎?

好可怕的女人――

雪露姐姐呢,我的雪露姐姐怎麼還沒出來?

唔,她一定還在睡覺啦,我要用妹妹的親吻把睡美人喚醒~~~ 哥忒蘿莉:天啊,你為什麼那麼高,地啊,你為什麼被我踩在腳下。

腹黑貓:主持人,你的腦殼被麻雀琢了嗎?

陰沉女:嘻嘻~~~~~他瘋了,靈魂墮落了,身體已經開始腐爛啦~~

八神俺:哦呀,我們終於要自由了嗎,不再忍受主持人的欺壓凌辱了。

芙蕾莎:嗨,你們好。我來玩了,你們當中誰喜歡b?l?

赫麗貝爾:腐蕾莎,你知道嗎,主持人喜歡把八神俺綁起來~~~~~~~

八神俺(吃驚吃驚):??蒂亞大人,你怎麼知道的?

赫麗貝爾(踹飛了八神俺):怎麼回事,我剛才好像不小心踢走了什麼東西,腳好痛啊~~

艾麗兒:蒂亞大人,不用在意,我什麼都沒看到~~~~

哥忒蘿莉(嬌羞):你們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那方面的去向絕對正常,我和八神俺只是純潔潔的朋友關係。

芙蕾莎(微笑):嗯,我明白的,他是你的男朋友~~

哥忒蘿莉:…………

雪依:姐姐呢,雪露姐姐在哪裡?

腹黑貓:上當了,你上當了,真是不敢相信,你是笨蛋嗎,這麼容易就被我們騙過來了?

陰沉女:笨蛋~~~(^_^)~

雪依:殺、殺了你們――

艾麗兒:雪依,乖,來,讓姐姐抱抱你。

雪依:呀嗬~~~~我來了,艾麗兒~~

芙蕾莎:主持人,你在想什麼,在想你的男朋友嗎?真可愛。

哥忒蘿莉:喂,我是男的!

芙蕾莎:嗯,嗯,我知道啊,所以才說他是你的男朋友~~~

赫麗貝爾:因為男朋友走了就傷心的主持人,說吧,快點說出你的目的,你叫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哥忒蘿莉:其實,其實,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

赫麗貝爾:哈啊?你在耍我嗎?踹你哦~~

腹黑貓:蒂亞大人,踹吧,狠狠地踹他――――

陰沉女:那個啊,蒂亞大人,我會幫你作掩護的。還有,不要打他的臉,請不要留下明顯的傷痕。

哥忒蘿莉:…………!!

艾麗兒:每次來這裡,心情都會變得很開心~~

腹黑貓:姐姐大人,是不是因為看到了可愛的我,所以心情很好啦。

艾麗兒:嗯,有這方面的原因。

腹黑貓:我可以抱抱你嗎,姐姐大人!

艾麗兒:可以~~~

陰沉女:百~~合~~花開――

芙蕾莎:切,我想看的是主持人和他男朋友之間的基情――

哥忒蘿莉:……pass,這個話題pass掉!

赫麗貝爾:主持人,你激動了。

芙蕾莎:不,他是基動了――――

雪依:走啦,我要走了,不想再待在這裡了。

艾麗兒:嗯,好,我也要走了,黑貓妹妹,要不要和姐姐一起離開?

腹黑貓:完全沒問題!

陰沉女:我也要去,很長時間沒有見我的師父大人了,小雨師父掛掉了嗎?

哥忒蘿莉:你們兩個不能隨便停止自己的工作,基本的職業道德都沒有。

腹黑貓:主持人,我有很多你的猥瑣照片哦~~

陰沉女:同上――

哥忒蘿莉:……你們什麼時候拍的?

(艾麗兒帶著雪依、赫麗貝爾,還有腹黑貓、陰沉女離開。)

哥忒蘿莉:那個誰,你不走嗎?

芙蕾莎:我想拍照片,你和你的男朋友纏綿在一起的照片~~

哥忒蘿莉:――我走,我走行了吧!

芙蕾莎:切,基情低調的傢伙………… 彼岸花

夕時雨

絕艷的新娘

暮風斜

青苔濕

搖曳的童謠

曉醉

美人淚

夢入雨簾燕子還

…………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水蒙蒙的天,視線變得濕潤起來。

人言:

女人是水做的。

沒有撐傘,十指交叉放在身後,淺藍色的連衣裙,濕漉漉的長發。從水墨畫里走出的女人。

噠――

噠――

噠――

雨珠從青灰色的檐角滑落。

一個多愁善感的季節,雨滴在水池裡留下一圈圈清碎的漣漪。

一個人的天空。

一雙手的清涼。

有家。

不想回。

他從她身後追過來了。

為她撐起傘。

不要,請你走開。

倔強的說道。

他沖著她曖昧的笑了笑,繼續為她撐傘。保持沉默,什麼都沒說。 乾坤劍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