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Frank就深吸了一口氣。

還是裝模作樣地閉上眼睛,默想了一下。

然後就把自己的手機號碼,還有Facebook賬號寫在紙上,遞給了她。

沒辦法。

人家都這麼忙了。

他又怎麼好意思,纏著她給自己寫什麼電話號碼啊?

而且,現在他也覺得,就是有了她的號碼,他打過去,或者是發信息過去,人家也是沒有機會接聽,或者看上一眼的。

所以,還不如就是自己主動出擊。

到時候,她看自己的心情,還有時間,要聯繫他或者不予理睬,都隨緣好了。

「美女,麻煩你幫幫忙啊。」

「這是什麼樣的忙呢?」

接過紙條,她起初很是驚奇的模樣。

應該是以為他終於下定了決心,那上面寫著的是一組選好用於下注的數字。

——話說他這下決心的過程,還真是有夠長的了。

大概是從一年多前,持續到了現在。

不過,接過去一看,她就先是愣了一下。

然後就很快明白過來。

看來這樣的情況,人家也是經歷過不少陣仗的。

只是,她的反應可不怎麼樣啊。

先是禮節性地微微一笑。

然後就匆匆忙忙說了一句,

「我可是沒有什麼時間的哦。」

看來是準備拒絕他了。

不過,好在他的臉皮,還是那麼厚。

就從這不痛不癢的話語當中,Frank還是強迫自己,感受到了一絲理論上的欲拒還迎意味。

「嗯,我差不多是每天都看著你在這裡上班。」

「你很漂亮,也很迷人。」

「我其實早就已經深深喜愛著你了,幾乎到了每天晚上都因為太想你而失眠的地步。」

「現在,我像請你做我的朋友。我真的好想認認真真地照顧你。」

不知道為什麼,Frank現在不會動不動就要求別人做什麼女朋友了。

——可能就是他的親身經歷告訴自己,就是做那名義上的朋友也是不錯的。

到後來,差不多也是能夠成為女朋友一樣的存在。

「哇。。。你,,」

她很是發窘,也很害羞。

旁邊的某個同事,都已經笑出聲了。

卻又馬上把嘴巴捂住。

很是乾脆地跑到一邊,不再看她和他一眼。

這樣做很好。

很是識趣啊。

「你就那麼確定,人家還是單身?」

身邊的一位老太太忍不住就問Frank。

「嗯。我可是觀察她很長一段時間了。她應該就是這棟建築裡面,最為漂亮的女孩子了。」

「就這個原因?」

「印象當中,她好像每次都是獨自一人上下班的?而且,從來都沒有接過什麼人的電話啊。」

「哦。。」

老太太也無語了。

「OK,先生。」

她卻是趕緊插話。

「這樣吧,號碼你已經給了我。等我下班以後,再找時間和你聯繫好不好?現在我可得工作啊。」

「不好。待會你工間休息的時候,就要先聯繫我。在Facebook上面加我好友。」

Frank這樣的堅持,也是有道理的。

不討價還價的話,多半她就會是在和他虛與委蛇。

——這也算是經驗豐富的好處了。

他可不想被她用耍耍嘴皮子的小把戲給騙了過去。

「哈哈哈,」

她終於忍不住就笑了。

「你非要一開始就這樣認真嗎?」

「那麼,這樣的認真,你又能夠持續多久呢?我想的話,恐怕是不會超過一個星期了。」

Frank有點著急。

「那不也是取決於你的嗎?」

「如果你想要一生的認真,我也能夠做到的。就是要我現在就留下來,陪你一直到老,我也是可以的。」

「現在的情況就是,我的心都早已經飛向了你的機場,請你允許它降落。」

這個就是老毛病又犯了吧?

居然開始油腔滑調。

「OK,OK,我會看到的。」

她再有些認真地看了一眼那紙條,卻馬上就轉回去工作了。

九日焚天 留下Frank在一邊不住地看著。

現在他的心裏面居然有了一些憧憬。

大概她是會說話算話的吧?

不過,想想那可能會出現的情況,Frank又不免有些焦灼不安。

明明人家就說得不那麼肯定啊。

他憑什麼要感覺到有戲?

搞不好就還真是在敷衍自己了。

但Frank很快又覺得自己太多事。

——都說好了是把這個當做一種紀念性質的事情。

既然如此,對於那結局什麼的,還有必要如此上心的嗎?

嗯。

還要這樣寸步不離地守在一邊。

怎麼看都是很Low很厚顏無恥的表現嘛。

最關鍵的是,現在這樣一些念頭,讓他都感覺到有些口渴了。

對了。

想到這裡,Frank倒是有了一個新的主意。

很快,他就附近的超市入口,買了兩杯果汁。

走回來,就分了一杯給她。

「哇,謝謝你。你真是太細心了。」

「不過,我得是幾口就要喝完,然後重新回去幹活。現在客人太多了。」

不接她這個話頭。

Frank反而問起了另外的問題。

「你每周還是有休息日的吧?具體是哪一天休息呢?」

「每周的星期四。」

她果然是咕嚕咕嚕地大口喝著果汁。

動作是有些大了。

但是依然是那麼的好看。

而且,那紅唇好像是更加嬌艷。

「那我下個星期三的下午來接你下班,當然帶你去吃好吃的東西好不好?對了,你能夠喝酒嗎?喜歡跳舞嗎?」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她喝完最後一口果汁,抿抿嘴,又是嫣然一笑。

「好啊。但是我住的地方很遠哦。再說了,晚上很早就得要回家的。」

「小事而已。到時候我替你叫計程車,直接送你到家得了。」

於是她也就無話可說了。 又是眨了眨眼。

又急匆匆地轉回去上班。

但Frank還是拿不定,她這樣的表態,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答應了那下個星期的約會,還是只是說說而已?

但這個時候,旁邊突然就有個男子,好奇地捅了捅他。

還滿臉羨慕地問他。

「先生,你這次中的是幾等獎啊?居然這麼大方請她喝果汁,還要請她吃飯?」

「還有,你之前中獎都是買的什麼號碼呢?」

什麼?中獎了?

Frank一臉古怪地看著這個男子。

不過也是馬上就反應過來。

呵呵。

人家這是誤會自己中獎了。

大概這裡也是有過那樣的先例。

在這裡買彩票又中了獎的顧客,會把那收銀員當成自己的幸運星。

還有連帶這個櫃檯,都是幸運地了。

「一生的幸運。」

Frank得意地說道。

實際上,這是一點都不靠譜的。

他也有那樣的覺悟。

不過,嘴上還是要故作神秘。

顯得自己還是有那麼一點自信。

果然,隨後他是一直等到下午她下班,還是沒有收到任何信息。

當然Frank不可能八九個小時都寸步不離地守著人家。

他又不是那樂透店鋪的編外員工。

要確認那樣的情況也很簡單。

再跑去櫃檯,看到接替她的員工上崗了。

就是不用問,也可以知道的。

大概她是對自己不感興趣吧?

只是,Frank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結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