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有什麼事的話儘管給劉哥打電話,別不好意思,咱們倆認識這麼長時間了”劉副局長在電話那頭客氣的說道。

“恩,我知道了”我說完這話就將手裏的電話掛斷了。

“你們還記得那天去茅山堂找我的那個年輕警察嗎?”我眯着眼睛問着大家。

“當然記得,我當時還說那個小警察有點不對勁”柏皓騰點着頭對我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可能就是他給我下的蠱,那天我去到警察局,那個小警察將我帶到了刑警大隊長的辦公室給我倒了一杯水,我懷疑那杯水被人下了蠱”我對大家說道。

“如果真是那個小警察給你下蠱毒,我沒猜錯的話這件事幕後主謀應該就是小田那個王八蛋”柏皓騰咬着牙憤恨的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除了他應該沒有別人了”我點着頭說道。

“我現在就去宰了那個王八蛋給你報仇”王鶴瞳徹底的憤怒了,她轉身就向外走去。

“柏兄弟你趕緊拉住鶴瞳”我向柏皓騰囑咐道。

“恩”柏皓騰點了一下頭回身向走出去的王鶴瞳追了過去。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暮婉卿一臉關心的走到我的牀邊向我問道。

“我沒事了,我現在覺得身子開始有勁了”我笑着對暮婉卿說道,我這樣說就是怕她擔心我,打了兩包血以後,我這臉色馬上就恢復了過來。

“夏紫雲,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我爲二柱子的無理取鬧向你道歉”我對着夏紫雲不好意思的說道。

“啊,你說什麼呢”夏紫雲剛剛在想事,她根本就沒有聽見我在說什麼。

“我說今天謝謝你了,我爲二柱子的無理取鬧向你道歉”我再一次的跟夏紫雲說道。

“大哥哥你說這話就言重了,今天的事我也沒放在心上,二柱子懷疑我也是對的,畢竟這裏只有我一個人會用蠱”夏紫雲淡淡的說道,我看得出來夏紫雲的臉色不是太好。

“夏紫雲,那你剛剛在想什麼呢,是不是想你大師兄了”我笑着向夏紫雲問道。

“沒有,我沒想他”夏紫雲望着我笑道,她的笑有些不自然。

“等我打電話催催三哥,讓他幫你再找找,他可是咱們dg市有名的萬事通,就沒有他不知道的”我對夏紫雲繼續說道。

“恩,謝謝你了大哥哥,我先出去散散心,就不耽誤你跟漂亮姐姐說話了”夏紫雲說完這話就走了出來,我看得出來這丫頭心裏有心思,我覺得她十有八九是想她大師兄了。

“肯定不是我大師兄乾的,我大師兄爲人善良,他是不會害大哥哥的”夏紫雲將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處念道。

“二柱子這小王八蛋就愛衝動,一會回去我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頓”我在暮婉卿的面前埋怨道。

“算了吧,他也是護你心切,原本我走的時候想把他身上的符咒揭下來,後來我想了一下還是算了,讓他站在那冷靜冷靜吧”暮婉卿衝着我說道,暮婉卿說的這句話我也很贊同。就在這個時候,柏皓騰將王鶴瞳拉了進來。

“柏師兄,你拉我回來幹嘛,我要去教訓教訓那個王八蛋,居然敢給我林哥下蠱,姑奶奶我今天打斷他兩條狗腿”王鶴瞳氣的是滿臉通紅,聽了王鶴瞳的話我很感動,只要王鶴瞳在我身邊,我每次出事她都會給我出頭爲我撐腰。

“算了鶴瞳,他就是一個小人,咱們犯不着跟他生氣,那樣的人老天早晚會收了他的”我笑着向鶴瞳說道。

“林哥,他想置你於死地,難道這件事就這麼輕易的算了嗎?”王鶴瞳心有不服的說道。

“這次說起來是我疏忽大意着了他的道,現在我已經沒事了,這件事就算了吧”我露出一副笑臉對王鶴瞳繼續說道。 “哼”王鶴瞳沒有說話只是哼了一下。

晚上我們回去的時候,二柱子仍然是一動不動的站在我臥室的那張牀前。

“二柱子,這件事根本就不是夏紫雲給我下的蠱,今天不是夏紫雲救了我的話,估計你師傅我的時日是不多了,當然我也不是給夏紫雲開脫,我已經查出是誰下的蠱,這件事你也別問我是誰下的了,就算你問我,我也不會跟你說的,這件事就這麼算了,還有你也別怪你暮師姑給你貼定身符,你小子今天又衝動了”我說完這話就將二柱子身上的定身符揭了下來。

“夏紫雲,對不起,今天我二柱子衝動了,希望你能原諒我,我也謝謝你救了我的師傅”二柱子對夏紫雲說完這話後對她鞠了一躬,我們大家望着二柱子都笑了,在這一瞬間,我覺得他長大了。

御用太子妃 “沒關係,我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你也不用謝謝我,大哥哥對我好,我救他也是應該的”夏紫雲對着二柱子笑道,我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他們倆這麼和諧。

“師傅,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先回去睡覺了,在這站了三個小時,我累的是腰痠背痛”二柱子臉紅的對我們說道,聽了我剛纔的解釋,二柱子也爲自己今天的行爲感到臉紅。

“這時間也不早了,咱們都回去休息吧,也讓林兄弟好好的休息一下”柏皓騰對着屋子裏的人說道,當他說完這番話的後,屋子裏的人全部都退了出去,暮婉卿是最後一個走的。

當暮婉卿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過頭對我說道“你身子弱,有什麼需要的就喊我一聲”

“恩,有事我會喊你的,你快回去睡覺吧”我笑着對暮婉說道,暮婉點了一下頭就往隔壁的房間走了過去。

我躺在牀上回想着最近發生的事,我覺得老天對我林不凡挺照顧的,如果不是那場誤會的話我就不會認識夏紫雲,如果我不認識夏紫雲的話,那我中了蠱毒的結果就是必死無疑,這一切的一切就像拍電視劇寫小說似的。

第二天我還沒醒,暮婉卿就端着一大碗紅糖大棗水來到了我的臥室把我給叫了起來。

“趕緊把這個喝下去,補血的”暮婉卿將手裏的那碗紅糖大棗水遞給我說道。

“謝謝你了暮婉卿”我笑着接過暮婉卿手裏的紅糖大棗水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這兩天,你就在牀上躺着休息一下,不要亂動”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將我手裏的空碗接過去向外走去,望着暮婉卿的身影,我有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我們剛到這老宅子的第二天,王思琪就給我打了一遍電話,問我們這些人哪去了,她去茅山堂的時候門是關着的,我說我們幾個出去遊玩了,王思琪聽到我這番話後什麼都沒說當場就把電話給掛斷了,我知道王思琪她肯定是生氣我們出去玩沒叫她了。從那以後王思琪就再沒有給我再打過一個電話,我也沒有給王思琪打。

在牀上躺了兩天,我臉上的氣色也都恢復的差不多了,這兩天也多虧了暮婉卿的照顧,各種食補,才讓我這麼快恢復好。

“林兄弟,你臉色不錯呀,看來你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柏皓騰坐在藤椅上望着我笑道。

“恩,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滿血復活”我點點頭對柏皓騰說完這話就坐在了他旁邊的藤椅上一起曬着太陽,我們倆現在的樣子就是在養老。

“如果你不狠狠的教訓一下那個小田的話,他以後還會找你麻煩的,那天晚上我是真不想攔着鶴瞳,我也想讓鶴瞳去好好的教訓一下那個小田”柏皓騰在我身邊低聲的說道。

“小田現在是刑警大隊的隊長,他爸爸又是市裏的一把手,我們招惹他就是自找苦吃,這件事還是算了”我搖着頭對柏皓騰說道。

“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你不想我們招惹上麻煩,我跟你實話說吧,就小田的父親,我柏皓騰根本就不放在眼裏,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而已,在我眼裏屁都不是”柏皓騰滿不在乎的說道,柏皓騰這個人從來不吹牛皮,他說的話我完全都相信。

“行了柏兄弟,這件事不要再說了,過去就讓他過去吧”我說完這話就閉上了眼睛,柏皓騰嘆了一聲閉上嘴什麼也都不說了。

一輛黑色的大衆轎車停在了茅山堂門口,主駕駛上坐着的是桑海旭,副駕駛上坐的正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小田。

鑽石女人極品男 “哈哈,看來這個林不凡應該是死了,還敢跟我搶女人,你特麼也配”小田望着已經關門半個多月的茅山堂笑道。

“只要他中了吸血蠱,他的下場就只有死,除非他身邊有個厲害的白蠱師幫他驅除吸血蠱”桑海旭自信的說道,他萬萬沒想到是自己的師妹幫我驅除了吸血蠱。

“桑大哥,這件事真的要謝謝你了”小田滿面笑容的對着桑海旭說道。

“田老弟你客氣了,你叫我一聲大哥就是擡舉我,你有事我這個當大哥的應該竭盡所能的幫你,這都不叫事”桑海旭客氣的說道。

“那以後我就不跟你客氣了,有什麼事需要你幫忙我就直說,桑大哥你也是,你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你就說,缺錢也可以找我”小田笑着對桑海旭說道。

“行,你有事儘管說就是了”桑海旭點頭應道。

“接下來我還真有件事要跟你說”小田說完這話的時候,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

“田老弟,我剛剛都說了,你有什麼事儘管說就是了”桑海旭認真的向小田說道。

“dg新開了家洗浴中心,聽說裏面的妞又漂亮,又年輕,咱們哥倆去玩玩吧”小田向桑海旭提議道。

“那可好,咱們現在就去吧”桑海旭積極的點着頭響應道。

“咱們走吧,就在前面那條街”小田指着前方對桑海旭說道,桑海旭點點頭就向前駛去。

小田剛走沒一會,我們一行六個人擠在一臺車上趕到了茅山堂,在那老宅子住的這半個月是我們大家最開心的日子,當然除了我生病的那幾天,我們大家也同樣約好以後有時間就一起到那個老宅子裏住,我們之所以回來也是因爲這個茅山堂是我的營生,我總不能把它扔了,畢竟我要指望這個茅山堂吃飯。

“真是討厭,還沒住夠就回來了”王鶴瞳嘟囔個小嘴不滿意的說道。

“是啊師傅,我也沒住過”二柱子在一旁也插了一句。

“二柱子,這茅山堂好歹也是個營生,咱們師徒倆不開這個茅山堂我們吃啥,喝啥”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數落道,二柱子聽到我這番話後乖乖的把嘴給閉上了。

“你一天嘴就不老實,成天被大哥哥說,活該”夏紫雲也是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樂意,我樂意讓我師傅說”二柱子厚着臉皮的對夏紫雲說道。

“二柱子,我覺得你跟夏紫雲你們倆挺配的,要不你們倆在一起吧”柏皓騰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我也覺的柏師兄說的對,你們兩個還真有點配,你們倆在一起吧”王鶴瞳點頭贊同柏皓騰的話。

“就他(她),我纔不稀罕呢”二柱子與夏紫雲一同說道。

“你看看你胖的都跟豬似的,你還好意思說不稀罕我,我還不稀罕你呢”夏紫雲氣的臉都綠了。

好萊塢從動畫開始 “你還嫌棄我胖,你也不看看你這小地蹦的個子,我更不稀罕你”二柱子揹着手仰着頭對夏紫雲氣道。

“二柱子,我咬死你”夏紫雲此時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她一高蹦起來就跳到了二柱子的身上,然後用牙齒咬住了二柱子的耳朵。

“啊,師傅救命啊,這丫頭瘋了,瘋了”二柱子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夏紫雲呀,你只要不給這小子耳朵咬下來就行了”我說完這話就坐在了沙發上。

“你還是我師傅嗎!柏師叔,鶴瞳師姑,暮師姑救命啊,疼死我了,這小丫丫頭是真咬牙,我的耳朵要被咬掉了”二柱子轉過身又向柏皓騰他們求救,柏皓騰他們假裝不看二柱子,他們三個一起掏出電話玩起了鬥地主。

“夏紫雲姑奶奶,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別咬了,你再咬下去的話我的耳朵真就沒了,你大人有大量你饒了我吧,你剛剛就當我說的話是放屁了”二柱子開始對夏紫雲求饒。

“我問你,我還是不是小地蹦子了”夏紫雲鬆開嘴向二柱子質問道。

“你不是,我是小地蹦子還不成嗎!”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都要哭出來了。

“這還差不多,這次我就先饒了你,再有下次的話本姑奶奶絕對不會放過你,一定會把你的兩隻耳朵都咬下來”夏紫雲說完這番話後才從二柱子的身上蹦了下來。

望着這兩個小傢伙,我也覺得他們倆挺相配的“夏紫雲你能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一下嗎?我想給你卜算一下”我笑着對夏紫雲說道。

“好呀,好呀,大哥哥你算一下我以後是不是大富大貴的命”夏紫雲高興的將她的生辰八字告訴了我。

我望着夏紫雲的生辰八字算了一下,然後我又算了一下二柱子的生辰八字,算着,算着我就笑了。

“大哥哥,你笑什麼呢”夏紫雲疑惑的望着我問道。 “我算了一下你跟二柱子你們倆的姻緣,你們倆的姻緣屬於天婚,也就是說你們倆要是能走在一起的話那可是天作之合,是絕配的”我認真的對夏紫雲說道。

“大哥哥,你也這樣說我,你們大家都欺負我”夏紫雲說完這話就紅着臉往樓上跑去,夏紫雲害羞的樣子惹得柏皓騰還有我是哈哈大笑。

“師傅,你這個玩笑開的可是一點都不好笑”二柱子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這次我可真沒有開玩笑,這小丫頭有旺夫相,二柱子你如果娶了夏紫雲的話,你未來的財運一定會得到提升,大富大貴談不上,吃穿不愁還是比較簡單的”我一臉認真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說二柱子呀,這小丫頭的個子是有那麼一點矮,但你不得不承認這個小丫頭可挺漂亮的,你真的應該考慮考慮一下”柏皓騰這個時候也不笑了,他也是一臉認真的對二柱子說道。

“這……”二柱子聽了我跟柏皓騰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此時確實有那麼點心動,他也覺得柏皓騰說的沒錯,這夏紫雲除了個子矮點,有點不講理,其他的方面還是不錯的,長的雖然不如暮婉卿與王思琪還有王鶴瞳,但是她也不醜,也能領的出門,在老宅子住的那半個月裏,二柱子也看到這小丫頭洗衣做飯都會,算得上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二柱子,你要是看上那個夏紫雲的話,鶴瞳師姑就做個媒人幫你介紹一下”王鶴瞳能看出來二柱子現在的心思。

“算了吧鶴瞳師姑,那丫頭喜歡的是她大師兄,俗話說能扒一座廟,不破一門親,你們不用幫我了”二柱子沉聲的說道。

“這話不能這麼說,如果夏紫雲這輩子都找不到她大師兄的話那她這輩子就不嫁人了嗎!感情這東西也是兩情相悅的,我看得出來那個小丫頭喜歡你”鶴瞳開導着二柱子說道。

“可得了吧鶴瞳師姑,我怎麼沒看出來這個小丫頭喜歡我呢,成天就知道跟我對着幹”二柱子搖着頭不相信的說道。

“我以前還跟你柏師叔對着幹呢,越是對着幹,心裏越喜歡,鶴瞳師姑是過來人,不會騙你的”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也是一臉認真的態度。

“那我應該怎麼做呢”二柱子一臉疑惑的向王鶴瞳問道。

“追女孩子就要膽大,不要臉,只要不用卑鄙的手段就行”柏皓騰在一旁對二柱子教育道。

“我二柱子從生下來膽子就大,至於不要臉有點難做,師傅你說我接下來該怎麼辦”二柱子表現的比較爲難。

“這個我可幫不了你,反正我覺得你鶴瞳師姑還有柏師叔說的話都沒錯,你自己看着辦吧”我對二柱子笑道,二柱子聽完我這話後變得沉默不語了。

夏紫雲跑到樓上就將自己鎖在了屋子裏,夏紫雲捂着自己紅撲撲的小臉坐在了牀上,她的心也在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她的腦海裏總是不經意的飄過二柱子的身影,二柱子的笑,二柱子跟她吵架時候的樣子,二柱子雖然跟夏紫雲經常吵架,但是二柱子從來沒有對夏紫雲動過手,夏紫雲心裏也清楚二柱子會點武術,想要對付她也是輕而易舉的,但是二柱子沒有對她這樣做,從這一點夏紫雲對二柱子也是有一點好感的。

慕愛而來 “我喜歡的是我大師兄,我纔不會喜歡那個臭胖子的”夏紫雲越是這樣說,二柱子的身影越是在她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我們前腳剛回到茅山堂沒多久,王思琪後腳就跟了進來,當她看到我的時候,對我甩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而我則是假裝不去看她,我可不敢招惹這個小姑奶奶,我知道她還在生我的氣。

“思琪,來我身邊坐”王鶴瞳招呼着王思琪坐到了她的身邊。

“鶴瞳,你馬上就嫁給柏大哥了,這是我送給你的嫁妝,原本我半個月前就買好了,我來茅山堂送你的時候,你們已經出去玩了”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直勾勾的在盯着我看,此時讓我感到有些尷尬。

“這裏裝的是什麼呀”王鶴瞳看着王思琪遞過來的盒子問道。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王思琪笑着對王鶴瞳說道。

“恩”王鶴瞳點了一下頭高興的將王鶴瞳送給她的盒子當場打開,裏面裝有一條小拇指粗的金項鍊,還有兩隻金手鐲,每一隻的金手鐲的分量都不輕,應該都有六七十克,裏面還有兩枚白金婚戒,上面還刻着柏皓騰與王鶴瞳的名字,這兩個戒指的做工很精美,上面還鑲着一顆顆小鑽石。

“思琪,這禮物實在太貴重了,我不能收”王鶴瞳搖着頭對王思琪說道。

“鶴瞳,我長這麼大也沒有一個知心的女朋友,那些接觸我的女孩子不是嫌我醜,就是覺得我有錢跟我沒法相處,你可算的上我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我第一個女閨蜜,柏大哥也是我的好朋友,其實這些並沒有多少錢,就是我的小小心意,雖然這些看起來比較俗,但是人家結婚都有,你也必須得有,你今天要是不收下的話,我真就生氣了”王思琪望着王鶴瞳認真的說道,王鶴瞳聽了王思琪的這句話心裏是十分的感動,王鶴瞳從小就沒有父母,只有師傅跟他大師姐疼她,自從遇見柏皓騰以後她就認爲柏皓騰是她的白馬王子,王鶴瞳她也沒什麼朋友,王思琪也算得上是王鶴瞳的第一個朋友。

“謝謝你了思琪”王鶴瞳紅着眼睛感動的擁住王鶴瞳說道。

“鶴瞳你說這話就客氣了,等我結婚的時候,你再還回來就是了”王思琪說這話的時候她深情的向我看了一眼,我則是把頭轉到一邊躲閃着王思琪的目光。

“你們在這先聊着,我上樓休息一會,這幾天玩的有點累”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恢復到她以前冷冰冰的態度。

我用眼睛將暮婉卿一直送到了樓上,柏皓騰先是看了暮婉卿一眼,接着他又轉過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知道柏皓騰心裏在想什麼。

對待王思琪的感情,我只是把王思琪當做是我的一個好朋友,對於王思琪對我的告白,我之所以沒有拒絕,是因爲我怕傷害她,因爲我怕我的拒絕會讓她認爲我是嫌棄她張的醜,如果現在王思琪再跟我表白的話,我會直接的拒絕她。

我們大家在一起談的更多的就是王鶴瞳與柏皓騰的婚禮,柏皓騰的意思婚禮要在全真教舉辦,這也算是從全真教建立到現在千百年來第一次的門下弟子婚禮,全真教對柏皓騰的婚禮也比較重視,雖然柏皓騰他身在dg,可他們全真教的人現在已經開始籌備柏皓騰的婚禮了,現在全真教滿門上下是一片熱鬧,每天柏皓騰都能接到他師傅還有長老們的電話,詢問他需要什麼,什麼時候回來。

龍虎山掌教這幾天也是經常給王鶴瞳還有暮婉卿打電話,催她們倆趕緊回去,王鶴瞳嫁給柏皓騰這件事也算是龍虎山正一教的大事,正一教全門上下也是對王鶴瞳的婚禮十分的重視。正一教是中華第一大教,全真教乃是中華第二大教,要是這兩個道教聯媒成功的話,那可是一件非常大的事件,也許會將沒落的中國道教推上一個小的高峯。

“我有件事要跟大家說一下,過兩天我就要跟我大師姐回龍虎山了”王鶴瞳望着我們大家說道,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停在了我的身上。

“這麼快,不是打算要在我這裏住上一個月嗎?”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這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是啊,你們這纔來沒幾天,幹嘛那麼着急走呀”王思琪也是一臉捨不得的望着王鶴瞳說道。

“其實我也不想回去那麼早,我師傅讓我跟我的大師姐還有柏師兄早點回去,商議一下我結婚的事”王鶴瞳更是一臉不捨的望着我們大家說道。

“回去就回去吧,婚姻大事一輩子就一次,你跟柏兄弟結婚我跟二柱子我們一定會去的”我肯定的對王鶴瞳說道。

“林哥,思琪,二柱子你們三個必須要參加我跟柏師兄的婚禮,要是我在結婚那天看不見你們三個的話,我會恨你們一輩子的”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眼淚控制不住的掉了下來,望着王鶴瞳我們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看着這個像孩子一般的王鶴瞳。

王鶴瞳能跟柏皓騰在一起是我們每個人都希望看到的,他們倆也算是經歷十年的愛情長跑,這十年來柏皓騰對王鶴瞳的照顧可以說是無微不至,有柏皓騰護着王鶴瞳,王鶴瞳也是天不怕地不怕,開始的時候我還爲這一對情侶感到惋惜,可沒想到全真教打破教規,讓這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

“既然你跟暮姐姐還有柏大哥要走了,那今天晚上我請你們大家吃飯吧,就當爲你們踐行了”王思琪也是眼淚含着眼圈望着王鶴瞳說道。 “晚上吃完飯可不可以去唱歌呀”二柱子在一旁提議道。

“可以,今天晚上吃飯,唱歌全算我的”王思琪笑着對我們大家說道。

“思琪姐萬歲,思琪姐萬歲”二柱子高興的歡呼着,他們四個人都在笑,只有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笑不出來,我的腦海裏一直想着暮婉卿這幾天在老宅子照顧我的場景,回想着她握着我的右手,給我做吃的,安慰我的場景,讓我覺得很幸福,也讓我感到很心疼,我有點恨老天,恨它給了我一個孤命,我這輩子註定我跟暮婉卿是有緣無分。

晚上王思琪開了一臺車拉着王鶴瞳,暮婉卿還有夏紫雲這個三個女人,二柱子開着車拉着我跟柏皓騰我們倆。

“我大師姐就要走了,你還不說是不是”柏皓騰望着我問道,他現在拿出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柏兄弟,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可是我不能害暮婉卿,這件事你再別說了行嗎?”我嘆了一口粗氣對柏皓騰說道,此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壓的我都喘不上氣來。

“行,那隨便你吧,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了”柏皓騰對我有點生氣,我心裏也清楚柏皓騰爲我做的一切,然而這一切全部都是出在我的身上。

我們一行七個人再一次來到了王鶴瞳家的飯店裏吃飯,二柱子這小子輕車熟路的走在最去前面,我們大家都跟在二柱子的後面,王鶴瞳跑到前臺跟那些服務員也不知道都說些什麼。

暮婉卿從茅山堂樓下走下來到現在都沒有說一句話,她也不看我,夏紫雲總是不經意的偷偷的打量着二柱子。

“你老是偷看我幹嘛?”二柱子向夏紫雲問道,夏紫雲聽到二柱子這番話後,羞的是滿臉通紅。

“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夏紫雲爭辯的說道。

“切,今天我心情好,懶得跟你吵”二柱子望着夏紫雲那羞紅的臉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吃飯的時候一直都是王鶴瞳還有王思琪以及柏皓騰三個人在說着話,我總共沒說上五句話,我的眼睛不時的瞄着暮婉卿,暮婉卿只是悶着頭吃飯,她的眼睛有些無神拿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麼。

這頓飯我們大家吃了一個半小時,由於一會還要唱歌,所以這頓飯我們大家都沒有喝酒,大家訂好去歌房喝,最主要的時候王思琪跟二柱子要是喝酒的話一會就開不了車了。

王思琪帶着我們來到了dg市最大的ktv,剛走進去的時候,我就看見一個身穿粉色西裝的女孩子特熱情的走上來迎接着我們這羣人,這個女孩子我是怎麼看怎覺得麼眼熟。

“姑娘,我好像見過你”我望着那個女孩子說道。

“林兄弟,你這種泡妞的方式是不是有點太老套了,況且你身邊這麼多美女,你還調息人家小姑娘”柏皓騰在一旁打趣着我說道。

“大哥,我記得你,你給過我小費,你忘記我了嗎?”那個小女孩高興的看着我說道。

“咦,還真見過嗎,這是什麼情況呀柏兄弟,怎麼還扯上小費了”柏皓騰驚訝的望着我問道。

“我記得了,我去年來你這的時候,就是你招待的我,你姓王對吧”我望着眼前這個小女孩子笑道。

“是啊,我姓王,大哥你記性還真好,大哥你們今天就這些人嗎?”這個叫小王的姑娘望着我身後的人問道。

“是啊,我們今天就這七個人”我對那個小王姑娘答道。

“跟我來吧,我給你們幾個人找個大包房,然後按中包的價格給你們,再給你們多上點果盤啤酒”小王一臉微笑的對我說道,此時我看到小王姑娘胸前掛着一個金色的胸牌,上面寫着經理兩個字。

“話說這都好到一年了,你怎麼還記得我呀”我向那個叫小王的姑娘問道。 臣服吧小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