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原作的這一段,女主和服部半藏兩個人廢話了半天,但是對於劇情,是沒有什麼卵用的話。

祁元適當地做了一些刪減。

女主在服部半藏這裡,鑄了一把刀。

而且還得知,20多年前,服部半藏還給比爾也打造了一把刀。

故事的最後。

便是酒館的決鬥了。

石井御蓮已經是霓虹國的黑道女王。

她在這裡組織了一次聚會。

高融雪扮演的穿著學生制服的gogo是她的保鏢。

然後,這裡又又插入了一段gogo的故事。

有個大叔向gogo搭訕。

Gogo直接一刀插進了他的肚子,還說道:「你還想插我嗎?我已經插你了!」

「哈哈哈,這個台詞,不能過審真的是太對了!!」

「而且這個畫面,這個噴血的樣子,也實在是太血腥了!」

電影繼續。

石井御蓮、gogo等人,從走廊進入了畫面。

這時。

在前世被稱作最強BOSS出場的BGM出現了。

「喔喔喔!這段音樂太有感覺了!祁元絕了!!」

女主提刀殺人。

砍瓜切菜。

滿地殷紅。

「麻蛋!為什麼不用槍啊!?」

庭外。

是厚厚的一層雪。

「???怎麼又突然又變成了雪景了??難以吐槽!」

穿著黃色連體服的女主,和石井御蓮在這裡激戰。

女主的黃色連體服,就是前世李小龍的那一身。

這一世,自然是沒有李小龍的。

《殺死比爾》這部戲,致敬了很多的舊式電影的拍攝手法。

很多,確實也曾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的。

最後,石井御蓮的頭蓋骨,被女主削掉。

電影完了。

但是電影的名字殺死比爾,還沒有實現。

顯然。

這是準備出續集的節奏啊!

「這部電影的敘事方式,不是順敘,而是倒敘,很有意思。尤其是是把女主的首殺,放在了電影的最後,真的是別出心裁。」

「但是電影的最後,告訴我們居然還有續集,比爾根本就沒有殺死,實在是太草了!看了跟沒看一樣!!」

但是不得不說。

整部電影看完。

其實是非常爽的。

這部電影,它的製作水準,絕對值得走進電影院,買票去看。

但是場面的的確確又太過於血腥暴力了。

不刪減,不可能上映的。

但這樣的電影,要是把那些血腥暴力的地方刪減了,還能叫做《殺死比爾》嗎?

看完了電影,此刻已經是深夜。

但是燦燦最棒整個人都很興奮。

《殺死比爾》,遠遠地超出了她的預期了。

原本以為這部戲,會讓王燦的咖位逼格掉一掉的。

但是此刻看來。

整部戲里,作為絕對女主的王燦,真的是又A又颯!

完全是超級圈粉的那種啊!

這部戲,對於王燦來說,真的是太棒了!

是完完全全地,可以毫無顧忌地拿出來當做代表作的那種!

「祁元牛逼!」燦燦最棒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微博,發送了這個微博。

不僅是她。

王燦的粉絲們,都集體高潮了!

這部電影,比想象之中還要好看! 「我封閉了他全身的感官,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母體中的嬰兒,混混沌沌,但是天人合一。」

「這也是在為他積蓄元氣。」

「畢竟這些年,他的底子,早都被病給磨光了。」

「等到下葬之時,也就是他的重生之日。」

追風忽然站起來,恭敬的給秦天施了一禮,低聲道:「我相信你!」

「謝謝!」

秦天打個哈欠,道:「別整這些虛的,回頭請老子吃雞是正經。」

「好睏啊。我要睡一會。」

說著,身軀一縱,竟然上了房梁。

這山莊乃是復古的木頭建築。房梁是一整根粗大的紅木。

秦天躺在上面,從下面看去,整個人都被擋住。縱使有人進來,也難以發現。

追風的眼中,罕見的露出了羨慕之色。

……

安宅。

柳如玉專屬小院。

「玉兒,我特意讓廚房做的八寶湯,滋陰補氣,美容養顏,你喝一點吧。」計風殷勤的說道。

柳如玉頭髮蓬亂,坐在床上。

她怒道:「計風,我說過,讓我去見爺爺!」

「我不相信他死了!」

「你們一定是在騙我!」

「乖。」計風笑道:「人死不能復生,你還是節哀吧。」

「忘了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以後有我呢。」

「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來,我喂你。」計風笑嘻嘻的,端著碗坐在床邊,親手舀了一勺湯,用嘴吹了吹,送到柳如玉的嘴邊。

「我不要喝!」

「滾開!」柳如玉憤怒大叫,猛地一揮手,把湯打翻。

滾燙的湯撒在手上和身上,燙的計風大叫。

他勃然大怒:「賤人,現在你已經是我的人了,竟然還不識好歹!」

「我要你做我老婆!」說著,就要撲上去。

「不要!」柳如玉無助的捂著臉大叫。

「計風,你想幹什麼!」關鍵時刻,楊榮沖了進來。

計風咬牙道:「我跟自己媳婦之間的事,用不著外人來管!」

「楊榮,你應該清楚,以後該巴結誰吧!」

楊榮冷笑道:「你們父子看似掌握了大局,但是不要得意太早。」

「你莫要忘了,三日後老爺子下葬。到時候,如果不能讓如玉當眾承認你這個未婚夫,你們仍舊什麼也不是!」

「安家那些門生,對老爺子可都是忠心耿耿。」

「你覺得,到時候他們是聽如玉的,還是聽你們父子的?」

計風紅了眼睛。

不過,他承認,楊榮說得對。

他們父子想要順利執掌安家的大權,必須通過柳如玉。

他咬了咬牙,勉強笑道:「如玉,你誤會了。我怎麼會傷害你呢。」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忙葬禮的事情。」

「到時候,你可以見老爺子最後一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