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的嬌語嫣也如鳳凰涅槃,開始最根本的蛻變。 「呼呼,終於成功了!」

感受著嬌語嫣靈魂和身體的變化,葉晨風長舒了一口氣,收走了扎在她穴位上的一百零八根銀針,拉起身旁的被子,遮蓋住她誘人,讓人血脈噴張的身子,在一旁守護。

「天魂體……嬌語嫣……」

看著昏迷中的嬌語嫣,葉晨風陷入到沉思中。

雖然噬神腦記憶著一種靈魂交融術,如果他與嬌語嫣一起修鍊,藉助強大的天魂體,他靈魂短時間內勢必會有質的飛躍。

但靈魂交融與雙修無異,一個是肉體交融,一個是靈魂交融。

而他與嬌語嫣並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一旦和嬌語嫣靈魂交融,勢必與她有情感上的糾葛。

大道獨行,自從月霓裳離開,葉晨風就封印住本心,一心追求無上大道,他實在不想因嬌語嫣影響武道之心。

但天聖破枷丹對他更重要,如果不能湊齊煉製天聖破枷丹的主葯,將其煉製出來,打破世界枷鎖,突破到道聖境界,葉晨風感覺自己挑戰天域大門十死無生。

「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沉思了一會,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不再去想,任由事情自己發展。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嬌語嫣長長地睫毛輕輕抖動了一下,她終於在昏迷中醒來了。

天魂體覺醒,嬌語嫣的實力和境界雙雙提升了一個境界,實力達到了四級戰獸皇,靈魂達到了六級戰獸皇境界。

而這還是她剛剛天魂體覺醒,一旦讓她挖掘出天魂體的潛力,她的實力和靈魂境界將有質的飛躍,絕對能屹立於斗魂大陸之巔。

「語嫣,你感覺怎麼樣?」

看著嬌語嫣微微有些蒼白,透著柔弱之美的俏臉,葉晨風輕聲問道。

「謝謝你風塵,謝謝你幫我覺醒天魂體,我現在感覺非常好。剛剛昏迷中,我靈魂中還出現了一套傳承魂訣。」嬌語嫣緩緩坐起身來,脈脈的看著葉晨風,柔聲道。

「傳承魂訣……」葉晨風眼睛一亮。

「風塵,如果你想學,我傳授給你。」

雖然傳承魂訣涉及嬌語嫣身上的大秘密,但為了感謝葉晨風的恩情,她決定傳授給葉晨風。

「真的!」

「我能覺醒天魂體,多虧了你,而且我知道為了我,你還耗費了大量珍貴之物。」嬌語嫣輕輕咬了一下嘴唇說道:「不過在我傳授你傳承魂訣前,你必須答應我三件事。」

「什麼事?」

葉晨風看著嬌語嫣漂亮的臉蛋,輕聲問道。

「第一件,我傳授於你的魂訣,你不得傳授給第三人,這是屬於我們兩人的秘密。」嬌語嫣柔聲道。

「好,我答應你!」葉晨風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說道。

「第二件,第三件我現在還沒有想好,不過我不會讓你做違背良心的事!」嬌語嫣深吸一口氣道。

「好!日後我無條件為你再做兩件事。」葉晨風沉思了一下,還是點頭答應了。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嬌語嫣露出了一絲迷人的笑容道:「剛剛我腦海中出現的魂訣名為不滅魂訣,一共有九重境界,修鍊到極致,靈魂可不死不滅。」

說著,嬌語嫣將魂體衍生的傳承魂訣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了葉晨風。

「不滅魂訣!」

記憶了嬌語嫣口述的修鍊口訣,葉晨風內心掀起了滔天大浪。

他沒有想到這不滅魂訣如此的霸道,竟然能將靈魂修鍊到不滅的境界。

而且擁有了不滅魂訣,避免了二人靈魂交融的尷尬,多少讓葉晨風暗自鬆了一口氣。

「時候不早了,語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傳你煉丹術!」

為了感激嬌語嫣將如此珍貴的不滅魂訣傳授給自己,葉晨風決定傾囊相授,將融合靈魂碎片,得到的煉丹術和煉丹經驗傳授給她。

「真的……」

嬌語嫣眼睛一亮,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如果能學到葉晨風神乎其神的煉丹術,她相信自己在天殿比賽中一定可以取得好成績。

「記得明早不要賴床,早早來找我,晚了我說不定會改變主意!」看著一臉驚喜的的嬌語嫣,葉晨風半開玩笑道。

「放心吧,我明天一早准到!」嬌語嫣拍著高速的胸脯保證道。

接著,他們二人對視了一眼突然笑了,關係也在這一刻拉近了。

嬌語嫣離開后,葉晨風立即摒除了雜念,控制噬神腦推演不滅魂訣第一重變化,淬鍊靈魂。

在極速運轉噬神腦,推演出不滅魂訣第一重變化時,葉晨風感覺自己魂海中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靈魂磨盤,緩緩地碾動,形成了可怕的扭動之力,直接崩裂了靈魂。

頓時,一股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痛楚傳遍葉晨風魂海,讓葉晨風有一種靈魂撕裂,腦袋即將爆開的感覺。

「噬神腦,極速推演!」

雖然葉晨風疼的死去活來,但為了達到最直接的粹魂效果,提升靈魂,他緊咬牙關,依靠超出常人的忍耐力,繼續控制噬神腦推演不滅魂訣,轉動靈魂磨盤,繼續淬鍊著靈魂。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葉晨風死死地咬著牙,竭盡全力的保持著神智最後一絲清醒,努力不讓自己昏厥過去。

慢慢的,時間過去了半個時辰。

「停!」

在葉晨風即將堅持不住,陷入昏迷之中時,他終於停止了推演不滅魂訣,緩緩碾動的靈魂磨盤也隨之消失,他也在這一刻,昏死了過去。

清晨,道道柔和的陽光傾灑進來,映亮了漆黑的房間,將昏迷中的葉晨風喚醒了。

「我,我靈魂壯大了這麼多!」

當葉晨風醒來感覺靈魂變化時,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雖然他昨天修鍊不滅魂訣,疼的死去活來,但好處也極其明顯,他靈魂壯大了近一成,而這等提升速度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

就在他忍住心中的激動,默默地修復支離破碎的靈魂時,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響起。

身穿白色綾羅長裙,烏黑如瀑般的長發披散在雙肩,纖細的柳腰和高聳的雙峰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散發著迷人魅力的嬌語嫣早早的來到了他的房中。

「風塵,我來的不算晚吧。」

嬌語嫣嘴角微微上翹,看著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葉晨風,洋溢著甜美的笑容道。

「比我想象中早!」

「語嫣,昨夜你修鍊不滅魂訣了嗎?」

葉晨風感覺嬌語嫣靈魂變化,很想知道她修鍊不滅魂訣是否和自己一樣痛不欲生。

「修鍊了!」嬌語嫣點了點頭,說道:「我昨夜修鍊時,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靈魂磨盤,那磨盤每旋轉一周,我的靈魂就有所成長,那種如魚得水般的感覺特別舒服。」

「天魂體衍生的魂訣,果然只適合天魂體本身,如果外人修鍊,就要經受靈魂被磨碎的痛楚。」葉晨風喃喃自語道,不由得羨慕起嬌語嫣的體制。

「語嫣,你坐好,我現在就傳授你我所修鍊的丹術,不過這丹術傳承於我師傅,你不得隨意傳給第三人。」

葉晨風示意嬌語嫣坐在自己對面,嚴肅的叮囑道。

「放心吧,這也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秘密,我不會亂說的。」嬌語嫣眨了下眼睛,有些俏皮的說道。

「你閉上眼睛,不要反抗,我將丹術傳承,和我煉丹經驗,印刻在你靈魂中,加深你的記憶。」

說著,葉晨風控制噬神腦極速推演,將大量丹術傳承和煉丹經驗印刻在嬌語嫣靈魂之中。 「這這,這丹術中還有聖丹傳承……」

嬌語嫣細細瀏覽了一遍葉晨風印刻在她靈魂深處的丹術傳承和煉丹經驗,整個人陷入到獃滯狀態。

她感覺葉晨風傳她的煉丹經驗,沒有數萬年沉澱,絕不可能積累出來。

而葉晨風傳她的聖丹傳承更加的珍貴,其中還包括足以引起一些老怪物為之眼紅的聖丹術。

「記住,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不要隨意亂傳!」

葉晨風看著激動地不能言語,雙峰波濤起伏,內心極不平靜的的嬌語嫣,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我知道,我絕不會亂說的!」嬌語嫣點了點頭,雙眸含水的看著葉晨風,保證道。

「好了,別激動了,你試著修鍊下我傳你的丹術,有什麼不懂得問我,我給你解答。」葉晨風輕聲問道。

「嗯……」

嬌語嫣點了點頭,按捺住內心的激動,開始融合印刻在靈魂深處的丹術傳承和丹術經驗。

在嬌語嫣參透丹術時,葉晨風將滴血認主,卻無法煉化的妖帝爐祭了出來,輕輕撫摸妖帝爐表面繁衍的陣紋。

「這妖帝爐不愧是極品聖寶,爐鼎中的器紋太玄奧了。」

葉晨風撫摸妖帝爐時,噬神腦極速推演起來,滲透進妖帝爐中,參透妖帝爐中繁衍玄奧的聖器紋。

而他之所以想到參透妖帝爐中的聖器紋,是想嘗試著煉製聖器,如果他能煉製出超越斗魂大陸極限的聖器,那他在天殿煉器比賽奪魁將沒有懸念。

不過聖器紋的強大超出他的想象,在他控制噬神腦參透時,依然感到無比的吃力,參透了一會,他更是感到腦海中出現了一絲眩暈。

「哎,還是靈魂境界不夠!」

腦海中出現眩暈感,葉晨風無奈嘆息一聲,不得不停止參透。

連參透都困難無比,想要凝練出聖器紋更加不可能,無奈之下,葉晨風不得不放棄,忍著劇痛,控制噬神腦推演不滅魂訣。

在不滅魂訣運轉下,靈魂磨盤又出現在葉晨風魂海中,碾動著他的靈魂,淬鍊著他的靈魂。

頓時,痛徹心扉的感覺在他魂海中產生,他的靈魂被靈魂磨盤碾動的支離破碎,最根本,最徹底的淬鍊著靈魂。

「風,風塵,你怎麼了!」

參透了一遍印刻在腦海中的丹術,嬌語嫣睜開了眼睛,當她看到葉晨風七孔流血的摸樣時,內心一顫,緊張的問道。

「呼,我沒事,我剛剛在修鍊你傳我的不滅魂訣!」

葉晨風吐出一口濁氣,停止推演不滅魂訣,在修鍊中醒來,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說道。

「怎麼會,我修鍊不滅魂訣時怎麼不這樣?」嬌語嫣不解的問道。

「不滅魂訣是天魂體繁衍的魂訣,自然不會反噬你。」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蒸發了七孔流出的血水,緩緩地說道:「不過這種痛,我還能忍受。」

「要不,我用天魂體的力量幫你減輕痛苦!」嬌語嫣目光輕柔的看著葉晨風,輕聲說道。

「魂交……」

葉晨風看著嬌俏可人,透著別樣風情的嬌語嫣,內心一盪,開口道。

「不,不是魂交……」

看到葉晨風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嬌語嫣連忙說道,縷縷緋紅瞬間爬上了她那張禍國殃民的俏臉,嫵媚動人。

「我只需抓著你的手,將天魂體的力量融入你的身體就行。」

「原來是這樣……」

看著嬌語嫣害羞的摸樣,葉晨風揉了揉鼻子,有些尷尬的說道。

「好,我們試試!」

雖然葉晨風擁有一顆不屈之心,意志力更超出常人,但修鍊不滅魂訣太痛苦,讓葉晨風也心有餘悸,他主動牽起嬌語嫣柔滑的小手,準備嘗試下。

「呼!」

嬌語嫣深吸一口氣,努力摒除腦海中的雜念,控制天魂體的力量一點點融進了葉晨風身體中。

融合天魂力時,葉晨風神庭穴中的生之靈珠突然加速垂落生之力,與天魂力相互融合,滋養著他們身體。

慢慢的,他們二人感覺彼此間融合在一起,飄飄欲仙的感覺很是舒服。

在這種美妙的感覺中,葉晨風立即控制噬神腦推演不滅魂訣,形成靈魂磨盤磨礪靈魂。

雖然磨礪靈魂的過程依然痛苦,但在嬌語嫣天魂體滋養下,葉晨風靈魂痛感不斷地下降,降到了他承受範圍內。

隨著天魂力與生之力交融的越來越徹底,嬌語嫣也完全身陷其中,舒服的難以自已。

她感覺全身被**洗滌一般,在這種美妙的感覺中,她身體都要融化,天魂體的潛力更是被激發出來,魂海中不由自主出現了靈魂磨盤,蛻變著她的靈魂。

在不知不覺間,二人的手緊緊地抓在一起,雙雙敞開了心扉,毫無保留的融合,不分彼此。

這樣的狀態不知持續了多久,葉晨風和嬌語嫣的靈魂同時一顫,他們二人雙雙升華了靈魂,在讓人沉醉的美妙感覺中醒來。

雖然剛剛不是魂交,卻類似魂交,因為在剛剛美妙的感覺中,二人敞開了心懷,毫無保留的融合,達到了身體和心靈的契合。

不過心照不宣的二人都沒有多說什麼,但嬌語嫣的臉蛋卻更紅了,目光柔水,嫵媚動人。

在美妙的感覺中升華了靈魂,葉晨風開始為嬌語嫣講解丹術中一些晦澀難懂的地方。

而為了讓她更徹底的掌握丹術傳承,葉晨風還當眾煉丹,一邊煉丹,一邊講解。

很快,天黑了,融合了大量煉丹知識,回味無窮的嬌語嫣不得不離開,回到了自己的香閣中,融會貫通今日所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