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這個問題林風倒是忘了自己這毫無元氣的廢材可是飛不起來的。

不禁眼角一歪的笑道:「那也不要緊,你飛著,我跟著你跑,自然就找著路回去了。」

「真的?」安心長老一下眉開眼笑的道:「這倒是個好主意,以後你記熟了道路,我……本長老就不迷路了。」張著迷人心魂的笑臉呵呵笑了。

林風也開心的笑了笑,道:「這不就對了,以後記路的事包在我身上吧。」

安心長老嗯的一聲點了下頭,玉面微笑的站起身道:「不過,你確定能跟上我嗎?」

林風當然是堅定的點著頭應聲能跟上,雖然自己修為不行,可是自己好歹上一世也經常參加魔鬼鐵人賽,而且這一世也經常被步雷長老教訓著跑步背礦石,那身體自然是棒棒的!不就跟著跑下步嘛,對自己來說就是小事一樁。

安心長老站起身來,伸手輕輕的將沾濕在玉臉上的髮絲梳著一理的夾在耳根,嫵媚的一笑,道:「那走吧!」

「好!」林風起身提起大槍,將一摞書籍夾在腋下,道:「請老師帶路!」

安心長老起身,理了理黑紗裙袍,又帶上帷帽,嬌聲一笑道:「可得跟緊了!」

只見一片黑雲朵朵的飄了起來,一下就凌空飄逸的飛上三丈多高,凌空的對著林風揮著手向前飛去。

林風鼓著腮幫吁了口氣,一沉心氣,邁開大步追了上去。

一片高聳入雲的巨塔上,圍欄而站的執行院長宋秋竹正陪在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身邊,正看著遠處林風追著安心長老奔跑的方向。

白髮蒼蒼的老者舉著半臂之上按的一輪嶄亮的彎鉤遙指了一下地上奔跑著的林風道:「那小子就是林風?」

「不錯!現在安排安心長老做他的導師!」宋秋竹恭謹的回答道。

「不是讓你好生安排的么?怎麼又推到安心那丫頭那裡去了?不知道這丫頭除了精研岐黃丹藥之外,什麼事都是丟失拉四的么?這不是誤了我們的大事?」白髮蒼蒼老者有些不滿意說道。

宋秋竹呵呵呵微笑道:「這麼安排,其實我們大家也商量過的,幾位長老一時的確分身乏術,二是都是學生眾多,人多口雜的,容易泄露機密,端倪。如果讓安心長老帶著就不一樣了,安心長老難得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而且洞府還在後山後面,人跡罕至,就這麼林風一個弟子,自然就隱秘得多了,而且進後山還有一道離魂大陣,不是隨便什麼人就可以進去的。」

「嗯,照你安排倒也恰當,只是這離魂大陣是很隱秘的機密,不方便直接告訴那小子,這不是很方便啊。」

「尊師放心。有安心長老帶著是不會出問題的。再說我們還有人全天日夜的旁觀者林風的活動。可以隨時出現搭救,應該不會出問題的。」

嗯!白髮老者滿意的點了下頭,鐺的一聲將嶄亮彎鉤放在巨塔圍欄上,道:「下一步計劃呢?」

「弟子已經只會過各位長老了,要不著痕迹的隨時指點一下,盡量的不著痕迹的讓林風處於修鍊之中!」

白髮老者有些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道:「門主傳訓說火魔國主最近有些異常沉靜,看來必定在圖謀些什麼。叫我們要抓緊時間驗證這個「奇迹」。你明白?」

「明白!師尊。」宋秋竹點著頭的猛然應承著,「只是……這安心長老正值青春年少,貌美如花,這孤男寡女相處在一起,要是出了什麼事可就……」

宋秋竹有些擔心的望著白髮蒼蒼的老者。

「這不用擔心!這第一安心那丫頭也不是一味書獃氣的,沒有十萬分的聰慧,能這麼年輕的就修鍊至魂師級別么?想當初你可是晚了幾年才晉級到魂師的!」

宋秋竹有些面顔婰婰的道:「師尊教訓的是,只是安心長老乃大炎王朝聖女,弟子有些擔心慮意罷了。」

哈哈哈的一陣大笑,白髮老者一揮嶄亮的彎鉤道:「要是能證明此子的確是門中古偈中提到的救世奇迹。這第二就算把安心那丫頭賜給這小子也沒什麼。」轉首,張著一對白眉掩映的圓眼道:「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儘快驗證出這小子究竟是不是那個奇迹!不能枉費了門主以及本門上下幾千年的無盡苦熬和努力。」

「是!師尊。」宋秋竹躬身恭謹的接命。

「另外,為了更少的驚動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藍嵐那丫頭就不要支會了,先委屈委屈她吧,什麼事自有它的命數,兩個小傢伙的命運看看他們能否自己闖出來!」

「是!師尊。」宋秋竹再次點頭應承。

白髮老者望著飄渺掩映的黃昏雲層,悠悠的道:「是龍是鳳是奇迹就真的只能看這小子的造化了!」

隨著晚霞旭光的掩映,林風昂著頭看著空中飄逸如雲的極品女導師,一邊發力的跑著,一邊緊跟上蓮裙翻動,一對白皙大腿若隱若現的安心長老。

這一天一地的情形簡直就像尹志平追著小龍女,啊,不對,應該簡直就像楊過追著小龍女。

林風是一邊呼氣的跑著,一邊心歪歪的暈著。

半天上一片黑雲朵朵的安心長老也是心歪歪著,第一次感覺有些莫名快樂的飛翔著,一邊望著地上林風輕逸奔動的身形,這是這麼多年來自己第一次感到被人在地上追著,有些好玩的事情。

望著這個奔跑如飛,總能趕上自己的少年,不禁有些開心調皮的飛快了一些。

剛轉過一道山丘,一片昏暗的大樹一下掩映過安心長老的身形,地上一下失去了林風奔動的身影。

安心長老一驚,一收元力,剛欲降落身形,卻見嘩啦一陣樹枝脆響,額頭見汗的林風一手擎槍一手緊夾著書籍從樹枝中沖嘯而起,一下縱了出來。

林風這奮力一躍跳,只想趕上天上飛著的女老師,可也沒想到這極品女老師居然會降下來,而且正好就擋著自己前進的道路,林風全身一點元氣也使不出,即不會飛也不會半空中來個急剎車,即使自己想是這麼想的,可是懸在半空能剎住么?

看著一團黑紗裙袍的女長老就這麼擋在自己面前,林風只能急的大叫道:「快……讓……開……」

安心長老只聽著樹叢嘩嘩的響,就見林風整個人張牙舞爪的如一尊地獄小鬼似得撲過來,這還能有時間讓開么?

林風只得順手一扔手裡的長槍書籍,一把摟住女長老,急速的墜落向地面。

「哎喲」一聲,噗通一下兩人合抱在一塊墜在了地上,長槍,書籍一下嘩啦啦的摔出老遠。跟著林風摟著安心長老翻滾了幾丈遠才緩緩的停住。

好在這靠近後山的地面因為隱秘安置得有一道離魂大陣的緣故在加人跡罕至,雜草叢生,倒是厚厚的一層草皮緩阻了二人的跌勢,兩人都沒受傷。

這一翻滾,安心長老不但連帷帽都滾掉了,一有金黃溜柔的盤發也散開了,一臉心驚的的爬在林風的胸口上,一臉玉容驚慌失措的嚇著了,趕緊撐起身子四下望了一下林風,驚聲道:「摔著沒?有沒有受傷?」

林風咳了咳,望著一臉關心擔心的女長老,「沒有受傷吧,我沒感覺到那裡又疼痛的感覺。」

安心長老還是不放心的道:「要不你動動,看有什麼問題沒?」

林風哦了一聲,動了動雙臂,搖了搖雙手,感覺沒問題,安心長老點了下頭,然後林風又扭了扭腰,仍然騎爬在林風身上的安心長老才突然一下發現自己全身也正隨著林風的腰一晃一搖的,這姿勢動作好不羞人。

那時候還沒發明專門穿在裡面的衣物,林風這麼一搖,安心長老的整個雪白修長**連著玉/臀可就全露出來了,這麼一下可是全又露在林風的眼底了。

這個世界依然比較保守的,女人的身體可不是隨便露給女人看的,雖然安心長老其實是一名蠻夷血統的女子,可也受的是墨龍帝國的文化教育,也知道女性雅閣的禮儀。

安心長老玉面一紅的,可知道又被林風全看光了,好在林風已經是自己的弟子,只當是個臭小子,拍著林風的胸脯道「行了,行了,本長老知道你沒事了。」等著林風一停,趕緊的爬了起來,一邊趁機抖理了一下自己的黑紗裙袍,一邊穩下自己的情緒,故作沉著的道:「還不搞快站起來活動活動,看有問題沒?懶在地上可就等天黑了。」

林風一聽,這女老師嬌嗔怒怪的一點都沒當導師長老的威嚴,倒是平易近人,溫柔大方得很,趕緊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伸展了一下雙腿,一點問題都沒有。

安心長老才放心的一邊將沾染在身上的枯草剝掉,一邊整理著自己的金黃飄逸的長發。

林風趕緊從地上將安心長老滾落的帷帽撿了回來,打理掉上面的草葉,送到安心長老的面前,「給。老師!」

安心長老抬眼微笑了一下,接過帷帽正欲戴上,「等下,」林風伸手輕輕的從安心長老金色長發后撿摘下幾根枯草下來。

安心長老再次玉容迷人一笑的戴上帷帽,「快走,天真的就黑了!」

嗯!林風趕緊跑著將長槍尋回,在將散落的書籍全找回來,望著安心長老一笑的道:「全好了,老師。」

「這次我們還是走回去吧,已經不遠了。」安心長老說完,蓮步清逸的走在前面,林風一手夾包著書籍,一手扛上長槍跟上。(未完待續。。) 這一路行來,林風終於明白這位女老師為什麼會進出都是飛行而過的了,這七繞八拐,又是山坡又是下坎的,其中還穿過一大片密林,還趟過一條溪流,在爬下山,要是林風自己只怕能飛就盡量飛行了,那裡還有這麼折騰人的行路心情,這女長老的洞府所在還當真是「千里迢迢」啊!

好在林風已經走得生氣不接下氣的時候,終於聽到女長老一句「就在前面,快到了!」

安心長老側身望了一下林風,接著蓮步輕盈的向前行去,兩人翻過一道有些陡直的山樑,一下一片山風吹拂而來,其中滾滾的濃郁的花草香氣一下撲天蓋地的湧進鼻息,林風精神一下猛的一陣清心無比的清醒神怡無比。

這全是各種芬芳藥草的味道!

林風站在山樑極目遠眺的望去,只見這山樑后突地一下露出半截平緩蔥綠之地出來,說是半截,因為一眼望去,山樑之後就在沒有山了,而且這片平緩之地也不是很大,約摸估計大概佔地在兩畝地之間,突然一下的彷彿是懸空突兀的伸突在山脈上。

平緩之地上早已被全部開闢成了一片花園一般艷香奇麗,各種花草茂盛密布的大葯圃,令人清心神怡的花香正是從這片葯圃中傳傳出來的。

在緩坡的邊上連著一排房屋次第加錯的聳立著,有幾件竹築茅屋,也有幾間全是石頭圍砌打造的房子。

安心長老輕盈一笑的道:「這裡全是我的寶貝,種植著各種名貴稀缺的藥材花草,這天低下大部分的罕世品種我這裡基本上都有。」笑了笑。很是開心的道:「怎麼樣?本長老夠厲害吧?」

林風嗯了一聲。猛點了下頭。雖然自己對藥材花草之類的不是很了解,但是從自己剛剛撲面嗅到的香氣,就猛的一下讓自已一片神清氣明,從中可以理會到這位女導師的確是在岐黃之術領域很是下了一番你功夫的,而且對藥理的知識和掌握那自然算得上是翹楚一般的人物,令人不得不佩服眼前這位美女長老的確厲害!真材實料的佩服啊!

遠眺了一陣葯圃,安心長老領著林風便向茅屋行去。

一道清亮的小溪正好從茅屋門前蜿蜒流淌而過,跨過竹橋便是一座小巧的院子。

院子里四周晾曬著和鋪堆滿了各種藥草。有花,有草,有徑,有根,而且經過曬制的藥草已經散發出濃濃的藥草芬芳。

一條很窄的道路連通著前面一道竹制的門扉,安心長老蓮步輕盈的走了過去,輕輕拉開,「到了,進來吧。」

返身鑽了進去,林風找了一個地方。將長槍順勢找個地方放下,然後才夾包著泛黃的跟著進了竹屋。

林風一進竹屋。只見整個房間裡布置得很典雅樸素,全用各種竹木打造的傢具分佈四周,除了屋頂鑲嵌著的幾塊發著光芒用以照明的發光石外,四周基本都被各種書籍堆滿了,連竹制的椅子上也放著各種書籍,多坐一個人的地方都沒有。

安心長老摘下帷帽,看著林風抱著書籍愣愣的站著,趕緊接過書籍找了個地方放下,望著自己滿屋的書籍,呵呵呵的可愛笑了一下,返身朝裡屋走,過了一下又出來喚著林風道:「你進來!」

林風點下頭更著走了進去,一陣幽香的女兒閨房香氣迎面撲來,房內屋頂上依然鑲嵌著幾塊發著淡淡光芒的發光石塊照耀而下,顯得整個房間昏暗淡淡的,還可視物。


只見裡間對面擺著一張竹制的床幔和幾樣竹制的傢具,房角上掛著好幾套女子的衣物,顏色倒是大多屬於黑色的,難得其間有一件白色的衣物,卻是都掛放在最裡邊,因為白色顯眼,倒是讓林風一眼注意到了,安心長老見著林風四處打量著自己的屋子,有些婰婰的神情道:「這裡是我的卧室,你的在後面,你跟我來。」

說完安心長老蓮步移動的向裡間走去,林風跟著過去,裡間也有著發光石鑲嵌在屋頂,一張竹床放在一邊,也是像桌子,椅子什麼的幾樣簡單的傢具放著。

「你以後就住這裡吧!」安心長老一邊柔柔的說道,一邊幫忙的將竹床的被褥打開整理好。

林風望了一下這裡間和外間,這兩件房間是連貫著的,中間只有一個象徵意義的門框,連一道竹門都沒有,這不是兩人做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而且對方可還是一位絕色美女呢!林風都忍不住心神搖動的絕美女人,心神一定的想到自己這樣和女老師住著只怕是不合適,趕緊道:「老師,外面不是還有很多房屋么?我去住那裡就行了,何必打擾老師呢?」


安心長老聽完,微笑道:「你就住這裡,我才放心,其他的房屋你全是我的寶貝,我情願你打擾我,也不喜歡你去打擾了我的寶貝!」


寶貝?什麼寶貝?能比這孤男寡女的同住一起還重要?林風聽完差點暈了。

安心長老望了林風一眼,道:「別東想西想的啊,任何動靜都逃不老師的感知的,老老實實的呆著。早點休息吧!」說完便蓮步輕盈的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林風剛將自己背上的包袱放下,安心長老便端著一些食物走了過來,放到一邊的竹桌子上,道:「餓了吧,這裡有些吃的,填下肚子吧。」說完示意的點了一下頭,一甩披肩的金色長發返身向外行去。

「對了,不要你打擾的那些寶貝明天我會帶你去看看的,讓你們相互了解一下,以後你就要幫我打理照顧這些寶貝。」行到大門框邊,安心長老回頭展現著自己絕色清美的玉面微微一笑,蓮步無聲的行了過去。

林風望著蓮步清逸,婀娜而去的女老師,臉色一笑的搖著頭,即將和這麼絕色美麗的女老師生活在一起,還真是人生難得的一回瀟洒啊!

望著女老師放著的食物,也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其實早已飢餓難耐了,取過一塊干制的肉鋪便狼吞虎咽起來,直到送來的食物消滅乾淨,才感覺一下全身舒服多了,這一吃飽,馬上睡意也來了,仰身一倒,便很快進入了夢鄉。

一夜無話。

第二日,林風舒服的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房間依然是談談的光芒一片。

林風坐起身才看見厚厚的被褥蓋在自己身上,自己的獸皮靴子放在一邊,林風可是記得昨晚由於自己太疲累了一些,倒床就睡著了呀,難道是女老師幫自己脫的?

林風扭頭一望,外間那裡還有女老師的身影,趕緊穿上獸皮靴子向外走去。

外間,安心長老正抱著一本書在研究著什麼,聽見響動,一見林風走了出來,微微一笑道:「睡醒了?」

林風見著門外大亮的天光,才明白自己一定睡了不少時間,有些揣揣心情的笑道:「老師早!」

安心長老在書籍上做了個記號,放下手裡的書籍,站起身來,道:「你隨我來!」蓮步清逸的向行去。

林風跟著女老師行了出去。

安心長老帶著林風來到院落外一角,道:「以後就在這裡洗漱吧,洗漱后我在告訴你一些規矩,和以後該做的事情。」

林風點了一下頭,安心長老點了一下頭,返身回屋去了。

林風看著早已準備的一張新布帕,和一罐混著一些葯末的青鹽,笑了笑,就著院落前的小溪歡快的給自己洗了洗臉,在用混著葯末的青鹽洗漱了下口,感覺這混葯的青鹽還真好,入口芳香甜先咸甜鹹的,等林風洗漱完畢,就趕緊去見女長老。

安心長老看著洗漱過後的林風俊逸清朗的面容,微笑著取來一些食物道「吃點東西吧。」

林風結果安長老手裡的食物,一見只是一個五香麵餅,便張口啃了起來。

安心長老看著林風的吃相,皺了下眉頭,蓮步清逸的行回到自己看書的桌旁,打開書籍又看了一下,然後又合上,道:「你叫林風是吧?本長老叫安心,本長老先要說一些規矩讓你知道!」

林風正吃著,聽見安心長老有吩咐,趕緊點了下頭。

「這第一,整個學院都知道本長老是不收弟子的,你是本長老破天荒唯一收的一個弟子,所以在人前你依然要尊稱安長老,不可以叫老師,也不可以對外人說起你是我的弟子。明白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