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排檔。”方可可糾正的,剛剛美好的氣氛在這個男人出現就都破壞了。

“還不一樣。”他冷哼一聲,目光看着黎莫亞。上次歐陽浩首映禮的時候見過這個男人,知名的設計師。

他沒有過多的理這個男人,而是看着方可可。

“進來,我要喝咖啡。”說着,他率先走進屋裏。

方可可對着他做了一個鬼臉,接着回過頭看着他。“謝謝你送我我回來,還有今天的事情。那個……我要進去了。”

“好。”黎莫亞簡簡單單的說了一個字,目光一直看着她。

方可可咬咬脣,“那個……路上開車小心。”說着,她跑進別墅。

看着她的背影,黎莫亞嘴角露出一個自己也沒覺察的笑容。

“你和他很熟?”一進來,歐陽撤放下展翔,冷言冷語的說。

她今天不是和男朋友在一起,爲什麼會和黎莫亞一起回來?

“你說黎莫亞?”方可可愣了一下,接着笑了一下,“他今天幫了我,我請他吃飯當是謝謝他了。”

今天是事情真是一半悲劇一半喜劇,弄得她真的哭笑不得。

“他幫了你?”他挑着眉看着她。

聽着這話,方可可咬着脣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發生這樣是事情,真的不好說什麼。雖然和保良交往很久,可是以前大家畢竟是同學,她一直不知道他會這樣。如果今天不是遇到黎莫亞,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爹地,笨蛋女人被他男朋友拋棄了。”陸展翔拉着他的手說。

聞言,歐陽撤看着方可可,眼神中有着一絲疑問。

看着他犀利的目光方可可下意識的躲了一下,可以迴避了他的眼神。

•тt kān •¢O

“喂,小鬼,我不是說了,不準叫我笨蛋。”

“你本來就是。”

“你……”真是一個不可愛的小鬼。

“你說你不是笨蛋也可以,那我問你,人生什麼?”

嘎?方可可愣了一下,怎麼突然轉換話題了。

面對他深奧的問題,方可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喂,小鬼,你才幾歲啊。”就這麼考慮人生的問題。

“我看你是不知道。”

“那你知道嗎?”哼,她不信這個小鬼會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老是了人蔘是中草藥。”

樽是雷死人不償命的答案。

“展翔,你去房間裏看書,爹地有事要和她說。”這個時候歐陽撤的聲音響起。

“哦。那爹地一會要給我講故事。”

“好。”歐陽撤爹地。

這個時候陸展翔跑回房間,而此時歐陽撤看着她。

方可可被看着有些不自然,她勉強的笑了一下,“那個……我去給你煮咖啡。”

她轉身想離開,可是下一秒鐘手臂被緊緊抓住。她詫異的看着他,眼神中有着不解。

“你過來,我有話和你說。”說着,他拉着她的手走進客廳。

“你……要和我說什麼。”

歐陽撤坐在沙發上,雙腿疊在一起,一派優雅的看她。

“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剛展翔的話只說道一半,但是他已經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什麼事情。

“今天?沒什麼啊。”她不覺得要把今天的事情要說一遍。

歐陽撤看出她刻意的隱瞞心底有些舒服,使得他臉上很難看。

“別刻意隱瞞我什麼,別忘了你是我的女傭。”他語氣有些衝,有着濃濃的不滿,卻也輕輕的帶過。

方可可皺着眉頭,覺得他不是那麼愛八卦的男人,幹嘛這麼雞婆。其實基於今天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怎麼說。

她何保良應該不能再做男女朋友了,只是差了一句話而已。當然了,在她看來短時間內保良應該不會找她了。

看着歐陽撤投來好奇的目光,她聳聳肩,“我和他分手了。”

我和他分手了!

歐陽撤洗過澡躺在牀上腦中不斷想着方可可說的這句話。

原來他和男朋友分手了!

所以才遇到黎莫亞,一個晚上黎莫亞都陪着她。想到她心情不好是另一個男人陪在她身邊,他心口有着一絲無法說出的感覺。那種感覺很不爽,很不舒服。

該死的!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可是心口卻強烈忽略着這種感覺。

沉悶的心情因爲一隻小手橫在自己的腰腹間,使得他回過神。看着展翔睡姿,嘴裏還留着口水,他不禁笑了一下。

他扶好他,讓他睡好,又幫他蓋好了被子。

真是調皮的小鬼,睡覺都這麼不老實。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他的樣子,他突然萌生了想做父親的想法。如果以後有一個兒子也不錯,一個真正自己的兒子,可以繼承他一切的兒子。

想着,他的眼神不禁閃爍了一下。

不知道顧小美的肚子如何了?如果她懷孕了卻不一樣,也許他該有一個繼承人了。

想到這裏他嘴角不禁笑的更深了。

今天方可可特別的開心,因爲他要出差了,而且還是三天,她終於解放了,可以過着沒有壓迫性質的生活了。

而且那個小惡魔也被接走了,所以這三天,她完全沒有必要留在別墅了。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可可想回到遲熙和明月哪裏,約好了晚上一次吃飯。可是才踏出公司的門,就看見了小美。

“小美,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找你啊。”顧小美沒好氣的看着她。

“我?”她指着自己,有着不解。

“恩,找你一起吃飯,然後去一個地方。”說着,小美已經拉着她要離開。

“小美,可是我晚上我……”

“喏,不准你說不。“她止住了可可的話,其實吃飯是幌子,晚上要去的地方纔是正題。

可可實在拗不過她,只好同意了,順便打電話告訴遲熙她們不回去了。

小美請她吃了涮唰鍋,吃的超級爽。知道吃完,小美拉着她去“銀帝。”

臺北的銀帝就像日本的銀座,是一家很大型的牛郎店。

“小美,爲什麼我們要來這裏?”可可緊張的抓住她的手,心中有着不安。

看着不安的可可,小美也不安起來。

“可可,你別鬥啊,你鬥我也緊張。”

“可是你爲什麼來這種地方?”方可可還是不解。

顧小美嘆了一口氣,看着周圍投來的目光,真是的好多美男啊,他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早領班的帶領下她們坐在一個卡座裏,熱情的給他們到了

飲品,詢問他們要什麼之後,她毫不客氣的點了兩個美男。

當場方可可嚇得倒抽一口氣,看着那個男人扭捏的離開,她拉着小美。“你瘋了嗎?” “我沒有。”她一杯正經的說,“可可,我告訴你喲,今天我是專門來**的。”

“哎,我也不想啊,還不是你啊。我替你頂了上牀這事,可是我現在還是處女,如果一旦歐陽撤獸性大發要和那啥,豈不是事情要穿幫。所以我思前想後,纔想到這辦法的。”

這也太亂來了吧!

可是事情還沒等可可轉過來的時候,依然一名男子坐在她身邊了。

“哈妮。”這一聲哈妮叫得可可身上直起雞皮疙瘩。可是當她轉過頭的時候,看見眼前的妖孽的男子,不禁愣住。

這……這男人居然比女人還好看。

“你長的真的好可愛,你叫什麼?我先自我介紹一下,你可以叫我凌,你今天是我第一個客人,按着道理我要和你一起去跳舞。”說着,他就拉着方可可的就離開。

顧小美看着可可被拉走了甚至還不急說什麼,於是她看着身邊的男子。雖然他也是美色,可是卻比可可的那個差了一些。

“嗨……”她不自然的打可一個招呼,可是聲音才落下,身後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

“顧小美!”

顧小美的身子一驚,感覺背後冒着涼風。

她緩慢的轉過頭看着身後的男子,真的被嚇了一跳。

老天,怎麼是他?

“撤?”她尷尬的擠出一個笑容來。

搞什麼?可可不是說他出差了嗎?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此時的歐陽撤看着顧小美,他臉部俊美的線條有着明顯的不悅,眉頭深深的蹙緊。

“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這還需要問嗎?她當然是找男人來**的,可是這話她不敢說。

她咬咬脣不知道要怎麼說。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更加的不悅了。他沒想到,出差提前回來,來到這裏談生意會遇見顧小美。

這個女人搞什麼?

想着,他一把拉過她的手,什麼也不顧的走了出去。

穿越之農女變大小姐 “撤,你……”

完了完了,他生氣了嗎?感覺好可怕。

怎麼辦怎麼辦……可可不在,她要怎麼辦?

怒氣勃然的歐陽撤把顧小美塞進車子裏,自己也上了車子。他踩下油門,車子一下子衝了。

顧小美安撫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一邊的男子。他繃着一張臉,有着極其的不悅,樣子好不嚇人。

“那個……撤,你冷靜一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

撕–

車子突然停住,嚇得顧小美的魂都沒了。她身子不禁往前一傾,如果不是綁着安全帶,她身子一定會衝出去的。

“撤。 ”

“爲什麼你會在那個地方?”

能在銀帝出現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找男人。

顧小美深深吸了一口氣,壓根不敢說爲什麼會去哪裏。

“顧小美,你最好和我說實話。不然我讓你知道後果!”他絕不是嚇唬她。

顧小美知道躲不過去了,反正也好,可以藉着今天這件事把話說清楚。

“我去找男人。”

“你去找男人?”男人臉色極爲的難看。

“不錯!”顧小美深深吸了一口去,“我去找男人了,怎麼樣?你有什麼不滿嗎?”

聞言,歐陽撤皺起眉頭,看着她淡然的小臉,覺得她是不是瘋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我很清醒。”

“那你就該知道你的身份,我問你,你懷孕了嗎?”

比起她在外面找男人,他更在意她有沒有懷孕。管她呢,喜歡找幾個男人都好,可是該死的是,她該注意自己的身體,懷孕初期是安全期,他要保

證她肚子裏的孩子沒有事情。

他纔沒心情管這個女人要和誰一起。

聽則歐陽撤的話,顧小美不禁愣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

她明白,原來歐陽撤對她那麼好不是因爲喜歡她,而是以爲她懷孕了。

搞什麼啊,害得她這幾天一直不安,原來根本不是因爲她嘛。

想着,顧小美深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着歐陽撤。

“我沒有懷孕,我也不能懷孕,因爲我還是一個處女。”她臉頰帶着一絲紅暈看着歐陽撤,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會死得很慘,可是她必須要

說。

“你……說什麼?”

“我說,我是處女,根本不會懷孕,那晚和你上牀的女人根本不是我。”她長長吸了一口去,不用欺騙真是太舒服了。

此時的歐陽撤看着他,眼中有着一絲難以置信。看着她眼中一派的清明,應該不像是是在說謊的。

欺騙他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此刻他卻有着一種如釋負重的感覺。

“爲什麼要騙我?”他的聲音很低沉,教人聽不出來予以何爲。

“那是因爲……可可讓我說的。”她想了一下,眼神閃爍了一下。

可可啊,你可千萬不要怪我,我這麼做是爲了你好,也許有緣的是你和他呢。

想着,小美爲自己的話找到了很好的藉口。

“你說可可?”聽到是方可可的名字,他的眉頭不悅的蹙緊了。

爲什麼事情和她有關係,難道是因爲……

看着她點點頭,歐陽撤思緒更加的不爽了。“事情和方可可有什麼關係?”

因爲她是那晚的女主角啊!

顧小美在心裏嘀咕着,可是這話她不敢說啊。

“那是因爲……可可關心你啊。他怕你找不到那晚的女人太傷神了,才拜託我的。”她乾笑的說。

是嗎?歐陽撤不禁聽着,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可是能有多複雜?他自己也想不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