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隻『犬顎狂奴』又撲了上來,人在空中,刀背斬出,砍在其頸后,夏雨行先將其打暈了。

「小十一接著!」九號甲面適時地投出去四個剛裝好的湯杯。

夏雨行迴轉落地,揚手全部接住,鬼魅般迅速閃至一個正在異變的感染者身邊,將熱乎的湯水都給他灌了下去,然後如法炮製,對另外兩個異變中的人進行了飼餵。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都用身體擋住了後面人的視線,在手中升起了一絲絲淡薄的冷意。

否則的話,剛出鍋的熱湯直接大口咽,即使阻止了變異,也會使他們的口腔喉嚨被燙傷。

「天瀾,看看!看看!這才是真正的強人!」洪秉達又開始了冷嘲熱諷。

「渾蛋,天瀾哥哥用得著你說!別碰我做的湯!被你這樣噁心的人碰過,會糟蹋我的愛心的!」剛才在後面做菜的時候,蘇漪純就看這個大餅臉不爽了,現在當著她的面還要諷刺自己的偶像,是可忍熟不可忍啊。

「你一個廚娘,只管做好你的菜就行了,有你什麼事!」洪秉達顯然很看不起非戰鬥型的特殊能力者。

「再放屁,當心我射穿你的嘴!」尹悠若終於也是壓抑不住怒火,箭都搭到了弓弦上。

「哈哈哈,悠若,你的脾氣還是這麼烈嘛,但是我喜歡!」這時,又過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虎背熊腰,面目陽剛,只是……看向尹悠若的眼神中,有著強烈的慾望之火。

「但我不喜歡你,吳擁仁!」尹悠若面若寒霜,眼神中有著深深的不屑。

「我好歹也是蒼城特行者的總首領,你對我說話應該客氣一點。」吳擁仁十足一副官老爺的樣子,「還有,別再想著聶飛蓬那個叛國無恥之徒了,兩年多的時間都沒現身,肯定是遭了報應!」 入夜,吳擁仁和洪秉達這兩個官方特行組的老爺自感無趣,早早地回去了。

『雲軒逸』的人還有天瀾以及兩位甲面卻依然待在這裡,蘇漪純繼續做著菜,夏雨行接著喂『狂奴』。

普通感染者經過檢查后完全看不出來異樣,但醫療機構還是對他們做了必要的防疫護理。

就連那三個變異到一半的人也已經恢復過來,人性的特徵盡數回歸,神志也靈清了。

唯有這隻『犬顎狂奴』,還在積極的搶救中,蘇漪純的愛心泛爛,體能也不錯,雖然到這裡已經有六個多小時了,但她並不是每時每刻都在做菜的,所以倒也不覺得累。

她做出來,對方也要吃得下去才行啊……

「我說十一爺……您還給他喂呢……」九號甲面到夏雨行耳邊低語,不由得為那個『狂奴』感到疼,那縮短了一半的長嘴裡鮮血流淌下來,這人都快翻白眼了。

「嗯,好像是塞進去太多,他胃出血了……」夏雨行又怎麼會看不出來,但他更能探究到的是,如果此人化作『狂奴』的時間長了,蘇漪純的愛心食物恐怕也會逆轉不過來。

所以到目前為止,他已經陸續餵了二十五人份的食物進去了。

也就是變身『狂奴』之後,這人的機體臟腑功能都有所激發增強,不然的話早給撐死了。

即便如此,也必須儘快給他治療。

夏雨行的『大地之心』和『滄海之淚』都有治癒能力,但他不敢用,幸好,這兒還有別人能勝任這項工作。

九號甲面回頭望了望凹坑外邊,「凌陌心,這『狂奴』胃出血了,很嚴重!你來給他治療一下吧。」

「啊?胃出血?……我給他治療?」這清新美麗的小姑娘頓時有了畏難情緒,倒不是怕那『狂奴』暴起傷人,只不過她那個治癒的能力,實在是很不想用啊。

「啊什麼,你的本職工作,快去!」原溢川臉上很正緊,嘴角卻有著隱而不發的笑意,抬眼往下面一看,「哦喲!嘴裡在狂吐啊,看來這胃出血出得不清啊!」

「甲面的大哥喂得也太狠了吧……」沈聰一看,也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夏雨行之前一直用自己的身體擋著,以便暗中使出『清凈蓮華印』的力量測探魔性物質在『狂奴』體內的水平,現在他主動讓了開來,『雲逸軒』眾人看到后都是紛紛咋舌。

就連天瀾這個『大隱士』也輕笑著搖了搖頭,「陌心你快去吧,現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氣的時候。」

「師父……!」凌陌心又要撒嬌。

「你既然叫我師父,怎麼連師父的話都不聽呢!」這下被天瀾抓個正著。

「好吧……那你們不許笑我!」她顯然還是不怎麼情願。

「放心,一定不笑!」

「誰有空笑你!」

沈聰和原溢川一個比一個說得篤定,但凌陌心跳下凹坑之後,他倆的嘴角都咧了開來。

小姑娘走到離『狂奴』約三四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其實在更遠的距離她也能施法,但近一點,效果總要好一些的。

只見她雙手擎於胸前,兩個手腕靠在一起,手掌攤成愛心的形狀,一邊轉動身體,一邊原地蹦起,在空中的時候,雙臂向上舒展,恰如美麗花開,臉上還露出了極其天真爛漫的表情……

而星星點點的瑩光就在此刻從她開闔的雙腕處徐徐上升,然後降落到『狂奴』身上,並沒入其中。

就這樣,持續的胃出血止住了,被夏雨行用過量愛心食物塞得萎靡不振欲仙欲死的『狂奴』又緩了過來。

喉嚨里再次發出凶性的嘶吼。

雖然離得很近,但凌陌心一點也沒有被嚇到的意思。她甚至在心裡怨懟這怪物為什麼不吼得響一點,讓她不要聽到後面小七和三條淫.賤的嘲笑聲。

她這個治癒系的能力,效果是挺不錯的,但施放時要做的那些動作,實在是幼稚而又逗逼,令她自己無法忍受。

原溢川和沈聰兩人卻看得興起,光是放肆暢快的笑聲都難以表達他們此時的歡樂。

一個捂住肚子趴著拍擊地面,一個靠在幕牆上敲打著玻璃,笑得口水都流出來了。

蘇漪純雖然也在笑,但她的笑容就跟做菜的時候一樣,是充滿了溫暖和愛心的甜美。

在她看來,此時的凌陌心是真的很可愛。

「臭三條!你還說不會笑的!」小姑娘眼中怒火直飆,恨不得化身『狂怒』上去咬人。

「我是說沒空笑,又不是說不會笑!哈哈哈!」原溢川笑得停不下來,口中還不忘調侃,「小七也在笑,怎麼只說我一個人,天瀾也笑了!」

「你們兩個是不對,我哪裡有……哈哈哈哈!」天瀾原本是盡量憋著讓自己臉上的表情顯得溫柔優雅的,一說話就沒繃住。

「師父,連你也取笑我!」凌陌心簡直快要生無可戀了。

而更令她抓狂的事情還在後頭,就在此時,九號甲面的身子也顫了顫,發出了一個似是歡愉的鼻音,他站得離凌陌心很近……

「大俠……」小姑娘麻木地轉過臉去,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了。

「我覺得你先不用上去了,看小十一的樣子,還要給他喂,等一下如果再撐出血了還得靠你!」九號甲面趕快變回冷靜從容的模樣。

「你剛才是不是也在笑我……」一想到過會兒又要做那麼丟臉的動作,小姑娘都想哭了。

「你可能產生了錯覺。」九號背過身去,不敢看她。

「九哥,再取點食物來!」這時夏雨行的聲音傳來,『狂奴』的胃一好他就開工繼續喂,下面的食物已經塞完了。

心裡感念著小十一的神輔助,九號甲面招呼蘇漪純做菜去了。

「笑夠了沒有,你們兩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害不害臊的。」三條和小七的笑聲還在持續,尹悠若走過去,後腦勺一人一記暴栗。

「喂!你怎麼打人啊,再說天瀾……」

「姐!你下手好重……」

原溢川和沈聰本也不以為意,還想插科打諢一下,但看到她的臉色之後,就完全笑不出來了。

他們都看得出來,尹悠若心情很差,並且也都知道,她心情差不是因為這事兒。

「我知道勸你不要再為吳擁仁那幾句狗屁話困擾是不現實的,畢竟真正激起你心中波瀾的是那個傢伙!」天瀾揉了揉腦門,感情的事向來最難理清,「這麼久了,我還是原來的那句話,我相信他。」

「對啊姐,我也相信飛蓬哥他!……」沈聰揉著後腦勺也想幫著勸。

「別說那事兒了,這不是地方!」原溢川的方臉子這會兒要多正緊有多正緊。

他說的很對,這裡畢竟是官方的場所,還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確實不適合再提起聶飛蓬的事情。

畢竟,在明面上,他就是一個勾搭外國妞,妄圖盜取國家機密的敗類。

而且,恰在此時,吳擁仁的電話也打了過來,說是蒼城西郊的幾個鎮子都受到了瘋狗群的襲擊,讓他們多少過去幾個人幫忙。

吳擁仁和洪秉達這些蒼城分部的官方特行者,都是北派甄系的人,雖然官氣十足,但比起南派的郝系來,工作上還是要積極一點的。

他們此刻已經先趕了過去,吳擁仁白天也在這裡,蘇漪純的重要性他也看到了,所以真不好讓尹悠若她們都過去。

雖然嘴上沒有明說出來,但大家心裡都明白,只要有這個愛心美廚娘在,蒼城就亂不了。

瘋狗群再兇猛,終歸敵不過人類的機槍大炮,最可怕的威脅是被它們咬過會傳染,現在有蘇漪純在,這個問題就好解決了。

「我和三條過去吧,天瀾在這裡保護漪純,小七和陌心也留下,以防萬一!」尹悠若馬上作出了決定,分配人手,至於甲面的人,她當然不會認為自己臉大到可以去一併指揮了。

「還是我和三條去吧,你們三個都留下,悠若你現在的心情和狀態,最好還是別出戰。」天瀾的神色很嚴肅,言辭也很鄭重。

「我有那麼脆弱嗎?」尹悠若甩了甩長發,輕笑了一聲,她還是很好強的。

「好了,我和天瀾還有原溢川過去,其他的人都留在這裡,蘇漪純一定不能出事,所以小十一也留下!」九號甲面躍了上來,話音鏗鏘有力。

最終,當然是按照他說的做了。

三人出城之後,兵分兩路,九號自己一組,天海瀾和三條兩人一組,分去了不同的事發點援助。

夏雨行和蘇漪純這邊忙到深夜,那『犬顎狂奴』終於被救了回來,期間凌陌心又施展了一次治癒能力,這回可沒人再笑她了。

「漪純姐你好厲害,累壞了吧!」

「漪純姐你真是太棒了,快休息一下!」

看著蘇漪純滿頭大汗,衣衫濕透的樣子,沈聰和凌陌心爭相誇讚且關心道。

「嗯,我還好!其實,自己的異能終於派上大用了,我很開心呢!」美廚娘甜甜的一笑。

這邊的敵後戰場算是告捷了,西郊那幾個鎮子的狗患沒多久也被清除乾淨,百姓傷亡較多,但軍隊和警方損失都不大……

只是,三條那邊傳來一個讓人開心不起來的消息,說是天瀾好像發現了什麼。獨自一人駕車往蒼雲山裡追進去了,攔也攔不住。 聽到這個消息,蘇漪純甜美的笑顏上罕見的掛上了憂愁。

幸好,之後天瀾又及時發來消息,讓大家別擔心他。突然獨自前行,只是因為發現今晚攻擊村鎮的瘋狗群里有些古怪,便追進山去看看,他自己會小心的。

「天瀾那傢伙,他擔心蕭遇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次進山,估計不止是調查瘋狗群的狀況那麼簡單。」原溢川回來后又渴又餓,一邊說著,一邊就想吃蘇漪純做的菜,被尹悠若阻止了,「這些是留給今晚的受感染人群的,看漪純的樣子,她接下去是沒什麼心情做菜了,而且,她確實也夠累的了……」

好在這次受感染的人數還是不多,因為大部分被瘋狗纏上的人都喪命了。

姑且算是一件壞事中的好事吧,死人是不會產生異變的,死狗、死貓之類的動物也不會。

否則的話,事情還要棘手得多。

而蘇漪純今晚做的菜可沒有全讓夏雨行喂那隻『犬顎狂奴』,它也吃不下啊……

留了很多下來,甚至給西郊各村鎮的受感染者吃下之後,還有節餘。

夏雨行沒說原因,但他告訴了吳擁仁,剛出爐不久的菜,其實喝一小口,就能杜絕感染者變異了。

就算過了五六個小時,愛心減少的還是很有限的,飲一小杯亦可見效。

對於這種高手說的話,吳擁仁心中雖不盡信,但還是本能地試著照做了,結果還真的和他說的一樣……

這使得他對甲面組織的忌憚更深了幾分,他們是怎麼看出來的呢,比科學儀器還精準啊,甲面這些人,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可是……他們表面上看起來就已經不簡單了,真可怕……

至於餐點裡的愛心隨著時光的流逝是如何減少的,蘇漪純說了,大概是最初的十二小時逐漸消失一半;之後的十二小時再慢慢減半;到三十六個小時后,只剩最初的八分之一愛心;四十八個小時,也就是兩天之後,唯余極少量的十六分之一了。在之後的時間裡,愛心流逝的速度雖然會驅於停止,但由於含量甚微,作用會很不明顯。

儘管如此,官方還是保存了剩餘的飯菜和湯液。

這一天從中午忙到深夜,雲逸軒的人終於能回去休息了,當然,甲面的兩位也是。

並且,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蘇漪純的安全,夏雨行和九號都搬到了『雲逸軒』的總部,此舉當然受到了該組織全體人員的熱情歡迎。

「請嘗嘗吧,我做的菜里雖然沒有『愛心』那種特殊能量,但也是漪純姐手把手教出來的。」一個纖細柔美的年輕女子把早先準備好的一桌子菜端了上來。

「餓了好久了,剛才都不讓我吃。」三條拿起碗筷就狼吞虎咽,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女俠做的飯菜越來越好吃了,這手藝都快趕上小純純了。」

「你們慢慢吃,吃完讓大蟲來收拾桌子!」年輕女子笑得很溫和嫵媚,在一旁的廚房裡清潔打掃的斯文男子卻苦著臉道,「啊~?又要我洗碗啊……」

「菜都是我做的,洗碗不應該你來嗎?」女子依然很文靜,但那男子卻不再爭論,弱弱地說了個「哦」字,就埋頭繼續打掃了。只不過,嘴裡輕聲嘀咕著,「這菜明明有大半是我做的……」

特行者耳力好,聽得都是一陣暗笑。

這一男一女雖然住在『雲逸軒』的總部里,但他們並不是特殊能力者,而是後勤工作人員兼『雲逸軒』餐廳明面上的老闆和老闆娘。

男子名為付蹇,外號大蟲。

女子姓楊,女俠不是稱呼,而是她的真名,夏雨行心說這名字跟林大俠、林小俠有一拼啊。

門面由普通人撐著,自尹悠若以下的其他特行者,則都是在餐廳的管理層掛了閑職。

雲逸軒在蒼城頗有名氣,但蘇漪純做的愛心餐點,普通客人是從來吃不到的。

餐廳每周的特色菜,也就是楊女俠偶爾過去掌掌廚。

「說說蕭遇博的事情吧,你們好像都認識。」現在這個環境,終於可以說點正事了,夏雨行先開了頭。

「怎麼十一號大哥,你對這事感興趣嗎?」沈聰有點好奇,甲面這兩位高手一直都很淡漠從容的樣子,在這瘋狗成患的當下,竟然會關心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隱士。

「因為天瀾很在意這件事情。」夏雨行看得出來,像他那種人,是不會做毫無根據的猜測的,更不會胡思亂想。

「說起來,老蕭這個人確實失聯兩個月了,他算是半個特行者吧,也是我們蒼城的人!」原溢川吃著菜,還不忘喝口小酒,抹了抹嘴說道,「天瀾這傢伙也是蒼城的人。」

「嗯,他們都是富二代!」沈聰這話看似多餘,被尹悠若白了一眼,但夏雨行卻點了點頭表示非常理解。

他最近也算是跑了許多地方,增長了不少社會閱歷,知道在這個世上,想要做個真正自由的隱者,財力也是必不可少的。或者就像自己這樣,擁有上天入地,水火不侵,荼毒無害的本領,日夜行走於深山老林也恍若等閑。

但世上又有幾個夏雨行呢。

「天瀾那個人,隱居只是說說的,他在很多地方都買了房子,城市裡有,山區的別墅也不少,城裡住得膩了就去山裡。其實就是個自由散漫的人,讓他加入『雲逸軒』他又不肯,還不是經常要來找我們,讓他整天呆在山裡他也無聊的。」尹悠若顯然跟天瀾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吐槽起來針針見血。

「不許這麼說天瀾哥哥,他這樣有什麼不對嗎!」蘇漪純立馬出來維護。

「你呀!哎……」尹悠若拿她這個花痴勁也沒辦法,「行,他這樣確實也不錯,至少比比蕭遇博那種……還是他讓人好接受一點。」

「老蕭追求道野仙蹤的生活其實也沒錯,說起來,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隱士。」原溢川又痛飲了一杯,咂了咂嘴,「但天藍前幾天跟我說,他查過蕭遇博原來的那些房產和資金,基本上都轉到了他幾戶親戚的名下,他以後的生活怎麼保障,難不成真煉出了仙丹……」

「煉出了仙丹……」九號甲面疑惑道。

「他可喜歡煉丹了,去道盟那幾年,盡學了這些東西,其他本事沒修。天瀾……」尹悠若要繼續往下講的時候先看了看旁邊的蘇漪純,「就比他務實多了……」

「對啊對啊,天瀾哥哥最聰明了。」小純純接著刷一波花痴。

「他跟天瀾關係特別好,兩個多月以前……嘖!……」原溢川放下酒杯,手指不停晃動著,組織了一下措詞,「是天瀾說的啊,蕭遇博聯繫了他,說是真的煉出了一顆長生不老葯!他自己吃了以後覺得有效果,想再過段時間看看有沒有副作用,然後要給天瀾也煉一顆。」

「後來他就失聯了對不對?」夏雨行問道。

「對啊,財產都轉到了他親戚的名下。」原溢川說到這裡神色稍微有點嚴肅,「這個人我還是了解的,他說過的話不會食言,而且絕對是個老好人,雖然隱世,但把友情看得很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