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塔的第七層,時間的流速,反而是加快的!

和韓宇那座時空塔的最頂層,沒有任何的區別,都是一樣的時間流速!

「原來到了極致,便會出現截然想法的情況,這種力量,真是神奇。」妖宇心中不由得感嘆了起來。

他也沒有在時空塔內停留多久,臉上浮現一抹笑容,直接離開了時空塔。

羅家,置身時空塔內的韓宇,雙眸也是陡然睜開!

到了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十年的時間,韓宇終於掌握了一絲時空法則的力量!

雖然只是掌握了一絲,但對於韓宇來說,卻是極為重大的突破。

這完全就是一個突破口,只要藉助這一絲對於時空法則的感悟,韓宇的感悟速度,也會越來越快!

接下來的時間,韓宇也並沒有絲毫的停歇,繼續感悟時空法則的力量!

有了之前的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的基礎,韓宇對時空法則的感悟速度,比之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這一層的窗戶紙被捅破了之後,前面的路,便是一馬平川!

韓宇的厚積薄發,也是有了明顯的效果!

原本只是真命境七重的他,實力連連突破,幾乎就是一轉眼的時間,韓宇的實力,直接突破到了真命境九重的巔峰!

這種快速的突破,並沒有停止,真命境九重的實力,對韓宇來說,根本不是瓶頸!

與此同時,一股奇特的力量,也是將他周圍的無影等人包裹了起來!

無影等人感悟法則的速度,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驟然加快!

韓宇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狂喜之色,這一點,倒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自己這種快速的突破,居然對無影等人,也可以產生巨大的幫助! 一瞬間,韓宇的雙眸陡然睜開,他的雙眸中,彷彿射出了兩道實質性的光芒,極具攻擊力!

他轉頭看了看無影等人,他們依舊在修鍊的狀態中。

韓宇並沒有刻意的打擾他們,畢竟修鍊中的人,最忌諱的,便是被打擾!

接下來,韓宇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走出了時空塔。

剛剛走出時空塔,他便是愣了一下,此時的羅傲世,正在拚命的攻擊一個將羅家全部覆蓋的巨大陣法!

韓宇看到這陣法的第一眼,便是知道它很強大!

此時的陣法結界上,已經浮現了一道道細密的,和蜘蛛網一樣的裂紋!

顯然,羅傲世已經這樣攻擊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有了這種效果。

韓宇心中也感到有些無奈,毛球的老媽不是都說好的幫自己看住人嗎,怎麼就提前跑了!

也不知道這陣法是誰設置的,還好有些效果,否則的話,那羅傲世早就逃走了!

不斷攻擊陣法的羅傲世,也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韓宇,他猛地轉過身,面色震驚的看著韓宇。

羅傲世突然感覺到,韓宇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他自己的氣息差不多。

難道韓宇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突破到了兵祖境,而且和自己的實力相差不大?羅傲世心中有些不願意相信!

「韓宇,恐怕你只是剛剛踏入兵祖境吧?莫非你真的以為是我的對手不成?」羅傲世轉身看著韓宇,嘴角肌肉抽搐了兩下,冷聲問道。

但從他的眼神中便是可以看出來,此時的他,還是有些緊張。

「既然你已經看到我出來了,就應該要做好必死的準備。」韓宇面對羅傲世的時候,雙眸中沒有一絲的憐憫之色,毫無感情的說道。

「是嗎?你真的以為你能殺死我?」羅傲世強裝鎮定的說道。

但說話的同時,他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一臉忌憚的看著韓宇。

羅傲世完全可以感覺到,現在的韓宇,實力和自己差距並不大!

「既然你不認為我能殺死你的話,那我們便戰上一場。」

七寶血刀直接出現在了韓宇手中,刀尖直指羅傲世喉嚨的位置。

羅傲世見狀,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到了現在,韓宇執意要出手,他也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

「喝!」羅傲世大喝一聲,半空之上,出現了兩柄巨大的鎚子,巨大的鎚子被強大的法則力量所包裹,直接向著韓宇轟殺過去。

羅傲世的這一擊,完全沒有保留任何的餘地,面對韓宇,他既然要出手,必然是要全力出手!

否則的話,現在韓宇已經是兵祖境的實力,根本不會給他任何機會!

韓宇靜靜的站在原地,面色平靜,似乎完全不在意羅傲世的這一次攻擊。

就在兩柄巨大的鎚子要落在他的身上的時候,韓宇的身影,突然間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這一次,並不是韓宇曾經的招牌絕影殺,而是時空法則的力量!

羅傲世瞬間呆愣在了原地,眼珠子瞪得滾圓,韓宇身上的極致速度,他以前也是見識過。

可是那時候,也沒這麼快啊,就算是現在韓宇突破到了兵祖境,就算是韓宇掌握的時空法則,自己也會有所感覺!

但就在剛才,從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韓宇,他沒有任何的感覺!

轟!!!就在羅傲世愣神的時候,半空中傳來了一聲轟然巨響!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方才半空之中的兩柄巨大的鎚子周圍突然出現了一道飛速運轉的漩渦,直接將兩柄大鎚吞噬,同時爆發齣劇烈的能量波動。

羅傲世身體猛地後退了兩步,嘴裡大口的吐出了兩口鮮血,滿臉駭然!

「韓宇!」羅傲世大吼一聲,仔細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並沒有發現韓宇的身影!

「韓宇小人!有本事你不要玩陰的,跟我正面打一架!」羅傲世繼續怒吼!

下一秒,羅傲世便又是傻了眼,獃獃的站在原地。

他的話語剛說完,他面前的空間,直接出現了兩隻手,而後,將那片空間直接撕裂!

韓宇的腦袋,直接那道空間裂縫裡探了出來,沖著羅傲世笑了笑,「羅家老祖,你是在找我嗎?這麼急著死?」

羅傲世腳步蹬蹬蹬連續後退,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韓宇居然對空間法則掌握到了這種地步!

方才他完全感受不到韓宇的蹤跡,那完全是因為,韓宇是單獨開闢了一片空間,然後隱藏在了裡面!

「韓宇,當初你和羅家的恩怨,也只是和那羅秀的恩怨而已,現在那羅秀我猜他已經死了吧,為何還要對我苦苦相逼?」羅傲世有些哀求的語氣問道。

他之前還想著,韓宇突破到兵祖境之後,可以和他大戰一場。

可是現在看來,哪裡還有大戰一場的機會?自己的實力和韓宇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苦苦相逼?這話應該是用在你身上吧?」韓宇冷聲問道。

「你也直說了,當初我和羅家的恩怨,實際上只是和羅秀一個人的恩怨,而你呢?在羅秀敗給我之後,便將我劫持到了羅家,還將羅秀身上的劇毒轉移到了我身上,你這完全是置我於死地!」

羅傲世的臉色變得扭曲起來,韓宇所說的事情,正是他當年的所作所為。

回想起之前將韓宇劫持的事情,羅傲世心中的悔意就開始肆意蔓延。

如果不是自己當初做出這些,怎麼可能會把自己逼到這種絕路?

自己早就應該知道,以韓宇的修鍊天賦,日後的成就必定不簡單,而且肯定會超越自己!

為什麼會傻到韓宇作對?羅傲世心中絕望到了極致!

「羅傲世,我問你,如果今天我實力遠遠弱於你,你會就此放過我嗎?」韓宇看著羅傲世冷冷問道。

「絕對不會!你一定會置我於死地,哪怕是因為知道我弱小,不會對你造成威脅,你也會置我於死地,因為你會覺得我觸犯了你的尊嚴,但實際上呢?我什麼都沒做!」

還沒等羅傲世回答,韓宇便是直接替他回答了!

羅傲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股恐懼之感,在他的心中迅速蔓延,羅傲世這才發現,自己是有多麼的怕死!

噗通一聲!

羅傲世居然直接對著韓宇跪了下去,完全不再是之前那副風輕雲淡的老祖風範!

現在的羅傲世,為了能夠活下去,已經不在乎他的面子!

「韓宇!你放過我,我給你做奴隸都可以,只要你放過我!」羅傲世一臉哀求的看著韓宇,苦苦哀求道。

「做奴隸?放過你?」韓宇臉上浮現了一抹嘲諷之色,不屑說道:「羅傲世,你這還是羅家的老祖?如果今天要殺你的人是妖族,那你是不是也要說給妖族做奴隸?」

羅傲世臉色頓時漲的通紅!

給妖族做奴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已經是妖族的人了!

否則的話,也不會做出劫持毛球的事情,那還不是在血妖的協助下,才做到的?

「啊!」下一秒,羅傲世便是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聲!

韓宇手中的七寶血刀,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但是這一擊,只是給羅傲世造成痛苦而已!

韓宇還並沒有打算現在就把羅傲世殺死!

「說!劫持毛球的事情,還有誰參與了!」韓宇冷冷的看著羅傲世,冷聲問道。

羅傲世明顯愣了一下,過了良久,才帶著哭腔說道:「沒有其他人參與,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沒有其他人!」

「沒有其他人?」韓宇的嘴角浮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啊!」羅傲世再次發出了一聲哀嚎,恐懼的目光看著韓宇,「有,有,是血妖盟的人,血妖親自協助我追擊的毛球。」

韓宇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凜冽的殺機,其實他早就想過了這一點,必定是那血妖盟的盟主血妖親自出手了!

但若是說,只有血妖的話,韓宇還真的不相信!

血妖和羅傲世,只是參與動手的兩個人,而在那背後,必然是有無塵宗之人!

「只有血妖?」韓宇頓時釋放出了一股威壓,羅傲世渾身上下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對,只有血妖!」羅傲世堅定的語氣說道。

韓宇狠狠瞪了他一眼,也仔細觀察了一下羅傲世的表情,最終發現,羅傲世所說的確實是事實。

不過這也是對羅傲世而言是事實,無塵宗里和妖族勾結的人,恐怕只有那血妖才知道了!

「韓宇,我把該說的都說了,你是不是該放過我了?」羅傲世滿臉期待的看著韓宇?

「我會放過你的。」韓宇直接說道。

「真的?」羅傲世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喜色,韓宇居然不打殺自己了?

「你也別高興太早。」韓宇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說的放過你,不是放你不死,而是會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羅傲世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感覺到腦海中一片空白,到頭來,自己還是免不了一死……

「在死之前,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韓宇面色平靜的看著他,並沒有因為他那副驚恐的表情而有任何仁慈之心。 「有!當然有話要說!」羅傲世猛然抬起頭,面色猙獰的看著韓宇,「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的一番話,並沒有讓韓宇臉色出現任何變化。

韓宇手中的七寶血刀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

羅傲世緊緊閉上了雙眼,這時候,他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但就在這時,韓宇拿刀的手,動作戛然而止,這並不是他想要停止的。

一道力量和韓宇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羅傲世的身體再度倒飛出去。

他的臉上,浮現了一抹震驚之色,因為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名身著金色衣服的男子。

如果毛球在這裡的話,便會很熟悉,這個男子,便是之前在她離開亂神域后,追殺她的男子!

韓宇雙眸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情,他感覺得到,這個男子比羅傲世的實力,要強大一些!

否則的話,他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抵擋住自己這一次的攻擊!

「韓宇是嗎?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只是可否給無塵宗一個面子,放過羅傲世。」杜洪朗淡淡的語氣問道。

羅傲世聞言,臉上浮現了一抹喜色,神情變得激動無比。

「多謝前輩,還請前輩帶我回無塵宗,我願意成為無塵宗的一名普通弟子。」羅傲世感激的語氣說道。

杜洪朗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緊接著便再次將目光轉移到了韓宇的身上。

「韓宇,可否給我無塵宗一個面子?」杜洪朗再次問道。

「面子?你能夠代表無塵宗嗎?我為何要給你面子?」韓宇臉色變得有些不爽。

他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無塵宗的人居然參與了進來。

「你說無塵宗,是想要威脅我嗎?不過我並不喜歡被威脅。」還沒等杜洪朗說話,韓宇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

杜洪朗的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韓宇的話,沒有給他任何面子。

「韓宇,你這是打算與無塵宗為敵?」杜洪朗冷聲問道。

「與無塵宗為敵?」韓宇的雙眸中閃過一絲不屑,「我認為你似乎並不能代表整個無塵宗。」

「呵呵,我不能代表無塵宗?」杜洪朗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羅家早已經是我們無塵宗的分支,你如此趕盡殺絕,就是在挑戰無塵宗的威嚴,此次我前來,便是無塵宗高層的意思!」

「如果你再執意下去,要對羅傲世出手的話,恐怕我就不能袖手旁觀了。」杜洪朗繼續說道。

「呵呵。」韓宇臉色依舊平靜,說道:「你此次前來,真的是因為羅傲世?恐怕不是吧。」

杜洪朗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韓宇居然這麼快就看透了自己的目的。

羅傲世也是神情一怔,他這才明白,這杜洪朗來此,只不過是以羅家的事情為由頭,其實最大的目的,是要對付韓宇!

「你以為你是誰?無塵宗會單獨針對你?我此次前來,自然是為了羅傲世。」杜洪朗被識破,依舊厚著臉皮,根本不會承認韓宇說的是對的!

「那若是我殺了羅傲世呢?」韓宇的目光始終落在羅傲世身上,沒有看杜洪朗一眼,語氣依舊平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