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石算盤,取之女媧補天而散落人間之石,經紫荊元素神之煉製,遂是有了通曉未來之異效,晶石一出何事愁?

這一卦,算得多久?只是天空微亮之時,才見到天虛真人走出寧佴宮,竟然眼中布滿了血絲,然而嘴角卻是略有翹起,卻不知那是苦笑,還是微笑!身體一縱,飛到了沁雪堂,在唐玉和碧游的房門前停了下來,而此刻他卻是如何都沒有料到屋中唐玉竟是突然說了一句:「有人來了。」既是如此,天虛真人推門進去,他驚訝地問道:「你剛才說有人來了?」

看著他瞪大了雙眼的樣子,唐玉抓了抓頭髮有些猶豫地回到:「嗯…只是感覺,好像有人在門外。」

看著他那樣子,天虛真人笑意更濃,然而此時他卻還有著另外一件事情要做:「好,好好修鍊吧,我帶碧遊走了。」說著,目光落在碧游身上,他卻是見到這兩個孩子精神抖擻,完全不像是才睡醒的樣子,也沒有徹夜修鍊的疲憊,若不是著急去北天域,定然要問個究竟!碧游見天虛真人已經來了,本是準備好跟唐玉道別的話也沒有機會說了,鼻頭有些酸楚,她靜靜看了唐玉片刻,便是說道:「好好修鍊,在天虛宮等我。」

話落,她隨著天虛真人走到門外,身體之中金光一閃,金色的覆雲凰顯露了身形,碧游輕盈地跳到了覆雲凰背上,回頭看了看唐玉,暗淡的天色之下竟是有了一種凄涼的感覺,雙手有些冰涼,她想起奧帝的事情,又想起如今要和唐玉分開,眼中竟是泛起了淚花:「我走了….」輕輕擺了擺手,覆雲凰騰空而起,天虛真人也跟了上去,天空之中,又多了一道昳麗的弧度。

站在原地看著天空中逐漸消散的人影,唐玉頓覺一陣失落,說來也怪,平時碧游在身邊的時候他都沒有過這種感覺,現在碧游一走這感覺竟是由心而生。「唐玉,碧游呢?」姚遙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那個神色有些慌張的葉筱璐。如今碧游不跟姚遙一個房間休息了,雖是不知道緣由,可李攀與柳絮也沒有過問,便是把葉筱璐安排在姚遙房中,這不,現在正要帶著她去晨練。此刻那葉筱璐眼睛也是朝著唐玉身邊看去,不見了碧游,她也正想詢問。

「碧游回北天域有些事情,你們去晨練吧。」唐玉說著,稍有猶豫,卻還是朝衚衕走去,要到後山。此刻沁雪堂弟子三三兩兩地朝著這裡走來,唐玉卻是停住了腳步,這種情況之下他若是再過去,被看見了難免遭人懷疑,可他又不願停止風之靈的修鍊,正是掙扎之時,卻是葉筱璐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你要去哪裡?我們不是一起去晨練的么?」說著,她那雙水潤的雙眼盯在唐玉臉上,甚是疑惑。

哪壺不開提哪壺,唐玉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那些弟子目光朝著這邊望來,也是等待著唐玉的答覆,他們也都有幾天沒見過唐玉去參加晨練了,在眾人感覺,似乎從他來了以後這沁雪堂的規矩也不復存在了!唐玉急忙回道:「我有些事情要跟乾娘說,你先過去吧。」唐玉話畢,轉身欲走,卻是葉筱璐一臉茫然地拉住了他的胳膊:「你什麼時候回來?我還有些話想要問你。」聲音如此嬌嫩,別說那些沁雪堂弟子,就連唐玉心裡都有些發軟。

「我、我..」唐玉開口,正是不知如何回答之際卻突然聽見一笑聲傳來:「嘖嘖,小師弟你還真是厲害,怪不得昨曰比武時你在台下喊那麼一聲,叫停了碧游,原來跟這位古玉族小姑娘是舊相識了?」唐玉轉頭,拳頭不由握緊:「師兄,請放尊重些,我昨日只是不忍見到兩人因為我而受傷罷了。」

見唐玉這般表情,那人無奈地晃了晃頭:「我放尊重? 漁人傳說 好啊,誰讓你是師父的乾兒子,您請,我們要去晨練了!」他這話說了出去,倒是杜仇臉色變化起來,扯了扯那人衣服:「段營別說了!越說越過分!」眾弟子也都是各持不同意見,本來他們或多或少已經接受了唐玉,結果前幾天龍陽鎮之事一發生,整個天虛宮中現在還有幾人不排擠唐玉?因為他而失去了出去遊玩的機會,這在那些不學無術的弟子眼中便是頭等罪名!

「誒?今天早上倒是熱鬧啊!」李攀走了過來,沒有事情的話每天晨練他都過來看看,正巧撞見了這一幕,便是開口說道,眼中映出唐玉的身影,若不是他身邊有個葉筱璐,此刻看他還真是身單影薄!

李攀一來,眾人也都急忙躬身行禮,唐玉也是如此,同時開口說道:「乾爹,徒兒有事去尋乾娘。」唐玉能有什麼事?李攀心想他多半是要去後山修鍊,便也沒有阻攔,隨聲應允了,遂又看了看還愣在那裡的葉筱璐,緩緩說道:「走吧,去晨練!」

聞言,二十多名弟子急忙朝著冰窖走去,雖然心中不解他唐玉為何能夠不參加晨練,可卻沒有一個人敢開口詢問,畢竟在他們心中,李攀始終是偏袒唐玉的。就如這些弟子一樣,李攀也有著自己的心事,那便是慈月崖一事,究竟該不該將唐玉送過去? ?「哈哈,龍陽鎮,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一老一少,站在正在重修的望月樓門口,那青年一身黑衣,風中飄逸,身邊的老人目光深邃,看著面前這正在重建的望月樓:「那天的動靜還真不小啊。」

那天的動靜?記憶回溯,青年不禁一個寒顫:「師父,我想…」

「去吧,若不是你心中惦記,這次的事情也並不會失敗,不過你要記住,我們只在這裡呆兩天,兩天之後無論如何都要離開,那件事情,我們不得不做!」老人打斷了男子的話,一翻手,一面旗子現了出來,他拿在手中:「知天知地,通古曉今看未來!」見他師父這樣舉動,青年心頭一暖,這白衣老人什麼事情都是順著他,當真親如父親。

身形一閃,一個黑影急速朝著天虛宮方向掠去,他這一飛,著實令得那白衣老人心頭一驚,當即自嘆:「這小子,竟然朝著天虛宮去了?」世事難料,距上次五月苑賞花一事到現在才幾天?誰能夠想得到那一別,竟是現在便又要見面了?心中歡喜,動作也變得迅速起來,黑衣青年急速地飛至綉鸞峰子峰之上,微微閉眼,遂是找准了自己要去的方向。

風動不息,唐玉輕輕閉著雙眼,對於風之靈的修鍊,只是幾天的功夫他已然有了進步,然而此時卻突然心頭一緊,似乎靈魂有所牽動!不會是修鍊上的問題啊,唐玉正是不解之時竟突然聽到了一個青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哈哈,沒想到,沒想到你果真在這裡!」這聲音在唐玉聽來很是熟悉,可卻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麼時候聽過,回頭之時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聲音的主人,正是之前望月樓中與他結拜的漠秋!

「漠秋大哥!你、你怎麼跑到天虛宮中來了!」前半句還是欣喜若狂,後半句卻是憂慮心生,漠秋怎麼說也是魔域之人,現在來到天虛宮裡若是被發現了該如何是好?漠秋倒是沒像唐玉這般,隨手取出了一個酒袋喝了一口:「怕什麼?身正不怕影斜,何況不還有你在么?」說著,一抹嘴邊溢出的酒,將酒袋遞給了唐玉。唐玉這般年紀哪裡喝的了酒?上次也不過是因為結拜才稍微喝了一杯,可如今看漠秋如此暢快的表情,唐玉心裡也高興,便也不推脫,拿起酒袋抿了口:「是啊,不還有我在呢么,況且乾爹也並不在乎什麼門派之見,正邪之分。」

「乾爹?」看著唐玉瞬間變得有些發紅的臉,漠秋笑著問道:「你什麼時候有了個乾爹?」話到心頭方覺痛,漠秋如此一問,唐玉腦海之中也浮現出當日龍陽鎮中所發生的事情:「那夜你們剛走,第二天便發生了一件事情,幾個魔域…」唐玉正要將事情的經過講給漠秋聽,卻被漠秋打斷了:「那天的事情我在百里之外通過師父的仙術全都看到了,可是當時解救不及!唐玉,正是因為惦記你,惦記你那同伴,我才如此迅速便回到這裡來了!那件事,真是對不住!」本來瀟洒橫溢的人,如今竟是被這般動容,唐玉倒有些不習慣起來:「漠秋大哥言重了,離那麼遠,你想幫忙也來不及啊,我相信若是你在場的話,一定會來幫我的。」

漠秋臉色稍有變化,可依舊不好看:「沒想到,真是世事難料啊,對了,你乾爹之事…」漠秋剛才打斷了唐玉,沒有聽到他的解釋,此時便想聽唐玉繼續說。

「嗯,那天回來之後,我大師兄偶然聽到師父跟師母的談話,才知道師母流產,孩子沒有了!或許是為了不讓我太過自責,師父跟師母收了我做乾兒子!」唐玉說著,竟是又喝了口酒。雖然跟唐玉只見過三次,可漠秋或多或少也知道唐玉的性格如何,看他現在心頭苦悶卻不說出口,當時不知有多自責!拍了拍唐玉的肩膀,漠秋關心地問道:「不知那小姑娘如何了?我這裡有些仙丹,我也不知是有何功效,你都拿去給她試試!」手一翻,幾個藥瓶出現,裡面裝的自然都是仙丹,當即遞到唐玉手中。

「呵呵,漠秋大哥客氣了,她已經好了,家裡好像有了什麼事情,現在掌門送她回家去了。」藥瓶退了回去,唐玉長嘆了口氣:「漠秋大哥這次回來不知要呆多久?」碧遊離開了,他如何都沒想到漠秋能回來,更沒想到的便是他能夠闖進天虛宮來看自己!

漠秋眼中一絲失落掠過,伸出兩個手指:「只呆兩天,若不是因為我太過惦記你,上次的事情也不會失敗,要是不失敗的話我也就不用這麼急著跟師父走了!」此刻他怪的不是唐玉令得自己分心,而是責備自己難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都已經到達了魔級別竟還是這般性格。

「漠秋大哥要做什麼事情?似乎很重要。」唐玉看他的神情,不禁問道,此刻他心中對於漠秋的欽佩之意更濃,能夠隨師父走南闖北,有著過人的修為,還不受拘謹,甚是洒脫!

什麼事情?

漠秋眼中露出一絲難色:「唐玉,不是我想要隱瞞你,只是這事,除了我跟師父兩人之外,絕對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關係重大,我曾在師父面前立誓,絕對不透露半點。」看著他急忙解釋的樣子,唐玉哪裡還有絲毫的不信任?嬉笑地看著漠秋,開口說道:「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做成什麼大事,可是在此之前卻還是有些不得不做的事情….」

看著唐玉神情轉變之快,漠秋明白那事情一定是關係到唐玉自身的,當即摸了摸唐玉的腦袋:「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到時候我一定隨叫隨到!」兩人性情相投,一見如故,如今不過分別了幾日卻是如此多話,在別人看來哪裡像是才認識沒幾天?

「漠秋大哥也是,雖然我現在修為尚淺,實力太弱,可總有一天我也能夠幫到你的!」唐玉目光堅定,卻正是話出之時,兩人突然聽到身後一道聲響傳出,遂是不禁眺望過去….「姚遙?」唐玉皺眉說道,此刻在姚遙身後還跟著葉筱璐。

「你怎麼來這裡了?」這兩人莫名其妙地來了這裡,倒是令得他心中不悅,與此同時他也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邊的漠秋似乎運用了什麼招數使自己藏匿起來。「我怎麼就不能來?」說話之時,姚遙好似在尋找什麼一般:「筱璐說有些事情想要問你,我就帶她找你來了,除了後山,你還能去哪裡?」一邊說著話,姚遙一邊四處眺望,最後還是有些疑惑地問唐玉:「剛才你是不是跟什麼人在一起?怎麼突然就消失了?」

唐玉舒了口氣,看來姚遙心中也只是猜疑,他遂是答道:「哪裡有什麼人?有事就說吧,我一會還要修鍊。」兩人在這裡呆的時間越長反而越不好,唐玉想要快點把她們打發走。葉筱璐聽到唐玉此話便是開口問道:「碧游家裡出什麼事了?」

看了看她看俏媚的臉蛋,唐玉隨口答道:「是有些事,可我也不知。」他這回答無疑是最令人失望的,葉筱璐眼中的神采也退去了不少,旋即又看了看那後山的山巔之處,好似突然響起了什麼:「你這兩次幫我止血,可都是在沁雪堂中所學?」葉筱璐從開始到現在都還沒有見識過幾種仙術,見到唐玉使用自然是極為好奇。

「嗯,是沁雪堂中所學。」幾人話說得也有一會了,唐玉有些不耐地問道:「若是沒什麼事情,你們就回去吧,我還要修鍊呢。」唐玉都在趕她們了,誰還會厚臉皮地賴著不走?然而也就在兩人轉頭幾欲離開的時候,李攀的身影竟然出現了!

「師父!」兩個女弟子都躬身行禮。

「乾爹?」唐玉聲音有些變化,這一變化在幾人聽來都是頗為明顯。此刻那幽暗結界之中的漠秋一臉的苦笑,他也能夠知曉李攀已經發現了自己,可是否揭穿,也就在他的意願了。

「唐玉,怎麼沒有修鍊,而是坐在這裡?難不成是有什麼人在此?」李攀瞟了一眼唐玉的身後,遂是問道。唐玉額上汗液滲出,急忙伸手擦拭:「沒有沒有,只是修鍊苦悶,在這裡休息一會。」本來姚遙心中就有些猜疑,如今李攀也這麼問了,她便更是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李攀嘴角露出一絲淡笑,無奈地搖了搖頭:「漠秋?出來吧。」他剛才那番話問出來,等得便是唐玉對自己說謊!聽他一眼,那姚遙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漠、漠秋?!」她瞳孔急劇擴張,這個名字一說,便是在她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瀟洒飄逸的畫面,那個不過比自己大六七歲的青年,那個在望月樓外伸張正義的魔域之人,真的就在天虛宮中,在自己的面前?

結界一收,漠秋一襲黑衣顯現而出,遂是躬身笑道:「漠秋見過李長老。」他這一現身,那兩個小姑娘都有些驚愕不已,她們哪裡會想到天虛宮之內竟是有魔域之人?況且這魔域之人,令葉筱璐更為不解的是,這魔域之人似乎跟唐玉還有些關係!

「膽子不小啊,竟然私闖天虛宮?你可是知道,若是被抓住了,你是要被送到慈月崖的!」李攀眯眼說道,然而此刻卻看不出他表情有何變動,好似在念經一般毫無起伏。慈月崖?唐玉曾經聽過李攀說了一次,然而卻並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現在李攀這麼一說,唐玉也有些不解:「乾爹,漠秋大哥只是來看看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唐玉急忙解釋道。此刻漠秋也並不想給唐玉惹什麼麻煩,況且面前這人是唐玉的乾爹,他便也恭敬地說道:「李長老莫怪,只是我心中惦記唐玉,倘若觸犯了天虛宮的規定,我現在就走。」

姚遙此刻聽李攀那麼一說,心裡也有些著急,剛要開口提漠秋解圍,卻是聽得李攀笑了起來:「哈哈哈,真是有些意思,私闖天虛宮已經是大罪一條了,況且你又是一個魔域之人,你說走就想走?」在場之人,誰料到李攀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姚遙聞言竟好似比唐玉還要著急:「師父!以前您不是教導弟子,何為邪魔,何為正派,只要是能夠除惡揚善,只要是能夠伸張正義,便是好人嗎?漠秋大哥之前的舉動你也是看到的,如今為何還將魔域兩字掛在嘴上?」自己要說的話被姚遙說了,唐玉跟著狠狠地點著頭,目光落在李攀身上,似是等待著李攀的答覆。

「哦?現在竟落得你來教訓我了?」李攀並沒有發作,那話語好像是詢問的意味更多一些,然而任誰聽不出他此刻已經因姚遙的話有些慍怒?見形勢不對,姚遙被葉筱璐拉著不再說話,卻是那漠秋嘆了口氣:「李長老且不要為難他們,究竟要如何,您說吧!」雖是認為李攀為人耿直,不為門戶之見,可如今話已至此,他也不能夠拖累唐玉,又不能夠對李攀無禮,便只能等待李攀說出心中所想。

被面前這青年一驚,李攀險些難以自持,眼神有著那麼一瞬的變動,李攀淡淡說道:「沒什麼,將你送到天誅峰,慈月崖,若是你有能力逃脫,那便是你的事情,我只要按照天虛宮的規定,將你送上去便好。」再一次聽到了慈月崖三個字,唐玉心頭一沉,當日李攀說出慈月崖之時,他清楚地看到柳絮那驚愕的神情,慈月崖定然極為險惡!想到此處,唐玉竟是不知哪來的勇氣:「不行!」

正是漠秋想要答應之時,突然聽到唐玉說這兩個字,一股溫馨之感頓然升起,可此時他卻摸了摸唐玉的頭笑道:「傻小子,不過是去天誅峰一趟,沒什麼大不了。」說著,身體探前一步,他沒有想到李攀會如此,可事到如今也只能這麼解決!

一把將漠秋抓住,唐玉目光有些閃爍:「乾爹,漠秋大哥是為了來看我,他沒有別的意思,若是一定要罰,就讓我去哪裡吧,不要為難漠秋大哥,他師父還等著他呢!」他不能違背李攀,然而他又不能夠讓漠秋受罰,現在他腦中只有著這麼一個辦法。

就是此刻,又有誰,能夠知曉李攀的心事如何?似笑非笑地搖了搖頭,李攀目光落在唐玉身上:「你確定了,要替漠秋受罰?」他說著,又把目光轉向了漠秋身上,眉頭稍有蹙起,似乎眼神有些變動。漠秋疑惑之時,唐玉點了點頭。那堅定的樣子落在葉筱璐眼中,對面前這個男孩子,她似乎又多了一種莫名的感覺,為了一個魔域之人,甘願自己受罰?漠秋正要開口,沒想到竟是聽到了李攀肯定的答覆:「好,念在你平日里絲毫沒有通敵之舉,修鍊也是刻苦,今天我就依你!」

李攀如此痛快地便是答應了唐玉提漠秋受罰?這哪裡像是他的性格?可是姚遙與那漠秋都已經忘記,自從李攀說出「魔域之人」幾個字的時候,他便已經有些一反常態了!雖然心中大惑不解,可李攀的口碑如何他漠秋也是知曉,再說他不可能平白無故地懲罰自己的乾兒子啊!稍加思索,漠秋隱約明白這事情定是有著什麼內幕,可李攀不說出來,他卻也是不能說!正是思索時,他突然聽到李攀傳音給自己:「這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速速離開天虛宮吧,被其他長老看見了就麻煩了!」

「這、可是唐玉…」漠秋回復,卻是話說一半,李攀聲音有些倉促:「快走吧,再不走,給唐玉惹來的麻煩更多!」一聽到這話,漠秋才有了去意,拍了拍唐玉的肩膀,漠秋也來不及將自己心中的假設與他訴說,只是笑著說道:「下次再見,不會如此唐突了,今日便是哥哥我給你添麻煩了!」唐玉哪裡容得漠秋這般話語,遂是笑著應道:「怎麼會,漠秋大哥能來唐玉不知心中有多高興,漠秋大哥先走吧,闖蕩在外,多加小心。」唐玉話落,漠秋笑了笑,沖著李攀躬身行禮,瞟了那一直盯著自己的姚遙一眼,瞬間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天際。

看著漠秋離開,李攀也鬆了口氣,轉頭對唐玉說道:「替他受罰,是你自己說的。」

「嗯,是,唐玉甘願受罰!」唐玉說得如此堅定,然而一直到此時他竟是都不知道李攀口中的懲罰究竟是什麼,要怎麼做。見他這般堅定不移的樣子李攀都差點發笑,一個長老,自然是有資格將弟子送到慈月崖上,不過自古以來又有幾個弟子會犯得如此眼中的錯誤?撫了撫唐玉的頭髮,李攀嘆了口氣,口中極為艱難地竄出一句話:「明日送你去慈月崖,思過…兩年!」

「兩年?!」

包括唐玉在內,三人都失聲喊道,竟然要去哪裡思過兩年?本以為李攀說錯了,然而當他再次詢問之後卻是心都涼了半截,李攀說得沒錯,的的確確是兩年…..

**************************

「什麼?你讓唐玉去慈月崖呆兩年?你是想讓他死?」房間之中,柳絮聲音有些顫抖,她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李攀這話,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柳絮這般反應他也早就料到了,遂解釋道:「要他去慈月崖,只是為了他能潛心修鍊,而且修鍊之事不被別人看到,這樣也免去了不少麻煩,起初我也想過關他幾個月就讓他回來,可是你想想,同時修鍊五種秘法,幾個月夠么?」李攀的話聽來是很有道理,可在柳絮聽著心裡卻是不得勁,幾個月,就算是短短几個月她都捨不得讓唐玉去慈月崖,何況現在是幾年?

「你是修鍊修瘋了?唐玉他一個孩子,一個八歲的孩子,現在正是圓度期間,你竟然要他去慈月崖呆上兩年,你不是想他死又是什麼?我不管,我是堅決不同意!」柳絮此時那舉動幾近是在哭鬧,在她感覺,讓唐玉去次月眼呆上那麼久,無疑是害了他,況且他能不能回來又是另外一說!

李攀見解釋不通便是些煩躁:「以往去過的人不是沒有,除了那個被認作通敵而重傷時送去的姚廣,你還見誰死了?關上一年多的不照樣回來了么?」這話早在李攀心中想過很多次了,不然他怎麼會做出如此決定?害唐玉的事情他會做么?

怔怔地看著李攀,他說的話好像有些道理,柳絮似是在思索著什麼,但是很快便一扭頭,繼續重複道:「我堅決不同意!」聽她這一句話,李攀差點氣死,狠狠一甩衣袖:「同不同意都已經決定了!這是為了他好!」李攀深信,給唐玉一個好的修鍊環境,不論多麼困難,唐玉都會奮發向上,至少他相信唐玉的能力,相信唐玉過人的天資!

心裡一橫,李攀話說出口,聽在柳絮耳中卻是另外一番味道,幾乎是恨得咬牙切齒,柳絮眼中幾乎泛出了淚光,慈月崖是天誅峰的最高點,常年積雪,環境惡劣,唐玉過去了就算是能夠挺住也將是煎熬,兩年時間,兩年時間唐玉死在那裡都沒人知道!似是看到柳絮眼中泛起了淚水,李攀的心也軟了下來:「唐玉去的前一個月我每天都會在遠處看著的,我又怎麼捨得他受到傷害?只是要想成功,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即使他天資聰穎,也是如此,甚至為了到達別人到不了的程度,他要付出的努力反而需要比別人更多!」

聽到李攀這麼說,柳絮才拭了拭眼角的淚水,心中的那絲波瀾卻久久不能平息,唐玉這一去,只是沁雪堂中少了一人,可他牽動了幾個人的心?兩年,唐玉來到沁雪堂只不過才不到五個月,如今便是要走兩年,這事情怎麼想怎麼彆扭!

「只是,就算唐玉他答應了,他不會心裡挂念碧游?不會耽誤修鍊?那碧游回來了又怎麼辦?」柳絮突然想到了一串問題,這恰恰也是此事的關鍵所在。被她這麼一問,李攀眉頭不覺皺了起來,找了這個理由,將唐玉送到慈月崖,不讓他心中有太多懷疑,不讓他有太多顧忌,可是到了最後卻還是有著一些不可避免的問題,這些問題該怎麼解決…..片刻之間的猶豫,李攀長長嘆了口氣:「船到橋頭自然直,這事情容后再說吧,兩年時間,這孩子若是能夠堅持下來,定然會有一番成就!」迷茫的雙眼之中頓時閃現出異樣的神采,李攀意味深長地說著,唐玉在沁雪堂中修鍊了幾個月便是有了如此進步,若是在慈月崖上能夠潛心修鍊,定然進步速度比現在快上許多!兩年的時間,的確令人期待!

柳絮也只是嘆了口氣,雖是心中不願,可李攀的為人她又不是不知道,決定了的事情,誰能夠勸得動?此刻她竟是突然有些不解,唐玉這孩子攤上李攀這麼一乾爹,究竟是福緣還是孽緣?兩人挑燈談論著此事,外面天色漆黑,星光暗淡,月亮躲在烏雲之後也不再出來了。

明月,代表了誰的心思?孤風,訴說了誰的想念?黑夜,又埋沒了多少柔情?

拚命的修鍊,這並不只是唐玉的所作所為,因為有著另外一個每夜都望月思念他的人,為了能夠陪在他身邊,為了提升實力,冰凌閣之中那唐凝也是廢寢忘食!

「凝兒,不要這般拚命,修鍊是要日積月累的,切不可貪一日之功!」冰凌看唐凝稍作休息,便是端了一碗冰魄蓮子羹來到唐凝面前。此刻見唐凝額上稍有汗液,俏臉紅撲撲地,撇了撇嘴問道:「我這哪裡是一日之功?我每日都這般修鍊!」想到這裡,她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加快修鍊速度,一定要儘快獲得自由,卻找唐玉。

被唐凝這話說得有些無言以對,冰凌盈盈笑著,把冰魄蓮子羹遞到唐凝面前:「喝了再繼續吧,娘怕你身體受不住。」唐凝看了看面前這玉碗,又瞧了瞧冰凌,遂是接了下來,湯匙遞到嘴中,入口清涼爽…滑,至喉嚨之處散出淡淡寒意,好似能夠降低體溫,安撫心神,唐凝的目光與冰凌那期待的眼神交錯,竟是誰都沒有躲閃,咂了咂嘴,唐凝展顏笑了起來:「這也是你做的吧?很好喝。」話落,唐凝便是直接端起碗咕嘟咕嘟地全都喝了下去。冰凌看得有些出神,她為唐凝做這麼多事情,為的不就是她一句肯定么,為的不就是她能夠開心么?現在唐凝對自己的態度她已經是非常開心,至少唐凝現在能夠適應這裡的生活,能夠安心在這裡修鍊,也不會再吵鬧著說她娘姓張……

月光淡淡,黑夜的微寒被天邊那絲光明驅散;暖意洋洋,綉鸞峰的子峰被初升的朝陽所染紅。唐玉深深吐了口氣,今天他提前結束了斷月章的修鍊,站在了房間門口遠眺天際,想起昨日發生的事情,他到現在都還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的確如此,那並不是夢,自己的乾爹的確要他去慈月崖思過兩年!心中有著百般的疑問唐玉都問不出口,此刻他最惦記的便是那昨日才離開的碧游,其次便是他本想在有時間的時候問問葉筱璐關於帝麟的事情,關於古玉族的事情,可現在這些似乎都難以實現了。

「起得很早啊。」正要去修鍊的弟子看見唐玉站在這裡便是開口說道,昨天的事情也傳到了他們耳中,自然不乏幸災樂禍之人。唐玉轉頭看去,說話的正是昨日和自己發生口角的段營。聽得出他口中嘲諷的意味,唐玉卻並沒有在乎:「嗯,師兄也很早。」淡淡地應聲之後,唐玉緩緩閉上雙眼,似乎在感受著沁雪堂之中那股熟悉的氣息,畢竟,若是李攀沒有嚇唬自己,他將要離開的時間地的確確是兩年!似乎還要說些什麼,然而看到唐玉這般舉動他卻也不好再喋喋不休,況且他一直認為李攀對唐玉太過偏袒,如今他竟是要將唐玉送到慈月崖,這些弟子誰還敢再有那種說法?他們來到天虛宮少的也有近二十個月了,對於慈月崖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不像這些出入天虛宮的弟子,要等到一年之後才會將天虛宮中禁地和嚴重處罰告知。

「唐玉!」姚遙一出房門便是直接朝著唐玉跑了過來,看到他一身整齊的衣服緊緊貼身,臉色有些憂慮,心中甚是不忍:「你真的要去那裡呆兩年么?兩年?」她還是不敢相信昨天李攀的話,才來到天虛宮不到五個月,如今就是要管唐玉兩年?這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唐玉緩緩點著頭,眉頭緊皺著:「是啊,我真的葯去那裡,呆上兩年?」此刻那葉筱璐也走了過來,雖然她並沒有真正想要替葉峰一監視唐玉,可是唐玉三番兩次地幫助自己她卻是記在了心頭,薄唇微動,秀髮散出絲縷清香,葉筱璐白皙的小手抬起輕輕摸了摸唐玉緊皺的雙眉,唐玉躲閃不及,便也沒有制止,眾人看著這一幕都有些發愣,難不成這葉筱璐也對唐玉起了愛慕之心?

「我才剛來,你就要走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還想要問我呢?」嫣然而笑,葉筱璐雙眼有些閃動,她長這麼大,對她好的人沒有幾個,只因為她是個女孩…..唐玉聞言,點了點頭,但是沒有說話,四下沉默,他剛欲開口,卻是看到李攀已經朝著這裡走來。注意到唐玉表情的變化,葉筱璐回頭看了看李攀,稍有蹙眉,又回頭安慰唐玉:「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回來問我吧,至少在天虛宮裡我很開心,不會擔驚受怕。」她想起當日和唐玉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那個時候唐玉站在山巔之上,整個人顯得那般飄逸,接著又為自己止血,然而卻是沒想到,幾日的功夫,唐玉便是要從那山巔之處離開,到一個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到達的地方去呆上兩年。

此刻她想起碧游跟唐玉的關係那般親密,心中竟是突然有所疑問:「碧游那個小仙子知道這件事情會是什麼反應?」

「走吧,我送你去慈月崖。」李攀聲音很淡,看著唐玉如今略顯憔悴的面容,他突然有些於心不忍,然而事到緊要關頭,他卻只能橫心而做!看了看那些站在原地的沁雪堂弟子,李攀嘆出一句:「想要送唐玉的也一起過來吧!」

他沒有想到,只是這樣一句話,整個沁雪堂的弟子竟然全都跟來了,在那冷風凜冽的山巔之上,眾弟子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一種莫名地感觸升騰,這時那段營口中突然冒出一句:「師父真的把唐玉送走了?真的到慈月崖思過兩年?!」

是啊,一直認為李攀偏袒唐玉,認為李攀溺愛唐玉的人此刻心中也是抱著如此想法:李攀竟然真的將唐玉送走了?!!踩在李攀所施展而出的薄薄冰片之上,唐玉沒有回頭再看沁雪堂一眼,至少這個地方如今沒有值得他留戀的人,除非碧游回來….

行不過十餘里便是一處高聳入雲的山峰出現在兩人面前,唐玉隨著李攀落下身形,乍一落地卻是突然感覺到周身寒冷,這時他才發現這山巔白雪皚皚,似乎是常年不化。剛才被雲霧和寒氣所繚繞,唐玉並沒有看清這天誅峰之巔慈月崖遠觀是什麼樣子,然而現在身處其上卻是發現自己面前便是有著一個山洞,不知裡面究竟是和樣子,山洞一側是一條路,好似能夠通向山林之中,可若是真能走到山林里,把人送到這又有什麼用?

「唐玉,這就是慈月崖,這裡常年積雪不化,地勢太高而不適合人生活,然而靈氣精純,你在這裡好好修鍊吧。」李攀說著,便是有了離開的意思。可這個時候唐玉卻是發出了質疑:「乾爹,我、我若是餓了怎麼辦?」唐玉心中猜疑,不可能會有誰天天來給自己送飯吧,在這種環境之中。

果然,得到的答案便是「自行解決!」看著李攀背過身去的樣子,唐玉有些擔憂,此時他連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夠適應這裡的環境:「乾爹,我真的是要在這裡呆上兩年?」他再一次質疑,對於這個時間他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李攀聽他此言,又只是點了點頭:「對,兩年,兩年之後我來接你!」事情已經明了,唐玉嘆了口氣,揉了揉自己濕潤的雙眼,膽怯地說:「我知道了。」

聽唐玉說出此話,李攀正欲離開,卻又開口問道:「五種秘法都帶了吧?」心中有事,唐玉只是輕輕點頭,見此,李攀便不再猶豫,騰空而起,飛走了。李攀這一走,唐玉心中頓時好似挖空一般,長了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一個人呆在什麼地方!小的時候有家人陪,龍泉湖底有唐凝陪,沁雪堂中有碧游陪,可是如今呢?陪他的只有這皚皚白雪,只有那神秘的山洞,只有那五種秘法!唐玉身體有些發抖,然而並不是被凍得,而是心寒,這般凄風冷雪的境地他又怎麼會不心生思念?

「唐玉,我出來了!」正當唐玉心裡難過之時,身體之中一道紫光現出,紫翼蛟突兀而現!見那紫翼蛟翎羽閃亮,舒展舒展身軀,抖了抖翅膀瞅著自己,唐玉一下有了一種歸宿感:「哈,我倒是沒有想到,還有你在身邊啊,差點忘記了,差點忘記了!哈哈。」撫著紫翼蛟暖融融的脖頸,唐玉看著這個長得似蛟非蛟的魔獸,心生歡喜:「想當年你也不過跟我一邊高,沒想到現在竟是越長越大了。」開心之餘,他也難免睹物思人,見異思遷。

「這都是你的功勞啊,你實力提升了,我也就能夠長大了,不過現在你抓緊修鍊要緊,我也不準備回到你體內了。」靈魂之音傳遞著,紫翼蛟探頭朝著山洞一側那條路看去,似乎極為感興趣。唐玉也朝著那個方向看了看,遂是問道:「不回到我體內,那你到哪裡去?這冰天雪地的,別把你凍傷了!」唐玉心裡擔心,他卻是忘記了,紫翼蛟天生便是有著羽毛在身,如今已經快要成年,哪裡會害怕這點寒冷?

「剛才你不還問,若是你餓了,該怎麼辦么?我要做的則是給你找食物,也算是鍛煉我自己,一舉兩得!」紫翼蛟說著,展翅在這慈月崖之上飛了一圈,許久沒有飛行,此刻一震動翅膀使她感到身體異常舒坦。唐玉盯著那歡快的紫翼蛟,自己心情也緩和了許多,此時突然有所疑問:「小玉,不知道你現在可是有著戰鬥的能力?」唐玉話出,那紫翼蛟卻是擺出一副不悅的樣子,張開翅膀在原地扇動著,手舞足蹈的樣子:「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嘙啰青嫣!以後不許亂叫!」

看著她那副樣子,唐玉回想起當初自己和凝兒在龍泉湖底給兩個小傢伙取名字的場景,那個時候自己當真是年幼無知,只覺得跟妹妹在一起修鍊便好,只覺得跟妹妹在一起就不會孤單了….

「呵呵,好啦,我知道了,以後叫你青嫣。」不再像往日那麼淘氣,唐玉答應了紫翼蛟的話,叫她本身的名字。此刻這小傢伙才高興起來:「看著。」她聲音剛在唐玉心中落下便是一道濃濃的火焰直接從口中竄了出來,火焰體積之大足以裝下整個唐玉,溫度之高竟是使得青嫣面前的積雪都融化了不少!唐玉怔怔地看著這一幕,愣了好一會:「好厲害,才幾個月的時間…..」

青嫣「咯咯」的笑聲傳了出來,接著便是抖了抖翅膀,對唐玉說道:「我比你小許多,以後就也想唐凝一樣,跟你叫玉兒哥哥吧?」當初見唐玉和唐凝在龍泉湖底的情景,青嫣多少也能夠明白唐玉對唐凝的思念,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是也有了那種想要叫一叫試試的心思。唐玉對此並沒有太過在意,只是憂傷之際答應道:「隨你吧。」

極為開心地點了點腦袋,紫翼蛟直接朝著山洞一旁飛去:「玉兒哥哥,我先過去看看此處地形,你安心修鍊吧!」

玉兒哥哥?唐玉自嘲地一笑,望著紫翼蛟遠去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自己眼中,他踱步走到山巔之處,一眼朝下望去竟是只能夠看到白霧瀰漫,凜冽的寒風刮在臉上有些刺痛,他深呼吸了兩口,隨後撫平心態,緩緩閉上雙眼,置身在這風力之中,在這裡,更能將自己和風力融為一體,更有助於自己領悟秘法的要領所在。唐玉就這樣靜靜地站著,片刻之後整個身體都有些飄忽,周圍的世界稍有扭曲,朦朦朧朧之中又極為清晰透徹,看不清,卻感覺得到,此時他好似在風中飛揚,好似和著寒風融為一體,吹向遠方!

好久好久,甚至連他都在這奇妙的感覺之中忘記了自我….

百餘米之外,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這才緩緩朝著某個方向飛去,心裡的重石也算放了下來,在也難掩心中的喜悅…. ?不到修鍊的時候,唐玉還真沒有發現這裡靈氣如此精純。

「隨風所動,寒風已不徹骨,立於風中,本就無物!哈哈。」唐玉開心地笑了起來,這是這時他才感覺到身後有著一股氣息,這他才想起來如今紫翼蛟也在身邊:「青嫣?你在這裡呆很久了?」剛才修鍊太過專註,他竟是沒有顧及自己身邊,而是儘力地去感受十餘丈之外的事物,這倒是令他找出了自己一個弱點!

不耐煩地晃著頭,青嫣答道:「你修鍊起來真是忘我,都過去兩天了!」她還記得唐玉之前也是已修鍊便兩三天,甚至四五天,想想現在,也就不太過在意了!唐玉哪裡用她提醒?現在沒到月色當空之時他便是身有感覺,即使是不去刻意修鍊也能感受到體內陣陣涼意湧來,一股能量在體內流動。此刻只見青嫣短喙之中火焰陡然噴出,再一看她雙眼冒出一絲紫光,竟是將地上的一隻山雞托到半空中,這樣烘烤著有一會,香氣飄來,唐玉頓覺自己肚子開始作祟。少頃,半空中那隻燒雞便在紫光的托載之下飛到了唐玉面前,雖是常年積雪,和此處也算不上極寒,唐玉稍等了片刻,遂是抓起那還有些燙手的燒雞啃了起來。

一口下去,他突然覺得好奇,沒有停止嘴裡的動作,心中詢問道:「青嫣,你是怎麼會這些的?你不是生來就被師父封在了捲軸里嗎?」唐玉在沁雪堂里也都沒有燒雞吃,現在餓了兩天,自然是狼吞虎咽。看著他那樣子,青嫣的聲音傳來:「呵呵,你慢點吃,又沒人跟你搶!這些東西突然想到了,就會了,沒有什麼原因!」她這般說著,卻是心中在考慮著唐玉的下半句話,自己好像真的對於以前的事情沒有半點印象,或許是很小就在捲軸之中了吧?不過此時她倒是沒有太過在意,能跟唐玉在一起修鍊也好,至少她現在很自由。

聽過了青嫣的回答,唐玉便也差不多明白了,很多東西是與生俱來的,這些便是不需要學也能夠明白,只是正在他嚼著肉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一陣「吱吱」的聲音傳出,他不想,這慈月崖之上還有什麼活物?不能斷定,可是那聲音就是從山洞之中發出,唐玉有些好奇,卻又不敢擅自進去,遂是問道:「你聽沒聽到什麼聲音從山洞裡傳來?」青嫣輕輕地「嗯」了一聲,聲音雖然細小,可是還是能夠被他們捕捉到。確定了不是自己的幻覺,唐玉便繼續吃著那燒雞,可吃著吃著便是覺得不對勁:「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進去看看?」唐玉最後撕咬了一口,將剩下的那些骨頭及內臟丟到了一邊去,擦了擦嘴。青嫣對於他這話顯得並不太過在意:「你或是想去,我就隨你,你若是不想去,我也沒意見。」

本是稍微一慫恿唐玉便會進去的,沒想到青嫣這麼說了,唐玉心裡卻是有些賭氣:「不去就不去。」話落,拍了拍衣服上的雪。由於斷月章的修鍊,唐玉晚上不睡覺卻是比睡覺之後更有精神,如今他自然是沒有絲毫困意,深呼了口氣,唐玉說道:「我繼續修鍊了!」話畢,整個人便是再次進入了修鍊狀態。整個慈月崖現在看來只有他們兩個活物,結果唐玉卻是每日在這裡修鍊不止,剩下了青嫣無聊,她也只能夠飛到山林之中四處尋找食物,也順道遊玩一番。兩者倒是過得自在,直到有一天,唐玉正在修鍊卻是突然感到了手上的乾坤戒一陣急促地閃爍,此刻他好似想起些什麼,急忙從中取出那玄真鏡。

「碧游?!」看著玄真鏡之中那焦急的面龐,唐玉欣喜若狂,他心中記掛的人終於又出現在他眼中!然而此刻不如他那般激動,碧游卻是兩行暖淚流下,眼圈有些發腫:「唐玉,我才剛回到沁雪堂,便是聽到了你被送到慈月崖思過的事情….」聲音有些哽塞,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你看你,不要這個樣子,我們現在不是也可以通過玄真鏡見面嗎,況且我只不過是來這裡思過,又不是不回去了。」唐玉抓了抓頭,直接盤腿坐在了地上跟碧遊說起話來。不料他越是開心,碧游似乎哭得就越厲害:「兩、兩年?你、真的要在那裡呆、呆上兩年?」碧游的聲音斷斷續續,明顯悲傷地不能自已。唐玉這時才覺得有些不對勁,自己在這裡兩年不能回去,就算是碧游想念他,也決然不可能這般情緒。

「碧游,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為何哭得如此傷心?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唐玉急忙問道,本來臉上的喜色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愁苦。被他如此一問,碧游啞然,有著那麼一刻的停頓,神色也稍有變化,接著便是埋下頭,狠狠地搖了兩下:「沒有,我只是思念你。」接著,便是更弱的聲音從玄真鏡的另一面傳來:「我…我們的婚約,你沒忘記吧。」

見碧游不哭了,唐玉也安心得多,笑著回到:「天意如此,我又怎麼能忤逆天意? 浮生相思老 況且你對我那麼好,我會一直記在心裡的。」碧游嘴角那一抹笑容是在她脆弱的內心之中勉強擠出的,雙眼嫣紅,她盯著玄真鏡中的男孩不舍地說:「我仙氣有限,這個距離我維持不了多久,倘若….」話只說道了一半,玄真鏡中的色彩頓時暗淡下來,隨後便是如同一面鏡子無異。

小拳頭狠狠朝著桌上一砸,碧游眼圈之中淚水再次溢出,現在滿心都是自責!儘是跟唐玉說些沒有用的話,儘是問些無用的問題,她甚至都沒問唐玉在那裡會不會餓到,在那裡會不會挨凍,她甚至都沒有告訴唐玉,她現在多麼希望他能夠陪在自己身邊….

深深地吸了口氣,碧游感到周身寒冷:「還好,還好….不該說的一個字都沒說….」

太虛山脈的最高處——天誅峰,慈月崖!

唐玉擺弄著手裡的玄真鏡,心裡頗為苦悶,才跟碧遊說了那麼幾句話,都還不知道她家裡究竟出了什麼事情,都還沒跟她所要好好修鍊。「哎,真是的,碧游最後想說什麼啊?倘若?倘若什麼嘛!」唐玉一生氣,差點就將那玄真人丟到一邊去,可是想想以後還得靠它跟碧游聯絡,也就打消了那個念頭!此時那青嫣的身影才緩緩現出,不知道從哪裡飛回來,還帶了一些水果,卻是不料在這冰雪之中已經有些凍住。

「嗯?今天沒有修鍊,卻是好像心中不悅?」青嫣放下水果跟兩隻野兔,朝著唐玉看去。

收起了玄真鏡,唐玉面色還是有些難看:「是啊,剛才碧游通過玄真鏡聯絡我,可是話沒說幾句,就斷開了,再也見不到她了!」唐玉憤憤地說著,甚至是有些怒氣生出。看他那樣子,青嫣無奈地問道:「你既然都來到這裡了,不好好修鍊,還想著她做什麼?能聯絡上自然是好,聯絡不上也不用這樣吧?」雖然青嫣知道唐玉跟碧游的關係,很好,可她也同樣知道唐玉不是一個碰到一點挫折就鬱鬱寡歡之人。

「只是一時氣不過。」唐玉解釋地很無力,二者都是陷入了沉寂之中,就在這隻有風聲怒吼之時那山洞中卻是又傳來了一些古怪的聲音,仔細聽去還是那「吱吱,吱吱」之音。唐玉側頭看了看青嫣,正逢現在心神不定,也難以修鍊,他便是有了一探究竟的想法:「隨我進去看看吧,在外面閑著也沒事做!」唐玉這次竟是沒有等待青嫣的回答而是直接起身朝山洞的方向走去。見他都走了,青嫣低頭看了看地上的水果,摘回來沒吃都可惜了…

兩者走入山洞,山洞之中不時有著陣陣暖風傳來,那「吱吱」的聲音也是響個不停,唐玉看著山洞四壁,全然沒有想到外面看著不大的洞口之中竟是蘊含了如此一番天地!才剛剛走了沒幾步,唐玉便是有種進入了另一番境地的感覺,因為此時他視野之中勉強能夠看到山洞的頂端,而這偌大的山洞裡似乎有著什麼發光體,至少唐玉不相信洞口射來看微弱的光芒能夠令得如此龐大的山洞明亮。走在此處全然沒有了一絲寒意,恰恰相反的便是感到周身暖意融融,四下尋找著發光體卻是不得,唐玉觀察到這山洞之中怪石遍布,形狀甚是奇特,然而也正是這怪石所至,唐玉分不清自己究竟該往哪個方向走,此刻只是聽著那「吱吱」的響音,緩緩前行。觸摸著山洞中的巨石,唐玉竟是感覺到有些發燙!每一塊石頭似乎都是極為圓潤光滑,若是光線再好一些,恐怕唐玉會覺得這些是玉,而並非石頭!

「青嫣,這裡好奇怪,這些石頭好似雕琢后的玉石一般!」唐玉被眼前這一幕所驚,難不成這看不到盡頭的山洞之中布滿了這種玉石?「吱吱」的聲響更盛,唐玉突然感覺腳下一滑,低頭看去,自己竟是踩在了一塊光滑的玉板之上!唐玉眼睛瞪得豆大,這玉板如此透亮光滑,自己踏上去只是竟是瞬間便被滑倒了!目光隨著玉板望去,沒想到前方起碼有著十餘丈的路都是背著玉板所鑲嵌著,而這玉板也並不只是自己面前這一條,前方有著一山壁,山壁之下似乎還有一個小洞口,而以那洞口為圓心,玉板鋪遍了周圍十餘丈,竟是形成了一個半圓!

「前面似乎是有意不讓人通過,連玉石都沒有了,如同湖面一般!」唐玉說著,目光朝那不遠處的山壁望去,隱約之間好似看到了兩行字!接著那不知源頭的微光,唐玉念出那兩行字跡:「寒冰凝心血,熔岩沁滄桑」!聞聲,青嫣便是有些不解,目光落在唐玉身上,心裡發問:「這是不是誰特意寫上去的?」聽她怎麼一問,唐玉無奈地笑了出來:「若是沒有人寫,可能如此整齊地刻在這裡?」四下沉寂,唐玉看著這大塊的玉板,卻是不敢動彈,然而就在他紋絲未動的情況下,竟是感覺自己竟是里青嫣的更遠了一些,此時正是越來越快地朝著山壁滑去!

「青嫣!」唐玉急忙叫了一聲,青嫣見狀也明白了什麼意思,翅膀一震,直接飛過,將唐玉從玉板上抓了起來,遂又飛回地面!一切發生地如此之快,唐玉都有些急喘,他自嘲地笑了笑:「我竟是沒有看到那玉板竟是向下傾斜的!」話雖是這麼說,可唐玉還是覺得這玉板有些太過蹊蹺,竟然如此光滑,人在上面都能被滑到裡面去!唐玉當即低頭瞅了瞅周圍,青嫣見他好似在尋找什麼便問道:「什麼東西掉了?」唐玉繼續著自己的動作,將心中想法說了出來:「這玉板如此光滑,人在上面都會向里滑去,我想找一塊石頭,看看放在上面會不會滑。」

此時青嫣也低下頭,好似在幫著尋找一般,然而另兩人都有些不解的是,這山洞之中似乎根本沒有碎石存在!唐玉的確是好奇,這山洞真是古怪,可如今他又被這玉板所驚不敢向前,並不是他膽子太小,而是情況未定,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兩人停歇下來,足有一刻鐘的功夫,唐玉竟是都沒再聽到那「吱吱」的聲音,也就此放棄了繼續前進的念頭。

「寒冰凝心血,熔岩沁滄桑…」唐玉念叨著山壁上的那兩行字,尋思著其中的韻味,這裡的景象就猶如什麼人刻意去做的,尤其是那玉板!可是究竟什麼人能夠做到這些?唐玉也不相信,這慈月崖定然不只是他一個人來過,難道沒有誰發現過這種事情,沒有誰進到過那個山洞之中?心中百般不解,唐玉緩緩朝著洞口走去,才一到山洞之外竟是突然感覺一陣寒風吹過,唐玉身體不由一個寒顫。

「寒冰…熔岩?這一個慈月崖之上,竟是僅僅一個山洞的距離,卻猶如冰火兩重天地?」感慨的同時,唐玉看了看天色,已是有些昏暗,自己現在應該開始修鍊了….

天誅峰太過高聳,以至於唐玉此刻感覺自己就站在月亮旁邊,皓月凌空幾乎充斥了唐玉雙眼,這還是唐玉到了慈月崖之後第一次來賞月!他此刻沒有什麼心思修鍊,因為經過這幾天的修鍊他突然覺得身體里的氣息有些不對勁!按照李攀的說法,他現在正是在圓度期間,而圓度期間自身的仙氣是會逐漸減少的,雖然這幾天他的確是仙氣減少不假,可是另外一股能量卻越來越多,心中越想越不對勁,遂是翻手從乾坤戒中取出了斷月章心法,他已經知道了斷月章中修鍊的方式與正常修鍊不同,在體內所產生的能量也是取自天地之間,可他從來沒有想過修鍊斷月章而積攢的星月之力能夠代替仙氣,充斥著整個身體,此時他甚至有些擔憂,自己的圓度會不會順利完成,他能不能進階成為御仙者?

山洞之中看著唐玉獨自坐在月下犯愁,青嫣卻是並沒有去打擾,她此刻只想自己加快修鍊速度,只要達到了五星魔靈便是能夠開口說話,七星魔靈,就能化為人形,還有五星的差距而已…..

*********************

修鍊之時,時間在彈指一揮間流逝,這慈月崖之上,沒有世間的紛亂,沒有生活的憂擾,唐玉只是潛心修鍊,青嫣也是一般,除此之外要說他們會做的,也就只是吃些東西。日子久了,唐玉自然也就不記得已經在這裡呆了多長時間,看了看自己乾坤戒里的玄真鏡,還是靜靜地躺在那裡一動不動,而映月珠近期卻是異常地活躍,總是在唐玉打開乾坤戒的同時直接竄出來繞行於天空之上,身上一共沒有幾件東西,此時唐玉摸了摸自己的古玉玉佩,想想自己也很久沒有過仙氣潰散一空的事情發生,這玉佩現在也是幾近半月再沒有變化,卻是突然鼻頭一酸,想起了當初在龍泉湖底的事情,那個時候也同樣是沒日沒夜地修鍊,然而卻是有著唐凝陪他,那時自己還小,心中沒有什麼記掛,日子過得倒也開心,可是現在…..

想到這裡,唐玉揮了揮手,到這裡起碼也有三四個月了,自己還是沒有達到御仙者的級別,然而卻是已經能夠將雪之舞與風之靈修鍊至玄天五重,來帶慈月崖,他失去了多少?換來的只是這麼兩種秘法的進步。嘴角稍微翹動了一下,唐玉笑道:「你這小傢伙去哪裡了,我有段時間沒見到你了。」他會對誰說話?自然只有青嫣,此刻他看了看正抖動翅膀,雙爪放下了一些水果與兩隻野兔的青嫣,疑惑聲不禁傳出:「你好像實力增強了?」

動了動腦袋,青嫣傳音:「這段時間修鍊,已經快達到四星魔靈了!」聲音顯得有些興奮,然而卻也不乏失落,想想自己,三四個月才進步了不到兩星,速度實在是有些慢。唐玉對這個倒是並不太在意,笑著點了點頭:「在這裡,還有多久的時間啊,我們能做的只有修鍊了….」心裡這般想著,唐玉目光落在地上的野兔之上,肚子叫了起來,其實連他自己都並不知道究竟有多久沒吃東西了。

一如之前一般,青嫣把野兔考好了,和唐玉走到山洞之中,唐玉這才吃起來。雖是這食物美味,唐玉現在卻是絲毫沒有時間去品味,風捲殘雲一般將整隻兔子留下了一堆骨架之後他才滿意地舔了舔嘴。

「吱吱。吱吱。」這個聲音再次在山洞之中響起,唐玉卻是並沒有理會,這麼多天他始終能夠聽到這個聲音,然而自從他第一次進入山洞以來,他便再也不想去一探究竟了,因為那聲音就是從玉板之後的山洞之中傳來。青嫣見唐玉絲毫沒有反應,心裡便是有些疑惑生出:「玉兒哥哥,你就不想進去看看?」

玉兒哥哥?

唐玉突然又聽到青嫣這麼叫自己,還真是有些不習慣:「算了,本來是想要進去看看的,所以我風之靈修鍊到玄天五重的時候便是探查過那山洞一番,這次便是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山洞被什麼力量所封,我無法感知不說,若是想要強行突破竟還是對自己的靈魂有些傷害!」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唐玉緩緩答道,他雖然是個小孩子,可也不會因為一時的好奇心而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畢竟那山洞之後有著怎樣的一片天地誰都不知道。

青嫣似乎有些失落,聽唐玉這麼說她也只能是應聲,然而說起年齡,她甚至比唐玉還小一些,好奇心自然是極強的:「你難道以後也不準備進去看看?」

「咯咯」的笑了起來,唐玉知道她如今是有些好奇了,可是現在終究還不是一探究竟的時候:「等我什麼時候能將五堂秘法都修鍊到玄天五重,什麼時候再試試能否突破那封印吧,好不好?」青嫣一直陪著自己,在慈月崖上若是沒有她的話恐怕唐玉早就餓死了,如今也算是對她的一個承諾吧,畢竟按現在的速度,兩年之內達到那個程度幾乎是不太可能,若是達到了,實力也能夠在次級通神級別了吧,若是達不到,也不算自己失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