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光智秀兩個和尚兜率宮吃了一驚,不大明白這一具神麚武士爲何會對那地上的一具殘骸大感興趣。兩個和尚的四隻眼睛隨即望了過去。

我和拓跋星也是在石棺之中,目不轉睛的看着石棺外面發生的這驚人一幕。

只見那神麚武士奔到將軍的殘骸之前,將手中的那一杆鐵槍放到一旁,隨後撲倒在地,跪在那一具殘骸之前,一雙灰濛濛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具將軍的殘骸,似乎不大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石棺之中的我和拓跋星面面相覷。

石棺外面的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也是面面相覷,不知所措,似乎這兩個和尚也不大明白,爲何一個剛剛從望鄉臺下面爬上來的殭屍,會對一具望鄉臺上面的殭屍殘骸大感興趣。也許此時此刻,在這兩個和尚的心中都是在迴盪着一個問題:“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那一具神麚武士呆呆的看了那將軍的殘骸十幾秒鐘之後,募地伸出雙手,要將 將軍的殘骸收攏——

只見神麚武士將那將軍的兩半殘骸合攏到了一起,而後又奔出十幾米之外,將那將軍的一顆被火蜈蚣切開的頭顱又撿了回來,隨後雙手恭恭敬敬的端起那一顆將軍的頭顱,擺放到了那屍身的脖頸之上。

那神麚武士似乎並不滿意,又將那一顆頭顱來來回回的擺弄了幾次,但是擺放到了那將軍屍身的脖頸之上的時候,還是會有一絲裂隙。

神麚武士灰濛濛的眼神之中似乎噴出了怒火,只見他拾起地上的那一杆鐵槍,槍尖在地上一刺,猛然間站了起來,一雙灰濛濛的眼睛在這望鄉臺上一轉。最後落到了那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的臉孔之上,隨即那神麚武士的眼睛也是眯了起來,跟着邁開大步,向智光好智秀衝了過來。

看這樣子,這神麚武士竟似要和智光智秀兩個和尚拼命一般。

那智光立時呆了,口中喃喃道:“這個殭屍是不是瘋了?怎麼找上咱們倆了?” 第二天夏林果跟其他員工一樣按時上班,當夏林果走到電梯口等電梯時,突然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公司大門去,不明所以的夏林果就這樣被人擠來擠去的,再加上穿著高跟鞋幾步踉蹌夏林果就栽在了地上。

引起這麼大轟動的人應該是一個非常知名的大人物吧,夏林果想著剛來公司要跟這個人好好相處才是,可還真不巧,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夏林果高中時的同學林心怡,林心怡大學畢業后就來到了太陽服飾工作,林心怡以前在設計方面很有天賦,終於畢業后她從事了設計師這一行,林心怡的設計異常驚人,現在她可以說是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了。

昨天林心怡有事沒來公司,不過她也聽說了公司新來了一個設計師,竟然林心怡是首席設計師那她也該見一下這位新來的同事吧!

楚世娜掙扎著才從人群中擠出來,她看到夏林果正在扶著牆起來,楚世娜就悄悄走到夏林果身邊,說:「怎麼了,回來了也不通知我。」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夏林果猛的轉過身去,沒錯,就是楚世娜,七年不見了,這一刻夏林果都有點想哭了,夏林果見到楚世娜就高興的像一個孩子,夏林果想要抱住楚世娜,哪曾想她一走就差點要摔倒了,還好楚世娜扶得快不然她就要再摔一次了,夏林果看著擁擠的大門,問這些人圍著的那個人幹嘛?他是誰?

楚世娜可不想在這裡跟夏林果說話,她把夏林果扶到了設計部去,楚世娜給夏林果倒了一杯水,然後詳細的告訴夏林果那個人是誰,夏林果知道林心怡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時,她喝到嘴裡的水瞬間就吐了出來,這是一個問題啊!當初在學校林心怡跟夏林果就不和,現在林心怡不僅在自家公司上班,而且好像還是她的上司,這以後會不會惹出什麼事來呢?這也是楚世娜擔心的,所以她才急著來公司好告訴夏林果,讓夏林果先做好準備吧,這個時候林心怡突然走到了夏林果的位置,其他的設計師也緊跟隨後,林心怡看到楚世娜居然在設計部這裡,林心怡說:「楚總監,你不好好在你的財務部待著來我們設計部做什麼?」

林心怡這話裡有話,楚世娜也不是傻子她聽得出來,楚世娜說自己剛從外地出差回來,一聽說公司來了個新的設計師,她想要見識一下,然後告訴這個新來的笨蛋讓她小心一下她的上司。

聽到楚世娜當這種見的面這麼詆毀自己,林心怡簡直要氣炸了,如果不是在公司恐怕林心怡和楚世娜要大打出手了,這麼多人看著林心怡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她便把這該死的話題扯開,林心怡作為首席設計師她有權利知道新來的設計師是誰。

夏林果從座椅上站起來,林心怡看了看夏林果,她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夏林果,她在夏林果身邊轉來轉去轉來轉去,她總覺得眼前這個人好眼熟,是不是在哪見過?

林心怡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好眼熟。」

夏林果也不拐彎抹角,她直接告訴林心怡,夏林果說:「林心怡好久不見啊,沒想到這些年你的脾氣還是沒改啊!」

夏林果這麼說林心怡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原來是當年那個跟某公司董事長傳緋聞的那個女人啊,這麼不知檢點,那個董事長都可以當她吧了,想想都覺得噁心,也不知道夏林果出國留學是不是她幕後的鑽石王老五齣的錢,而這個背後的男人還是夏烈陽,這讓林心怡更不爽了。

其實想想也可笑林心怡不知道夏烈陽和夏林果的關係,她一直以為夏林果是夏烈陽的地下情人,儘管林心怡說話很難聽但夏林果還是忍下來了,剛剛來到公司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夏林果忍著一句話都不說,林心怡嘲諷夠了自己就走開了,林心怡走遠后楚世娜就問夏林果為什麼不反駁林心怡,畢竟她當著所有人的面這麼說夏林果,難保夏林果日後在公司的形象會受損,而夏林果只是聳聳肩表示無所謂,看到夏林果這麼無所謂,楚世娜也是無語了,她弄了個手勢指了指夏林果然後就離開了。

午休時夏林果去了一家咖啡廳,她坐在靠窗戶的地方,服務員把咖啡端上來了,夏林果邊畫稿邊喝咖啡,她喝咖啡時一不小心把放在桌上稿紙摩擦掉了,夏林果彎腰去撿稿紙卻看到了在咖啡廳對面的吳長風,沒錯,那個人是吳長風,看到吳長風夏林果真的很高興,她迫不及待的跑出咖啡廳,只為了要見長風哥哥,可當夏林果跑到咖啡廳門口時她卻看到了吳長風小心翼翼的攙扶著一個大肚子的女人,吳長風把那個女人扶上車后,自己也坐上了駕駛座的位置,隨後車子被駛走了。

他是結婚了嗎?那個女人是他的太太嗎?夏林果看到了剛剛的事,她一下子從天堂掉到了地獄,見到長風哥哥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可她卻看到了長風哥哥身邊多了一個女人,看吳長風這麼關心她,難免不會讓人懷疑那個女人是吳長風的太太,是啊!都七年了,她覺得吳長風會等她嗎,難道七年的時間吳長風不會愛上別人嗎?

她真的錯了,她回來已經兩天了,按理說吳長風應該知道她回來了呀,可吳長風卻遲遲不來見她,那隻能說在吳長風心裡她根本就不重要,而且,,,他已經結婚了,這些都只是夏林果的猜測,無論如何她都要親自問問吳長風,夏林果平復好心緒后就到咖啡廳里收拾好稿紙然後就離開了咖啡廳。 智秀口中大聲喊道:“管它是不是瘋了,咱們先抄傢伙。”隨即將手中那一根火把放在一側的石棺之上,右手一翻,竟然從背後拔出一把砍刀來。

全民諸天手游 這砍刀應該就是那一種砍柴的短刀,只不過比那砍柴刀長了一些,還鋒利一些。

那智光見智秀拔出砍刀,也是照貓畫虎,隨手將他自己手中的那一根火把也放到一旁的石棺之上,順手拔出一把刀來,這一把刀和智秀的那一把砍刀一模一樣,也是一把特製的砍刀。

兩個和尚一左一右,手握砍刀,向那神麚武士迎了過去,我也是在心底深深佩服這二人的膽色,畢竟面對着這麼一具詭異的手持一杆鏽跡斑斑鐵槍的神麚武士,換做是我,估計也會退避三舍。

那神麚武士見這兩個和尚迎了上來,隨即揮起手中的那一杆鐵槍,一槍橫掃,向智光和智秀二人的面門掃了過來。

智光和智秀都是往兩邊一閃,避開鋒芒,而後雙雙加快腳步,奔到這神麚武士的身旁,同時提起手中的砍刀,一刀砍了下來。

這一刀砍落,這一具神麚武士竟是來不及躲閃,被這二人手中的砍刀結結實實的砍到身上。

只聽當得兩聲大震,那神麚武士絲毫未受損傷,只在這神麚武士的左右兩個肩膀之上,現出兩個白印。

智光和智秀二人都是大驚失色,只聽智光大聲道:“智秀,這殭屍是不是生前練過金鐘罩鐵布衫啊?”

智秀低聲喝道:“別說話了,先想辦法,將這殭屍辦了。”

智光哦了一聲,隨即揮動手中的砍刀,向着這神麚武士的身上亂砍,似乎是在尋找這神麚武士身上的練門。

我心裏暗道:“這神麚武士乃是冰俑之中破冰而出的一具冰凍武士,怎麼會有練門?之所以這神麚武士這麼刀槍不入,還不是因爲被冰凍凍住的緣故。這冰凍的神麚武士雖然有這麼一個刀槍不入的好處,但是也有一個不利 的地方,那就是行動不便,不會宛如那兩個和尚一樣迅疾如風。

這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都是手持砍刀,砍上一刀之後,便即遠遠的奔了出去。

二人奔出的方向還並不一樣,這樣一來,就讓這個神麚武士首尾難顧,不知追向那一邊了。

這神麚武士被這兩個 和尚宛如耍弄孩童一樣,耍的團團轉。片刻之後,那智光便有些稍稍鬆懈,笑着對智秀道:“嘿嘿,智秀,師傅要是看到咱們將這殭屍耍的團團轉,一定會說咱們給天眼寺露臉了。師傅非獎勵獎勵咱們不可。”

那智秀嘿然道:“露不露臉的,只要別現眼就行。”

我心中一震,心道:“天眼寺?那是什麼所在?”

我眼睛隨即從外面那兩個和尚身上離開,落到拓跋星的臉上,而後用脣語低聲問道:“星星,這天眼寺是什麼所在?也是一個門派嗎?”

拓跋星點點頭,對我低聲用脣語回答道:“是啊,這天眼寺據說和河南嵩山的少林寺一樣古老,那少林寺據說有七十二項絕技,而這天眼寺據說有八十一門神通。

那少林寺在河南嵩山,這天眼寺卻是在甘肅敦煌,兩座寺廟都是在北魏年間興建,其間一度天眼寺聲名凌駕於少林寺之上,只不過在太武皇帝滅佛之後,這天眼寺被太武皇帝的手下神麚武士一把火給燒了個乾乾淨淨。自那以後,這天眼寺這才趨於衰落,那些未曾在太武皇帝滅佛運動中罹禍的天眼寺僧人,隨即於沙漠之中一座荒廢的古城之中,另外造了一座天眼寺。

這沙漠之中的天眼寺卻是隨着那沙漠古城時隱時現,天眼寺的僧人也就此越來越少,畢竟很少有人願意到那黃沙漫天的古城之中晨鐘暮鼓,每日唸經禮佛,因爲那大沙漠說不好就將進入其中的來人吞噬。

天眼寺的僧人越來越少,到得最後,已經很少有人聽過這個門派了。只不過我爺爺昔年有一次從那甘肅的騰格裏沙漠路過,被風沙所阻,在一座沙城之中躲避那風沙,無意中結識了幾個僧人,一番攀談之後,知道那幾個僧人就是天眼寺的僧人,我爺爺急忙離開,那些僧人詢問我和爺爺的姓名的時候,我和爺爺都是編了一個名字,瞞過他們。”

我心中一動,心道:“這拓拔野爲什麼要隨便編一個名字瞞騙那些天眼寺 僧人?”

拓跋星見我臉上露出迷惑之意,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低聲用脣語解釋道:“那個滅佛的太武皇帝拓跋燾就是我們鮮卑人的祖先,太武皇帝滅佛也就是滅了這些天眼寺的列祖列宗。這些天眼寺的僧人自來和我們鮮卑人拓跋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這才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個原因,看來這天眼寺和拓跋家族有世仇啊。

拓跋星繼續用脣語低聲道:“我爺爺說,那些天眼寺的僧人都是拿刀拿槍的,看上去就不像什麼好人,看那意思竟是在那沙漠之中打家劫舍,做一些不要錢的買賣。那一次看到我爺爺,也是看出來我爺爺身有武功,這纔不敢輕舉妄動,要不然的話,恐怕也會將我爺爺和我一起殺了,將我們隨身帶的財物搶走。 醫妃有喜 哼,這些天眼寺的人可不是什麼好人。”

我伸了伸舌頭,低聲用脣語道:“那這些天眼寺的和尚豈不是都是強盜了嗎?”

拓跋星點點頭,用脣語恨恨道:“可不是嗎?你沒聽見剛纔這兩個和尚說,他們師傅跟黑水溝的那個史老大喝過酒,而且還不是一次,那個史老大就是一個黑社會老大,專門做些沒本錢的買賣,他們既然走到一起,又是什麼好人了?”

拓跋星接着低低道:“這天眼寺的和尚不光跟我們拓跋家的人有世仇,跟咱們五斗米也有仇。”

我更是好奇,滿臉詫異的看着拓跋星。只聽拓跋星用脣語跟我解釋道:“這太武帝滅佛,其中一大半還是受了一個宰相崔浩的影響,這個崔浩原先就是一個五斗米的門徒,後來將他自己所學的五斗米改良一下,變成一個天師道,隨後蠱惑太武帝也加入了天師道。太武帝更是自封爲太平真君,建立天師道場,隨後更是將年號改爲太平真君,十足十的成了一個道教徒。隨後這纔在崔浩的蠱惑之下,大肆興起滅佛運動。

這天眼寺這才被毀於一旦。所以說,那天眼寺的僧人和咱們五斗米門下也是有着深仇大恨。我估計這一次,這兩個天眼寺的和尚來到這嘎仙洞,其中一定有這麼一個因素。就是不知道那石門消失不見,這兩個天眼寺的和尚又是怎麼進來的?這一點我就弄不明白了。”

我心裏暗暗道:“這個五斗米根源這麼深,結下的仇家也這麼多,不光有天眼寺的和尚,還有苗疆的草鬼婆,真是麻煩頭頂,想到自己以後就要和這苗疆草鬼寨的蠱毒客爲敵,又要對付這大沙漠之中,那隱藏在變幻沙城之中的天眼寺的和尚,我的頭都大了。

轉念一想,自己幸好有拓跋家的這個祖孫倆幫助自己,還有那個飛刀極其厲害的李進,心裏這才勉強好受了一些,心念一轉,隨即又想起一個人來,這個人一定也是會幫助自己,而且這個人的功夫也是和這拓跋星不相上下。實在是一個大大的臂助。

一想到這個人,我的心裏就又輕鬆了不少,簡直有些小高興呢。 一提到這吳長風就很氣,當時吳正森就算有什麼工作,但他打了那麼多次電話吳正森就沒時間接嗎,後來在薛佳玉的葬禮上吳長風才知道原來那天吳正森和樊倩在一起,這才是吳長風恨他的原因。

只是這麼多年來吳正森都還不知道薛佳玉曾經有過他的孩子,如果不是今天吳長風說出來,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原來這就是他們父子之間的芥蒂,因為不信任,今晚吳正森知道了太多他難以承受的事,他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了,這件事他真的難以接受,現在他只想要緩緩一下心情,看到吳正森癱坐在沙發上吳長風也絲毫不理睬,反正他不想跟吳正森在同一屋檐下,吳長風離開了薛家,只剩下吳正森一個人坐在那裡,吳長風走後張銘就走了出來,剛剛發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張銘收拾著玻璃碎片,然後擦掉地上的血,張銘還對吳正森說了一句話,她說:「父子之間最重要的還是關心,溝通,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畢竟血濃於水。」

吳長風去到一個酒吧,一進去他就點了一大瓶酒,吳長風不斷的往嘴裡灌酒,一直喝一直喝,直到不省人事,他的傷好不容易好了些,可今晚傷口卻又再次被撕開了,痛得他不能呼吸。

剛好高遠樹王思允方櫟宇也在這家酒吧,從吳長風一進來王思允就一直盯著他看,王思允總覺得這個人好眼熟,王思允有三年沒見過吳長風瞭然后再加上酒吧的光線比較暗他自然看不出那個人是吳長風。

王思允上下打量著趴在桌子上的吳長風,一個男人會有什麼事那麼悲傷居然喝那麼多酒,看到王思允心不在焉的方櫟宇拍了一下王思允的肩膀,問王思允幹嘛呢?王思允說他沒幹嘛,只是很好奇那個男人為什麼喝那麼多酒,聽到這句話高遠樹也看向了趴在桌子上的吳長風,高遠樹經常和各大集團打交道,他也跟吳長風所在的那家公司有合作,可以說是經常見到吳長風了,高遠樹剛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人是吳長風,高遠樹驚訝的說:「吳長風。」

王思允和方櫟宇齊看向高遠樹,然後再看向吳長風,高遠樹走到吳長風跟前,此時吳長風還拿著酒要往嘴裡灌,高遠樹制止了他,把酒杯搶過來,高遠樹說:「幹嘛一個人喝悶酒。」

吳長風抬起頭看高遠樹,然後又低下頭不屑的說:「酒,,,喝酒還需要里有嗎?」

高遠樹把酒杯放到吳長風面前,然後再叫服務員拿一個酒杯給他,高遠樹打開酒瓶在兩個杯子里各自倒滿酒,既然吳長風想喝酒那他就陪吳長風喝唄!都是老同學了但他們卻沒有在一起喝過酒,奇怪的是這次吳長風並沒有拒絕高遠樹,他反而跟高遠樹喝了起來,之後王思允和方櫟宇也加入了這個陣營,四個大男人居然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

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了,一縷明媚的陽光從窗戶照了進來,房間里四個男人緊緊擁抱著睡在一起,各種睡姿都有,突然王思允一個翻身直接摔到地板上,只聽見哎呀一聲,其他人都驚醒了,吳長風,高遠樹,方櫟宇,突然「啊!!」看到自己在抱著對方睡覺又大叫了一下方櫟宇嚇得跳下了床,結果一不小心踩到了王思允,而且自己還被王思允的腳給絆倒了,突然房間的門打開了,花之雨和王之涵走了進來,看到這麼凌亂的場面她們倆都忍不住吐槽一番,吳長風看了看昨天受傷的右手,竟然有人幫他包紮好了,花之雨跟他解釋說那是她和王之涵包紮的,不過她建議吳長風還是去醫院看一下以免感染。

王思允站起來毫不客氣的對王之涵說:「喂!你們幹嘛把我們拉到這種地方來啊?我跟你很熟嗎。」說著說著口水都飛到王之涵臉上了,可王之涵毫不介意,王之涵一個酷動作擦掉了臉上的口水,然後說:「哼!你以為我願意把你拉來這裡啊,如果不是看在遠樹,櫟宇還有長風的情分上,就算給我錢我也不會理你這種人。」

幾句話兩人就吵了起來,這種混亂的場面吳長風也不願多留,吳長風拿著外套就朝外走,臨走前吳長風居然對高遠樹說了聲謝謝,高遠樹一聽愣住了,房間里的人都看著高遠樹,都疑惑什麼時候高遠樹和吳長風關係這麼好了,高遠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後他也拿著東西離開了這間房間。

夏林果在辦公室里畫畫稿,突然林心怡闖進來,把一大推文件扔到夏林果桌子上,和夏林果在同一件辦公室的同事都被嚇了一跳,夏林果看了看這些文件,啊!原來是一些畫稿,夏林果問林心怡幹嘛要把這些扔給她?林心怡說這些設計稿客戶很不滿意,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設計出畫稿,可沒時間了,所以她要夏林果重新把這些畫稿改一下,夏林果左翻翻右翻翻那些畫稿然後坐下來一臉不屑的說:「這些畫稿的設計者不是我,我要是私自改了人家的作品這可是大忌啊,而且這個案子好像是你,首席設計師負責的,要改的話也是你才行,要是讓我們改的話,萬一以後別人說我們抄襲他人作品該怎麼辦。」

夏林果這麼一說其他設計師也紛紛反對林心怡,他們可都是靠著設計這一行業吃飯的,如果被別人說成是抄襲那他們就徹底完了,看到夏林果成功煽動了其他人反對自己,林心怡也不傻見到這種局勢對自己不利就拿著那些文件走了,回到辦公室里林心怡一把甩下手上的文件,文件散落了一地,該死的,她原本是想整整夏林果,沒想到卻被夏林果反整,這讓她很生氣,今天夏林果讓她丟盡顏面,日後她一定要讓夏林果死的很慘,她一定會想方設法把夏林果趕出公司,夏林果留在這裡已經威脅到她的地位了,她也絕對不會放過夏林果。

楚世娜拿著一大堆文件,文件幾乎高到擋住了楚世娜的視線,楚世娜的前方也有一個人在向她迎面走來,男的在看著手中的文件也沒注意到前方有人,一不小心兩個人就撞到了一起,楚世娜被撞倒手中的文件也散落了一地。 一提到這吳長風就很氣,當時吳正森就算有什麼工作,但他打了那麼多次電話吳正森就沒時間接嗎,後來在薛佳玉的葬禮上吳長風才知道原來那天吳正森和樊倩在一起,這才是吳長風恨他的原因。

只是這麼多年來吳正森都還不知道薛佳玉曾經有過他的孩子,如果不是今天吳長風說出來,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原來這就是他們父子之間的芥蒂,因為不信任,今晚吳正森知道了太多他難以承受的事,他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了,這件事他真的難以接受,現在他只想要緩緩一下心情,看到吳正森癱坐在沙發上吳長風也絲毫不理睬,反正他不想跟吳正森在同一屋檐下,吳長風離開了薛家,只剩下吳正森一個人坐在那裡,吳長風走後張銘就走了出來,剛剛發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張銘收拾著玻璃碎片,然後擦掉地上的血,張銘還對吳正森說了一句話,她說:「父子之間最重要的還是關心,溝通,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畢竟血濃於水。」

吳長風去到一個酒吧,一進去他就點了一大瓶酒,吳長風不斷的往嘴裡灌酒,一直喝一直喝,直到不省人事,他的傷好不容易好了些,可今晚傷口卻又再次被撕開了,痛得他不能呼吸。

剛好高遠樹王思允方櫟宇也在這家酒吧,從吳長風一進來王思允就一直盯著他看,王思允總覺得這個人好眼熟,王思允有三年沒見過吳長風瞭然后再加上酒吧的光線比較暗他自然看不出那個人是吳長風。

王思允上下打量著趴在桌子上的吳長風,一個男人會有什麼事那麼悲傷居然喝那麼多酒,看到王思允心不在焉的方櫟宇拍了一下王思允的肩膀,問王思允幹嘛呢?王思允說他沒幹嘛,只是很好奇那個男人為什麼喝那麼多酒,聽到這句話高遠樹也看向了趴在桌子上的吳長風,高遠樹經常和各大集團打交道,他也跟吳長風所在的那家公司有合作,可以說是經常見到吳長風了,高遠樹剛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人是吳長風,高遠樹驚訝的說:「吳長風。」

王思允和方櫟宇齊看向高遠樹,然後再看向吳長風,高遠樹走到吳長風跟前,此時吳長風還拿著酒要往嘴裡灌,高遠樹制止了他,把酒杯搶過來,高遠樹說:「幹嘛一個人喝悶酒。」

吳長風抬起頭看高遠樹,然後又低下頭不屑的說:「酒,,,喝酒還需要里有嗎?」

高遠樹把酒杯放到吳長風面前,然後再叫服務員拿一個酒杯給他,高遠樹打開酒瓶在兩個杯子里各自倒滿酒,既然吳長風想喝酒那他就陪吳長風喝唄!都是老同學了但他們卻沒有在一起喝過酒,奇怪的是這次吳長風並沒有拒絕高遠樹,他反而跟高遠樹喝了起來,之後王思允和方櫟宇也加入了這個陣營,四個大男人居然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

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了,一縷明媚的陽光從窗戶照了進來,房間里四個男人緊緊擁抱著睡在一起,各種睡姿都有,突然王思允一個翻身直接摔到地板上,只聽見哎呀一聲,其他人都驚醒了,吳長風,高遠樹,方櫟宇,突然「啊!!」看到自己在抱著對方睡覺又大叫了一下方櫟宇嚇得跳下了床,結果一不小心踩到了王思允,而且自己還被王思允的腳給絆倒了,突然房間的門打開了,花之雨和王之涵走了進來,看到這麼凌亂的場面她們倆都忍不住吐槽一番,吳長風看了看昨天受傷的右手,竟然有人幫他包紮好了,花之雨跟他解釋說那是她和王之涵包紮的,不過她建議吳長風還是去醫院看一下以免感染。

王思允站起來毫不客氣的對王之涵說:「喂!你們幹嘛把我們拉到這種地方來啊?我跟你很熟嗎。」說著說著口水都飛到王之涵臉上了,可王之涵毫不介意,王之涵一個酷動作擦掉了臉上的口水,然後說:「哼!你以為我願意把你拉來這裡啊,如果不是看在遠樹,櫟宇還有長風的情分上,就算給我錢我也不會理你這種人。」

幾句話兩人就吵了起來,這種混亂的場面吳長風也不願多留,吳長風拿著外套就朝外走,臨走前吳長風居然對高遠樹說了聲謝謝,高遠樹一聽愣住了,房間里的人都看著高遠樹,都疑惑什麼時候高遠樹和吳長風關係這麼好了,高遠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後他也拿著東西離開了這間房間。

夏林果在辦公室里畫畫稿,突然林心怡闖進來,把一大推文件扔到夏林果桌子上,和夏林果在同一件辦公室的同事都被嚇了一跳,夏林果看了看這些文件,啊!原來是一些畫稿,夏林果問林心怡幹嘛要把這些扔給她?林心怡說這些設計稿客戶很不滿意,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設計出畫稿,可沒時間了,所以她要夏林果重新把這些畫稿改一下,夏林果左翻翻右翻翻那些畫稿然後坐下來一臉不屑的說:「這些畫稿的設計者不是我,我要是私自改了人家的作品這可是大忌啊,而且這個案子好像是你,首席設計師負責的,要改的話也是你才行,要是讓我們改的話,萬一以後別人說我們抄襲他人作品該怎麼辦。」

夏林果這麼一說其他設計師也紛紛反對林心怡,他們可都是靠著設計這一行業吃飯的,如果被別人說成是抄襲那他們就徹底完了,看到夏林果成功煽動了其他人反對自己,林心怡也不傻見到這種局勢對自己不利就拿著那些文件走了,回到辦公室里林心怡一把甩下手上的文件,文件散落了一地,該死的,她原本是想整整夏林果,沒想到卻被夏林果反整,這讓她很生氣,今天夏林果讓她丟盡顏面,日後她一定要讓夏林果死的很慘,她一定會想方設法把夏林果趕出公司,夏林果留在這裡已經威脅到她的地位了,她也絕對不會放過夏林果。

楚世娜拿著一大堆文件,文件幾乎高到擋住了楚世娜的視線,楚世娜的前方也有一個人在向她迎面走來,男的在看著手中的文件也沒注意到前方有人,一不小心兩個人就撞到了一起,楚世娜被撞倒手中的文件也散落了一地。 我心裏正暗自高興,一擡頭,卻看到那兩個天眼寺的和尚智光和智秀已經和那一具神麚武士鬥到了那望鄉臺斷崖之前,那神麚武士雖然並不靈活,但是勝在刀槍不入,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每一刀砍在這個和尚的身上,只留下了一個淺淺的白印。

智光智秀二人無奈之下,只有慢慢將那神麚武士引到那望鄉臺的斷崖之前,隨後智光猛地滾到地上,而後用手中的砍刀護住自己,向那神麚武士滾了過去。

智秀在一旁依舊揮動手中砍刀,吸引那神麚武士的注意力,就這樣,片刻之後,智光和尚滾到那神麚武士的身前,右手鬆開手中的砍刀,雙手齊出,一把抱住那神麚武士的雙臂,跟着用力一搬,那神麚武士在這智光和尚的大力之下,仰身向後跌倒。

這神麚武士隨即和智光和尚滾到了一起,一人一屍纏鬥一會,隨即骨碌碌的向着那望鄉臺斷崖下面滾了過去。

那智秀大叫一聲道:“智光。”聲音在這空曠的冰窟之中來回激盪,可是那智光還是和那神麚武士一起落到望鄉臺的斷崖下面了。

智秀臉上失神,隨即又在那望鄉臺斷崖之上喊了幾聲,卻是絲毫不見回聲。正自低頭而望,突然之間,在他身後數米開外,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道:“天眼寺的和尚好功夫啊,這一份同歸於盡的功夫當世無人能及。”

智秀募地回過身來,看着站在他身後的那個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的黑衣人。

我和拓跋星也是心中凜然,我們二人也是沒有注意到,這個黑衣人是何時出現,這個人的言語之中似乎有譏諷那天眼寺之意。看樣子,那智秀立時就要和這黑衣人打了起來。

果不其然,那智秀眼睛眯了起來,向着那黑衣人森然道:“閣下何人?高姓大名?”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那黑衣人淡淡道:“我的姓名從來不給死人說。”

這一句話更是明顯的挑釁了。

那智秀一雙俊美的眼睛露出森森殺意,冷冷道:“小僧卻是不吝嗇送那些無名之輩上西天大路。”

那黑衣人冷冷道:“天眼寺的老和尚見了我都要規規矩矩的,你一個小和尚,嘿嘿,未免太自負了。”

智秀也是冷冷一笑道:“自負倒是未必,不過殺你這等狂妄自大之人倒是有那麼七八分的把握。小子,佛爺送你上西天——”一句話說完,那智秀右手之中的那一把砍刀募地脫手飛出,向那黑衣人疾風一般斬了過去。

那黑衣人冷笑道:“小和尚找死——”一抖手,一股掌風激盪而出,將那急砍而來的砍刀,震得倒飛而回。

那一把砍刀飛回之際,竟是比攻向那黑衣人的時候還要快上三分。

智秀伸手急忙一撈那砍刀的刀柄,一把握住,然後正要再次擲出,突然之間,那智秀一聲慘呼,只聽噹啷一聲,智秀手中的砍刀落在地上。跟着便看到智秀抱着一隻手臂,擡起頭來,跟着一雙眼睛向着那黑衣人嘶聲道:“你是草鬼寨的?你到底是誰?”

那黑衣人冷冷一笑,道:“算你有點見識,好,我就告訴你,我叫獨孤行。”

那智秀臉上露出驚懼,恨恨道:“你是獨孤行?草鬼寨的大弟子?”

黑衣人點點頭,道:“不錯。”

天玄理科生 我和拓跋星都是大吃一驚。

我心頭暗道:“原來這個人才是那獨孤行,看來那個雲輕揚所說的一點不假,那一次在天津北運河古航道里面的,那個是一個冒牌的獨孤行,這一次這個正主來了,這個獨孤行好厲害的身手,我和拓跋星都沒有感覺到這個人的腳步聲,這個獨孤行就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這望鄉臺上,就是不知道這獨孤行有沒有發覺到我和拓跋星?

我心裏一陣緊張。

那智秀抱着一隻手臂,似乎他的那一隻手臂已經中了獨孤行的劇毒,只是怎麼中的毒,我卻沒有看清楚。

拓跋星用脣語低聲跟我說:“那個獨孤行是在用掌力將那砍刀逼回去到時候,就將那毒物飛了出去,放置到了那砍刀之上,這才使得那智秀中了暗算。”

我這才明白。

只聽那獨孤行冷冷道:“小和尚,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我就留你一個全屍,要不然的話,你中了我的蝮蛇誕。死的慘不堪言。”

那智秀眼睛瞪着獨孤行,眼睛之中滿是怒火,大聲喝道:“老子就算死,也不會如你的願。”竟然轉過身來,足下加快腳步,向那斷崖之前奔了過去。

獨孤行就那樣冷冷的看着那智秀和尚。似乎並不相信這個智秀和尚敢跳崖自盡。

只見那智秀和尚奔到望鄉臺斷崖之前,足不停步,竟然真的縱身跳了下去,半空之中,傳來那智秀和尚的厲聲喝道:“獨孤行,我們天眼寺的人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草鬼寨。”

那喊聲慢慢散去,望鄉臺上又是一片寧靜死寂。我從那縫隙往外看去,只見那草鬼寨的大弟子獨孤行站在石棺之前,一身黑衣,說不出的詭異,跟着就見他慢慢轉過身來,向望鄉臺下面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一邊低聲道:“這一次你跟着我,一定讓你吃個飽。”

我心中奇怪,聽這個獨孤行說話,似乎是在和他身後的什麼人說話呢,可是我怎麼沒有看見他身後有什麼人?

我試了試自己的幻陰指,似乎也沒有感覺到疼痛。

直到那獨孤行慢慢走下斷崖,消失在遠處,我這才側頭低聲對拓跋星道:“星星,你說那獨孤行剛纔怎麼那麼奇怪,似乎再跟什麼人說話一樣。”

拓跋星 眼睛之中露出一絲驚懼,慢慢道:“那個獨孤行身後是有一個東西,你沒有陰陽眼,所以你看不到,我剛纔看見了——”

我一怔,心道:“難道我的幻陰指失靈了?要不就是距離太遠的原因。”

我低聲問道:“你看到那獨孤行背後是什麼東西?”

拓跋星眼中的驚懼之意更加濃了,低聲道:“我看到在那獨孤行的頭頂,有一隻蜘蛛的殘影。那蜘蛛有十條腿,其中三條腿是漆黑的,剩下七條腿是淡淡的灰白色。”

我聽到拓跋星所說的這一句話,心中猛然一沉,低聲道:“十足蛛魔?”

拓跋星緩緩的點了點頭。臉上神情更是凝重。

這十足蛛魔我也曾經聽星星說起過,說這十足蛛魔也是草鬼寨所供奉的五仙殘魂之一。

尋常蜘蛛有八條腿,這蛛魔卻是有十足,而且每殺死一人,吞噬一人的精魂之後,這蛛魔的一隻足影就會凝實一些,殺死百個人之後,這蛛魔的一隻足的足影就會變得漆黑,宛如實質。只不過這所殺的一百個人卻不是那麼好找,要找陰氣十足的至陰之人才可以,否則的話,殺了那至陽之人,吞了那至陽之人的精魂,這蛛魔就會被那陽火將殘影燒去一足。

其間半點錯誤不得。

這十足蛛魔十足俱都漆黑如墨之後,隨身帶出,便可以吞噬萬物生靈,到那時這個十足蛛魔就會跟那宇宙之中的黑洞一般,具有強大的吸力,將無論活人死人,精魂靈氣俱都一一吸走,被這十足蛛魔的陰氣黑洞吞噬。

我心中一沉,低聲對拓跋星道:“這個獨孤行煉製這種邪惡的東西,就不怕被詛咒嗎?”

拓跋星低聲道:“這種人早已經沒有了人性,他們那裏會在乎別人的死活。”

突然之間,拓跋星住口不說,擡起頭來,眼睛看着頭上的棺蓋,眼睛之中露出恐懼之意…… 見到宋倩一有些激動,夏林果連忙跟她解釋,可宋倩一根本不聽,她甚至要把夏林果趕出去,在拉扯的過程中夏林果說了聲夏林龍是我哥哥,宋倩一才停了下來,可她還是不太敢相信。

宋倩一說:「你說什麼?林龍是你哥哥?可我明明看見在英國的時候你跟他在珠寶店裡挑戒指,你們有說有笑的。」

宋倩一滿腹的委屈,她覺得自始至終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她出身卑微配不上夏林龍,況且夏林龍怎麼會喜歡她呢,既然夢已醒心已碎,她不想再打攪夏林龍了,所以她選擇了一走了之,可老天為什麼還是不放過她,讓夏林果找到了這裡。

聽完宋倩一的陳述,夏林果完全明白了,原來是宋倩一誤會了她和夏林龍,弄來弄去終究是誤會一場,夏林果又從包里拿出了一枚戒指,夏林果把戒指放到桌子上,說:「這枚戒指是三年前哥哥要送你,你一走了之讓哥哥很傷心,這三年來他一直渾渾噩噩的過著,這戒指是他最近扔的,三年前是我陪他去買的戒指,當時哥哥很開心,你知道我哥哥扔這枚戒指的時候有多傷心嗎?」

宋倩一聽到這些話突然覺得心裡好痛,宋倩一捂著心口倒退了幾步最後癱坐在沙發上,夏林果也看得出來宋倩一對夏林龍的感情,夏林果問宋倩一要不要去見夏林龍,宋倩一卻對夏林果說她現在不想見夏林龍,給她點時間吧,她想好了自然會去找夏林果。

這樣也好,讓她好好舒緩一下心情,夏林果遞給宋倩一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公司的地址,如果宋倩一想好了就去公司找她,她會帶宋倩一去見夏林龍的,夏林果臨走前突然對宋倩一說:「嫂子,哥哥真的很愛你,希望你別讓他失望。」

現在房間里只剩下宋倩一一個人,她看著桌上的戒指,她拿起來戴了一下尺寸剛好,當時夏林龍說什麼要幫她塗指甲油,原來是在量尺寸,宋倩一捂著嘴眼淚不停的流下來,是她誤會了夏林龍,她傷害了她最愛的人。

夏林果回到公司就看到葉軒交叉著腿雙目緊閉,一臉休閑的坐在夏林果的座位上,辦公桌上還有一杯咖啡,夏林果過去戳了戳葉軒的肩膀,葉軒睜開眼睛看到夏林果的臉離自己好近,「唩」的一聲兩腿一蹬,自己跟著椅子摔在了地上,葉軒站了起來指責夏林果為什麼要這樣抓弄他,夏林果聳聳肩,她又沒嚇他,是他自己大驚小怪怪誰,夏林果指著桌上的咖啡,說:「這咖啡幹嘛放這?」

葉軒一臉壞笑,拿著咖啡遞到夏林果面前,他希望夏林果喝了這杯咖啡,夏林果一把推開了咖啡,她不喜歡喝咖啡,這種苦苦的東西不太適合她,「嘭」葉軒把咖啡重摔在桌子上,葉軒故作惱火,說:「這咖啡是你煮的,你都不敢喝,你竟然拿來給我喝,你有病吧?」

這可說到夏林果的軟肋,她不喜歡喝咖啡自當不會煮咖啡了,剛剛葉軒喝了一口咖啡就直接吐了出來,這是他長這麼大以來喝過的最難喝的咖啡了,夏林果弱弱的看向了那杯咖啡,然後再一臉無辜的笑呵呵的看著葉軒,然後葉軒也笑呵呵的看著夏林果。

幾天後太陽服飾開了個酒會,這個酒會是為了夏林果準備的,夏林果並沒有把酒會弄得有多大,他只請了一些朋友和公司的員工,其中吳長風也會來。

林心怡穿著一身性感抹胸裙,在酒會上林心怡出盡了風頭,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楚世娜就坐在一旁看著林心怡怎麼賣弄風騷,夏林果身穿著簡約的藍色禮服出席酒會,楚世娜走到夏林果身邊跟夏林果打招呼,夏林果看到楚世娜穿著黑色禮服,然後再看著自己的藍色禮服,這好像撞衫了,款式是一樣的就是顏色不一樣,姐妹倆尷尬的笑了笑,夏林果和楚世娜跟其他人不一樣她們去看了看擺在桌上的美食,而且還不顧形象的夾各種食物來吃。

高遠樹,王思允和方櫟宇也都來到了酒會,與此同時吳長風也來到了酒會,在酒會門口高遠樹吳長風他們碰面了,他們互看著對方,高遠樹心裡明白吳長風為什麼會來這,吳長風是為了夏林果來的吧,吳長風沒有說什麼話,而是直接走進了酒店,王思允覺得剛剛的氣氛好詭異,那眼神好像都可以殺人了。

林心怡走到夏林果和楚世娜身邊,林心怡一臉嫌棄的看著夏林果和楚世娜,這衣服都穿一樣的,還這麼不入眼,林心怡都覺得夏林果是不是學時裝設計的,連衣服都不會搭,真是丟設計師的臉,楚世娜最看不過林心怡這幅自以為是的模樣,楚世娜推開旁邊的夏林果,她拿著飲料潑到林心怡的禮服上,林心怡的禮服被弄髒了,整個人直接大叫了起來,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吳長風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夏林果。

夏林果也看到吳長風了,但這個時候夏林果有些慌張,眼睛有些迷離,夏林果低著頭跑出人群,吳長風見狀立馬追上去,不管吳長風怎麼叫夏林果,夏林果就是沒打算停下來,吳長風一個壞笑,他繞了一條道終於在一個拐角攔住了夏林果,吳長風問為什麼要躲著他?夏林果低著頭沒有回答,吳長風每問一個問題就會上前靠近夏林果,但吳長風每上前一步夏林果就後退一步,直至逼到一個角落裡,夏林果沒地退了,吳長風單臂扶著牆,此時夏林果心裡更慌了,他這是壁咚嗎?吳長風低頭在夏林果耳邊輕輕的說:「你願意做我女伴嗎?」說完后吳長風笑了笑,夏林果又趁機推開了吳長風然後跑開了,這次吳長風沒有追而是站在原地看著夏林果落荒而逃,而在吳長風的身後就站著高遠樹,剛剛他看到夏林果了,想要跟夏林果打招呼,可夏林果跑的急他也只能跟了上來,誰知道,哼!又是打臉的一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