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那武技品階還不低,最起碼要有玄階上品。

想到這裡,那名不停地喊葉恆夫君的漂亮女子,對葉恆的來歷愈發的好奇了。

要知道,擁有越級而戰的能力,再加上武技方面的恐怖天賦,以及那個擁有著特殊能力的獸寵。

這些因素加起來,恐怕不比姜都的那些大家世族的核心弟子差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在她猜測著葉恆身份的時候,葉恆那邊已經分出了勝負。

憑藉著食虛幻貘那無往不利的精神攻擊手段,葉恆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撓,一拳便轟在了黑一的胸膛之上,而且是正中在心窩處。

強大的拳勁透過黑一的皮膚,傳遞到他體內,就像是虎入羊群一般,勢如破竹地摧毀著他體內的生機。

並且,黑一的心臟也在那股拳勁之下,炸裂成數塊。

「唔……」

黑一嘴中發出一聲嗚咽,嘴角處流淌出絲絲鮮血。

而他的眼眸在這一刻恢復了神采,不過這神采也就在下一刻便漸漸地消散。

緊接著,黑一腦袋一歪,直直地倒了下去。

而他手中的大刀先他一步,「哐當」一聲摔落到地面。

居然贏了!遠處那名漂亮的女子,星眸之中裝滿了驚駭。

不過她在驚駭的同時,也不由地鬆了一口氣。

既然葉恆贏了的話,那麼她也就無需動用那個東西了。

要知道,那東西危險係數極其的高,一個不小心的話,恐怕連她自己也會宰在裡面。

故而,不用動用它的話,真是再好不過了。

見到黑一倒到地面上之後,葉恆總算微微鬆了口氣。

好在這個黑一沒有防備,故而能夠讓食虛幻貘的精神攻擊一擊必中,這樣的話也省去了葉恆不少麻煩。

如果這黑一沒有被食虛幻貘的精神攻擊所影響的話,那麼葉恆自然是要經歷一番苦戰。

畢竟那黑一可是半隻腳踏入元門境界的強者,能夠調用天地間的靈氣,一招一式之間都含著極其強勁的力量。

不過葉恆有自信,就算那黑一不陷入幻境之中,兩人正面交鋒的話,活到最後的也一定會是他。

而葉恆自信的源頭便是他左手背上的鳳凰印。

除去那喚鳥之力,鳳凰印還有另外一個能力,那就是涅槃之力。

擁有著涅槃之力的葉恆,哪怕是陷入重傷之境,也能夠恢復過來。

當然恢復之後,短時間之內涅槃之力是不會再起作用的。

而至於會多長時間在起作用,這還有待葉恆嘗試一下。

但即使如此,那也是相當於多了一條性命。

想象一下,當拼到了最後,雙方全部身負重傷、底牌盡出,而這個時候如果一方突然滿血復活、精神抖擻,那另外一方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收起元力,葉恆大步走到黑一的屍體面前。

隨後便見葉恆撿起黑一的大刀,揮刀抹掉黑一屍體的脖子,然後再奪下他掛在腰間的儲物袋,理所當然地揣入自己的懷中。

這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彷彿早已經操練了無數次一樣。

而且,做完這一切之後,葉恆緊接著便朝著黑二、黑三以及黑四的屍體那邊走去,依次重複這樣的動作。

要知道,傳聞之中,那些至強的武者,哪怕只有一滴血血留在世界上,依然能夠憑藉這滴血重生。

也就是那駭人聽聞的,滴血重生。

當然也僅僅只存在於傳聞之中。

不過除去傳聞,有些實力高強的武者,哪裡心臟破碎了依然能夠存活下來,這是真實的例子。

雖然葉恆知道,面前的這四名黑衣人恐怕不會擁有那般的能力,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

反正都已經殺了,順便割個頭也一樣。

這一切,那名稱呼葉恆為夫君的漂亮女子自然也是看在眼中。

在她心中,對葉恆的評價又多了三個詞,謹慎、果斷、狠辣。

不過,對此她並不感覺到反感,反而目光之中多了幾分讚許之意。

她從小所生長的環境之中,充滿了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也正因為如此才早就了今天的她。

對於現在的自己,她很是喜歡。

而從葉恆身上,她看到了幾個與她相似的共同點,故而連帶著對葉恆產生了几絲好感。

同時,她對葉恆能夠擁有這般實力也逐漸的釋然了。

「嗯,現在你可以給我一個解釋了吧?」忙完事情的葉恆,就這樣提著大刀朝著漂亮女子走了過來,冷冷地問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從天際邊激射過來一道黃色的光芒,猶如閃電一般一瞬之間便落在了葉恆與那漂亮女子的中間。

於此同時,一道清脆如鈴的呵斥之聲在兩人耳邊炸開。

「小姐,音姨來了。」

接著伴隨著一道「嘭」的聲響,地面出現了一道一丈深的大坑。

氣浪翻滾,一股無形的力量迸發而出。

剛剛朝這邊走過來的葉恆,直接被這力量給吹飛到三丈開外的大樹邊,然後狠狠地撞在樹榦之上。

還好那股力量並沒有含著攻擊性,不然的話葉恆就不是氣血浮動這麼簡簡單單的事情了。

葉恆揉了揉胸口,靠著樹榦站了起來,朝前望去。

那黃光不就是先前把他撞飛的那個嗎?沒想到,裡面居然還藏著個女人。

只見黃光漸漸散去,露出了藏匿在其中之人的面貌。

那是一名面若姣好,帶有絲絲英氣的女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很高。

有多高呢?

要知道葉恆可是已經非常的接近六尺了,而那女子居然比葉恆要高出一個頭。

由此可想想象得出,她有多麼的高了。

那英氣的女子剛剛從黃光之中走出,便對葉恆怒目而視,嘴角一揚,嬌喝道:「矮小子,你居然敢對我家小姐出手,真是活膩了。」

幾乎就在她話音落下之後,便見她右手一抬,然後猛地朝葉恆這邊一拍。

磅礴的元力噴涌而出,牽引著周圍的天地靈氣,接著化作一道晶瑩的掌印,迎風而漲,呼嘯著朝葉恆轟來。

掌印之上帶著森然的力量,想必就算是鐵打的身子,在這一掌之下恐怕也會粉碎為塵埃隨風消散。

看到那掌印之後,葉恆眼皮直跳,強烈的危機之感從心頭浮現。

最重要的是,那掌印速度還極快,前一刻還在視野的邊緣,這一刻便已經飛到了面前。

強烈的求生本能的催使之下,葉恆下意識地朝左邊滾去。

而這個時候,那漂亮的女子也見到這副情景,一臉驚駭,旋即便高聲對著她面前的英氣女子喊道:「音姨,不要啊!」

那個被漂亮女子稱呼為音姨的女子,聽到她的驚呼聲之後,手臂一抖,下意識地收回了點力量,同時強行讓那掌印偏離了一下軌道。

而且葉恆也同時在往左邊躲避,兩者相交之下,那道帶人駭人力量的掌印幾乎是擦著葉恆的衣角,轟在了他剛剛所靠著的那棵大樹上面。

「嘭。」

一道清脆的崩碎之聲回蕩開來,接著便見那棵大樹以那被掌印轟擊到的地方為中心,爆裂開來。

而且爆裂的碎片在四射到半空之中時,又突然粉碎成了如塵埃那般細小的碎屑,然後彌散在空氣之中。

這還僅僅是對方隨手一擊所造成的效果,如果她完全地認真起來的話,那威力恐怕要翻上十多倍。

想到這裡,葉恆不由地擦拭了一下額頭的冷汗,微微鬆了口氣。

剛剛還好最後的關頭,那漂亮的女子喊了一聲,不然的話,就算葉恆提前躲避那也是躲不過去的。

寵妻成癮 而遠處那個被稱為音姨的英氣女子,有些不解地看著她家的小姐,疑惑地問道:「小姐,剛剛那個矮小子可是拿著大刀想要砍您,為何您要阻止我殺了他呢?」

英氣女子說話並沒有使用上元力遮遮掩掩,故而雖然離得這麼遠,但是葉恆依然能夠清晰的聽見。

我的老姐,那大刀是我的戰利品我能不拿著嗎?而且,那個矮小子是什麼鬼。雖然我的確不如你高,但是我也不矮啊。

葉恆在心中異常無奈地想到,同時也連忙把那大刀給收了起來。

而那漂亮的女子在聽到音姨的問話之後,掩口輕笑,不急不緩地說道:「音姨,你剛剛誤會了,那傢伙只是過來向我問些事情的。而且,還是他救了我的。」

「什麼,居然是這個矮小子救了你?」雖然音姨的語氣異常的驚愕,但是並沒有懷疑那漂亮女子話語之中的真實性。

如果連你自己主人的話都不會相信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又有誰的話你能夠相信得了呢?

「嗯,那個矮小子,不好意思了,打錯人了。」想了想,最後音姨還是決定給葉恆道了一下謙。

畢竟不管怎麼樣,葉恆也算是她家小姐的救命恩人。嗯,雖然長得矮了一點了,姑且還是道一下謙。

不過從音姨那隨意的態度,以及毫無情感的話語,任誰都可以看得出,她這道歉壓根就沒有懷著誠意。

好在葉恆也是個大度的男人,故而擺了擺手,說道:「沒事。」

其實,他非常非常地想要把那個叫音姨的女子狠狠的狠狠的臭罵一頓。

不過,考慮到對方的實力遠超他的情況之下,他還是選擇把話憋了回去。

「嗯,小姐您看,這矮小子都說沒有事了,所以您就不用擔心了。」音姨笑了笑,對那漂亮女子說道。

老姐,我這是客套話,你以為……葉恆臉頰上的肌肉在抽搐著,表情有些不自然。

「也好,那我們現在就走,以防那些傢伙再出現。音姨,麻煩你了。」說完,漂亮女子的目光落在音姨身上。

而音姨在聽到她的話語之後,點了點頭。

接著只見她右手食指之上的戒指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然後一艘足有十丈長的神行舟出現在半空之中。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雖然外表看上去像是神行舟,但實則這恐怕應該是艘神行船。

因為在這神行船船身之上刻了大大小小足有三十多道元力陣法,一般的神行舟是不會擁有這樣的配置的。

而且船體上方還有一間小型的屋子,雖然不大但是住幾個人恐怕不在話下。

也正是這些原因,葉恆才判斷出這是一艘神行船。

比起神行舟來說,還是神行船更適合長途旅行。

就在葉恆目光移轉的時候,他無意之中瞥見了,刻在神行船船頭處的那個萬字。

這難道是萬元三,他們家商會的神行船?

這女子恐怕與萬元三有什麼千絲萬縷般的關係。

好奇之中,葉恆下意識地開口問道:「你認識萬元三嗎?」

「咦,你也認識我哥哥啊。哦對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咳……」輕咳了一聲,那名漂亮的女子繼續往下說道:「我叫萬昭君,夫君你也可以親切地叫我君兒哦~」

對於萬昭君的那個夫君的稱呼,葉恆算是有些免疫了,耳朵自動地給它過濾掉了。

「你居然是萬元三的妹妹!」葉恆驚愕道。

然而這個時候,萬昭君食指放在面前搖了搖,笑道:「你錯啦,夫君。準確的來說,我是他的七妹。萬元三是我的三哥。」

像是知道葉恆接下來要問,她有幾個兄弟姐妹們一般。

萬昭君抿了抿嘴,繼續說道:「我一共有四個哥哥,兩個姐姐,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嗯,那麼請問夫君,我們家一共多少個孩子?」

這種連三歲孩童都能夠計算出來的問題,要是葉恆答不上來的話,他可以去跳河了。

「十個。」

「錯啦,答案是三個。」萬昭君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笑著搖了搖頭。

「哈?」葉恆有些摸不到頭腦,驚愕出聲來。

因為根據剛剛萬昭君所說的話來判斷,連她自己在內的話,她們家應該是有十個孩子的啊。

等等,孩子?

葉恆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的驚愕散去了幾分。

「看來夫君你像是明白了什麼,沒有錯。比我小的弟弟以及妹妹們,他們才是孩子。」萬昭君俏臉上浮現出得意的微笑。

這算是語言上的陷阱,故而葉恆一時也沒有反應得過來。

「好了小姐,我們趕緊走吧。」一旁的音姨不由地出聲提醒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