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漸漸走近的劫匪,穆秋雨的心中有著一種叫做絕望的情緒蔓延。她開始恐慌,她又有些茫然。

她想要拚死一搏,來捍衛自己的清白,但看到黑洞洞的槍口時,穆秋雨心中好不容易積聚的勇氣頃刻間便煙消雲散。

穆秋雨將求救的目光向四周的乘客們望去,她記得,自己剛剛遭受到李偉侮辱時,便是他們在替自己聲討公道。

可這一次,沒有乘客願意站出,每個人都在躲閃穆秋雨的目光,甚至,有的人乾脆低下頭去。

看到這一幕,穆秋雨真的死心了,有些認命的閉上眼睛,兩行清淚順著秀美的臉頰流了下來。

她恨周圍人的冷血無情,恨劫匪的心狠手辣,甚至她還恨自己的軟弱。如果,自己能多些勇氣,就算是立刻去死,也要遠遠好過在這裡受盡屈辱!

孟陽同穆秋雨的距離越來越近。

五米,

三米,

一米。

就當孟陽獰笑著要去撕扯穆秋雨的衣服時,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肩膀一沉,有人牢牢的扣住了他!

孟陽下意識的回頭望去,是一位模樣清秀的年輕人。

「兄弟,欺負一名女孩子算什麼本事?」

李偉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對著孟陽說道。

本來,這件閑事,李偉是不想管的。

但當他看見穆秋雨哭泣的樣子,和原本在面對自己時,牛逼轟轟的乘客們全部變成了啞巴,李偉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李偉的邪惡值雖然有著310點,比面前叫做孟陽的還高,但他的心卻是熱的,血也是熱的,他實在是忍受不了一名女孩子在他的面前受辱。於是,李偉選擇了毅然決然的站出來。

聽到聲音,本來已經在等待悲慘命運來臨的穆秋雨悄悄的睜開眼睛,當她看清擋在她面前,挺身而出的正義使者是李偉后,美麗的眸子中裝滿了驚訝,以至於滿心的驚恐都被暫時忘記。

穆秋雨萬萬沒有想到,在自己真正的面臨險境時,站出來的並不是那些看似善良正義的乘客們,而是這名剛剛占自己便宜的公交色狼!

想到這些,穆秋雨望向李偉的目光中多了幾分複雜。

「你,要替她做主?」

孟陽詫異的望著面前的年輕人,大腦有些回不過彎來。

搶劫,殺人,強姦民女這種事情,孟陽也不是第一次幹了。

每次在他作案時,周圍的人們只要看到他手中的槍,都會老老實實的跟小雞子似的,還從未遇到過有人反抗。而面前的這位青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是壓根就大腦神經有問題,竟然敢替別人出頭,他是活的不耐煩了嘛?

望了望臉上還猶帶著淚痕的穆秋雨,李偉重重的點了點頭。

看見李偉的動作,穆秋雨突然有些愧疚。一位在女孩子受辱時,能夠冒著生命危險站出來的男人,怎麼可能是公交色狼呢?

一定是自己錯怪了他!

「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胡一星和領頭的中年大漢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孟陽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自己能夠解決,隨後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持槍的右手猛的抬起!

李偉一直在注意孟陽的動作,見孟陽動槍后,李偉的瞳孔一陣緊縮,猛的向他撲去。

「砰!」

槍響了,不過,並沒有打在李偉身上,而是給汽車再開了一個天窗。

李偉撲在孟陽的身上,伸出左手照著孟陽的下巴就是重重一拳。

「嘭。」

劇烈的轟鳴聲傳來,李偉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面前發生的一切。

孟陽的下巴竟然被自己一拳生生打碎,他什麼時候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了?

此刻的李偉並沒有思考的時間。這時,胡一星已經趕到,抬起手槍,對準了李偉。

李偉想要躲避,但時間上明顯來不及了,正當他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望見了孟陽碎裂的下巴,想起剛剛自己駭人聽聞的力氣。

如果,他此時還能擁有剛才的力氣,他只要將孟陽向著胡一星所在的方位拋去,便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時,李偉的餘光正好瞥見了胡一星手指向著扳機扣去,來不及了!

李偉雙手猛地用力,緊跟著讓他吃驚的一幕發生了,他抓著的孟陽就好像是一個布娃娃一般,在他的手中感受不到絲毫分量。

「砰!」

就在胡一星扣動扳機的前一剎那,李偉將孟陽的身體狠狠拋了出去!

「撲通!」

重物落地的聲音傳來,胡一星顯然沒有料到李偉會有這麼大的力氣,猝不及防下被孟偉撞個正著,摔倒在地。

李偉沒有絲毫停留,身子繼續向前猛的衝去,當他趕到胡一星身邊后,直接一個利索的肘擊,讓胡一星暫時的失去了戰力。正當李偉想一鼓作氣將中年大漢一併解決時,突然有著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不許動,在動我就開槍了。」

李偉抬頭,不知何時中年大漢已經來到他身前一米處,此時正持著手槍對準自己。

李偉的眉毛皺了皺,卻依舊按照中年大漢的指示,緩緩站起了身,將手舉過頭頂。與此同時,李偉的腳尖翹起,趁著大漢不注意,將右腳向著孟陽的身下探去,隨時準備故技重施,制服大漢!

姓名:劉一山。

性別:男。

年齡:38周歲。

邪惡值:380點。

每日地獄宣言:倒霉,今天竟然碰到個扎手的點子,不過還好,我這就趁他不注意,開槍射殺了他。

「不好!」

李偉不惜暴露自己的行蹤,猛的向前一步,將孟陽的身體踢的凌空飛起。

「砰!」

李偉的反應固然足夠機敏,但終究是晚了一步。在李偉有所動作前,劉一山便扣動了手中的扳機。

還是要死了嘛?

真沒想到,自己竟然為了一次俗氣的英雄救美而死。不過,自己死倒是沒什麼,但小詩要怎麼辦啊?

自己給她留的一百萬,足夠支持到小詩蘇醒的那一天嗎?

感受到胸口傳來的劇痛,李偉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可死亡那種冰冷的感覺卻並沒有如期而至。

下一刻,李偉有些疑惑的睜開雙眼,向著自己胸口處望去。只見,自己的胸口竟然和往常一樣,明明被槍擊中了,卻連個傷口都沒有!

李偉抬頭望去,發現劉一山正詫異的望著自己的胸膛,顯然,他也在疑惑李偉為什麼好端端的站在這裡。

看見劉一山,李偉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一步步向著他緩緩逼去。

「你要做什麼!」

看到李偉逼近,從始到終就算是自己的同伴被打倒,都一直保持鎮靜的劉一山,情不自禁的後退,雙腿微微打顫。

這個凶神惡煞的中年大漢,竟然在害怕李偉!

在場的眾人簡直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如果不是他們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剛剛還被他們辱罵的青年,這時候竟然憑藉一人之力救了他們所有人,竟然能夠叫心狠手辣的劫匪感到恐懼!

「啊!」

劉一山的口中發出一聲近乎於野獸般的嘶吼,他終於承受不住李偉所帶來的壓迫感,手中的槍口對準李偉拚命的射擊。

「砰砰砰!」

劉一山所持的手槍裝彈量共有五發,先前殺死男孩用了一發,剛剛又射出一發,現在打出的三發子彈,已經是劉一山手槍中的全部子彈了!

這一次,我一定要你死!

劉一山畢竟是個凶人,在李偉的壓迫下,他體內的血氣全部被激發出來,凶戾的盯著李偉。 李偉一直都在盯著劉一山的動作,始終沒有放棄警惕。在他看到劉一山的手臂舉起來時,身子猛的向旁邊一閃,然後斜著向劉一山撲去。

當李偉就快要來到劉一山的跟前時,他心中突然暗暗一驚。

他同劉一山之間的距離雖然並不算遠,但也至少隔了四五米,他先是躲過了子彈,然後再向著劉一山撲來,用掉的時間怎麼講也要有一秒。可事實卻是,在李偉幾乎剛做出動作的同時,他便到達了劉一山的跟前,他相信這種速度就算是職業短跑運動員都不可能擁有!

劉一山顯然也沒有料到李偉會擁有如此驚人的速度,瞪大了眼睛,驚訝的望著李偉。

面對發獃的劉一山,李偉沒有任何猶豫,一拳切在他的脖頸上,劉一山便保持著驚訝的表情,昏倒在地上。

這時,一共三名手持槍支進行打劫的悍匪,已經被李偉一人統統放倒!

穆秋雨望向李偉的眼神,是掩飾不住的驚訝。雖然,她十分感激李偉能夠在她危難的時候挺身而出,但她其實並不看好李偉。

在穆秋雨看來,就算雙方都是赤手空拳,身材消瘦的李偉也不可能是劫匪中任意一人的對手,更何況,這批劫匪有著整整三人,他們的手中還有槍!

穆秋雨本以為自己今天註定了會遭受侮辱,李偉的出現只是將事情發生的時間延遲了一下而已,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李偉竟然憑藉一己之力,戰勝了三名悍匪!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壯舉!

周圍的乘客們見到悍匪被制服后,先是一窩蜂的跑到劫匪身邊卻拿屬於自己的,不屬於自己的財物,隨後才一個個笑逐顏開的讚美李偉。

呆男孽緣:空降魔鬼上司 「小夥子,一看你這面相啊,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

「阿姨,剛剛不是您說,他是公交色狼的嗎?您還說像他這種惡人一定會生兒子沒**的。」

「誰這麼說了?我怎麼沒聽見!」

先前說話的一位大媽,對著一位小孩子反駁道。

「就是就是,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公交色狼呢?」

「誰可能會認為這樣好的一個小夥子會做出齷蹉的事情呢?」

周圍的乘客們,不管是先前罵過李偉的,還是沒有罵過李偉的,這時都紛紛附和著先前說話的大媽的言論,整的一開始說話的小孩子,瞪著一雙眼睛疑惑的望著在場眾人。

而李偉,卻並沒有理會周圍巴結的眾人,好不容易將三名悍匪制服,李偉總算是有時間可以沉下心來,好好的研究一下身體的改變。

李偉先是留意了下魔化蛻變的進度條,只見,那原本就僅僅只有尖端帶著點黑色的進度條,黑色所佔的比列更小了,而在一旁的數字標示上面還清晰的寫著。

魔化蛻變,進度萬分之一。

在將三個惡人擊敗后,魔化蛻變的進度不僅沒有增加,竟然還減少了!

這個現象讓李偉百思不得其解。

本來,因為害怕這個魔化蛻變進度條達到一定程度后,自己會喪失原本的意志,李偉在心中一直都很抵制它,甚至他都已經有了和超級地獄系統對著乾的心思。

可現在,他明明是將一眾惡人收拾趴下了,這進度條為什麼不僅沒有進展,反而還少了呢?

難不成,真的是自己想多了,這個進度條的觸發條件其實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李偉前前後後仔細的思考了一下,但就算他絞盡腦汁,也無法將這件事情鬧清楚。

索性,李偉也不是糾結的人,他暫且將這件事情放下,將個人的屬性面板調了出來。

姓名:李偉。

力量:15(+21)

敏捷:25(+15)。

智力:30(+5)。

邪惡值:310點

邪惡幣:0

屬性倒是並沒有發生變化,但在屬性的最後,卻多出了一個括弧(魔化蛻變進度萬分之一),並且不知道是不是李偉錯覺的緣故,原本背景就是黑色的屬性面板,這時看起來,竟然要比以前黑的更加純粹。

「先生,多謝您出手相助,等一下警察便會趕到,他們一定會授予您優秀公民的稱號。」

一道聲音,打斷了李偉的沉思。

李偉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汽車上的司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後面,正一臉恭敬的望著他。

「報警了?」

李偉皺著眉頭問道。

張虎的麻煩還沒有解決,他現在正抓時間趕往華東鎮,李偉可不想去錄口供浪費時間。

「對呀,先生……」

司機望了望面前的青年,聲音弱弱的道。

他有些想不明白,現在報警了,等警察到來后,面前的青年一定會受到表揚,甚至有可能收穫錦旗,拿到獎金,甚至很有可能被當做英雄事迹在各大媒體上宣傳。

現在,多少人認爹認媽認老公不都是為了出名嘛?如今,一個好端端的出名的機會擺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怎麼看他的臉色好像並不歡喜呢?

「等到警察來了,你們中隨便出一個人去錄口供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李偉說完,不去理會車上眾人詫異的目光,就要下車。

「李偉!」

李偉都走到了車門處,車廂後面卻突然有人再叫他的名字。

李偉回頭望去,發現說話的人正是被自己救了的穆秋雨。

「謝謝你。」

穆秋雨不好意思同李偉的目光對視,臉色羞紅的道。

聽到穆秋雨的聲音,李偉一愣,隨後卻微笑著擺了擺手。

「下次睡覺,不要再枕著別人的肩膀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