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是普普通通的一招攻擊,但就在雙方接觸的那一刻,刀芒突現,蠻沖那脆弱的身體就直接被轟飛!更有甚者,蠻沖正在興緻勃勃的施展火雲步之時,那極為變態的天地囚籠就罩在了自己身上,接下來就是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天色就已經亮了起來!

「起床了!」胖子那特有的大嗓門,在極為安靜的凌家別院響了起來,因為昨天胖子和影軍二人也參加了挑戰,沒有想到還真被這兩個傢伙給殺到了前五十名,胖子那一套近身殺法,在短時間之內居然沒有人能夠破得了,胖子手中那柄紫金菜刀此時在雲龍城之中也是小有名氣,而胖子現在的名次,是第四十五! ?而影軍就更變態了,這傢伙一身極為神秘的隱身術,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學來的,居然沒有人能夠看破,而且他上了擂台也不說話,都是身形一閃就玩起了,隨即就是長時間的蟄伏,等對手一個疏忽的瞬間,致命的殺招就涌了出來!

當然,這裡是擂台,不是什麼生死之戰,所以影軍倒是沒有下死手,但那渾身極為驚人的殺氣,卻讓所有對手都感到膽寒!

影軍的殺氣與蠻沖的不一樣,蠻沖的更多是那種極度憤怒之時所產生的凶戾之氣,而影軍的殺氣卻極為純正,就像是殺過很多人之後所累積的殺戮之氣,這種氣息,對於這些年齡最大也不超過十五歲的少年來說,根本就沒有多少人能夠承受,當然,像蠻衝天邪這一類變態除外。

而影軍現在的戰績要比胖子還超前不少,這傢伙居然已經衝到三十九名!

「胖子,你一大早的鬼叫什麼?」蠻沖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我靠,你小子終於起床了,你難道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居然這麼晚才起床!」胖子的性格就是大大咧咧,昨天蠻沖受傷的時候,胖子和影軍都在戰鬥之中,雖然中間因為風無極等人停了一會,但最終,蠻沖最為危險的時候,他們都不在現場,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蠻沖昨天是怎樣在鬼門關前面走了一遭!

而昨天晚上,蠻沖一回到家,就和林老凝結的虛影戰鬥了一個晚上,雖然身上傷勢已經痊癒,但還是有些疲累,再加上一個晚上的戰鬥,蠻沖可以說是已經精疲力盡了,最終還是林老的幫助,將他所凝聚的那道虛影盡數給蠻沖吸收之後,心中那最後一絲疲累,終於經消失殆盡。

之所以這麼晚才起來,就是因為林老的靈魂之力是在是有些龐大,蠻沖那更為幽深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他此時的收穫,他的靈魂之力,又增長了一大截!

而經過一個晚上和自己的戰鬥,蠻沖現在的戰力,連他自己也不清楚,不過在今天凌晨的時候,蠻沖已經能在哪虛影的手上堅持一個小時,這份時間所能證明的,是巨大的進步,當然,這一切都是在蠻沖的腦海之中進行的,實際戰力能提升多少,蠻沖還沒有試過!

「死胖子,你一大早在這裡鬼叫什麼?」蠻沖一見到胖子那一臉不耐煩的表情,自然知道這傢伙心裡在想什麼。

「你這個混蛋,太陽都曬屁股了,你才起床,今天可是潛龍榜最後一天,胖子我還打算將自己的名次在提升一下呢。」胖子登上了潛龍榜,居然開始囂張起來。

「哈哈,胖子,沒有想到你還真的衝上了潛龍榜,不過就算你如願以償了,難道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囂張?你是不是皮又癢了!」蠻沖當然看得出胖子的小人得志,揉了揉拳頭,故作兇狠的說道。

「誰能跟你這個變態比,既然你起來了,我們還是快點走吧,晚了又要搶擂台了!」見蠻沖說著就要對自己動手,胖子立即就岔開了話題。眾人見狀,紛紛大笑起來。

「師弟,這是你今天的早餐,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只有在路上吃了。」媚兒一如既往的將早餐給蠻沖準備妥當,這一幕看在大家眼裡,又是一陣羨慕。

「呵呵······」面對媚兒的柔情,蠻衝心花怒放,心中就像是吃了一大罐蜂蜜,甜的沒邊了,什麼話都沒有說,就是一個勁的傻笑,本來兩人之間的生活瑣事一直就是媚兒準備的,但今天早上的這頓早餐,蠻沖總感覺多了點什麼。

「獃子!」見到蠻沖的傻樣,媚兒也是忍不住笑罵了一聲:「快點走了,邊走邊吃吧。」

「嗯。」蠻沖點著頭,隨即眾人魚貫而出,看著初升的朝陽,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大好。

「今天,我們一定要拿個滿意的名次!」胖子大吼,影軍則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那握著匕首的雙手在不知不覺中緊了又緊。

風無極和凌天豪二人領頭,凌天豪一路上都用一種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盯著蠻沖,倒是讓蠻沖顯得極不自在:「老師,我臉上長花了?」

「你臉上倒是沒有長花,我只是想將你小子刨開來看看你小子到底是什麼做的怪物,昨天那一招到底是怎麼領悟的?」凌天豪到現在也沒有忘記,蠻沖昨天那驚艷的一招禁錮技,血煞那麼強大的傢伙,在這樣的一招之下居然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禁錮起來,這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就連他們這種至尊階的強者,領悟這種禁錮武技的時候,也是極為艱難的。

「呵呵,這也沒有什麼,就是我心裡一想,要是這傢伙能停下來就好了,結果好像是老天開眼,那傢伙還真的被禁錮了起來。」蠻沖打著哈哈,自然是不肯將自己身上那戰紋的秘密說出來的。

眾人聽到蠻沖這極為牽強的解釋,直接就掉了一地的下巴,這混蛋,扯淡也不是這麼扯的,什麼叫心裡一想,那傢伙就停下來了,要是人人都能這樣,那麼這世界豈不是亂了套?

「神啊,讓天上來個炸雷劈死這個死變態吧!」胖子有氣無力的哀嚎,所有人都是忍俊不禁,這倒是不怪胖子,實在是蠻沖的解釋太過操蛋了一些!

「哈哈,凌老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又何必刨根問底,反正這小子是我們的弟子,將來可是要繼承我們衣缽的,他越強,對我們的好處越大啊!」風無極在前面哈哈大笑,對於凌天豪的吃癟,前者心裡是極為高興的。

「算了,既然老瘋子這麼說,你小子又不肯透露半分,你就當我沒說好了,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你還是鋒芒太露了一些,要知道在大陸上行走,只有沒有暴露的東西,才是底牌!」凌天豪的話,有些語重心長。

「嗯,老師,你說的我都知道,但這一屆的潛龍榜第一名我必須得到,所以暴露一些也沒有什麼,以後我的底牌會越來越多,畢竟現在我還小不是么?」對於凌天豪所說的道理,蠻沖自然知曉,但是他卻有不得不暴露的動機啊,這潛龍榜的獎勵對他來說,吸引力實在是大了些!

風無極和凌天豪二人聽到蠻沖的回答,點了點頭,這小子的天賦不用多說,而且和他接觸這麼長時間以來,這小子鬼靈精怪,壓根就不是一個願意吃虧的主,這方面風無極倒不是很擔心。

風無極擔心的是蠻沖現在鋒芒太露,會不會招惹到現在他惹不起的敵人,自己雖然能夠保護他,但自己和凌天豪總不可能隨時都在他的身邊,未雨綢繆啊!

有著風無極和凌天豪二人領路,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中心廣場,此時這裡早已經人山人海,但出奇的,那八號擂台之上卻空空如也,一共九座擂台,此時其餘八座擂台之上都在進行著激烈的搏殺,唯獨八號擂台之上沒有人!

但周圍所有人都知道,這座八號擂台屬於本屆大賽最大的一匹黑馬,蠻沖!

經過昨天和血煞的戰鬥,蠻沖的名次已經躍升至第七名!而血煞,卻取代了蠻沖的位置,直接掉落到十二名,不過沒有關係,以血煞的實力,將名次再沖回來是沒有絲毫問題的,這雲龍城,不知道血煞這小子的人,可能還真的沒有幾個!

「這小子怎麼還不來,不會是不來了吧?」已經有觀眾在發出質疑。

「呵呵,我想他不是那樣的人,說起來這小子昨天受過重傷,雖然最後恢復了,但最後又和血煞大戰一場,說不定消耗有些巨大,現在正在恢復呢。」周圍一些觀眾儘是支持蠻沖的,許多人都將蠻沖昨天的經歷說了出來,頓時,一些不知道詳細情況的觀眾就是一陣恍然,對於蠻沖的實力,不由得更加期待起來。

「哈哈,我給你們說,昨天的比賽你們是沒有看到,那小子威猛得一塌糊塗,尤其是在王升之前哪一戰,一對五啊!還破了先天五行大陣,這簡直就是奇迹!」一些人已經將蠻沖的戰績給誇得天花亂墜,當然,說的大多都是實情。

而不知道詳細情況的觀眾,已經開始後悔昨天沒有再這座擂台觀看比賽了,因為這潛龍榜大賽,基本都是老面孔,一般新人要想取得這種名次,除非發生意外,否則基本都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現在高居榜首的天邪,這傢伙也是從十三歲開始才奪得第一名的,畢竟這中間還有著五年的時間:潛龍榜的要求是不得大於十五歲,但十五歲的高手也是可以參加的!

像天邪,此時已經十四歲半了!等到明年的這個時候,天邪就不能參加潛龍榜的比試了!五年,對於這些天才來說,那是一個質的飛躍!

「快看,那小子來了,哈哈,這小子可是我的偶像,你們是沒有看到,這小子揮舞戰刀時那威猛的樣子,簡直就是天神下凡,這才是真男人啊!」隨著蠻沖等人的走進,已經有人發現了蠻沖幾人的身影,頓時驚叫起來。

蠻沖也聽得周圍眾人的議論,沒有想到,自己經過昨天的一戰,居然有了為數不少的粉絲,這倒是一個意外收穫,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些人崇拜強者的心裡,實力,終歸是最重要的!

「哈哈,蠻沖,我們支持你!」隨著蠻沖走近,所有觀眾都發出了如雷的歡呼聲!

「今天這傢伙會挑戰誰?」所有人都期待著。

蠻沖見到周圍觀眾的熱情,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的他,心裡實在是有些緊張,根本就容不得他多做考慮,身形一陣閃爍就到了擂台之上:「莫雲大哥,小弟想與你一戰!」

「我靠,這小子居然直接挑戰莫雲,潛龍榜第二名!」群眾的情緒,瞬間沸騰了! ?「哈哈,這混蛋,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這莫雲的實力豈是血煞那種人物所能比擬的,不過這小子的脾性倒是非常和我胃口,夠張狂!夠勁!」人群中許多有實力的先天強者,都被蠻沖震住了,這傢伙居然真的去挑戰莫雲!

他們哪裡知道,蠻沖這不叫張狂,他只是想早點和天邪會師於爭奪第一名的擂台而已。

「哈哈,這小子居然直接就挑戰我了,這可有點意思。已經多久沒有人敢來挑戰過我們了?」莫雲哈哈大笑。

「呵呵,也不知道這小子還有沒有底牌,不過莫雲,人家既然挑戰你了,你還是上去和他戰上一場吧。」天邪微笑著,彷彿這一戰與他沒有半點關係。

「雨馨,這小子居然看不上我們,不管了,這小子這一戰要是勝了,我可得找他好好的理論理論!」鐵雲峰滿臉的不爽!

「呵呵,雲峰大哥,我想不是這小傢伙看不上我們,而是這傢伙想早點拿到這第一名,不過不管他怎麼挑戰,天邪大哥這一關可是不好過!」雨馨像是絲毫沒有將蠻沖的態度放在眼裡,顯得極為開朗。

「哼,我也記住他了,這一次要是打不贏莫雲,他可是要再請我們吃一頓大餐!」獨孤雲夢這傢伙,腦子裡想的居然是這個!

「好了,不要鬧了,這小子的實力還是有些的,此時居然讓我也生出一種沒有把握的感覺,我還是上去會會他吧。」,莫雲本來話語不多,但蠻沖的這次挑戰明顯讓他極為開心!

「哼,這幾個混蛋,此時還這麼開心,等會有你們哭的!」另一邊,流川恨恨的說道,這一次潛龍榜,他們流雲宗可以說是全軍覆沒了,而且幾乎全部栽在蠻沖一個人手裡,再加上在天風拍賣行的事情,流川對蠻沖的恨意,幾乎是達到了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難以清除的地步!

而現在,這流川就連天邪幾人也恨上了!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去找天邪他們幾個幫忙殺死蠻沖之時,居然得到拒絕幫助的回答,這幾個傢伙,還真以為有點點天賦,就可以無所不能了,須知這大陸之上從來不缺少天才,天才沒有成長起來之前,也就只是天才而已,可還稱不上強者!

紅塵盡處嘆飄零 更遠處遠處的城樓之上,風無極哈哈大笑:「雲老頭,只要這小子這一戰打贏了,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可就有些懸念了啊!」

「呵呵,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實在是有魄力,很多時候我都在想,你風無極到底走了什麼大運,能得到如此出眾的弟子?」雲四海一臉的嗟嘆,那模樣,實在是有些捶胸頓足的感覺。

「呵呵,我和這小子的事情,說起來還真是有緣,不過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了,再說了,你這個孫子的天賦不也挺變態么,你羨慕我幹什麼?哈哈!」見到雲四海一幅羨慕嫉妒恨的樣子,風無極心裡極為爽快。

自己之前那個弟子的天賦已經很好了,不過比起這滿頭銀髮的少年來說,還是差了不止一點,當時這雲四海就曾經不止一次的擠兌自己,現在好了,自己得到蠻沖,簡直就是風水輪流轉!

「哼,老瘋子,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如此優秀的弟子,誰會嫌多?」雲四海怎麼聽不出風無極話語中的擠兌之意,但現在的他,確實是找不到話來反駁。

「別鬧了,莫雲那傢伙已經上台了!」凌天豪此時也是極為興奮,即便是到了現在,他也不知道蠻沖的確切戰力,所以,蠻沖的每一場戰鬥,他都是聚精會神的在觀看著,但他不看則已,越看卻越是心驚,這傢伙好像有著層出不窮的底牌,每每你認為他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這傢伙卻總能在最為關鍵的時候翻盤!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莫雲此時已經上台,這傢伙的話本就不多,但兩人卻已經熟識了,之前還欠蠻沖一頓飯呢,蠻沖的豪爽,讓天邪他們幾個潛龍榜前五的存在,都是極有好感。

所以,儘管莫雲的性子十分冷淡,但此時還是打了個招呼:「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直接挑戰我,把鐵雲峰和獨孤雲夢都得罪了,雨馨好像沒有怪你,不過你就等著鐵雲峰的報復吧,那個混蛋到現在還在那裡生悶氣呢。」

蠻沖一陣苦笑,抬頭望去,果然見到鐵雲峰坐在城牆之上,在沖自己狠狠的揮著拳頭!

「呵呵,莫雲大哥,你就不要取笑我了,你們應該都知道,我可沒有半點看不起你們的意思,要不是因為這潛龍榜第一名的獎勵對我有著莫大的吸引力,這潛龍榜爭奪賽,我不來也罷!」蠻沖急忙解釋,對於天邪他們五人,蠻沖同樣是極有好感,這幾人或者脾氣有些怪異,但卻都是光明磊落之輩。

「哈哈,對你,我們幾人都是極為欣賞的,自然不會過多的斥責,不過你還是想想怎麼才能平息鐵雲峰那混蛋的怒火吧,那傢伙發起瘋來,可是有些不簡單!」莫雲哈哈大笑,對於蠻沖挑戰自己的目的,他們幾人盡皆知曉,不過即便知曉,但台下的觀眾又怎麼知道,有些武者,對於名聲可是相當看重的,而且蠻沖想爭奪第一名,也不是那麼簡單。

「喂!你們還打不打,不打的話就把擂台讓出來,別人還等著挑戰呢!」見到兩人見面,並沒有想象中的火花四濺,兩人居然開始拉起家常,人群中,有些觀眾不能接受了,我們是來看比賽的,可不是來看你們敘舊的!

「呵呵,看來,有些人已經受不了了,那我們還是開始吧!」莫雲說著,手中就多了一柄長柄大刀,這武器要是只看長度的話,居然比蠻沖手中的戰刀還要長一倍多!

這柄戰刀,看起來更像是軍隊中所使用的制式武器,而這種長柄戰刀,更像與坐騎配合起來使用的武器!蠻沖的戰刀是刀身比刀柄長,而莫雲手中的戰刀,刀柄的長度就佔據了整柄戰刀的三分之二,這種武器無疑極為適合那種大開大合的招式!

以歲月換你情長 而一刀在手之後,莫雲整個人的氣質都是變化了起來,本來莫雲的神情極為冷淡,但現在有了長刀在手,整個人都是變得狂猛而霸道了起來,莫雲的眼中的神情,更是狂猛而不可一世,彷彿這天地之間就剩下了他一人,一刀!

「刀名青龍,刀長一丈二,重五百斤!」莫雲說起自己的戰刀,居然有著絲絲神聖的目光在內,望著蠻沖,眼中儘是狂暴不羈的戰意,也許,因為蠻沖也是一個用刀的高手,所以,莫雲的氣勢,瞬間將蠻沖鎖定!

「刀名元霸,刀長六尺,重量就恕我只能悄悄告訴你了,想知道就過來吧。」蠻沖也是嚴肅的說道,因為從莫雲的語氣中,蠻沖知道,莫雲這是在用屬於刀客的戰鬥方式向自己宣戰,不是蠻沖不想將自己戰刀的重量說出來,而是經過凌天豪的再次鍛造,這戰刀的重量已經極為驚人,達到恐怖的六千多斤,這份重量,即便說出來,也是沒有人會信的!

「好!」隨即莫雲也不做作,直接大踏步的走到蠻沖的身邊,附耳過去,隨即就瞪大了眼睛,看怪物似的把蠻沖一直盯著,本來極有霸氣的臉上,此時卻充滿了震驚,顯然,他聽到的消息實在是有些駭然!

「這麼說,之前的戰鬥中,你一直沒有動用全力?」莫雲的語氣,有些不可置信。

「呵呵,那倒不是,只是沒有將肉身的力量全部用出來而已,其餘所有的力量我可是都沒有保留了!」蠻沖無辜的說道。

「嘩!」周圍的群眾再次震驚,這傢伙,在之前那麼兇狠的戰鬥之中,居然沒有使出全力,就像他所說的,還有肉身的力量沒有全部用出來,這傢伙是個怪物么?

「哈哈哈哈……有趣,你這傢伙,到現在還在藏拙,我想你肯定還有未知的底牌,不過我還是希望我能擁有將你所有底牌盡數揭露的能力,來吧,趕快開打,要是再過一會,我想我就沒有鬥志了!」莫雲眼中的戰意開始燃燒,一股極為狂放的氣勢也是緩緩的席捲而出!

狂刀莫雲!這是莫雲的外號,蠻沖腦子裡瞬間想起莫雲的一些資料,據傳,這傢伙與人戰鬥之時極為瘋狂,一柄戰刀揮舞起來神鬼難擋!總結起來就是一個「狂」字!

說打就打,莫雲手中的戰刀瞬間就掄圓了,整個人隨著戰刀的舞動在空中就是一個翻轉,攜著整個身體的重量以及渾身的真氣,莫雲一刀直接朝著蠻沖劈了下去。

知道蠻沖手中戰刀的重量之後,莫雲了解,即便是自己全身的力量加上去,也不及蠻沖的十分之一,不過自己勝在修為更高,雄渾的真氣足以彌補力量上的不足!

蠻沖將莫雲所有的動作都看在眼裡,這莫雲給他的最大映像,就是那種一往無前,捨我其誰的氣勢,毫無疑問,在這樣的氣勢之下,莫雲整個人,自然而然的多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氣概!

這種狀態下的莫雲,根本就沒有多少同等級的少年能將莫雲的攻擊扛下來!

英雄!沒錯,莫雲給蠻沖最後的印象,就是英雄!這傢伙,身上居然有這種氣勢!不過蠻沖是誰?這樣的攻擊顯然還奈何不了他!

遇強我更強!蠻沖手中的戰刀在全身的力氣之下,由下往上,直接就是一個橫斬,目的就是截斷莫雲的攻擊!

兩柄都堪稱重兵器的戰刀,轟然之間就撞在一起,極具破壞力的氣浪,瞬間席捲開來,那擂台的結界,在這樣的力量之下,直接就是一陣扭曲!

而蠻沖在莫雲全身力量以及真氣的轟擊之下,蠻沖整個身體都是一矮,但隨即就穩定了下來!兩人的目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轟然相撞! ?蠻沖嘿嘿一笑,戰刀之上傳來的力量讓他心裡大呼爽快,這莫雲的力量不算強大,但真氣卻極為雄渾,況且莫雲的境界已經達到天人境界的巔峰,兩者相加之下,莫雲的力量依然讓蠻沖感到夠勁。

不過也就這樣了,自己的身體被雷雲石精鍛造過,再加上昨天那一番增長,蠻沖現在的實力比起以往要強大了一倍不止!雖說真氣修為沒有什麼長足的進步,但那已經再次增長的靈魂之力,以及戰紋的力量,這一切都宣告著蠻沖的強大!

所以,面對莫雲這一招,蠻沖居然只是身軀一矮就極為輕鬆的扛了下來,在望向莫雲的目光,居然充滿了挑釁:「莫雲大哥,這樣的力量有些不夠啊!」

見到蠻沖這樣一幅表情,莫雲心中大呼不妙:「這個小變態!」莫雲身體瞬間就是一個后翻,準備抽身而退,哪裡知道蠻沖根本就不能讓他如願,就在莫雲翻身的檔口,蠻沖左手一伸,居然閃電般的將莫雲的右腳腳踝抓住,直接就掄了起來!

莫雲在被抓住的瞬間就驚出一身冷汗,這小子,好快的身手!

自己剛才那一招已經用過千百次,但惟獨這一次被這小子抓住了腳踝,要是這一下真的被這小子砸在地上,自己就算不死也要被摔個七葷八素,到時候還有幾成的戰鬥力?

右腳被抓住,左腳閃電般的踢出,帶著雄渾的真氣,直接就搗向了蠻沖的心窩,這一腳實乃圍魏救趙的必殺之技,要是蠻沖不放手,那麼這一腳就能讓他重傷!

果然,這一腳還沒有接近蠻沖的身邊,莫雲就感覺到自己的右腳一松,居然能夠自由活動了,但踢出去的左腳卻是沒有半分收回的意思,但蠻沖卻已經有了動作,蠻沖的左手直接橫擋在胸前,戰紋的力量也是瞬間凝聚,轟!

蠻沖因為是在地上,腳下踩著地氣,顯得無比踏實,而莫雲就不一樣了,力量本就不如蠻沖的他,又是身在半空,這就導致他直接被反震之力給轟飛了出去!幸好莫雲的身手還算敏捷,在空中急速調整自己的姿勢,這才沒有出洋相。

但莫雲即使是落到地上那之後,還是急速的退了好幾步,這才站穩腳跟,望向蠻沖的目光,已經滿是駭然: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了,據他們幾個昨天的觀察,昨天之前蠻沖根本就沒有這種實力,而一夜之間好像是脫胎換骨了,不管是力量,亦或是對戰機的把握,都已經到了一個極限!、

這樣的對手,莫雲首次沒有信心了!而這樣的情況,除了天邪之外,蠻沖是第一個讓他有這種感覺的人,況且,這傢伙的年齡還只有十一歲,這怎能不讓莫雲感到驚駭!

「呵呵,莫雲大哥,你的力量不錯,要是換在昨天以前,我還真不是你的對手,不過現在,嘿嘿……」蠻沖笑的有些陰險!

這就是昨天晚上被林老虐待一晚上的結果!想起昨天晚上的經歷,蠻沖自己都忍不住的打了好幾個寒顫,那種被自己殺死的感覺,他是怎麼也不想在經歷第二次了,但現在卻沒有絲毫辦法,據林老所說,以後只要有時間就會加強蠻沖這方面的訓練,過程雖然痛苦,但收益是巨大的!

現在的蠻沖,每一次發力,每一次出刀,莫不是將全身的力量凝結起來,那種力量極為凝實的感覺,讓蠻沖爽的只想大呼出聲!蠻沖甚至已經能夠做到將自己的靈魂之力給凝聚到普通的攻擊當中,這直接就導致蠻沖的每一次攻擊都變得相當可怕!

剛才的一次交手,蠻沖和莫雲都在試探對方,基本上兩人都沒有出全力,但即便是這樣,莫雲還是差點吃了大虧!蠻沖對自己的進步顯得無比滿意,就在昨天,自己對血煞那極為驚人的身法還顯得相當無助,而今天,已經可以和比血煞強大好幾倍的莫雲戰鬥了!

而且還隱隱的佔據著上風!

天邪幾人豁的一下都站了起來:「這不可能!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快的出手速度!」鐵雲峰的話沒有絲毫掩飾,他們幾人因為和蠻沖的關係,就在風無極幾人身邊,見到蠻沖現在的實力,就連天邪也以極高不能淡定了!

所以鐵雲峰這話,等於是說給風無極等人聽的。

但鐵雲峰卻沒有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答案,卻見雲四海和凌天豪也是一臉震驚的望向風無極,顯然,兩個至尊強者也被震驚到了,這種發力方式,就連他們也是在踏入先天之後才領悟的,這小子真的這麼變態?

被所有人盯著,風無極也是一臉無奈:「你們別這麼看著我,這小子自從跟我以來,我從來沒有交過他任何武學上面的東西,包括哪幾門戰技,要說那幾門戰技都是他自己領悟的,不光你們不信,就連我也是不信的,不過這小子這一身力量卻都是他自己修鍊得來的,我最多就是幫他凝聚一下靈氣而已!」

聽得風無極這麼說,所有人都明白了,不是自己不夠努力,也不是自己天賦不夠,而是這傢伙完全就是一個妖孽,還是不要拿自己和他比了,會被氣死的!

風無極也是陷入了沉思:自從這小子跟著自己開始,就以一種坐火箭一般的速度在進步著,即使修為提升得沒有那麼快,但這戰鬥方式以及戰鬥技巧,卻一天一個變化,尤其是肉身的力量,簡直就是變態的沒邊了!

只能說,這小子在練武上面的天賦實在是強的沒邊了!況且這下子的靈魂力量如此恐怖,導致這小子悟性也是超高,再加上蠻族那天生的神力,蠻衝要是將來將萬世血咒完全解除的話,能達到什麼地步,風無極不敢想象了。

就在所有人都震驚不已的時候,蠻沖和莫雲二人已經再次斗在了一起,這兩人的招式都是屬於那種大開大合,威猛無匹的類型,尤其是莫雲,手中的青龍刀,完全就是橫劈豎斬,直來直往的攻擊,那強大的真氣以及充滿力量的揮刀,讓所有觀眾都是熱血沸騰!

無視一切的氣勢,橫掃天下的氣度!狂刀莫雲,名不虛傳!

而蠻沖雖然同樣威猛,但全身上下卻少了那種無視一切的霸氣,也沒有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但蠻沖有的,卻是那種歇斯底里的瘋狂,此時的蠻沖,雙目血紅,因為受到莫雲氣勢的影響,蠻沖也有意讓自己陷入那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之下,所以,蠻沖的氣勢比起莫雲的狂放來說,更顯瘋狂!

你全力一刀過來,我就一刀給你砍回去!兩人之間的鬥爭更是火熱無比,因為和莫雲的關係不錯,蠻沖甚至放棄了自己力量上的優勢,這樣一來,莫雲真氣質量上面的優勢就更為明顯了。

不過好在蠻沖手中的戰刀要比莫雲的戰刀重上十倍不止,所以,蠻沖應付起來倒是顯得並不如何困難,這種純力量的對轟,蠻沖自己也是異常喜歡的。

這樣一來,兩人的戰鬥就極具看點了,都是那種極具力量的對轟,擂台之上,鏗鏘之聲不絕於耳,兩人手中的戰刀更是火花四濺,而經過長時間的對轟,蠻沖發現莫雲手中的戰刀居然也不是凡品,自己手中的戰刀,論鋒利程度,那可是少有對手,但偏偏沒有給那柄青龍刀帶來絲毫影響,要是一般的武器,早就被蠻沖給劈成了一堆碎片!

再說蠻沖現在的狀態,狀若瘋魔,而莫雲的狀態也極為狂傲,兩人都像是不要命一般,毅然而決絕的對轟著!

但隨著時間的繼續,莫雲有些受不了了,他的每一刀,都要藉助自己那雄渾的真氣才能做到不被蠻沖劈退,到現在,全身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了,而再看蠻沖,那小子依然生龍活虎,居然沒有絲毫疲累!

「這小子怎麼不怕真氣的侵襲?」莫雲疑惑,但是現在,蠻沖顯然不會告訴他這個情況,有著戰紋的存在,除非真氣登記高出蠻沖很多,否則異種真氣入體不但不會給蠻沖帶來傷害,反而會助長蠻沖體內戰紋的成長!

這是屬於蠻沖一個人的秘密,現在,蠻沖也看出來莫雲的力量有些跟不上,但莫雲全身的靈魂之力卻開始沸騰了起來:「小混蛋,你果然厲害,不過你要是接下我這一套戰技的話,我自動認輸!」

「呵呵,莫雲大哥居然想用戰技來定勝負,那就讓我們用戰技來定勝負吧!」蠻沖的聲音,自然而然的充斥著一股豪放之意!

「哈哈,好,你小子果然夠瘋狂,看我的狂龍九式,第一式,狂龍升天!」天地靈氣瘋狂的涌動著,一道直徑約有半米的龍形光影,驟然間從蠻沖的腳下升起,但卻沒有給蠻沖帶來絲毫危險,在驚人的靈魂感知下,蠻沖的身影突然間消失在了原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