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聖是誰啊,當然知道!”

張咪與冷若冰聽到動靜,從屋裏走出來,看到這麼大一尊黑乎乎的丹爐,都有些驚訝,

“這是啥?藥罐子麼?”張咪問道。

肖遙笑道:“嘿嘿,咪姐你見過這麼大的藥罐子?”

冷若冰倒是曾經見過丹爐,說:“我看這個有點像煉丹用的丹爐,不過丹爐一般是銅質的。”

“小老婆果然見多識廣,這就是一尊丹爐。”

“小老公你要煉丹?快說說,煉什麼丹?有沒有美容養顏的功效?”

“是元陽寶丹,專門用來提升陽氣值的。”

張咪轉頭問冷若冰:“妹妹,陽氣值是什麼?”

冷若冰也是一頭霧水,搖了搖頭。

兩人看向肖遙,肖遙也不知該怎麼跟她倆解釋,撓了撓頭,說:“陽氣值嘛,就相當於人體元陽吧。”

“小老公,你怎麼忽然想起要煉丹了呢?”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我遇到麻煩了。”

“什麼麻煩?”

冷若冰追問。

本來肖遙並不想將玄學會發生的事這麼快告訴冷若冰,畢竟她的義父馬慶芝目前還生死未卜。

但如今情況發生了質的變化,已經變成是他和僵王后卿之間的恩怨了,後卿要是找上門來,冷若冰與張咪都會受牽連,所以,還不如早點跟她們說,讓她倆早點有思想準備。 終極小飛俠 肖遙將玄學會所發生的事以及他在玄學會的遭遇告訴冷若冰與張咪。

得知玄學會被滅門,冷若冰頓時臉色一變,立刻追問:

“那我義父呢?”

“警方並沒有發現他的屍體,所以,現在還無法確定,他到底是生是死。”

冷若冰二話沒說,立刻便往外走。

肖遙忙伸手將她拉住,

“小老婆,你去哪兒?”

冷若冰擡頭看着肖遙,眼圈微紅道:“我想去玄學會看看。”

“現在別去,警方已經將那裏封鎖了,而且,也不知那魔頭會不會再去那兒,太危險了。至於你義父,刑警隊的龍隊長答應我,如果找到你義父,會第一時間跟我聯繫。”

張咪接過肖遙的話說:“妹妹!我覺得你沒必要找他,他那麼狠心,還想害你,就算真死了,也是死有餘辜。”

冷若冰沉吟良久,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無論如何,他畢竟養了我十多年,就算是死了,我也該送他一程。”

肖遙愛憐地拍了拍她肩膀,剛想安慰她幾句,張咪忽然驚喊道:“啊!小老公你身上怎麼會有血!你受傷了?”

肖遙低頭一看,衣服下襬和褲子上確實有血跡,

他曾被後卿所傷,當時噴出了一口鮮血,衣褲上沾了些許。

冷若冰也立刻關切地問道:

“老公你傷哪兒了?”

肖遙笑了笑,說:“我沒事啦!一點小傷而已,你們知道我自愈能力異於常人,這點傷算不得什麼。”

“那魔頭……,真的有這麼厲害?”

肖遙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他大意的話,我恐怕已經掛了。他被我用龍魂之刃所傷,應該需要兩個月左右恢復,屆時他一定還會來找我,所以我必須有所準備才行。”

“這就是你要煉丹的原因?”

“是啊!我得儘快提升修爲。”

冷若冰當即表示:“老公!我幫你!我曾經看過義父煉丹,對丹術略懂一二。”

肖遙嘿嘿一笑,

“嘿嘿,謝謝小老婆!不過,要煉元陽寶丹,還得辰月幫忙,對了,辰月呢?”

“她在哄龍兒睡覺。”

“我說怎麼沒看到她呢。”

肖遙話剛說完,辰月從屋裏走出來,

“主人,辰月在此,有何吩咐?”

肖遙也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道:“我需要你噴龍炎幫我煉丹。”

“沒問題!”

辰月立刻走到那尊冥石爐旁,張嘴便欲噴射龍炎,肖遙急忙制止,

“哎!你幹嘛?”

“幫主人您煉丹啊!”

“連個球啊!現在丹還沒制好呢。”

肖遙說着,揭開了冥石爐的蓋子,裏面空空如也。

“主人,那丹在哪兒呢?”

“煉製元陽寶丹,共需要六味材料,我現在材料還沒湊齊呢。”

“需要哪六味材料?”冷若冰立刻追問。

“百年老山參、黃金石斛、百年何首烏、血靈芝、赤目金蟬以及陰泉之水。”

冷若冰皺着眉頭說:“百年老山參、百年何首烏我倒是聽說過,其它幾味藥材分別是什麼?”

“是啊,我只聽說過鐵皮石斛,黃金石斛是什麼?”

這些信息肖遙都已經上網查閱過,解釋道:

“黃金石斛其實也是鐵皮石斛的一種,通體呈金黃色,是鐵皮石斛當中的頂級產品,價格昂貴;

血靈芝生於腐棺之上,又名棺菇,通體血紅;

赤目金蟬是一種身體呈金黃色,眼睛呈紅的蟬,這種蟬的幼蟲在地下深處生活二十年纔會成蟲,然後鑽出地面,生活週期只有6-8周,而且只在盛夏的時候出沒;

陰泉之水就是從未見過陽光,且處於地陰靈脈之上的地下泉水。”

聽了肖遙所說,張咪和冷若冰相互對望了一眼,兩人都很是驚訝。

“老公,這些材料,應該都很稀少吧?”

肖遙點了點頭,

“都是十分稀罕的玩意兒,而且價格相當昂貴。”

“那上哪兒才能弄到這些材料呢?”張咪問道。

“我明天先問問林沐曦,她家裏有不少稀世藥材,說不定有。”

一路榮華 肖遙心裏其實也着急,畢竟只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而已,在此期間,不但要蒐集材料,而且還得煉製元陽寶丹。

更重要的,待元陽寶丹煉製完成後,還不能一次性吃完,

因爲他目前還只是1級捉鬼大師而已,如果一次性吃太多靈丹,有可能虛不受補,甚至造成內氣場紊亂。

所以,要想達到最佳提升陽氣值效果,最好是一天一顆,慢慢地吃。

這樣的話,三十顆丹丸,他得吃三十天時間。

煉製丹丸又至少需要七天,也就意味着,他其實只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去尋找各種材料。

瑪了個蛋!

都是極其罕見的稀世藥材,要是林沐曦家沒有,還真不知上哪找去。

第二天,肖遙又是一大早趕到了學校,見到林沐曦,他厚着臉皮說:

“沐曦,你家不是有一間藥材倉庫麼,那裏面應該有各種各樣的稀世藥材吧?”

林沐曦點了點頭:“聽我爸說,確實弄了不少稀世藥材。”

肖遙立刻說:“我最近在配一味藥,需要用到好幾種稀世藥材,你能不能幫我去你家的倉庫瞧瞧?”

“可以啊!需要什麼藥?”

林沐曦倒是大方。

肖遙立刻取出早已寫好的紙,遞到林沐曦面前。

林沐曦接過紙,坐她旁邊的蕭飄然立刻湊了過來。

“赤目金蟬是什麼?”

林沐曦好奇地問道,

沒等肖遙回答,蕭飄然笑着說:“赤目金蟬是一種二十年蟬的成蟲,通體金黃,眼睛赤紅。”

“啊!蟬也能入藥麼?”

林沐曦臉上閃過一絲害怕的神色,她對蟲類有着本能的畏懼。

蕭飄然笑着說:“赤目金蟬可是一味奇藥,具有鎮魂的作用,所以它有一個特別的名稱,就叫鎮魂。”

聽了蕭飄然所說,肖遙有些驚訝,

“還有這種說法?”

“是啊!相傳人將死的時候,若是口含赤目金蟬,即使是冥界鬼差,也無法勾走其魂。所以,古代有些富貴人家,死後其家人會在他口中放置用金玉雕琢而成的蟬,以寄希望鬼差無法將他的靈魂帶走。” “臥槽!陰魂封在屍體裏面,那不是會發生屍變?”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肖遙驚道。

“那倒不至於,畢竟不是真的赤目金蟬,自然不會真的起到鎮魂的作用。死者的家人之所以這麼做,其實只是爲了表達一種哀思,表示他們希望死者能夠死而復生。”

蕭飄然說到這,反問肖遙:“你配的究竟是什麼藥?怎麼都是些稀世藥材呢?”

“呃……,滋補用。”肖遙敷衍道。

蕭飄然咯咯地笑了起來,

“滋補?這幾味藥湊在一塊,恐怕不是一般的滋補吧,一般人肯定虛不受補,根本不可能受得了。”

肖遙不免有些驚訝,沒想到林沐曦這位表姐,對這些稀世藥材居然如此瞭解。

他定了定神,問道:“飄然同學,恕我冒昧問一句,你怎麼懂這麼多?”

沒等蕭飄然回答,林沐曦嘴脣微微一翹,說:“我表姐從小就精通中醫之道,能不知道這些嘛!”

“飄然同學不愧是神醫。”

“嘻嘻,神醫不敢當。只是略懂一二而已。”

肖遙趁機說道:“那就麻煩蕭神醫,今晚回去幫着瞧瞧,看沐曦家藥材倉庫裏到底有沒有我所需要的幾味稀世藥材。”

“幫着找藥沒問題,不過……”

蕭飄然話說到這,頓了頓,並微微一笑。

肖遙立刻追問:“不過什麼?”

“你得跟我說實話,要這幾味藥材,究竟作何用途?”

瑪了個蛋!

要不要跟她說實話呢?

肖遙心裏有些猶豫,其實煉丹倒不是什麼難以啓齒的事,主要是蕭飄然總給他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令他心懷戒備,以至於不願意透露太多信息給她。

他心裏正琢磨着,蕭飄然笑着說:

“怎麼?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不如先讓我猜猜吧。你……,是在煉丹?”

肖遙一聽,猛地擡起頭來,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你怎麼知道?”

“嘻嘻,還真讓我猜着了。那好吧,我幫你找藥。不過恕我直言,表妹家雖然有偌大一座藥材倉庫,但這幾味藥材都是極其罕見之物,只怕未必能夠找到,你可得有思想準備。”

肖遙點了點頭,

“如果實在找不到,我再另想辦法。”

“喂!你要是再叫我蕭神醫,我可就不幫你啦。”

“呃……,那我該叫你啥?”

肖遙話音剛落,一旁的林沐曦立刻說:“當然跟我一樣,叫表姐啊!”

蕭飄然笑道:“我纔不要!我可沒這麼大的表弟,你還是叫我飄然好了。”

“行!飄然。”

蕭飄然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流年已盡,愛未涼 ……

當晚林沐曦與蕭飄然回去後,並沒有給肖遙打電話,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找到他所需要的那幾位稀世藥材。

第二天是週末,肖遙求藥心切,一大早便驅車來到了林沐曦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