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豬有時不經意間的狂想,與其說《九星荒甲》是一本星際爭霸的殖裝小說,不如說這是一個關於未來世界的哥德巴赫猜想,守得雲開見月出,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就像《空虛的營火》極爲經典的描述一樣:宇宙的主宰竟是一羣塑料玩偶,他們暴戾乖張、唯利是圖,而他的女兒雖生得白壁無瑕,卻很喜歡和這些玩偶廝混……小意思,在荒甲時代,在【公益助學異域生存體驗戰艦】上,史坦淨和他的嫡系星甲師們,已經切切實實成爲宇宙之主。

作爲史不羣的有力競爭者,雲中郡荒甲學院的訓導主任【史海瑪】從不放過任何可以打擊他的機會。

在佛陀般無所不知、菩薩般智珠在握、羅漢般因定發慧的藍花盛會活動組織期間,史不羣居然身陷無邊桃色之中,如此良機,史海瑪當然不可能放過。當即擠眉弄眼的向自己的小派系發出了起鬨擡槓的信號,然後扭頭望着笑眯眯的史坦淨,卑微的笑道:“姨父!不羣這傢伙,都快二百歲的人了,還沒個正形……”

“你小子……”

史坦淨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婿,彷彿很能看穿他的心思似的,不再往下說。

天家無親!

史海瑪一時把握不住他姨夫的真實想法,看着他笑眯眯的樣子,竟然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額頭上的汗蹭蹭的直冒,卻不敢擦拭一下,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

史坦淨定定的瞅了外甥女婿半晌,陡然左手五指如鷹爪般蜷曲,連連敲擊在琉璃几案上,如鼓點般響徹在史海瑪的心房,鋸割心絃!

就在史海瑪幾近崩潰的時侯,史不羣敲擊的手指一頓,右手在空中一揮,帶起一陣風聲,用恨鐵不成鋼的聲音道:“兄弟同心,其利斷金!我這真要去帝都走馬上任,如何放心將老夫打下的百年江山交給你們?不羣這孩子,從小修煉【花心龍膽大蘿蔔】神功,過於剛猛霸道,常常精蘊周身,三天不享漁【色】之歡,連他的身體也無法承受,不像你自幼修煉【靜心自摟鐵手掌】神功,那怕渾身精氣涌動如潮,遍耀周身,也能自給自足自食其力,這也造成了你即悶騷又蹦躂的性格,性格上有些扭曲。我左思右想,還是不羣接替我的位置合適些,你就別跟姨父耍那些小九九了,姨父還沒有到那種老眼昏花的程度。當然,不羣缺點也很多,都快二百歲的人了,連一幫浪蕩嬌娃都擺不平,真要讓他接替右監院的職務,還不被學院那幫古靈精怪的青春美少女迷惑住,還不把咱們辛苦積攢的風險資金浪光了……”

史海瑪雖然心有不甘,恨恨的想:“還不是因爲不羣是你的親侄兒,你就厚此薄彼,當年競爭艦長的職位時,你就這麼說,還兄弟同心,同個屁,我和他是連襟好不好?不過是我睡了他的妹子罷了,就像你睡了我姑姑一樣,對我們這幫外戚始終不冷不熱的。”

這些陰暗的想法,他可不敢嚷出來,而是委曲至極的連消帶打的就坡下驢,道:“姨夫英明,我永遠銘記你的教悔,就像你曾經教導過我們的:在這荒甲時代,什麼財富,什麼佳人,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實力,絕對的實力!如果沒有實力,即便富可敵軒佳人如玉也只是鏡花水月一場空,只要擁有無可匹敵的絕對實力,即便人醜家窮,也能如鷹一樣掠過長空,什麼財富,什麼女人,都會滾滾而來……”

史坦淨聞言讚賞有加的點了點道:“孺子可教!你雖然性格扭曲點,但始終能將姨父引以爲傲的話語時常一字不落的講給我聽,還是不錯的!作爲男人,作爲星甲師,就是要有點王霸之氣……”

……

史坦淨和史海瑪交心窩子的嘀咕之時,坐在評委席上的一干星甲師早就炸開了鍋。

“大舅哥,不就是幾張字據嗎,你就簽了吧!省得讓一幫娘們笑話咱們史家男人不爺們……”

“小舅子,想不到咱們早就親上加親,飛兒雪兒連兒天兒射兒白兒鹿兒……所有的可人兒好看不,我可是都看過,極好極好的……”


“不羣,妹夫也得說你兩句,別怪我沒大沒小!女人是用來痛的,你推推搡搡的像什麼話,野蠻至極、粗俗至極,我都看不下去了……”

……

評委席,以史海瑪馬首是瞻的一幫外戚,羣起而攻,扯開嗓門的高吼二叫,唯恐事兒鬧不大!

史不羣聞聽衆聲嘲切,見評判席上,居然有一半人瞎【雞】巴起鬨,腦海中靈光一閃:“我通過氣的這幫娘們,盡皆落選,是不是被史海瑪派系的人藉機全部淘汰出局,值此新老交替的關鍵時刻,好看我的笑話……”

陰謀,絕對是陰謀!在伯父即將走馬上任時候,史海瑪居然挖空心思藉機發難,卑鄙,無恥!

這個想法一經冒出,就令他火冒三丈,更加不好當場發飆,一個處理不好,說不定就被史海瑪藉機搞臭自己。

他心煩氣躁之下,再看身邊這些個體態妖嬈,形容美好的佳人時,彷彿看着一羣妖怪,恨恨的想到:一幫頭髮長見識短的娘們,這不幫倒忙嗎,正好按照競爭對手預設的圈套往下走嗎?

就在史不羣雙眼中的火苗子呼呼直冒的時候,突然,一具鐵塔般的機械戰警勢如風火的衝進閣樓,衝上近前彙報道:“史艦長,系統監測到戰艦內異獸暴動,含藏的時間因子如同颶風海洋般翻卷,已經令整個艦載監測系統癱瘓……”

焦頭爛額的史不羣在此起彼伏的調侃聲中,哪聽清這些,陡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殺一儆百震懾衆嬌的絕妙主意。

一念及此,當即掀開擋路的佳人,探出一隻枯瘦的大手,落在機械戰警碩大的鋼鐵頭盔上時,已然大如栲栳,一把捏住,一點點加大力量,恨聲道:“各位可人兒,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們再胡攪蠻纏,影響到藍花盛會的進度,是要掉腦殼的……”

“三昧真火龍炎輻射波!”

史不郡望着一幫眼露驚慌之色的可人兒,面目猙獰的邪笑間,手心中瀰漫出縷縷真火,將機械戰警硅鐵打造的頭盔不斷燒融,鐵汁滴滴答答的濺在甲板上,灼熱的氣浪甚至將身邊幾位佳人的頭髮烤焦,紗衣烤糊,嗆起刺鼻的焦臭味。當即就有佳人連連後退,或罵罵咧咧或哭哭啼啼的遠離。

他這揮手間散溢的【三昧真火龍炎輻射波】確實不簡單,要知道硅鐵的融點在1200攝氏度之上,這種高溫輻射波,不要說接觸,就是一粒火星濺到凡人身上,下場絕對是瞬間連皮帶骨的燒成虛無,就連神魂都來不及逃出軀殼,徹底從世間抹殺,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至於這具頭插雞毛的機械戰警,因爲內置的生化芯片植入了絕對服從的命令,所以面對史不羣的暴下死手,就跟個鐵錘似的矗立當場,一動不動,還呵呵傻笑着任他放手施爲。

史不羣斜眼瞅瞅零零星星依舊有幾位實力較高的佳人不肯離去,獰笑連連,手心中澎湃出更加灼熱的氣浪,將衆嬌逼退到百十步開外,依然只覺熱浪襲人。

而忠心耿耿爲人類服務,急惶惶跑上來報告災情的機械戰警,就這樣在他手中一點點的融化,自頭至足,一點一點的矮下去。

蜜寵甜妻,靳先生請賜教 ,手捻鬍鬚,眼睛一亮,對史海瑪呵呵笑道:“這小子,也不是一見女人就沒有丁點辦法嗎,懂得敲山震虎,不錯,不錯……”

史海瑪不敢反駁,不鹹不淡的迴應道:“姨父英明!”

但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

像飛兒雪兒連兒天兒射兒白兒鹿兒……這些個遊戲風塵的奇女子,什麼沒見過,一個個不顧高溫炙烤,有如蹈火英雄般迎難而上,奮不顧身的衝上前來,紛紛探出秀氣的腦袋,伸出鶴頸般細長的脖子,咬牙切齒的罵道:

“史不羣,你捏,不捏你就是個軟蛋!”

“史不羣,老孃是看透你了,這字據今天你籤也得籤,不籤也得籤,要不,你就捏死老孃吧!”

“就是,你這種男人老孃見得多了,脫了褲子叫娘,捧起老孃的臭腳舔幾口還連道香香香、妙妙妙,提起褲子就翻臉不認人……”

場面一下子白熱化起來! 沙彌即二十歲以下的和尚,就像十七八歲的兵哥哥統稱軍人一樣一樣的。

佛有三寶:即佛祖、佛法和僧侶,簡稱“佛、法、僧”。

軍有四寶,即風花雪月,細說就是“鐵馬秋風”“戰地黃花”“樓船夜雪”“邊關冷月”。

嘗有沙彌問僧:“弟子每當夜坐,心念紛飛,血脈賁張,未明攝伏之法,願垂示誦”。

花和尚聞言,呵呵笑道:“此子渾金璞玉,看來你很有修行【花心龍膽大蘿蔔】神功的潛質,欲煉此功,不光要會唱《女人是老虎》,還要有佛祖捨身喂虎割肉喂鷹的鋼鐵意志……”

美國大兵聞之,捧腹大笑!

鋼鐵戰士聞之,潸然淚下!

百鍊鋼成繞指柔!

史不羣未解佛法真諦,不解泡妞精髓,雖然神功威猛,大殺四方,縱橫芳菲林好不快意,遇到問題卻上演殺雞儆猴的把戲,果然,並沒有取得意料之中殺一儆百的效果,反倒激起了幾位佳人的新仇舊恨,如同潑婦般什麼話都說得出口,一個個伸着脖子引頸待戮的囂張氣焰,將他逼得更加狼狽不堪。

真個是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東京紳士物語 ,金光奪目,銀光燦爛,銅光凝重,光暈流轉之間,彰顯着塵世間種種身份等級帶來的榮光和地位,森嚴的等級,有如天庭。

各界名流當然端坐在金椅上,學院幫派林立的頭頭腦腦當然端坐在銀椅上,豪紳和門派的嫡系子弟當然端坐在銅椅上,衆人見光彩奪目的風流韻事公然上演,當然盡皆鬧哄哄的擠上前觀看,品頭論足!

所幸衆人皆有神功護體,不至於搞出惡性踩踏事件,遺笑大方。

史坦淨坐在【超純度琉璃椅】上,一邊關注侄兒史不羣緊急處理桃色事件陡發的能力,一邊悠哉優哉的問史海瑪一些幼稚的腦筋急轉彎問題。

“海瑪啊!你說老鼠輝格好不容易纔哀求山神將它先後變成貓、狗、狼……直到一路變化成大像,爲什麼最後卻又跑去哀求山神,將它變回老鼠?”

“海瑪啊!你說凡人從北京到紐約,最近的抵達方式是什麼?”

……

對這些問題,史海瑪一個也回答不出,或許是爲了滿足史坦淨老頑童般的虛榮心,不停的撓着頭髮嘿嘿笑道:“姨父,你這些問題太高深了……”

“第一個問題,因爲輝格發現大像怕老鼠!這麼簡單的食物鏈問題都不曉得,真沒意思!”

史坦淨得意的笑道:“第二個問題,當然不是騎着火箭或乘坐真空管道磁懸浮列車啦,而是和朋友一起去!”

史海瑪傻頭傻腦的道:“姨夫,現在不是有【天涯咫尺朝遊北海暮蒼梧點對點空間座標乾坤大挪移時光機】嗎?空間座標哪麼金貴,和朋友一起去誰付賬啊?”

史坦淨聞言,連番白眼,當頭給了他一記暴栗子,呵呵笑道:“你不付賬,難道等姨父買單?”

……

史坦淨最近心情確實不錯,即將高升不說,院長薩特莎女士,收到皇室長老團的邀請函,到帝都去協調炎陽烈焰宗和素女心經宗愈演愈烈的衝突事件;而左監院人見愁莫老鬼氣惱在王琛同學植入荒種的事件中,自已不過是小小懲戒了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巴寧老師,薩特莎院長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他留,氣得連夜就跑到修羅域,估計是獵捕漂亮得足以顛倒衆生的女阿修羅發泄心中的不平之氣去了。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所以,此次藍花盛會,雖然是史坦淨最後一次參與,卻可以在臨走之前,再次爲自已的心腹黨羽謀些福利,全權掌控【山海花】衆美評選的事宜,一言九鼎。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令史坦淨不免有些慍怒!

陡然,內中一個紅脣奪目、細眉婀娜的婦女,欺身上前,隔着褲子,一把狠命的搋住史不羣的命【根】子,一手揚着手中的紙和筆,**噓噓的連聲道:“狗日的,你籤是不籤?”

這娘們瘋了,下的竟然是死手,搋得史不羣哀鳴着弓下身子,渾身抽搐不已。

四圍的看客嘻嘻哈哈的道:“好,好一式【葉底摘桃】……”

史坦淨見自己傾心栽培的小輩,相對於他星甲師的水平,居然連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荒甲師,都擺不平,就想發火,火就真的焰騰騰的燒起來,不打一處來!當即冷哼一聲。

“哼!”


作爲老牌星甲師,他這一發怒,渾身光芒流轉,光暈之中,渾身十萬八千根寒毛盡皆綻放光芒,如同紅蓮業火般氣焰蒸騰,有如忿怒明王。


隱約之中,衆人都能聽到他毛孔之中種種叱喝之聲此起彼伏,似乎每一個毛孔之內都盤踞着一尊忿怒明王,有如百萬僧侶齊齊叱喝,降妖除魔,斬妄除佞!

妝若忿怒明王的史坦淨,有如金光閃閃的佛陀,呼吸吐納之間,有如風雷,就連含藏在他毛孔之內的超級納米機器人,似乎隨時都能順着金光閃閃的寒毛,爬將出來,將任何來犯之敵殲滅。

笑裏藏刀右監院發飆,不是蓋的!甚至引動天地異像,一道閃電劃破長空,然後響起一聲悶雷,轟隆隆的滾過穹隆似的閣頂,震耳欲聾!

不少實力低微的看客,親眼目睹這“天人合一”的恐怖景象,頓時驚歎連連,連連後退,但依舊有人老神在在無所謂的站定當場,面對戾氣沖天的史坦淨,照樣指指點點的大有人在。

三人成虎!人聚在一堆,事情會越扯越大!

史坦淨見自己發飆,都沒能將人震散,面子上就有點掛不住,就渾身亂顫,心裏就烈火滾滾。

怒火中燒的他,“騰”的一聲站起,揮掌拍碎身前超純度的琉璃几案,語氣森然道:“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哪來的一幫小娘皮,在這兒胡攪蠻纏,影響藍花盛會的進度,老爺我動念間挪移一塊高天之上的隕石……我想,你們被【天降隕石】砸得粉身碎骨,還沒有人敢找老夫麻煩吧?”

說話間,將眼瞪的溜圓,環眼四顧,厲聲道:“都散了,杵在這兒作死呢?”

衆人這才如夢初醒,心中大駭,紛紛後退。

“看來史監院功力大進啊,連【藥師琉璃光如來世界】盜採的超純度金屬元素製作的琉璃几案都能輕易啪碎……”

“超純度金屬元素很厲害嗎?”

“哪當然,帝國至今都合成不了超純度金屬元素,只能從神魔的世界盜採,還是些邊角材料。就算史不羣那能夠融化硅鐵的【三昧真火龍炎輻射波】,超過1200攝氏度的高溫,灼燒七七四十九天,也融化不出一滴超純度琉璃液體下來,其堅不可摧的程度,可想而知!你說厲害不厲害?”

“史監院隨手一揮,這還不是最厲害的,他的神通摘星手,高可摘星辰,比什麼“大鵬扶搖直上九萬里”還要牛掰百倍千倍萬倍,就連“上可九天攬月”在他的摘星手面前,都弱爆了。 這個胸脯鼓鼓囊囊、風韻猶存的婦女,狠勁搋住史坦淨的命【根】子,死活要他簽字畫押,此時慢慢的鬆開手,回身望着華麗變身的史坦淨。

他的身量越來越高,越來越粗,如一座陡然拔地而起的山峯,渾身散發出恐怖的輻射波,激盪翻卷有如紅蓮業火!

就在衆人盡皆大駭,紛紛後退的情況下,她卻無動於衷,臉上浮現起譏誚的笑容,伸出一根白皙粉嫩的手指,仰頭指着他,連連跺腳,有如瘋魔般的大聲道:“史坦淨,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孃!五十年前,你費盡心機把老孃騙上牀,說要把我培養成星甲師,哪怕砸鍋賣鐵也再所不惜。一覺醒來,你卻說你夜裏夢見一頭色彩斑斕的大鳥從天際俯衝下來,探出恐怖的鳥喙,把你叼起囫圇個兒吞入腹中,發出聲聲歡喜的禽鳴,醒來後,發現老孃睡夢中側身叼着你的鼻子,就將老孃踢下了牀……”

這一陣指天畫地的往事述說,有如平地一聲雷,再次引爆全場。

……

這個時候,手託花圃的朱曉芙,挺立在銅椅區的過道上,不解的問道:“爲什麼要發S.O.S緊急求救信號呢?難道哪人不在戰艦甲板上嗎?要知道此間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49倍,外面一天,這裏已經49日,真要有事,救援來得及嗎?”

“朱姐你還是有些疑慮?唉……”

袁妙妙撅起紅脣露出貝齒,咯咯笑道:“妙妙家學淵源,世人皆知,就連《***》都是我們袁家老祖宗杜撰的,在那遙遠的冷冰器時代,杜撰一通都能每每切中未來大事的軌跡,以小妹的推算之能,加上頭頂劈哩啪啦的無人自彈的金算盤,推算出你的命理軌跡,不敢說擁有改天換地之能,稍稍拔動你的命運線,讓壞事向好,還是可以辦到的!”

袁妙妙繼續蠱惑鼓吹道:“你不要以爲,這異域空間和咱們的世界時間差速達到49倍,就是多麼了不起的事!你想啊,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那些神魔不是照樣在地球上神出鬼沒……是金甲神人來救你誒!”

我滴個神啊!

突然,袁妙妙臉色大變,只見她頭頂的金算盤劈劈啪啪的響得更急,就連環繞周身,如同華蓋瓔珞垂珠般的縷縷黃光也陣陣搖曳,當即拽起朱曉芙的手,急切的道:“快走,咱們別遭池魚之殃!卦象顯示,有人【履虎尾,兇】,此處即將驚變!”

“此卦表明,有人踩到老虎尾巴,被老虎吃掉,就是兇。”

“當然,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二女風風火火的衝出比神殿還要遼闊的閣樓,從入選佳人的隊列中衝出一條路,撞得一路人仰馬翻,喝罵不絕。

二人不管不顧,一路衝入甲板上一幢掛着星獸風味餐廳招牌的大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