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煥目光一凝,手中的槍口指向了秦穆然的頭頂。

秦穆然的身體突然停了下來,卻是看向李敏煥。

「別動!要不然打死你!」

李敏煥言語冰冷地說道。

「呵呵!李敏煥先生,你這是在威脅我?」

秦穆然冷笑一聲,操著一口流利的寒國語問道。

驟然,無數把黑漆漆的強口語對準了李敏煥,只要他稍微有什麼動作,恐怕這些槍口會在瞬間將他給打成馬蜂窩。

「威脅倒是談不上,你們這麼多人來我家裡,殺了這麼多人,我總得自保吧!」

李敏煥畢竟是身經百戰的狠辣角色,要不然,也不會做到九星幫幫主的位置。

「自保?呵呵,談不上,在我的眼中你頂多就是個跳樑小丑罷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面對指著自己腦袋上的槍口,似乎並不放在心上。

「你不怕死嗎?」

李敏煥似乎是為了驗證自己不是說著玩玩的,手中的槍又頂了頂秦穆然的腦袋。

「怕!當然怕!但是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我最討厭別人用槍指著我!」

秦穆然的話音不過剛剛落下,李敏煥便是感覺到他的身上充斥著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那種危機感不過片刻,便是被秦穆然的動作所取代。

因為,李敏煥剛剛還拿在手上逞凶的手槍不知怎麼的,已經到了秦穆然的手中。

「咔嚓,咔嚓!」

秦穆然前後推動幾下手槍,瞬間,完整的手槍便是被他給拆卸成了零件,這讓李敏煥給震驚了。

他幾乎都沒有看到秦穆然是怎麼做到的,身體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哐當!」

零件被秦穆然扔在地上,李敏煥看著秦穆然臉上帶著的冥王面具,身體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

他手中唯一的倚仗已經沒有了。

「李敏煥,你覺得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本跟我說話嗎?」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她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李敏煥將剛剛讓他舒服的那個長發美女拉來,擋在身前,說道。

「不要……不要殺我!」

長發美女什麼時候看到這個場景,尤其現在,嚇得驚慌失色地大叫。

秦穆然看著長發美女,沒有想到,這個女人他竟然還認識。

花朵朵在寒國留學的同學,也是那個幫李成奇誘騙花朵朵吸毒的全智靈!

還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呵呵!你殺了她?不用你動手!我幫你!」

一聲槍響傳來,秦穆然卻是已經扣動扳機打在了全智靈的心臟上面。

瞬間,全智靈的胸口染上了一層血色,雙眼,眼白都快要擠出來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毫不猶豫地就殺掉了自己。

「你本來就是死罪,饒了你一命,既然你在這裡遇到,就不要走了吧!」

秦穆然神色冷漠,彷彿殺了一個螻蟻一般。

「李敏煥,現在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倚仗!」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打量著李敏煥,笑道。

「你……你到底是誰!我沒有得罪過你吧!」

李敏煥心中害怕到了極致,看著秦穆然,問道。

「是嗎?李先生你還真的是好記性啊!剛剛派人去殺我,這麼快就忘了!」

秦穆然笑了一聲,隨後,一手扣住臉上的面具,緩緩將冥王面具給摘了下來。

當秦穆然俊朗的面容出現在李敏煥的面前的時候,李敏煥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已經派了九星幫那麼多的高手去刺殺秦穆然了,可他還是安然無恙地出現在了這裡,這怎麼可能!

他到底是誰!李成奇到底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秦穆然?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李敏煥忌憚地問道。

「冥王殿!」

秦穆然淡淡說出三個字,但是這三個字落入李敏煥的耳朵之中,卻好似催命的魔音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作為寒城地下世界的巨頭,他自然知道西方地下勢力的冥王神殿,同樣也知道冥王神殿代表著什麼,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會跟冥王殿有關係!

秦穆然不是夏國人嗎? 趙小川聽到成浩這麼說,心中升起了一絲寒意,問道:“難道這其中有什麼陰謀不成?”

“陰謀?呵呵,只不過是一個黃皮子罷了!憑他的智商用陰謀這個詞簡直是擡舉他了!”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成浩語氣中充滿了鄙夷,然後轉頭看向趙小川,惋惜的搖搖頭,說道:“不過以他的手段恐怕也只能騙騙你們這些什麼都不懂的傢伙了!”

趙小川聽到成浩的話,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成浩搖搖頭,說道:“趙小川,你知道麼?靈體中只有一種靈體纔可以進入人體的體內麼?”

趙小川皺着眉頭看着對方,思考着對方的問題,不明白對方什麼意思。

“束縛靈!”

成浩口中吐出三個字,說道:“在所有的靈體中只有屬於束縛靈才能以正常的方式進入人體之中,而其他外入的的靈體強行進入人體,都會將人體變成他的外身。”

趙小川聽到成浩的話,心中想到了劉子豪的樣子,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甚至連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

成浩看到趙小川的模樣,輕笑一聲,繼續道:“有趣的是,我們的祖先在很早的時候已經對這種現象有過記載,稱這個過程爲‘奪舍’。”

“當你被其他的靈體奪舍之後,你自身就會成爲靈體本身的外身,也就是會變成鬼器!”

說到這裏成浩詭異的看向趙小川,笑道:“趙小川,你知道成爲鬼器後,你將會有什麼樣的經歷麼?”

“什麼經歷?”趙小川心頭一緊,嚥了咽口水說道。

“想想自己被鎖在一間不足一平米的小黑屋中,你的思維可以感受到周圍的一切,但你看到的只有黑暗,聽不到任何聲音,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陪伴着你的只有孤寂,沒有人在乎你的感受,不管你做什麼都得不到迴應!”

“在那片黑暗中,你所做的,所想的都將是空洞,你會感受到濃濃的絕望包圍着你,當你經過一番掙扎,嘶吼後發現周圍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成浩說到這裏,頓了頓,看向趙小川,笑道:“趙小川,你現在的臉色非常難看啊!”

趙小川聽到成浩的笑聲,身體抖了抖,反應過來看向成浩的眼神有些恍惚。

“看樣子配合着鬼器對他造成心理壓力的效果還是挺不錯的!”

成浩看着趙小川表情,心中默默地想到,然後眼神一冷,精神力量瞬間爆發,狠狠地向着趙小川壓去。

趙小川的瞳孔瞬間化爲黑色,腦海中不斷重複着之前成浩說的話,眼前畫面一變,似乎真的進入了一件小黑屋中。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裏?放我出去啊!”

趙小川打量着周圍黑暗的一切,心中充滿了恐懼,不斷地大聲的喊叫道,卻發現根本沒有一點作用。

“上次沒有用降頭降服你,我可是思考了不少的方法啊!”

成浩踱步走到趙小川的面前,看着他呆滯的面孔,嘴角挑起一絲邪笑。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出來。

“成浩,你在做什麼?”

成浩轉頭,看到不知何時葉楓從洞穴中走了出來,皺着眉頭盯着趙小川,頓時成浩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葉楓看到趙小川的樣子,猛然轉頭看向成浩,怒道:“成浩,你一個精神力達到了信仰巔峯,即將突破到生死境界的人壓迫一個連執念境都沒有人不覺得羞愧麼?”

“我只是想測試一下他的能力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成浩連忙解釋道。

“不要說了!快點解開精神禁錮,他可是被學校本身選中的人,我們的希望可都是寄託在他的身上!尤其是現在這種重要的時刻,千萬不能出現什麼意外!”

“我,我只是.”

“只是什麼?難道說我們大老遠的從學校中來到這裏就是爲讓你測試他的麼?你什麼時候纔可以真正的變得成熟一點!”

“我.”

“快點解開他的精神禁錮,不要讓我說第二遍!”葉楓厲聲道,似乎顯得十分生氣。

“好,葉楓,我這就.。。噗~”

成浩連忙應道,動作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但話還沒有說完,立刻噴出一口血液,然後震驚的看向趙小川,發現趙小川的額頭那個鬼臉圖案漸漸地浮現出來。

“該死的,成浩你看見吧!你這就叫做玩火自焚!”

葉楓看到成浩悽慘的模樣,轉頭向着趙小川望去,頓時臉色大變,然後全身忽然間變成竟然變成一團火焰,化作一隻火鳥直直的向着趙小川撲去。

“吼~”

就在葉楓化作的火鳥即將接近趙小川身體是,趙小川大吼一聲,身體表面猛然間長出了無數一尺長的紅色毛髮,身高更是長高了一丈。

與此同時,巨大的火鳥也狠狠的和趙小川撞到了一起,無數的火花四濺,夜空中瞬間便紅色的火焰染紅了天空。

“快走,帶着洞穴中的美美離開這裏,我來制服他不能讓他體內的靈體暴走!不然的話,我們都完蛋了!”

葉楓從漫天的火光中倒飛出來,在地上劃出一條長長的火線,然後停在下來,轉身對着發呆的成浩喊道。

成浩瞬間反應過來,向着洞穴中掠去,不一會兒,便揹着崔美美走了出來。

“葉楓,我帶着崔美美先離開了,你就放心施展手段吧!”

成浩在掠過葉楓的身旁時,大聲喊道,葉楓沒有回答,而是看着在火海中化作一團燃燒的趙小川,眼中充滿了戒備。

苦兒河的小木屋前,剛剛安頓好郝大寶和將蔣舟舟後的黃大師皺着眉頭正在思考着趙小川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時,一道火光瞬間沖天而起。

“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鬼器出現?等等這股氣息怎麼會帶給我一股熟悉的感覺?難道是他?”

黃大師臉色一變,腦海中瞬間閃過葉楓的身影,瞬間沖天而起向着火光的方向掠去。

別墅區,正在商討着有關趙小川他們下落的鄭老一幫人臉色一變,瞬間衝出房屋,看着天空中巨大的火焰,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該死的,這股力量不是學校中的葉楓的麼?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主任臉色大變,驚聲叫道。

鬼婆婆山上,一處荒廢的墳地中,一座不顯眼的墳包前猛然間生出一隻白色的骨爪,然後一隻骷髏頭盯着天空中的火光,眼洞中的兩團紫色的鬼火不斷地跳動着,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埋骨峯上,無數的狐狸瞬間驚醒,仰頭看向夜空的火光,發出一陣嚎叫,顯得十分的陰森詭異。

黑暗中的森林中,兩個正在對持的黑色人影猛然間擡起頭,看着天空中的火光,然後其中的一個人影瞬間向着旁邊的草叢中滾去,消失不見,另一人反應過來,大吼一聲,連忙追了上去。

劉莊子一處農家,一箇中年漢子正在樂呵呵的餵食着身邊的黃牛,在火光沖天的一剎那,瞬間手中一頓,嘆了口氣,自語道:“這是一個不安的夜晚啊!” 僅僅是三個字,在李敏煥的心中便是掀起了滔天巨浪般的震撼。

冥王殿在西方地下世界多麼有名,李敏煥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招惹冥王殿的人!尤其是李敏煥曾經還打算去討好冥王殿。

這可倒好,討好沒成,反倒是不死不休了!

「你……你竟然是冥王殿的人?不可能!」

李敏煥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真相,搖著頭,震驚地說道。

「冥王殿的人?呵呵呵,李敏煥,張開你的狗眼看看,我們冥王大人就在你的面前,你竟然還敢得罪他!」

李成軒冷哼一聲,同樣也是緩緩摘下了面具。

當李敏煥看到李成軒的面容以後,絲毫不亞於剛才看到秦穆然的震驚,甚至比那個震驚還要更加的誇張。

「李…….李成軒!你也是冥王殿的人?」

李成軒在寒國實在是太有名了,而且李成軒之前很是落魄,但是消失了幾年之後,卻是有如神兵天下,一手打下了現在的商業帝國,這被許多金融學院都奉為教科書的案例。

李敏煥曾經也懷疑李成軒的背後有龐大的勢力,但是他怎麼查都沒有查到,如果他背後是冥王殿的話,那麼一切就都說的過去了!

難怪他會這麼厲害!

「呵呵,李敏煥,你真的不知死活,連我老大都敢殺!」

李成軒冷笑一聲,如同看傻子一般地看著李敏煥。

「他……他是冥王?」

李敏煥此時說話都有些結巴了,一層接著一層的震驚有如疊浪般衝擊著他的心靈。

若不是他身為寒城的地下大佬,見慣了一些大場面,換做任何人的話,恐怕此時早就腿軟癱倒在地上了。

殺冥王!整個西方地下世界有多少人想要殺他,可是呢?殺他的人最後都統一隻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呵呵!沙比!」

李成軒鄙視地看了一眼,說道。

都已經這樣了,還問這麼腦殘的問題,不是沙比是什麼?

「李敏煥,是你想殺我吧!」

秦穆然看著李成軒,淡淡地問道。

他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包煙,然後遞給了李成軒一根,點燃看著李敏煥吐出一口煙圈,饒有趣味地看著他。

「冥王……誤會,都死誤會啊!」

這一刻,李敏煥再也沒有往日里的絕世梟雄氣概,反而異常的慫了起來。

「誤會?呵呵,你兒子誘騙我家人吸毒是誤會?我饒了他一條狗命,就是廢了,你們不思感恩,還要派人去酒店殺我,是誤會?殺我沒成功,就讓警察局把我帶走,也是誤會?」

秦穆然冷哼一聲,責問道。

「冥王,都是我一時糊塗,相信了我那個逆子!沒想到他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冥王你放心,我這個兒子,你要殺要剮,我都聽你的!」

李敏煥這個時候果斷放棄了自己的兒子。

兒子他並不是只有李成奇,私生子也是有的,但是如果他今天真的死了,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打下若大的九星幫,真的太不容易了,自己還沒有怎麼享福呢,怎麼就能夠這樣死去呢?

只要秦穆然願意饒了自己,什麼樣的代價,他都願意付出。

「呵呵,是嗎?」

秦穆然將手中的煙頭扔在地上,笑道。

「是!只要冥王你能夠饒了我,我的那個逆子,我親手來解決,保證讓你滿意,至於你的家人,我賠償!一定讓您滿意!」

李敏煥連連求饒道。

「李敏煥啊!你真的以為,我要對你動手,會沒有任何的調查嗎?你的如意算盤打的還真的就不錯啊!這麼果斷地就放棄了你的兒子李成奇。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還有幾個私生子嗎?李成奇死了,你不會絕後的,你依舊還可以再培養一個接班人不是嗎?」

秦穆然冷笑道。

聽到秦穆然這話,李敏煥徹底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在來之前,秦穆然就已經將自己調查的這麼清楚。

「兩個私生子,三個私生女,還特么不是同一個女人生的,李敏煥,你還挺風流的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