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羲煙能不激動嗎?

李羲煙激動的瞬間,便被『神秘人』發現了,所以『神秘人』知道,這話李羲煙聽懂了。

剛準備繼續開口。

『神秘人』回頭看了一下後方:「來的好快!」

然後隨手把一件物品塞到李羲煙手中,迅速弄了幾個手勢。

李羲煙便看到在這人的頭頂上方,突然出現一個黑色漩渦狀的不明物體。

李羲煙內心猜測,或許又是傳送門一類的能力。

還沒來得及多想。

『神秘人』便一揮手:「走!」

李羲煙就發現,自己不受控制的,飛向了疑似傳送門的漩渦。

之所以有這種猜測,是因為之前李羲煙與當時的買主,經歷過類似的傳送。

只不過,買主的那個,更像是『門』一類的東西,而這個不怎麼像。

在進入疑似傳送門后,李羲煙便失去了意識。

而在失去意識前,李羲煙感覺自己貌似被什麼能量掃中了一下,感覺自己瞬間會死。

然後就在這瞬間,李羲煙便失去了意識。

—————————-

不知過去了多久。

李羲煙是因為肚子太餓,而導致餓醒的。

因為渾身太痛,李羲煙掙扎著坐了起來。

當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李羲煙趕緊打量了一下四周。

畢竟這裡是不知名的鬼地方。

不過李羲煙發現,周圍山清水秀的,一看就不是快要過年時的冬季。

也就是說,『神秘人』絕對不是把自己送回了地球,而是神秘世界的另一個地方。

不過李羲煙之前就有了猜測,對此就算不能接受,也只能被迫接受。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自己現在的位置,應該與神秘人要送自己去的位置,應該出現了偏差。

不然以那種大神的手段,顯然不會把自己送到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

不過對於此事,李羲煙不但沒有失落,反而更加激動了!

因為那個不知道是救自己,還是搶自己的『神秘人』,不在自己身邊,那就說明自己現在,已經恢復了自由!

不過剛激動沒多久,李羲煙又瞬間冷靜了下來。

在這莫名其妙的鬼地方,以自己的能力,貌似也沒什麼活路。

然後把『神秘人』交給自己的物品,仔細打量了一下。

李羲煙發現,這玩意有點想古代的一種令牌,純金屬打造。

至於是什麼金屬,那就不是李羲煙分辨的出的了。

只不過,李羲煙根據顏色猜測,應該是青銅一類。

不過李羲煙很快就否定了這個答案。

畢竟這麼牛逼的大神,怎麼會用青銅來打造令牌。

這玩意,就算在地球,也就是普通金屬。

拋開這個想法。

李羲煙把這令牌仔細查看了幾遍。

發現令牌的一面,刻著一個疑似是繁體的趙字,也可能是小篆等其他文字。

因為繁體趙字,李羲煙還是認識的,至於其他文字,李羲煙就不怎麼認識了。

當然,李羲煙只不過認為像而已,是不是,就要另說了。

而令牌的另一面,是一個不知什麼物種的頭像。

有的像龍,但又不怎麼像。

也不知道是雕工問題,還是其他問題。

拿著令牌,李羲煙陷入了沉思。

因為李羲煙也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這時。

咕~咕~咕~。

李羲煙知道,這是五臟廟在發起強烈抗議的聲音。

這表示,李羲煙現在非常餓!

好在,這讓李羲煙知道,現在到底該去幹嘛了。

那就是,找吃的填飽肚子!

因為身體酸痛的原因,李羲煙艱難的站了起來,打量了一下四周。

對於野外求生能力為零的李羲煙來說。

貌似選擇方向,也是一個難題。

因為選對了,可以事半功倍,選錯了那自然是事倍功半。

不過李羲煙發現,以自己的野外求生能力,想多了也白搭,還不如隨便找個方向走。

沒走幾步,李羲煙發現自己渾身熱的不行。

這才想起,這種熱,老早就存在了。

只不過這種熱混合著全身的酸痛,短時間被李羲煙忽略了而已。

直到走了幾步路,這種熱才被身體分辨出來。

可見李羲煙現在的身體狀態,差到了什麼程度。

李羲煙順手脫掉了羽絨服外套,然後看著羽絨服考慮了一下,到底是把羽絨服給丟掉,還是繼續留著。

畢竟羽絨服拿在手裡,會感覺很麻煩,但是丟掉的話,李羲煙又有點不舍。

猶豫再三,李羲煙決定還是留著好了。

然後朝著未知的方向,大步行去。 之所以決定留著,是因為李羲煙覺得,或許晚上睡覺時,羽絨服還能用的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羲煙只知道自己的肚子,又抗議了無數回。

可惜周圍的環境,貌似是萬物剛剛復甦的春季。

想要找到果子一類果腹的東西,顯然季節上不對。

沒有果子一類的食物,就只能尋找小動物來果腹了。

沒多久,李羲煙隱約聽到有流水的聲音,然後瞬間就興奮了起來。

這說明前方應該有條河,有河自然就有魚,那麼果腹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李羲煙一興奮起來,就忘記了身上的酸痛,邁開步子往流水聲音的方向跑去。

沒幾分鐘,李羲煙的眼前,果然出現了一條河流。

從遠處看過去,這條河,還比較大。

當李羲煙跑到河邊時。

李羲煙又犯愁了。

河是看到了,河裡的魚,也隱約可見。

但問題是,怎麼把魚弄上來!

想要釣魚,顯然是不顯示的,魚鉤就是一個李羲煙解決不了的問題。

下河捉魚的話,李羲煙又沒這個能耐。

學習古人用木棍刺魚,這也是一個技術含量。

想到這裡,李羲煙覺得,以野外生存能力為零的自己,想要活下去,貌似都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然後想到之前經歷,李羲煙悲從心來。

貌似自己來到這個鬼地方,哪怕沒『人』抓住自己,自己也很難活下去。

無法活下去的恐懼,開始佔據李羲煙的內心。

恐懼到即將讓李羲煙崩潰的邊緣,李羲煙仰天吼道:「啊~啊~啊……」

直到一口氣全部發泄完。

李羲煙才低頭看向河中自己的倒影,以肯定的語氣道:「李羲煙,你能行的!」

「你一定可以活下去!」

說完,從褲子口袋裡,拿出『神秘人』交給自己的令牌,看都沒看,便直接丟入了河裡,然後轉身便沿著河流,往下遊行去。

之所以丟掉令牌,是李羲煙認為,即便在原來的地球上,除了自己的父母,也不會有外人來關心自己。

更何況這個對自己充滿惡意的鬼地方。

那麼這個交給自己令牌的『神秘人』,八成也不是什麼好『人』。

留著令牌,只怕會留下禍患。

至於沿著河流的下遊行走,那是因為李羲煙從網路視頻中看過,貌似在河流的支流處,能通過挖坑的方式,來陷魚。

雖然需要運氣成分,但李羲煙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捕魚。

貌似這成了果腹的唯一手段。

當然,李羲煙心裡還有一個備選方案,那就是學習紅軍長征時,吃野菜吃樹皮果腹。

只是這實在太悲慘了,只能作為活不下去的備選方案。

另外,李羲煙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野菜!

走了大半天,李羲煙依然沒有找到河流的支流。

眼看就要天黑,李羲煙瞟向身邊的『雜草』,看看哪些雜草,是屬於可以吃的野菜。

貌似今晚只能靠野菜來果腹了。

否則一天不吃東西,能不能活過今晚,貌似都是一個問題。

因為從被抓走算起,李羲煙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也就是說,李羲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餓了多久了。

但李羲煙覺得,應該已經餓了很久、很久!

反正現在即便是野菜、樹皮之類的東西,李羲煙覺得自己勉強也能吃下去。

因為一切都是,為了能活下去!

突然。

李羲煙發現,視野的盡頭,好像有一行『人』在取水。

因為經歷過,有著狐狸尾巴的『美少女』,架著自己面相奇異的『黑衣人』。

所以李羲煙也不確定,這些在取水的一行『人』,到底是不是『人』。

李羲煙有種轉身就逃的衝動。

可惜,在李羲煙發現對方時,對方也發現了李羲煙。

瞬間就有一身體比較壯碩的『人』,快速向李羲煙跑了過來。

那速度太快,李羲煙才眨了兩眼,還在考慮要不要逃。

壯漢就跑到李羲煙身前,然後打量了李羲煙一下:「普通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