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翊凡說完以後,便腦袋一轉,不看下面的魔獸們了,而這些魔獸們的謾罵和嘶叫還在繼續著。

終於李翊凡聽不下去了,擺了擺手道:「夠了夠了,我下來。」

「要下來,你就趕緊的。」

「對,趕緊的,別tm耽誤我們的時間。」

「把你解決了,我們好去吃飯了。」

……

「你們急什麼急,要淡定。」

說完,只見李翊凡再次發生了變幻。

這一次他化身為了魔騰,在那一刻,也就是那一瞬間,他立馬使用了大招鬼影重重。

魔獸們好像都還沒有搞清楚事情的狀況,還在等待李翊凡從天上下來。

突然,只見天空一黑,他們被嚇到了。

個個驚叫道,怎麼突然好好的天氣,就變黑了,伸手不見五指,明明剛剛還是晴天的。

他們發出驚訝的聲音,聽他們的口氣,他們個個都是處於非常懵逼的狀態啊,可惜的是他們不知道危險已經來了。 已李翊凡進行攻擊了,他已經消失在空中,不過眾魔獸們都看不到罷了。

他來到魔獸們的中間,他突然就給了旁邊一名魔獸一拳頭。

這個時候,所有的魔獸都處於黑暗狀態的,被打了,自然是轉過去還手。

就因為這樣,這一頭將另一隻魔獸給打上了,然後一打二,二打四,四打八。

這些魔獸全部都打了起來,而且個個都是使用全部力量,非常的恐怖。

短短四秒時間,他們不知道讓自己的隊友受了多麼重大的傷口,不過這一戰鬥還沒有結束,單單這樣,李翊凡深知自己是沒辦法解決他們的,還需要更厲害的英雄才行。

突然,在他的腦中響起了一句提示語,這是魔方—逆傳遞給自己的一個信息,信息的內容是。

「可以在同一時間段之內,連續更改三次英雄的使用,並且可以同時使用兩個英雄的技能。」

我擦,李翊凡驚訝了,他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福利等待著他。

看來老天爺真是有眼啊,送給了自己這麼一個大禮物,他舔了舔嘴巴,這一下可就有的讓這些魔獸玩的了。

二話不說,李翊凡就進入了英雄的購買之中。

這一次,他還要再購買兩個英雄,沒什麼別的要求,只要夠暴力夠狂暴。

他選擇了兩個英雄,一個就是德瑪西亞皇子——嘉文四世,另一個就是暗裔劍魔——亞托克斯。

關鍵是李翊凡想嘗試一下,將敵人關著打是怎樣的一個感覺,所以便選擇了這兩個英雄。

首先登場的是嘉文四世。

他的被動戰爭律動。

嘉文四世的攻擊附帶目標當前生命力額外傷害,對同一目標六秒內無法再次觸發。

這個被動可以說是可以說是非常的強勢,非常的暴力,暴力到都沒法對它進行解說了。

隨後第一個主動技能是巨龍撞擊,用嘉文四世的長矛穿透敵人,造成傷害,減少路徑上所有敵人的護甲,持續3秒。

如果該技能指向【德邦軍旗】,則嘉文四世會被引向軍旗,並擊飛沿途的所有敵人。

這個技能是用來和另一個技能配合使用的,待會兒大家就可以看到了。

第二個主動技能是黃金聖盾。

可以暫時獲得一個的護盾,持續5秒,同時減緩周圍敵人的速度,持續2秒。

這個技能可以對敵人造成一些牽制,雖然沒有什麼傷害,但是也是非常實用的。

第三個主動技能是德邦軍旗,它分為主動與被動兩個技能。

被動:獲得一定的攻擊速度加成。

主動:投擲一柄德邦軍旗,對敵人造成傷害,並使附近友軍獲得被動效果同樣數值的攻速,持續8秒。

這就是可以和巨龍撞擊一起使用的一個技能,想一想從天而降的一把還很有份量的軍旗,這tm還不得把人給砸死啊。

最後的主菜終於還是來臨了,它的名字叫做天崩地裂。

嘉文四世勇猛地躍向敵人,對範圍內的所有敵人造成超高的傷害,並在目標周圍形成環形障礙,持續3.5秒。

再次激活,將使障礙倒塌。

沒錯,就是這個技能,可以讓李翊凡用來關門打狗的效果,這個技能的最大優點,就是可以讓敵人身處盆地之中,然後對敵人進行集體的滅殺,並且這些敵人還都逃不出去。

而李翊凡就是想要嘗試一下這個想法,所以他便購買了第二個英雄。

也就是暗裔劍魔——亞托克斯。

他的被動為鮮血魔井。

亞托克斯通過技能來為【鮮血魔井】充能。當充能100%時,【鮮血魔井】將開始在4秒內排空,使他在持續時間內獲得血涌。亞托克斯獲得一定的攻擊力和一定的攻擊速度,取決於他的實力。

在受到致命傷害后,亞托克斯會重生並回復百分之三十的生命力。重生冷卻時間:一百五十秒。

這個被動可以說是李翊凡最喜歡的一個被動了。

在這個地方什麼最重要,當然就是保命啊,只要命還在,什麼事情是自己幹不了的,所以這個被動可以為李翊凡提供強大的生命力,讓他不衰不竭。

然後第一個主動技能是黑暗之躍。

亞托克斯開始飛行並猛擊目標位置,對附近所有敵人造成傷害並對中心位置的敵人造成衝擊並將其擊飛1秒。

施放時會為【鮮血魔井】提供20%充能

這個技能可以說是為了李翊凡的嘗試的一個幫助,他可以使用這個技能,一下子衝到魔獸之中,隨後便開啟一系列的屠殺,那感覺就不提有多麼的爽了。

他的第二個主動技能是,血之渴望/血之報償,這是一個轉換性的技能。

在關閉時,亞托克斯會從血之渴望中收益,而開啟時,會激活【血之報償】,並移除【血之渴望】的效果。

【血之渴望】:第三次攻擊對自己進行一定的治療。

【血之報償】:每第三次攻擊,亞托克斯造成傷害。施放時會為【鮮血魔井】提供20%充能。

血之渴望,這個技能簡直就是讓李翊凡在使用的時候,就自帶恢復功能啊,微微有一點兒跟之前的冒牌貨有些相似,非常流弊的。

隨後是第三個主動技能,叫做痛苦利刃。

亞托克斯向前釋放劍氣,對所有被擊中的敵人造成傷害並減速

減速效能:百分之五十的郊區效果。

減速時長:兩秒

施放時會為【鮮血魔井】提供20%充能

這個技能是一個遠程的技能,這個目前李翊凡如果使用的話,而暫時是用不到的,因為他更多的是普通攻擊啊。

終於到了最後的大招了,名為浴血屠戮。

亞托克斯從敵人身上抽取血液,對他身邊的所有敵人造成非常強勢的傷害。每命中一個敵人會使鮮血魔井提升百分之八十的儲量,此外,還會為亞托克斯提供百分之六十攻速加成和一定的攻擊距離加成,持續12秒。

怎麼樣,這個大招流弊吧,這可是李翊凡精心挑選的,只要自己先使用天崩地裂圈住魔獸們,再使用浴血屠戮,那麼就真的是屠殺了。 過了一會兒,按著李翊凡的想法,他將這些魔獸們都通通解決了。

在四秒之後,因為之前的混亂使得魔獸們全部都匯聚在了一起,而李翊凡便趁機使用了天崩地裂這個技能,隨後將皇子的其他三個技能打出一套傷害。

然後立馬就變換成了劍魔,轟炸般的攻擊就朝著這些魔獸們去了。

一套技能的威力,直接就使得他們全部被滅殺,一個不留。

這讓李翊凡也想起了劍魔的一句話,像英雄一樣戰鬥,或者像懦夫一樣死去。

此時的魔獸們,便如同一個個懦夫一樣死去。

李翊凡恢復原來人形狀態,按著原來返回了。

此時的魔獅已經被安置好了,見李翊凡回來了,連忙道:「老弟,你怎麼了?沒事吧!」

他可是知道李翊凡將這一群魔獸都給吸引了過去,然後獨自一人戰鬥去了,他自然是得關心一下的吧。

李翊凡露出一個和煦的笑容,道:「老哥,你放心,我怎麼可能有事呢!我現在可是一名天境初期武者啊,這天境實力的武者和魔獸還沒有哪個可以對我造成傷害的。」

這可不是李翊凡在吹牛,而是他說的就是大實話,要知道剛剛魔方—逆的新技能就是對他的實力提升。

現在的他最多也就在挑戰天境巔峰實力的武者或者魔獸時會有一些吃力,但是天境巔峰以下的武者或者魔獸。

對於他來說,解決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魔獅驚訝了,他沒能想到李翊凡竟然在這麼段的時間裡面,竟然有了這麼大的提升,他連忙祝賀道:「老弟,恭喜恭喜啊。」

「哈哈,老哥言重了。」李翊凡大笑一聲。

隨後魔獅便要求李翊凡講一講在那真正秘境的事情,當然李翊凡是不會拒絕的,滔滔不絕的就講了起來。

終於他講完了,魔獅不經意的說了一番感慨啊,真tm的變態,不是個人。

只見李翊凡從儲存戒指之中拿出了一枚丹藥,它就是雲空獸林丹,這是李翊凡專門留給魔獅的。

「老弟,你這是?」

「唉,老哥,之前的大恩不言謝,這枚丹藥一表老弟我的心意。」李翊凡將丹藥交給了魔獅。

只見張大昌在一旁道:「這枚丹藥可是少爺特地為你們這些魔獸煉製的呢,可以讓你們提升一個境界。」

魔獅一聽,正準備接受丹藥的手立馬就縮了回來,連忙道:「老弟,你這禮物太貴重了,這可使不得。」

「有什麼使不得的?你難道不想要突破嗎?」李翊凡誘惑道。

儘管此時魔獅咽了咽口水,但他還是搖了搖頭,壓制住了自己的貪婪道:「不要,堅決不要,再流弊我也不要。」

「真的?」李翊凡再次誘惑。

魔獅咽了咽口水,繼續回答道:「不要。」

李翊凡搖了搖頭,表現出了一副非常無奈的樣子。

「這可是老哥你自己不要的啊,你可不要怪老弟我了。」

本來魔獸是想要回答:「怎麼可能,不會怪你的。」

可惜的是,這一句話,他還沒能夠完全說出來,李翊凡的第二句話差點讓他沒能噴死李翊凡。

「來來來,大伙兒一起把他給我按住,我親自餵給他。」

他本來就憑几個人類,還不能將自己給按住,可是他哪裡知道,李翊凡的這幾名兄弟,個個都是天境武者。

四個人一人負責一部分,魔獅就被按的死死的,不能有絲毫的動彈。

李翊凡一副邪惡的樣子,道:「嘿嘿,老哥,這可是你逼我這樣的。」

他的手飛快地一伸,便將丹藥輕輕鬆鬆地放進了魔獅的嘴中。

隨後四人才放開了魔獅,然後魔獅進行突破了,從他原本的天境中期實力,一下子就變到了天境後期實力。

這一刻,天地風雲涌動,這代表又一強者的誕生啊。

李翊凡幾人不經意感嘆道,這天境後期實力果然就是不一樣,太強大了,這氣息簡直就不是普通的天境初期武者可以承受的。

於是就這樣,李翊凡收回了自己之前裝b的話,他再也不裝b,很明顯他這是裝b不成反被打。

然後李翊凡就不說話了,他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魔獅突破到天境後期的實力。

「恭喜老哥成功突破。」李翊凡向魔獅祝賀。

此時的魔獅是笑開顏的,如果讓他這個時候再來選擇一次是否要丹藥的話,他必定是會選擇要的,因為這藥力太tm的給力了。

魔獅一副笑吟吟的樣子對著李翊凡說道:「老弟你說這句話實在是太客氣了,咱們倆誰跟誰啊。」

突然他悄悄把李翊凡拉到了一旁,道:「老弟,你剛剛給我服用的那丹藥太神奇,還有沒有啊,要是你不介意的話,再給老哥我來幾顆唄。」

看著魔獅那一副痴迷丹藥的樣子,李翊凡就非常的無語了,之前是誰說的不要的,結果呢?現在怎麼就變成了這一幕了。

不過李翊凡可不敢將這一句話說出來,他覺得他要是說出來的話,肯定會被打的。

不過對於魔獅的話,他還是得吐槽一番的,這簡直是太欺負人了。

「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嘛,老哥啊,這丹藥就跟你那魔氣一樣,每隻魔獅只有一次機會食用,再食用就沒有什麼效果了。」

李翊凡說完這一句話后,直接就將魔獅從天堂打入了地獄,前一秒還是幻想著美好的,但后一秒就疼痛地摔在了現實。

「老哥,你淡定。」李翊凡安慰道。

不過魔獅倒是嘴中沒怎麼聽,嘴中一直念叨著,「我的丹藥啊……」

待魔獅傷心夠了后,李翊凡嘆了嘆氣,說出了他這次來的主要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