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闆看了一眼洞口,感覺沒什麼奇怪的啊,點了點頭。

王胖子再次看了看洞口,又比了比自己的身體,衆人瞬間便明白了王胖子的意思,他的身體比李老闆還要大一號根本就進不去,那個洞口應該是李老闆按照自己的體型挖出來的。

總裁小妻太搶手 “額······”

李老闆頓時犯了難,要是現在再重新挖開的話,會很費勁,因爲這個洞口是通向那個墓穴的,距離墓穴還得有一段距離,要是在挖過去的話,很麻煩。

陳若柯聽了雲凌萱給他描述的眼前的事情之後,開口說道:“胖子現在外面等一下吧,我們先進去看有什麼情況,再視情況而定是不是要全部進去,你正好在外面把風”

“好吧”王胖子雖然有些失望,但對陳若柯的提議倒也沒有什麼不滿,雖然很好奇那些墓穴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但是總需要有一個人在外面守着啊,王胖子倒也願意。

李老闆見他們已經商量好了,便拿出隨身攜帶的手電筒,率先下了洞,隨後便是林無敵等人,黑子跟在最後。

這條洞是李老闆花費了三天三夜才挖出來的,總長度二百米,李老闆祖上的墓地在田地下方,沿着七拐八拐的地道直達墓穴。

十幾分鍾之後衆人終於來到了李老闆祖上的墓穴之中,墓穴不大隻有二十坪左右,裏面只是安放了一口棺材,不過棺材卻是有被移動過的痕跡,棺蓋上的棺釘被撬開了。

“就是這了”李老闆拿着手電筒着想那口漆紅棺材說道。

劍主八荒 “那邊還有個洞”李老闆順勢將手中的手電筒照向另一處地方。

那個地方有着一絲絲光亮可以透進來,是從外面挖進來的,不過後來好像是被堵上了,李老闆解釋說是自己堵上的。

“黑子”

陳若柯輕喚一聲。

黑子的身影從衆人身後竄了出來,因爲此次的主要目的是爲了幫助李老闆追回那被盜竊的陪葬品,所以黑子這個時候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狗鼻子最靈尤其是一條不凡的老狗。

“嗷~”

黑子沒有像警犬那般在地上聞來聞去,而是看向陳若柯朝着棺材叫喚。

陳若柯會意,說道:“李老闆,這棺材中是您的祖先?”

“是啊”李老闆不解其意,但依舊老實的回答道。

“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能否答應”陳若柯面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因爲剛纔他在黑子的叫聲中聽出了一絲不尋常的意味,應該是這棺材中有什麼古怪。

李老闆爽快的說道“請說”

“可否打開棺蓋看一下”陳若柯平靜地說道。

李老闆面露難色,他是十幾天以前來的時候,曾經打開過棺蓋,當時只有他一個人,所以只是匆匆的開蓋看了一眼之後,便直接推上了,並沒有見到裏面的金銀珠寶,只有一個穿着朝服的屍體,所以並未細看,便匆匆離去了。

不過由於了一會兒之後還是答應了下來,隨後李老闆親自上前伸出雙手按在棺蓋之上,林無敵也上前搭了把手,兩人很輕易的將棺蓋推開了。

不過館內額情景卻是令衆人大吃一驚。

棺材內部只有一件朝服和一件靴子,還有一個枕頭,並沒有屍體,哪怕是腐爛了的骨頭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 億萬總裁 李老闆驚訝的說到。

他上次來的時候明明看到裏面有着一個人,現在怎麼會沒有了呢?一時間,李老闆心底開始有些發虛。

棺蓋打開之後,陳若柯鼻翼聳動了一下,更是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屍變!

已進入李老闆挖出來的地道的時候,陳若柯就若有若無的嗅到一股屍氣。按理說的話,已經死了很多年的人而且還是上個朝代的人,怎麼也不可能會有屍氣,進入到墓穴之後屍氣反而有些淡了,應該是漸漸地消散了。

“去看一下那邊有沒有腳印”陳若柯示意道。

李老闆此時正處於一種極度驚訝的狀態之中,根本沒有聽到陳若柯在說什麼,林無敵上身查看,俯下身拿着手中的手電筒仔細辨別了一下說道:“這裏有兩個人的腳印”

一個是一步一步走進來走出去的,還有一個是雙腳並齊想外出去的。

在那些凌亂的腳印之中,林無敵辨別出一共有兩個人的腳印,這並不是什麼稀罕事,對於他們來說,見微知著的洞察力是應該具備的,而且林無敵雖然看着憨憨的,但心思卻是非常的細膩。

“殭屍?”

雲凌萱突然說出這個只有在電影中出現的名詞。

陳若柯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美晴在一旁也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陳若柯,不過陳若柯並不像是說謊的樣子,只能默認了這個事實,齊靈留在了上面陪着王胖子並沒有下來。

“屍體就是從這個洞裏出去的”林無敵說道。 林無敵再次確認了一下那個被人從外面打開的洞口查看了一下,時分確定的說到,眼神中透露着凝重的色彩。

這個地方出了一個殭屍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陳若柯神色中也是流露出難色,以前從未對陣過殭屍,都只是一些厲鬼什麼的,如果真的碰上了殭屍該怎麼解決?

現在,李老闆的祖先發生屍變變成了殭屍,這個事實已經是毋庸置疑,但是這件事既然陳若柯等人碰上了就絕不可能袖手旁觀。

原本李老闆是想讓陳若柯等人來幫他追回那被盜的陪葬品,但是誰曾想竟然會發現這種事情,自己的祖先變成了殭屍?????

李老闆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雙目無神。

“陳先生”

李老闆面無表情,眼睛愣愣的盯着棺材旁邊的地面,聲音非常的平靜,不知道是因爲內心過於震撼還是真的不害怕,反正就是平靜的有點異常。

“嗯?”

“這是真的?”

“是的”

對於李老闆的問題,陳若柯完全是老老實實的回答的,沒有一絲的隱瞞,但這個事實對於李老闆來說是非常難以接受的,自己的祖先成了殭屍,如果是按照電影中演的那樣,最終殭屍都是要被消滅的,那麼豈不是說自己的祖先也要被消滅?

暫且不說是否會不會被消滅,單單說自己的祖上成了殭屍這件事就很讓她接受不了。

“他現在已經不是你的祖先了,所以說以後真的有什麼事你也沒有必要想太多”陳若柯嘆了口氣安慰道。

雖然誰都知道,這裏老闆來到這裏的目的,但是最終發現的卻是自己的祖上變成了殭屍,這個時候的李老闆就像是吃了雞屎一般,滿嘴腥臭。

陳若柯想了想還是說道,“你的祖上變成殭屍之後便不再是你的祖先了,他現在只是一個急需血液的怪物而已”

殭屍都是由於在臨死的一剎那有一口氣沒有嚥下去,稱之爲怨氣,或是因爲生前有牽掛,或是有什麼未曾瞭解的恩怨,再甚者或者就是因爲沒有活夠,總之有很多原因可以另一個人死之後身體不腐,在多少多少年之後,如果有人接近他的屍體的話,感受到人氣之後,鬱結在胸口的那口怨氣便會被激活。

從而發生屍變,成爲殭屍。

“我們還是先上去吧”陳若柯開口說道。

現在的李老闆已經相識一灘爛泥一般癱軟在了地上,渾身沒有絲毫的力氣,最後還是在林無敵的攙扶之下才會到的地面。

王胖子還有齊靈兩人本來在那裏有說有笑的,但是看到陳若柯幾人上來之後面色都有些難看,不禁怪異的看了看陳若柯,當看到李老闆之後更是有些驚訝。

難不成是陳若柯他們在墓穴裏見到棺材中的好東西將李老闆給那啥了?王胖子再一想也不可能啊,即便是再好的寶物,陳若柯他們幾人也不可能做出那等謀財害命的事情啊,更何況,林無敵還是修羅門的少主,要錢有錢要什麼沒有?

王胖子連忙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屑,還有一些雜草,迎了上去,皺着眉頭問道:“陳哥,剛纔在下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陳若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倒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只不過是發現了李老闆的祖先變成了殭屍”

“變成了殭屍啊”王胖子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不過下一刻,王胖子的臉成一個極度難以形容的表情說道:“殭屍!!!”語氣中充滿了震驚。

“沒錯”陳若柯點了點頭。

“那,那他這個樣子是······”王胖子指了指癱軟的李老闆說道。

“嚇得”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應該是嚇得吧,反正在墓穴中的時候,陳若柯說李老闆的祖先變成了殭屍之後便聽到“撲通”一聲,隨後便聽到了李老闆那已經像是丟了混似的有氣無力的聲音。

“我的祖先是殭屍?”李老闆喃喃道,雙目無神,像是癡呆了一般。

陳若柯他們轉頭看了看癱軟的如一坨爛泥一般的李老闆,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是想發一筆橫財的,現在倒好,把自己弄得像是二傻子一般,這個事實雖說不太好接受,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陳若柯他們誰都無法改變。

就像是齊靈竟然真的能夠答應和王胖子在一起一般,美女配野獸,天理不容,但這就是事實。

“他是不是傻了?”王胖子再次衝着李老闆努了努嘴。

“應該只是暫時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吧”陳若柯解釋道,但是他也不知道爲什麼李老闆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總裁不吃窩邊草 按理說的話,聽到自己的祖先變成了殭屍應該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吧,甚至還應該開心的笑一下,“我的祖先竟然還活着,真好”

······

陳若柯這種想法,也只是想想罷了······

“噗”

“噗”

“噗”

就在接個人圍繞着李老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只聽到一望無垠的麥田之上出現了一個白影。

現在這個時候正好是午休的時候,地裏根本就沒有人影,除了他們這一行人,要不是因爲這個時候田裏沒有人,李老闆也不會挑這個時候來,要不然還不得都知道了他家裏有以前的老玩意?說不定是什麼金銀珠寶呢,

聽到這個奇怪的聲音之後,全部轉過頭過去看,只見一個只穿着一身白色棉布對襟內衣的男人,留着一條大辮子,頂着一個光禿禿的大前額,蹦蹦噠噠的向着他們這一行人蹦了過來,眼睛雖然睜着,但是好像看不見,有的時候蹦躂兩下,便聽一下,聳聳鼻子。

忽然,那個白色的人影,瞬間射向一個方向,當那個人影再次出現的時候,白色人影的嘴中已經多了一些灰白黑相間的羽毛,嘴角還有着斑斑血跡。

“僵,殭屍!”

李老闆突然大跳了起來,哆哆嗦嗦的指着那個嘴中叼着羽毛,留着血跡的白色人影喊道,雙眼一翻,竟然就這麼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臥槽”

王胖子一聲咒罵,頓時蹲下身子,伸出手指在李老闆人中處試探了一下,還有呼吸,還沒死,這就不錯,要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男人被嚇死的話,那可就成了笑話了。

“我的祖先是殭屍······”

迷迷糊糊中李老闆口中還在嘟囔着。 “媽呀,真是殭屍!”王胖子突然跳了起來大喊道。

“安靜點!”林無敵不滿的看了王胖子一眼,低喝一聲。

隨即只見王胖子幽怨的看了林無敵一眼,在這些人裏面,王胖子還真是打心眼裏害怕這個大塊兒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收拾自己一頓,胖嘟嘟的嘴巴嘟嘟囔囔了一陣,誰也沒有聽清,反正就是在抱怨林無敵罷了。

林無敵也沒有在意,而是凝重的看了吧白色人影一眼隨後湊近陳若柯說道:“陳哥,這怎麼辦?”

陳若柯現在也是很頭疼,誰也想不到會真的碰上殭屍啊,以只是鬥厲鬼,現在倒好直接弄出了個殭屍,只是不知道陰間收不收殭屍啊,如果收的話,現在直接讓雲凌萱吹響那隻骨哨將陰兵召喚上來,直接帶了去得了,那還用得着自己動手。

說實話,陳若柯以前還真的沒有接觸過殭屍,更不要說是怎麼和殭屍鬥了,不過唯一一次見到殭屍應該還得說是那次在那個鬼村,出現喪屍的那一次。不過那個殭屍可不是想眼前這個這麼有震懾力啊,這個完全就像是在拍電影的道具嘛,但卻是真真實實的在喝血!!

“殭屍怎麼弄?”陳若柯突然很是突然的看向旁邊的林無敵問道。

“啊?”林無敵驚訝的看着陳若柯,“陳哥,你不會不知道吧”林無敵非常的不可思議,陳若柯在他的眼中那就是無所不能的,連青眼厲鬼都可以自己連續幹掉好幾只,更何況是一隻還沒有多少道行的殭屍?

“不會”

陳若柯白了他一眼,很是乾脆的說道。

“那個,那個,陳哥你不是有老門主給你的法寶嗎?要不你找找?”王胖子適時地提醒了一句。

“對啊”陳若柯雙手一拍,啪的一聲。

旋即連忙說道:“你們千萬別招惹他哈,我現在還真不知道能不能幹掉這個傢伙,打不過就跑”陳若柯囑咐了一句。

緊接着連忙讓雲凌萱將自己符道一棵樹下,從鬼戒中將那六個竹片取了出來,這六個竹片可以說是改變了他的一生,也給了他一身的本事,六個竹片,六種大道,六中不同的修煉方式,但是陳若柯竟然非常輕易的將這六種道法全部兼於一身。

陳若柯伸出手撫摸在那六片竹片之上,一個一個的摸過去,不過依舊沒有找到辦法,但是當他摸到墓道的時候,好像有了點眉目,“萱萱,你先保護好自己,我等會兒就好”陳若柯低聲說了一句。

“無敵,胖子你們堅持一下,我這邊馬上就好!”陳若柯大聲喊道。

陳若柯剛纔觸摸到墓道那片竹片的時候突然提到了大糉子,大糉子是民間對於殭屍的稱呼,墓道是當初道門中的墓堂之人所修習之法,盜墓之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碰到一些東西,殭屍是很有可能會碰到的,所以一代代一輩輩的先人前輩總結出了不少對付殭屍的方法。

盜墓者又稱摸金校尉,摸金校尉這個職業起源於東漢末年三國時期,曹操爲了彌補軍餉的不足,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餉。

而到了近代這種職業依舊存在,就在解放前的道門之中,當時道門爲了抵抗外侮,根本沒有絲毫的資源支持,所以只能自給自足,不過所盜取之墓都是查探好以前的歷史,知道墓穴是誰的纔會下手,像那種清正廉明的官員之墓不會下手,當時的道門也是有着自己的行事風格的,所以纔會在那個時代異常的得民心,就像現在的修羅門在h市一般。

“呃~”

那白色人影喉嚨間發出一道低沉的吼聲,似乎是覺察到了周圍有人的氣息。

“撲通”

“撲通”

李老闆的祖先化成的殭屍竟然朝着林無敵他們這跳了過來,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行兇!

不過見到那隻殭屍竟然朝着自己跳了過來,饒是林無敵有修羅五品的道行也不敢輕易出手,他還真不敢確定自己就能夠幹掉這隻殭屍。

所以只能學着電影中的那個樣子,緊緊地捏住了鼻子,屏氣凝神。

王胖子還有王美晴齊靈兩女有樣學樣,也同時捏住了自己的鼻子捂住嘴巴。

但是,但是!

那隻殭屍依舊是有着明確的目標,就是他們!

一往無前的向着他們蹦躂過來,那氣勢,不可一世!

“草,什麼破方法”王胖子憋了好一會兒那殭屍還沒有蹦躂過來,終於憋不住了,低聲罵了一句,大口的喘着氣。

只能怪這隻殭屍的速度太慢了······

林無敵剛想回胖子一句。

只見一道白影在眼前一閃而過,雙手僵硬的向前伸着,直插向王胖子,不管是腦袋脖子還是心臟,反正就是一頓亂插,王胖子“哇”的一聲怪叫,轉身就跑,再次生動的詮釋了靈活的胖子這個被衆人所熟知的稱呼。

“嘶~”

忽然,迅速奔跑的王胖子的身體戛然而止。

身體瞬間僵硬在原地,只因爲那隻殭屍僵硬的手掌已經接觸到了他的肉,發黑的尖銳指甲僅差一釐米便差點插中他某個比較隱祕的部位,來一記千年殺!

幸好王胖子那一瞬間正好是蹦到了半空中,尖銳的指甲只是隔着褲子插到了尾椎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