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道:「可是蕭大小姐貌似不好追啊,你在她身上花的錢都夠把一個人給砸死了吧,她還不是無動於衷,要我說……榮寶,你們家雖然有錢,但人家蕭家更不缺錢,咱也惹不起蕭大小姐,你又何苦腆著臉討好她,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這話孫榮寶可就不愛聽了。

他連忙反駁道:「你懂個屁,不知道越難啃的骨頭啃起來越香嘛,我就不信她能傲到什麼時候,老子遲早把她搞上床,看她還橫……」 杜威不以為然的哈哈大笑,「得了吧,跟我這兒還吹牛……」

孫榮寶可不就是在吹牛嘛,可是被杜威這樣當面奚落,他還是覺得下不來台,再加上一時酒精上頭,牛皮就吹得更響亮了。

「敢不敢打個賭?」

封先生的病嬌日常 杜威欣然接了招,問道:「賭什麼?」

孫榮寶道:「後天我生日,已經包了麗晶大酒店慶祝,若是我能把蕭錦妍請來,你就當眾叫我爺爺!」

杜威就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笑道:「你要是能搞到她,我給你磕頭叫你祖宗都行,就是不知道……」

前面兩個男人的交談越來越不堪入耳。

他們毫不避諱,蕭錦妍都聽到了。

很顯然,簡瑤也聽到了。

簡瑤看到蕭錦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心裡想著也許這是個討好蕭錦妍的好時候,只有不遺餘力的表忠心,蕭錦妍才會把她的請求放在心上。

於是,簡瑤三兩步就沖了上去,抬起腳就往孫榮寶的屁股上踹去。

「你們是嫌能說話的日子太逍遙,恨不得馬上變成啞巴了是不是?居然敢在背後編排蕭大小姐?」

隨著簡瑤的話音落下,前面的兩個男人一個踉蹌。

孫榮寶一時沒有防備,整個人往前撲去,撲到地板上摔了個狗吃屎。

他哎喲一聲,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罵罵咧咧的道:「誰他媽活膩了是不是,居然敢踹老子,我……」

然而,一回頭,他就愣住了。

杜威比孫榮寶還遲了一步,還沒來得及罵人,那些髒話就被堵在了喉嚨里。

「蕭,蕭大小姐?」

兩個男人哆嗦著,如同老鼠見了貓。

蕭家既然能躋身於京都四大家族的行列,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而且自從蕭瑾掌管蕭家大權后,大家也都知道蕭錦妍的身價跟以前不一樣了。

無論她走到哪兒,只要頂著蕭姓,大家都得讓她幾分。

孫榮寶和杜威不過是在吹牛皮找樂子,滿足一下惡趣味,哪裡知道會被蕭錦妍給聽了去,他們頓時意識到不妙。

儘管喝了點酒,也瞬間就清醒了。

蕭錦妍追究起來不可怕,若是捅到蕭瑾那裡,那他們可就是捅了大簍子了。

夫貴逼人 杜威這個見風使舵的小人,毫不猶豫的就賣了孫榮寶,討饒道:「蕭大小姐,我我我……我可什麼都沒說,是他……那些話都是他說的,我就說你不可能看上他這個孫子,是他非要跟我打賭……」

「你……」

孫榮寶被氣得不輕,一拳頭就把杜威給打趴了。

杜威的長相其實挺斯文的,高高瘦瘦的,長了一張奶油小生的臉,看起來就是柔柔弱弱的。

孫榮寶則是另一個極端,他的身高頂多一米七出頭,身材略胖,長相粗獷,不愧是暴發戶出來的,杜威可被他一個拳頭教訓得不輕。

但是在面對蕭錦妍的時候,孫榮寶還是一秒就慫了。

他像是換了一張臉,換了一副衰樣,弱弱的解釋道:「蕭大小姐,我……我喝多了,剛才就是一時嘴賤,你別跟我一般見識……」

簡瑤完全充當了護衛的角色,搶先一步道:「你管不住自己的嘴,我看乾脆把舌頭留下好了。」

「我……」

孫榮寶頓時有些慌了。

他雖然仗著自己家裡有錢,在外面玩得挺荒唐。

但是混跡在京都,他心裡很清楚什麼人能惹什麼人惹不起,若是惹怒了蕭家,他們姓孫的在京都就不用混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蕭錦妍會發怒的時候,她看著眼前這個令人作嘔的男人,原本難看的臉色卻慢慢的緩和下來。

「孫榮寶。」

她面無表情的念出這個名字,語氣不辨喜怒。

孫榮寶馬上狗腿子似的應了一聲,剛要繼續求饒,哪怕讓他主動掌嘴就行。

豈料,蕭錦妍卻問道:「後天你生氣?」

孫榮寶一愣,點頭道:「嗯。」

蕭錦妍又問:「在麗晶酒店包場慶祝?」

孫榮寶又嗯了一聲。

事實上,他的心裡越來越沒有底,他不知道蕭錦妍這麼問的目的是什麼,該不會是讓他的生日變成忌日吧?還是……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蕭錦妍卻忽然道:「幾點,我會來。」

「啊?」

別說孫榮寶難以置信了,就連一旁的杜威和簡瑤都被嚇了一跳。

這……什麼意思啊?

孫榮寶就像是活吞了一條蜈蚣似的,張著嘴什麼都說不出來。

簡瑤卻拉了下蕭錦妍的衣擺,問道:「錦妍,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說你要去,可是你……」

簡瑤欲言又止,她懷疑蕭錦妍是不是瘋了。

誰不知道,蕭錦妍愛靳斯辰愛了那麼多年,已經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

否則,蕭錦妍的年紀也不小了,以她的條件,京都無數富家子弟都想攀附,她怎麼可能到了現在還單身。

可,就算最終不是嫁給靳斯辰,那也不該是孫榮寶啊!

這明明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毫無可比性。

孫家除了有幾個錢之外,孫榮寶根本一無是處,要身高沒身高,要長相沒長相,要氣度沒氣度,一張大餅臉,一口大黃牙,還滿嘴飆髒話……

總之就是,要啥啥沒有。

蕭錦妍以前最看不起孫榮寶了,厭惡到就連見了他都得繞道走的地步,而且還聽不得任何人提孫榮寶追她這件事兒,就彷彿有這樣的一個追求者,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恥辱。

試問,厭惡到這種程度,怎麼會忽然之間轉了性?

「錦妍……」

簡瑤還想再勸兩句,蕭錦妍卻無意再聽,只是望著還處於獃滯狀態的孫榮寶,問道:「怎麼,不歡迎我嗎?」

孫榮寶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受寵若驚是怎樣一種心情了,他只要想著在自己的生日宴上能請來蕭錦妍,這個事情就夠他炫耀一整年了。

若是,還能有些別的發展的話……

他馬上嘿嘿一笑,道:「晚上七點開始,你來的話……我去接你?」

蕭錦妍道:「不用,我會按時到。」

說完,在孫榮寶怔愣的目光下,她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簡瑤再次追上去……

「喂,錦妍……錦妍,你到底在想什麼?那個是孫榮寶啊!你是不是喝醉看走眼了?不對,你也沒喝啊……」 喻尚溫因為想著他哥的關係,所以對樓韶白的信任是基多的。

只是眼下的情況有點複雜。

他們要去做的事情,總不能帶著……

「尚溫,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總不能帶著她吧。」

巫念妗突然開口,打斷了喻尚溫準備想要一起的想法,她目光偷偷睨看了樓韶白好幾眼,眼裡情緒琢磨不透,顯然是對她不喜的,只是礙於尚溫……再想到上次有說她和喻大哥認識,所以才不好說什麼其他的話。

只是眼神看著樓韶白還帶著防備。

是對感情的防備。

喻尚溫卻是在考慮這個問題。

帶,或是不帶。

他可以肯定樓韶白是強者,雖然不知道到什麼程度……只是解下來要做的事,又不是那麼方便。

喻尚溫在糾結。

「尚溫!她雖然和喻大哥認識,可是我們接下來要去做的事情,不方便帶生人吧。而且也只見過兩次,」

說到底就見過兩次,哪裡有什麼信任。

巫念妗在心裡這麼想,口中說著的話也是在看向後面幾個人之後故意說出來的。

跟在尚溫後面的幾個人大都知道巫念妗是喜歡他的,平日里表示出來的一些獨佔欲他們其實也無所謂。

但正如巫念妗所說的,要帶一個不認識的人行動,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疑點或是意外。

畢竟在他們眼裡,對於陌生少女的出現,雖然驚艷她的相貌,但前提是在古武界中也得是個強者。

「對啊,尚溫,念妗說得對,真要有什麼意外,我們到時候哪有什麼精力特意空出來保護……」他們眼神偷看著樓韶白,顯然是在說她弱小。

弱……

好久沒被當成弱者了。

樓韶白樂得清閑。

更何況她本來也沒打算和他們一起走。

「韶白!」

還沒來得及告別,一聲突兀且響亮的聲音喊出來。

「……」

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聽過這聲音。

沒有惡意,完全的驚喜。

她在古武界有認識且關係還不錯的女生?

她怎麼不知道。

轉頭,抬眼就看到不遠處小跑著過來揮手的女生。

瞬間,沉默。

嘴角有點抽,顯然是想起來了。

「啊,韶白,你也在這裡啊,好巧啊~」

今晚的第二個好巧了。

「菲菲,你們也認識?」

不等樓韶白開口,喻尚溫開口了,目光好奇的打量著兩人。

「認識啊!」邢菲菲那雙眼燦爛如同星辰,顯然是對遇到的熟人,分外高興。

當然認識。

如果不是意外認識她,可能自己就要誤會一輩子。

不過……就算是誤會了,邢菲菲想到了什麼,臉色隱隱有點不好看,隨後又恢復了看似燦爛、沒心沒肺的笑容。

「對了,韶白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我可以保護你啊。」

「我……」

樓韶白想拒絕來著,但看著邢菲菲抬眼眸子里認真的那句「我保護你啊」,瞬間有點愣。

她……需要一個妹子保護嗎?

不。

只是邢菲菲說得過於真誠,甚至抓著她的手,湊上前來小聲開口:「剛好我有事要和你說。」 蕭錦妍忽然對孫榮寶另眼相看,當然不是眼花了或者喝大了,癩蛤蟆就是癩蛤蟆,就算她真的瞎了,也不可能把癩蛤蟆錯認成青蛙王子。

她不理會孫榮寶的錯愕,也不解答簡瑤的疑惑。

因為,有些目的不可言說。

不朽狂神 當她跟在後面聽著孫榮寶和杜威說那些不入流的話時,第一反應就是想要衝上去撕爛那兩個人的嘴。

有種想要毀天滅地的衝動,幾乎要吞噬了她。

憑什麼呢?

憑什麼葉初七那個臭丫頭能嫁給靳斯辰,霸佔了她喜歡的男人,做名正言順的靳太太,而她卻要被孫榮寶這種貨色掛在嘴邊想入非非?

蕭錦妍只要這麼想想,都覺得噁心透了。

就在那電光火石之間,她忽然就有了另一種念頭……

如果,讓葉初七也來嘗嘗孫榮寶這種癩蛤蟆是什麼滋味……蕭錦妍只要想想,就覺得那種感覺棒極了。

所以,她將所有的不痛快都壓制下去。

搞定孫榮寶,輕而易舉。

接下來,就等著看好戲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