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亭侯溫緯和季氏一開始以為他只是散散心,可到了第二天早上,溫宿還不曾回來,兩人就慌了神。

一邊讓人去打聽溫宿的去向,一邊就捉摸著要如何向謝家交代了。

聘禮下過,婚期已定這個月二十九,這左右也就十幾天的功夫,要是溫宿找不回來,到時候誰去迎親,誰來拜堂?

婚禮上不見新郎官,謝家又是官宦之家,這鬧起來,兩家的顏面都不好看!

這幾天,溫家忙着里裏外外的找人,對謝家人的到來是十足十的心虛,管家接了樊氏的拜帖,樊氏又在帖子裏說是為了兒女婚事,東亭侯和季氏哪裏敢開門迎客,說不得,季氏一跺腳就拿了主意:「老爺先迴避一下,妾身就裝病一陣子,先回絕了樊氏再說吧!」

「等我找回這個小孽障,我非拔下他一層皮不可!」東亭侯亦是氣憤不已。

事已至此,只得先按照季氏的主意糊弄一陣子!

樊氏帶着兩個女兒進門后,便得到的是季氏卧病在床的消息,樊氏去探了病,季氏躺在床上不斷呻.吟,東亭侯爺不見蹤影,這個口卻是無論如何都開不了了。樊氏慰問了一番季氏,興高采烈的來,灰心喪氣的回了府。

但天下總有不透風的牆。

這邊樊氏和謝依依等人剛上馬車,車夫都還沒走,溫家出去尋找溫宿的人就回來了一波,在門口沒有注意到他們,開口就說:「少爺這一次離家出走,看來是真的不想成婚,壓根沒留下音訊來。這讓我們去哪裏找?」

「誰讓侯爺和夫人非得逼着少爺娶謝依依?少爺的書童說,少爺已連着好幾天絕食,都沒換得侯爺夫人回心轉意!」

「少爺他也是走投無路,這一輩子都對着一個不喜歡的女人,誰高興過日子?」

「其實,謝依依長得也挺好看的……」

「好看有什麼用,少爺心性高,看不上就是看不上!」

那幾個家丁自顧自的說着進門了,沒留意到府門口的馬車裏,謝依依的身軀抖成了一團。

「溫宿走了?」猛地掀開了車簾,謝依依臉色格外蒼白。

謝霏霏也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剛剛家丁的話她聽得很清楚:「溫少爺這是什麼意思,存心抹我們謝府的顏面嗎?」

「走,女兒,我們進去!」樊氏氣得面如土色,這才明白是被季氏騙了,怪不得方才去探病,季氏雖說氣息奄奄,但面色比她還好,敢情是故意誑着她,生怕她們謝家人發現了這個秘密。她起身,一手拽了謝依依就要下車:「溫家這鬧的什麼事情,變着法子作踐我們謝家嗎?聘禮給的少也就算了,如今連人都找不到,到了婚期,豈不是要讓滿京城的人都來笑話依依,笑話我們謝家嗎?」

這事溫家必須給個說法!

「娘,不,不能去!」謝依依卻一把抓住她的手,抿緊了唇搖頭:「我們就裝作不知道,先回家!」

「為什麼?」謝霏霏不滿。

謝依依冷著臉:「溫宿走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今溫家人也在找,找不到人,他們一定會很着急。再等幾天看看,那時候沒消息,咱們上門來問訊就名正言順了。再說,現在爹不在,憑着我們母女三個,溫家人指不定會怎麼糊弄我們。等溫家瞞不過去了,咱們帶着爹一起來,那時候溫家就一定會給一個說法了!再說……」

「再說什麼?」樊氏見她欲言又止,好一陣氣憤:「有什麼不能跟娘說的,吞吞吐吐的嘔我嗎!」

「婚期不是還有二十多天嗎?咱們也不急在這一兩天,先辦好外祖父的事情要緊。」謝依依揉着眉骨,覺得頭一陣疼。

在一邊聽了好半天的謝霏霏緊緊的咬住下唇,一雙眼珠子咕嚕嚕的轉個不停。

她忽地冷笑了一聲:「娘,姐姐,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溫少爺先前也沒說要悔婚的意思,下聘也親自上門來了,怎麼說跑就跑了?」

「你什麼意思?」謝依依一愣。

謝霏霏立即說:「依我看,一定是謝成陰挑唆的!那天在商鋪,姐姐的婢女不是看到謝成陰同溫少爺在一塊兒說話了嗎?肯定是她說了什麼,才讓溫少爺改變了主意!聘禮的事情也是,當時我們說是她在背後使壞,她不是也沒反駁嗎?」

謝依依面沉如水。

是啊,謝霏霏說得有道理,那天想溫家的後花園,謝成陰不是還對溫宿說有本事退婚嗎?退婚不成,挑唆溫宿逃婚,謝成陰絕對做得出來!

這個謝成陰,自己得不到,就不准她過得好!

這人的心怎麼那麼狠毒?

讓全京城的人都來看她的笑話,讓自己成為別人的笑柄,謝成陰就高興了嗎?

謝依依越想越覺得謝霏霏的話很有道理,一口銀牙幾乎咬碎,恨恨的開口:「謝成陰,我跟你沒完!」

謝霏霏成功激起了謝依依的怒火,更是在一邊煽風點火:「對,姐姐,你可不能放過她,不然,她還不得騎到我們的頭上去!啊,我知道了,謝成陰一定是因為我們把嫁妝又拿了回來,她心裏不開心,就變着法子想要回去。溫宿跑了,姐姐的婚事沒了着落,這些嫁妝自然就用不到了,爹肯定會做主,讓姐姐把東西都還給她。」

「聽說你爹因為嫁妝上虧了她,還特意給她請了教習武藝的先生。」樊氏氣得口不擇言:「這個賤人,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嫁妝?

謝依依冷眸微閃,一時間,腦袋已是被怒火填滿了。

溫宿是她的美夢,眼下這個夢被謝成陰無情的踩碎了,她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謝成陰不是整天就想着嫁妝嗎?好,她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

馬車在謝府門口停穩,不等誰扶她,謝依依已率先一步下了馬車,徑直往後院衝去。

她直奔謝成陰的滿江庭而去。

剛進門,迎面就撞上了籃子,不顧籃子的滿臉疑惑,謝依依徑直衝向了滿江庭的庫房,一腳狠狠的踹去,房門吱呀一聲就被踹開了。

這等行為,同她平日裏的溫柔完全不搭邊,籃子被嚇傻了,等反應過來謝依依在做什麼,籃子大驚失色:「大小姐,你做什麼?」

說着,籃子急忙去拉她。

但謝依依彷彿瘋了一般,一把推開籃子,大步衝到庫房大夫人留下的箱子跟前,掀開蓋子,望着滿箱子的金銀珠寶,謝依依紅了眼睛。

。「我艹,這混蛋太猖狂了,受不了了。」

「我就不信這麼多強者連手會打不死他,你們上不上?」

來自紐西蘭的血脈戰士,體型跟尤里烏斯同樣高大的破壞獸托亞·穆德一臉猙獰。

他離開祖地,就是為了塑造屬於自己的傳說。

如果對方是神,那他就超越神!

「不知天高地厚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一百四十六章:攻擊像鋪天蓋地一般朝我打來 集群意識之所以不多派幾艘星內戰艦進入兩棲星球,當然是因為它只是參與和體驗,而不是去為了奪取這顆星球。

如此,一艘無比強大、無可匹敵的戰艦就足夠了,根本就用不着太多。

所以,集群意識用艦隊中存儲的納米機器,就建造了這麼一艘深海號。

在兩棲星系留下一艘無望級偵查艦和一艘遠征級戰艦充作備用后,深海號也被投放進了兩棲星球之內。

深海號憑藉着自身的反重力引擎,在兩棲星球的背面輕飄飄的掉落在了安靜的海面上。

兩棲星球沒有衛星,所以也就不存在什麼明顯的潮汐。

而且因為海水對於溫度的存留非常好,這就讓整顆星球的海水有着一種溫暖的觸覺。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在星球的海面上,經常會有來自大氣流動的擾動,形成的颶風、狂風也是能掀起浪花的。

海狼號的艦體只有一百八十米長,最寬也只有二十五米。

戰艦的形狀看起來就是一滴拉長了的水滴,一頭尖、一頭圓。

在水下航行的時候,以圓的那一頭當做艦艏,以適應水中的環境,並盡量的減少阻力。

深海號剛剛落到海面,就悄無聲息的沉入了海面以下近千米,並向著最近的一座島嶼以每小時四百公里的高速度潛航了過去。

不到半個小時,深海號就來到了這座島嶼的外海,便上升到了海面上,繼續靠近著。

在水面航行的時候,深海號是以尖的那一頭當做艦艏的。

那穿浪逆船舷的艦體上部,和圓滑的下部,能夠適應海面的航行環境。

反正深海號又不是以螺旋槳什麼的當做動力,而是以內部的引力矢量導向器和反重力引擎作為動力源,因此也就不存在什麼艦艏、艦艉的說法。

如果有必要,用戰艦橫著的兩側當成艦艏也是絲毫沒有問題的。

整艘戰艦的外面沒有一點多餘的突出物,是平整、流暢的一個整體。

在引力矢量導向器的工作下,深海號在水面的最高航速更是達到了每小時六百公里!

如果有必要,深海號還能憑藉其反重力引擎在大氣層內外飛行。

只不過沒有能量脈衝推進器和曲速引擎,所以在飛行的時候最高航速只有每小時六千公里。

如果兩棲文明能夠將集群意識的深海號給逼到使用飛行的能力,那它對於兩棲文明的處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時此刻,深海號戰艦已經靜悄悄的抵達了島嶼的附近,也不等島上的兩棲人發沒發現,就展開了武裝。

深海號漂浮於水線以上的有三分之二,其上部平坦的艦體上(甲板?),從中升起來了三座偌大的炮塔。

這是三座三聯裝分動式的一百八十毫米口徑電磁軌道炮!

剛一展開,就對着島嶼上的各種建築發動了炮擊。

九門一百八十毫米口徑電磁軌道炮,同時向著不同的目標發動了攻擊。

雖然口徑只有一百八十毫米,但是每一枚炮彈的威力都不亞於一枚戰術核彈——能量等級剛剛達到一級。

這是因為炮彈的裝葯全都是高能金屬氫——「金屬氫穿甲高爆彈」!

加上那每秒兩發的射速,不消片刻,這座島上就在沒有任何可以活動的生物存在了。

不過根據中微子探測器的探查,還是有一些兩棲人見勢不對跳進了海中逃走了。

只能說不愧是「兩棲人」嗎?能夠在海中自由的遨遊,很快就自認為安全的躲藏了起來,並觀察著突然到來的襲擊到底是什麼。

兩棲人喜歡居住在潮濕的、帶有水漬的淺灘上,島嶼只是他們的工廠建造地。

集群意識當然知道這些,所以它緊接着就對島嶼淺灘的兩棲人的聚集地發動了攻擊。

這一下,還停留的兩棲人再也藏不住了,只能四散而逃。

兩棲人是由兩棲動物進化過來的智慧生物,雖然不可能像水生生物那樣在海水中自在的生活,但在海中待個一兩天的還是沒有問題的。

如此一來,突然有未知勢力襲擊島嶼的消息自然也就被散播到了兩棲人的社會中。

而這,正是集群意識想要的結果!

它的第一步就是想要看看兩棲人的在軍事方面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想要知道對方的情況,最好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戰鬥!

兩棲人內部之間的戰鬥集群意識通過無望級偵查艦的觀察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但是在面對未知的強敵,兩棲人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這才是集群意識想要知道的!

對於智慧文明的可能性,集群意識可是從來沒有小瞧過的。

更不要說,未來本就充滿了變數,誰也不知道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這也是集群意識它非常感興趣的地方!

【名稱:深海號星內戰艦。

等級:-

定位:星內海洋戰爭的超級作戰平台。

艦體:穿浪逆船舷水滴艦體。

長一百八十米,艦寬二十五米。

航行:水面航行以艦尖部為艦艏,水下航行以艦圓部為艦艏。

排水量:水面滿載排水量:兩萬噸。

水下滿載排水量:五萬噸。

能源:微型第三代可控核聚變反應堆、高能存儲轉換器。

動力:引力矢量導向器、反重力引擎。

航速:水面最高航速:每小時六百公里。

水下最高航速:每小時四百公里。

空中最高航速:每小時六千公里。

備註:非緊急時刻不會使用空中航行。而且因為裝有反重力引擎,所以也是可以直接進入外太空的。

潛深:無限。

信息:電磁波—中微子組合感測器。

設備:納米機器儲備艙、光線偏轉器。

核心:中級核心。

主機:微型機載量子智能主機。

武備:主炮:三座三聯分動式一百八十毫米口徑電磁軌道炮,呈背負式分佈,可收入艦體內部。

副炮:十座雙聯分動式五十毫米口徑多管速射電磁軌道炮,船舷兩邊各五座,可收入艦體內部。

其它:四具六百毫米口徑通用發射器,可發射魚雷和水雷,位於艦圓部。

魚雷:超空泡超音速金屬氫高爆魚雷。

水雷:智能感應隱藏式金屬氫高爆水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