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理工大學,電子競技學社。

副社長周立新正召集一幫骨幹開會,聽了這個消息大家都很興奮。

“真的嗎?ak47真的會來我們學校?”一個社員聽後高興的道。

“不僅回來,而且總決賽的會場就定在我們學校,你想想看,倒是將會是怎樣的壯觀?”

“是啊,lt戰隊也會全員來助力,聽說eg戰隊也會來東海。”

周立新微微一笑:“所以這是我們理工大電競社一次表現的好機會!抓住這個機會,一飛沖天,拿下冠軍!”

他的雙眼閃動着一種野心:“說不定就能夠俱樂部看中,有機會去打職業聯賽。”

一聽到職業聯賽,衆人都是有些憧憬,說實話,加入電競社的沒有一個不是熱愛遊戲的,而且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站在舞臺上去盡情的展現自己的競技技能,奪得冠軍!

“而且這次的決賽還是在我們家門口來打!要是打不進決賽,丟了我們的臉面,我們電競社也就不要存在了!”周立新嚴肅的道,“大家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從明天開始,社裏開始預選,固定出六人,一人替補,固定訓練打比賽!對了,社長回來了嗎?”

“琳姐還沒回來,估計這會兒還在上海呢。”

周立新微微皺眉:“這可不行,你趕緊催催社長,具體參賽大名單還要社長來定奪。”

“好。”

“行,散會。”

理工大學電競社一共有一百二十多號人,除去初級會員,核心骨幹成員三十多個,其中徐青就是其中一個。

不光說她那清冷女神的氣質,單單遊戲,她就憑藉自己上電一鑽石,在社裏女生中的成績已經非常不錯了,就女生來說僅僅在社長劉若琳之下。

因此,聽說徐青今晚要與大一的學弟solo,一些社員無比感到好奇,紛紛調侃着。

“小青,今晚真的要跟學弟solo?”

“是又怎麼樣?”

“嘿嘿,什麼人這麼厲害啊,竟然惹的小青這麼生氣,我去教訓他!”

“哼!厲害個鬼!我自己能搞定!”

“小欣又陰溝裏翻了船喲。”

說完又是傳來一陣大笑,徐青氣的緊握雙拳,自從她受張強的邀請去參加那場班級賽開始,就一直被那個叫林天的傢伙壓着,十分不爽。

“你們都給我看着,看我是怎麼把這個自以爲是的傢伙打敗的!”小青憤怒的道。

隱婚緋聞,名門小妻子 衆位社員都是瞭解小青的脾氣,紛紛笑着說:“行了行了,小青,你也別太欺負學弟了,差不多就行了。”

“對啊,聽說技術還可以,考慮考慮發展一下新會員啊。”

“哼,他贏了我才能進。”

衆人都是一笑遙遙頭,贏徐青才能進?在場有幾個是徐青的對手?

大家都在紛紛同情這位學弟又要遭到重虐了。

而此時,林天慢悠悠的走到電競社,暗自打量着,裝修還不錯,學校還真捨得花錢啊,一個電競社就這麼豪華。

當林天出現在大門口的時候,徐青早就已經等了不耐煩,‘唰’的一下衝了過去,臉鐵青,指着牆壁上的掛鐘:“你看看!”

“什麼?”林天愣了愣。

“七點二十!”徐青語氣有些冰冷,“我讓你幾點來的?”

林天微微皺眉,他十分不喜歡與這種態度的人說話。

“哦,遲了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也沒走。”林天說話走進電競社,赫然就看到迎面而來的巨大宣傳海報。

英雄聯盟挑戰杯杯賽,東海市,東海理工大學。

不僅心中一動,喲?居然還有比賽?

看到林天居然完全不理會自己,徐青更是怒火沖天,要不是待會還要在solo上擊敗他,說不定自己已經立馬找人將他趕了出去。

她強忍着發怒的表情,冷冷的說:“這邊!”

林天也不在意,反正這次來就是來解決問題的,只要日後徐青不要再糾纏自己就行。

十分淡然的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路過許多人都是奇怪的看着他,目光多是不壞好意。

“小青,就是這小子?”一名眼神不屑,十分囂張的男子打量着林天。

徐青隨意的擺擺手:“袁飛你別管!”

那名叫袁飛的男子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小子,行啊,敢把小青氣成這樣?”

“哦。”林天淡淡的應了一聲。

袁飛眉頭一皺,十分不悅。這時周圍也走來了許多電競社的成員,都在打量着林天,紛紛準備看好戲。

一名看起來和順的男生笑了一聲:“小學弟啊,哥還是奉勸你一句,你要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小青的事,現在趕緊道歉,還有挽回的餘地,要是待會在solo賽中輸了的話,可比這個難堪多了啊。”

說完衆人又是一陣大笑,“對呀,大丈夫能屈能伸,道個歉能咋地?待會輸了,你可真就擡不起頭來了。”

“切,就你這樣的,還想進我們社?我們每年選拔進社淘汰的都比你好上十倍。”袁飛冷冷的說道,還把目光看向徐青,意在討好。

林天對他們的話絲毫不理會,依然是面無表情。

徐青擺擺手,調試好機器,淡淡的說:“林天,別說我欺負你,機器你隨便選,英雄你也隨便選,我徐青,奉陪到底!”

最後一句話,徐青說的鏗鏘有力,氣勢十足,林天緊緊看着她,忽然就笑了,心裏暗道,sb。

“喏,就這個。”林天隨意指了指,就這臺。

沒想到全場爆發出一聲大笑,林天有些納悶。

“我說小青啊,你就沒欺負這個小學弟了,我看的都要笑死了。”

“是啊,這臺機器是我們社裏馬上要換掉的,經常一百多的ping,怎麼玩啊,哈哈。”

踏星 徐青也是冷冷一笑:“實話跟你說,林天,我說過不會以大欺小,我好歹也是電一鑽石,聽說你才黃銅,我與你solo,要想公平,我用這臺一百多ping的機器與你solo,輸了,算我的。”

周圍衆人紛紛向徐青豎起大拇指,稱讚她爲女中豪傑,女英雄。則對林天是十分不屑,鄙視的,目光投射過來,帶着一絲嘲諷。

“這位學弟,小青都已經這樣了,你能不能拿出一點男人的氣概出來?別讓人瞧不起!”

“呵呵,我說現在的學弟們怎麼都一個慫樣呢,”其中一位女生也是冷冷一笑。

徐青指着那臺舊機器,催促道:“行不行?林天,給個話!”

林天面淡然,清澈的目光看了看徐青,淡淡的道:“算了,這臺高ping機器我用,你用那個好的。”

此話一出,大家不震驚反而更加嗤笑了。

“小子,你覺得我們電競社連兩臺高配電腦都拿不出來嗎?切,小青這麼說是給你面子,讓你有個臺階下,sb。”

小青也是氣的不行:“我再說一次,我不欺負弱小,這臺低配電腦,我用!”籃ζζ. 林天覺得自己的脾氣和涵養已經很好了,一般是不發火的,可是在遇見徐青之後,他沒來由的十分厭煩。

本來剛纔想好的假裝打一打,輸給她就算了,可是沒想到徐青居然這麼過分,饒是林天這樣淡定的人也是十分不悅。

“行了,我也只說一次,這臺機器,我用!至於你用哪個,隨便!”

林天淡淡的語氣帶着一絲冰冷,衆位電競社成員哪個聽不出來?

“呵呵,小子,有點脾氣啊。”

“可以啊,不過你這個逼裝的我給零分!”

“sb,小青說了給你臺階下,用低配電腦,你個傻逼居然不聽?”

“呵呵,活該被虐!”

徐青忽然冷笑一聲:“是嗎?林天,這是你自己說的。”

“是,”他不耐煩的點點頭,“趕緊開始好嗎?我趕時間。”

“行!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徐青冷笑着,“選人。”

林天直接隨機出了一個ez,也不打算更改了。

“喲,氣勢做的很足啊。”旁邊人笑着說。

“呵呵,現在裝逼,待會就不好收拾了。”

徐青見此,也是直接隨機出了一個維魯斯。

“喲,這小子運氣真是差,維魯斯打ez,吊打啊。”

“哈哈,倫單挑能力,維魯斯在adc中可是排前幾的,ez單挑簡直就是弱智。”

“林天,我給你一次機會,現在換人還來得及。”徐青淡淡的道。

“哦,不用了。”林天一臉淡然,說完就點擊確定。

徐青見狀,再也不勸,只是心中氣急,暗自發誓一定要狠狠的將他打敗。

周圍衆人紛紛上前討論,甚至有人還說道:“來,來,來,都說說,小學弟能撐過幾分鐘?”

“要我說啊,他六級必死!”

“哈哈,是啊,維魯斯六級超級爆發,能把ez打出翔。”

“而且線上能力也很強,ez根本就沒的玩。”

徐青也是冷笑着,看你這回怎麼打。

反觀林天則是最淡定的那個,一臉的風輕雲淡。買出紅水晶兩瓶藥直接出門。

看着ez十分反常的出門裝,衆人都是一笑,紛紛露出鄙夷的眼神,“這也太抗壓了,這小子剛纔不是很囂張的嗎?怎麼這回就慫了啊?”

“沒看錯,直接回水晶出門?”

“這ez還打個蛋啊?不會是想補兵到一百個。”

“真jb慫!”

衆人紛紛對林天投來鄙夷的目光,不過後者卻是好不在意,再說,他solo的風格一貫是這樣,不出意外,紅水晶出門,有問題嗎?

而維魯斯直接買出長劍三紅,初期傷害高出一個檔次,果然,徐青一上來就學的q,蓄力一發長弓狠狠的射了出來,不過被ez給躲過。

初期維魯斯推線非常厲害,第一波兵推問時ez才補兵兩個,徐青也不着急,就站在中路等着他,似乎是有些嘲諷。

林天不緊不慢的補着塔兵,一個沒落。

混在東京的道士 “喲,基本功還可以嘛。”

“當然啊,必須要具備一定的裝逼資本嘛。”

不過在走位躲開維魯斯一發q時,鼠標拖動卻突然發生一頓,林天微微皺眉,ez毫無意外的中了一發,血量消耗一點。

見此,衆人都是差點笑出聲,要你小子裝逼,給你機會下臺卻不要。

有句話怎麼說來着?莫裝逼,裝逼糟雷劈!

徐青的維魯斯一下一下射着ez,後者奮力的躲着,兵也落下好幾個。升到二級,維魯斯秒學e。

惡靈箭雨從天而降,正好落在ez走位的區域,劇烈的灼傷讓ez掉了一些血,也瞬間減速,徐青趁此又多a出一下,ez瞬間只剩下一半血。

看着開頭被打的擡不起頭來的林天,徐青心中暢快感大盛,於是用盡最大的力氣準備殺死這個讓惱怒幾天的傢伙。

不過維魯斯一級的q冷卻時間需要十六秒,放了一次需要等很久,徐青只能一次一次的去a,只不過ez這回學聰明瞭,站的很遠。

林天目光淡然,看着自己這方的一個小兵血量快要消失,突然釋放出一個q,精準的打在正想要上前來補這個兵的維魯斯上。

維魯斯並不在意,繼續平a,不過剛好了ez升到了二級,秒學e,直接躍遷到旁邊,射出一發弩箭,並接上平a!

這一套更是打的維魯斯血量與ez差不多,而ez又因爲位移導致維魯斯打不到的局面。

徐青微微皺眉,放棄追殺,繼續補兵,回血補兵等三級。

“這波小青有點虧啊。”

“是啊,看的出來這個小學弟還是有點操作的。”

“有個屁。”袁飛冷笑一聲,“不過是剛好升到二級而已,你看剛好到二,慌忙交出位移,一看就是一個菜鳥!”

“喲,飛哥說的是啊。”

“哼,我敢打賭,三級的時候,小青必殺這個ez!”

金光一閃,維魯斯果然先一步到達三級,不過兩人剛纔歇了兩撥兵,血量都已經回的差不多了。徐青這回想強殺有點困難。

徐青囂張的當着ez的面滿蓄力一發q,到達最大能量的時候才射出去,這一箭只是威懾,徐青也並不指望能打到ez,只是消耗一點兵線也好。

箭矢飛過,直接穿透兵線,消耗了大量的血量。

可是突然,林天眼睛一亮,看着小兵的血量,淡淡一笑,直接走位上前,一發q精準的打中。

隨即平a兩下,徐青有些一愣,沒想到這個ez說打就打,她怒急,直接對a,同時給出e技能!

就在維魯斯給e的瞬間,ez也交出奧術躍遷跳出範圍!

令人震驚的是,跟着ez射出來的那發弩箭並沒有打在維魯斯身上,而是打在身旁那個小兵身上。

“噌!”

ez身上金光一閃,直接升到三級,秒升w技能,直接對着維魯斯釋放精華躍動!

‘唰!’

能量波直接朝着維魯斯襲來,如此近的距離,根本就沒發躲,直接被擊中!

接連中了ez的q,w,e的傷害,維魯斯血量瞬間下降。

徐青也是有些慌神,可是現在維魯斯的技能全在冷卻,ez的也是!

“哼,想拼對a?!”

徐青冷笑一聲,直接與ez對a起來!

ez邊a邊走,剛纔的技能中了之後,由於ez的被動獲得了百分之十的攻擊速度,讓他在三下的平a中比維魯斯多a了一下!

徐青也很着急,可是兩級q十四秒的冷卻,一級e十八秒的冷卻,怎麼和ez比?

就在這時,徐青有些後悔,剛纔因爲打的太冒進,學了兩級q,根本就沒學w!

而林天正是因爲看出了這點,所以才決定進攻,接連三個技能全中,打的維魯斯瞬間血量下降的厲害。

還有七秒的冷卻,徐青咬咬牙,只能向後撤,可是忽然,ez又出一發q出手,穩穩的擊中了維魯斯!

ez的q又冷卻好了,徐青只能眼看着又被多a了一下,血量已經殘血了。

算了,先回家!

徐青想着,直接閃現逃出範圍,準備回家。

可是哪知ez居然也閃現跟了上來,直接掛上點燃,再次打出一發平a!

徐青喝下最後一瓶藥水,心裏暗罵着林天太卑鄙,等待着q技能轉好,終於是蓄力一發q,瞄準了很久朝着ez射出去!

“我去!”

徐青真的想罵人了,沒想到ez的q技能又冷卻好了,扭身躲過一發弩箭的同時,一發精準的q落在維魯斯身上!

“完了!”

此時徐青腦海裏只有這兩個字,也不想着爲什麼自己總是q不中他,而ez能q中自己。

點燃的效果還在持續,藥水能帶來的增加只是杯水車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