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夢梔抹掉眼淚,拉着秦羿的胳膊,撇嘴笑道。

就在秦羿回過頭的瞬間。

林夢梔驚訝的發現,秦羿的瞳孔中竟然有霧氣般的雨露。

他的神情很哀傷,是眼淚嗎?

這位王者也會流淚嗎?

但只是一眨眼,秦羿的眼睛又變的平靜如水,再無波瀾。

“什麼祕密?”

秦羿笑問道。

聞着林夢梔身上獨一無二的梔子花香,秦羿在俗世中殺戮之心便會格外的安寧。

“我有喜歡的人了。”

林夢梔眨了眨眼睛,咬着嘴脣,終是鼓足勇氣說了出來。

話剛出口,她的臉紅到了脖子上。

“什麼,你有喜歡的人了?”

“是,是誰?”

秦羿少有的緊張了起來,驚的猛然起身,惶然大叫。

“我媽說過,當我聽這首歌心頭會有漣漪的時候,就是戀愛了。”

“至於喜歡的人嗎?”

“不告訴你!”

看到秦羿緊張的樣子,林夢梔忍不住俏皮笑了起來。

“不行,我不允許你喜歡別人!”

“你只能是我的!”

秦羿是真急了,語無倫次的大叫了起來。

然後,他也不管林夢梔願不願意,攔腰抱起她,往最高的觀景臺狂奔而去。

林夢梔只覺耳際風聲大作,哪裏敢睜開眼。

“看,看到了嗎?”

秦羿單腳立在觀景臺頂最高的天線金屬球上,指着水天相接處,激動道。

“啊!”

林夢梔睜開眼,已在百米高空之中,而這個傢伙,竟然只用腳尖踩在脆弱的天線上,狂風呼嘯,林夢梔嚇的連忙又閉上了眼。

頓時,她嚇的緊緊的鑽在秦羿懷裏,睜着一條眼縫大叫道:“看到什麼嘛!”

“我是你能看到的天地,站的最高的人。”

“我可以帶你到天地的盡頭!”

“小梔,我要帶你飛上九霄,看那比翼鳳凰齊飛,還有金色的龍車,雲中宮殿……”

秦羿像瘋子一樣衝着蒼穹大叫道。

“真的嗎?”

林夢梔低頭咬着小嘴脣,腦海中幻想出那隻在神話中才會有的仙界奇景,驚奇問道。

“當然,但你一定不能喜歡別人,答應我好嗎?”

秦羿低頭俯視懷中,那可愛、嬌羞的容顏,認真道。

“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喜歡你,可我真不喜歡大光頭呢。”

林夢梔俏皮的撅着櫻桃小嘴,羞澀道。

心中卻是甜如蜜,誰能想到這位江南之主竟然是個大笨蛋。

‘從霞山開始,你就討厭的給人說這輩子從未聽過的醉人情話,畫最美的畫,除了你,我還能喜歡別人嗎?’

林夢梔心頭暗道。

“啊!”

秦羿頓時有些懵了。

“好了,逗你的,其實你的大光頭嘛,還挺可愛的。”

林夢梔見秦羿急的額頭上都冒汗了,不禁俏皮笑道。

“還有,我有點恐高想吐,能不能帶我下去,我的王!”

林夢梔吐了吐舌頭,貼着秦羿的胸口,輕聲問道。

“好!”

秦羿緩過神來,微微一笑,眼睛一刻不離的盯着林夢梔,腳下如風一般,走下了觀景臺。

走了一路,看了一路。

“秦羿大人,看夠了,我也該離開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至少咱們相聚過哦?”

林夢梔拍了拍秦羿的大光頭,從他的懷裏跳了下來。

曾喜歡你的我 “不留下來嗎?”

秦羿問道。

“笨蛋,我還要去學習呢,難道留下來跟你學打架啊。”

林夢梔笑道。

“哦!”

秦羿深吸了一口氣,漸漸恢復了被愛情衝昏的理智。

林夢梔是很可愛,但她骨子裏很堅強、倔強,很有自己的主見。

留在他身邊,也許她很快就會厭倦。

再者,她現在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更不是未婚妻,強行留下,並不是明智之舉。

“我送你個禮物。”

秦羿從懷裏掏出了一塊玉佩。

玉佩上雕刻有古老的冥文符咒,這是秦羿連夜不顧內傷,煉製的五雷御法玉符。

“小梔,這個符咒,需要用你的一滴血開啓陣法。”

秦羿道。

林夢梔抿着嘴點了點頭,任由秦羿的指甲滑過食指。

一滴殷紅的血水落在玉佩上。

頓時玉佩爆發出一陣乳白色的光芒,亮的刺眼,秦羿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玉符的能量瞬間增強了數倍。

“怎麼會這樣?”

“這是以我的真氣煉製的,能爆發出比我靈氣還強的血脈,難道是……”

秦羿不敢相信的看着林夢梔。

燕家當初爲什麼一門心思要娶小梔過門,難道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嗎?

“小梔,你母親是什麼時候去世的?”

秦羿眉頭一沉,凝重問道。

“我上初三那年吧,她突然就消失了,我父親說她出事了。”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到過她,我父親也沒再管過我。”

“怎麼了?”

林夢梔見秦羿神色不太對勁,嘆然問道。

“沒事!”

“這枚玉佩可以保護你,如果有人欺負你,就念臨!”

“如果有人要殺你,則念,赦!”

“我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身邊!”

“記住,千萬別念錯了咒語,赦字法咒,只可用一次的。”

秦羿回過神來,叮囑了兩句,然後戴在她那雪白的脖子上。

“記住了。”

“我也有個禮物送給你。”

林夢梔手往身後一背,摸出來一個小小的荷包。

“裏面有張紙條,是我昨晚想了一晚上才寫下的,你一定要等我離開,才能打開,好嗎?”

林夢梔認真的說道。

“好!”

秦羿微笑道。

“那好,我走了,光頭大王!”

成了小孩還開了個外掛 “再見!”

林夢梔邁着歡快的步子,走向早已在水榭門口等候的汽車,在上汽車的瞬間,衝秦羿辦了個鬼臉。

“大笨蛋,就不知道親我一下嗎?”

林夢梔幻想着書中的離別,撇了撇嘴嘟噥道,然後緊緊的把玉佩貼在胸口,甜滋滋的笑了起來。

“侯爺,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小梔。”

“決不讓任何人動她一根汗毛!”

朱子南揹着包裹,走了過來。

秦羿點了點頭。

朱子南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相繼上了汽車。 望着絕塵而去的汽車,秦羿的心很快恢復了平靜。

林夢梔身上的血脈,絕不簡單!

她就像是一個天然的寶庫,擁有某種天生就蘊含有極爲純正靈氣的血脈,應該是她母親留給她的。

如此精純的血脈,絕非凡間可有,不是來自地獄,就是天界。

林母到底是什麼身份,爲何會在凡間嫁夫生子?

燕家又是如何得知小梔擁有不凡血脈的?

這裏面肯定隱藏着三界一個驚天的祕密,只是以目前的情況,秦羿無法破解。

“如此一來,小梔就危險了!”

“不過好處就是她非常適合修仙,能長生不老!”

“嗯,下次見她,是時候教她修真之法了。”

秦羿心頭暗道。

想到這,他打開了荷包,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會心的笑意。

裏面是一張粉色的信札,上面手書着一行娟秀的小字。

“秦羿,你知道嗎?你真的好酷哦,我聽歌的時候,腦子裏總冒出你這個笨蛋。”

“我想,我也許喜歡你了。”

“雲海6.18演唱會,我會去給大明星林蒹葭做駐唱嘉賓,到時候你一定要來。”

“還是唱的這首歌,知道你愛耍酷,但一定要好好學哦。”

秦羿看了一遍,心下大喜,認真的將紙條收入荷包,放在了腰間。

“哎,愛情的力量就是偉大啊,連咱們侯爺都不能免俗!”

“我看你把這林丫頭,都快當女兒一樣寵上天了。”

張大靈走了過來,打了個哈哈,大笑道。

“咳咳!”

秦羿乾咳了一聲,瞪了他一眼。

張大靈立即老實的閉上了嘴。

“回東州!”

秦羿道。

“還是先回玉溪吧,江北現在形勢一觸即發,龍嘯天再三發帖催促侯爺會談,侯爺若再無表示,只怕他們會瘋了。”

張大靈肅穆道。

“也好,我就去會會他的鴻門宴。”

秦羿點了點頭,贊同道。

門口,吳旭輝早已經安排了專車,親自領着秦幫的精銳弟子,在水榭門口候着。

秦羿快步走到了汽車旁。

在鑽進汽車的瞬間,他又折了回來,一臉認真的問道:“旭輝、大靈,我這光頭,真的很醜嗎?”

張大靈與吳旭輝傻眼了。

這還是他們平靜如水,孤傲如鬆的土包子侯爺,他竟然在意起了自己的造型?

“回答。”

秦羿見二人沒反應,皺眉催促道。

“霸氣!”

“帥的無法無天!”

“水亮、絕對的水亮!”

張大靈二人回過神,努力搜刮着腦汁,憋了幾句狗屁話。

“是嗎?”

秦羿搖了搖頭,鑽進了汽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