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對阿林喊到。

阿林這才收住了腳,轉頭對著林天傻傻地笑了一下:「無聊!」

「無聊你也不能虐殺小動物啊!真是的!」

林天把這隻烏龜撿起來,對著阿林說:「這小烏龜多有意思啊!踩死它幹嘛!」

林天低頭看了一眼這小烏龜,卻不成想,無字天書的藥方子竟然顯示匹配。

卧槽,難道說這小烏龜就是千年龜!不可能吧!

林天心想,可是再一次打量,無字天書顯示的結果仍然是匹配。

林天知道,無字天書是不可能出錯的,此刻的他,只覺得喜出望外!沒想到這千年龜,竟然這麼簡單就被自己得到了,根本沒有大費周章。

可是就在林天剛想激動地告訴同伴自己找到千年龜了,而且這龜只有這麼大點的時候,卻發現從市場裡邊跑出來了七八名大漢,看樣子很焦急,看見他手裡拿著烏龜,朝

著他就跑了過來。這七八名大漢把林天一行人圍了起來,這下子林天可懵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難道說冒犯他們了嗎?一旁的阿林和徐良則是握住了汽水瓶子,看那架勢,隨時準備動手。

就聽其中打頭的那個,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套話,可是林天一句也沒聽懂。這時候,正是體現張宇存在價值的時候。

「他說非常感謝你,請把他們的吉祥物還給他,他會給你重禮答謝!」

張宇看了一眼林天,趕忙翻譯說。

一聽這話,林天的心才放了下來,徐良和阿林也放鬆了警惕,原來這群人不是來為難他們的。

林天朝著那個大漢點點頭,然後對張宇說:「問問他,這烏龜是什麼來頭?」 布雷西亞主教練阿萊格里在見到雷鵬打入這樣的一粒進球也是驚訝的雙手捂著自己的太陽穴,感覺不敢相信。

他或許想過雷鵬如果運氣好的話能夠取得進球,但絕對想不到對方竟然會把球進的如此之精彩。

這個進球的難度就算是讓一些挑剔的媒體們來評價的話估計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當地的電視台也正如他想象的那樣,主持人已經安全忘記了自己的立場,他只想為自己內心而發聲。

「觀眾朋友們,我們看到了什麼,或許這一粒攻門動作司空見慣,但布雷西亞的15亞洲小子在降落的時候又做了個空翻才是經典,難以想象這小子的身體是用什麼做得,他怎麼會做到如此協調,那個空翻就像是身體的一部分一樣既自然而優美。

這還是一位足球運動員嗎?我甚至懷疑他之前就是連體操出來的球員。

要知道,龍國體操世界第一,如果他要是從前參加過體操的話能夠做出這樣的動作來倒也無可厚非,但我剛剛就讓人查了對方的資料,發現,這個亞洲小子在參加足球運動之前根本就沒有從事過任何的體育項目,最後,我只能牽強的把對方的能力和天賦來進行掛鉤。

我們恭喜布雷西亞竟然能夠獲得一位這樣不凡的球員,但同時我也要說,其實布雷西亞挺悲劇的,因為在我手中的資料中顯示,這名球員其實是他們從德甲的多特蒙德二隊之中租借過來的球員,也就是說,這名球員其實並不屬於布雷西亞,他是屬於多特蒙德的球員。」

希塔德拉的主持人其實也存了一點私心,他就是想要告訴那些關注到這名球員的球探們,讓他們都注意一下。

不過,意乙聯賽畢竟是意乙聯賽在業內的關注度註定有限。

想要依靠一次精彩進球而被人所挖掘這顯然不是一件很現實的事情。

布雷西亞在雷鵬的進球之後,全部歡喜不已,因為他們和對手的比分又再次拉開變成了1-3.

比賽時間剩下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大部分的布雷西亞球員們都已經在心中認定了他們就是本場比賽的最後勝利者。

而事實上,球場上的局勢也和大部分佈雷西亞的球員們想象的一樣。

儘管,希塔德拉的球員在此期間想要對他們進行反撲,但是,在雷鵬回歸了后腰位置上之後,布雷西亞的腰桿顯得十分的強硬,大部分的進攻都會在這個位置被對方給破壞掉。

希塔德拉的前鋒奧孔古越打越著急,越打越有崩潰的跡象。

因為在這期間,那小子在進球之後好像變得更加興奮了起來,在後場攪得他們的進攻端上下起伏不斷,為此,雖然對方的身上收到了一張黃牌,可是好像也並沒有影響對方的發揮,若不是最後布雷西亞的主教練看對方好像殺紅了眼將對方換下去的話,恐怕他們還得遭殃。

「瘋子」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個屠夫。」

當主裁判響起比賽結束哨聲之後,奧孔古的心中如此評價停留在場邊的那名亞洲小子。

兩隊的主教練在握手表示對雙方的祝福之後,阿萊格里呵呵笑著走開了。

對方的主教練不爽他是能夠感受到的,但看著對方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他卻內心欣喜不已。

本場比賽,雷鵬表現的讓他無可挑剔,在後衛的位置上,他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最好表現,而在進攻端中,他也表現的很棒,當然,或許這場他的組織並不出彩,但這一點也不妨礙阿萊格里對其打高分評價。

雷鵬的穩定狀態讓他欣喜。

五場比賽竟然打進了三粒進球,這進球數甚至比很多前場的球員們還要多,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要知道,他可是一名後衛兼后腰啊。

后場的工兵能夠做到像雷鵬這麼高的效率簡直少見。

而最讓他欣喜的則是本場比賽圖拉姆竟然打滿了全場。

這場比賽圖拉姆除了開場助攻了一次之後其實並沒有多麼大範圍的跑動,這也是他能夠堅持到最後的主要原因。

有圖拉姆這樣的球員即使是站在球場之上都是對敵方最大的震懾,這也是為什麼本場比賽,他們在防守方面會打得如此輕鬆的原因。

阿萊格里為球隊如今的局面而感到狂喜,因為這樣的局面真是他內心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阿萊格里在比賽結束之後就將這裡的一切都交給了身邊的助理教練來處理,安排球員們回更衣室並且撤離都需要海茵斯來完成,而他則需要參加本場的賽后發布會。

儘管意乙不怎麼被球迷們所待見,但另行公事還是要有的,這樣做也能無形之中擴大一點意乙聯賽的影響力。

而在主教練離開了球場之後,球場中卻出現了很有趣的一幕。

球場之上,希塔德拉的球員們並沒有全部朝著球員通道中走去。

而是還有三三兩兩的幾名球員在現場,其中就包括了那位前鋒奧孔古,他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雷鵬。

既不上前問話,也不離開自己的位置。

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但雷鵬在看到對方的時候忽然記得自己好像還跟他有賭約在身。

於是在身邊隊友驚訝的目光當中,雷鵬竟然直接倒立著身子朝著球員通道中走去。

要知道,此時他們的位置距離球員通道起碼還有六十多米的距離,這麼遠的距離雷鵬要倒立著走出去,可真的讓所有的隊友們都覺得不可能。

奧孔古在見到對方竟真的倒立走向球員通道的時候,微微嘆氣的低下了頭。

他輸了。

徹徹底底的輸了。

眼前這名亞洲少年值得他尊敬。

本場比賽,自己和對方的表現對比簡直可以用狗屎來形容。

球場周邊原本不大的看台上一些球迷們正在三三兩兩的朝著外面撤離呢。

可此時球場中發生的動靜成功的再次將所有人目光吸引了過去。

當人們看到布雷西亞那名亞洲光頭小子竟然靈活的倒立而起,然後緩緩的和自己的隊友們朝著球員通道中走去的時候,全部都再次獻上的自己最真摯的掌聲。

這一次,雷鵬徹底征服的全場的觀眾們。

全場七千人的掌聲環繞著這座不大的球場當中,讓很多沒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卻聽到這樣動靜的時候都覺得詫異。

球場之中難道有發生了什麼精彩的事情? 突然,老人從座上稍稍站起了起來,眼球驚顫地看向遠方的奇岩巨塔,嘴角顫抖地說道:

「那些…那些究竟是什麼?」

詭秘的黑雲正在大片大片地聚集,覆蓋着奇岩巨塔的四周,雷電交加,風雲色變,看似將有一場巨大的風暴即將來襲。

轟隆幾聲巨響后,天空驟然下起了一場滂沱大雨,將弟子們淋得全身濕透,無論是視線和天氣都變得非常惡劣。

勝夫子覺得很奇怪,往年所選的試煉日子,經由師兄占卜過,天氣都很好,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

「別發生什麼怪事才好。」老者憂心忡忡地說道。

弟子們的頭髮被雨水糊成一團,只好舉起雙手,冒着雨,衝上台前,好意提議道:

「勝夫子,如今這種情況,要不要先告知先師長老,讓他過來主持大局?」

老人怔了怔,回過神,點頭稱道:

「你說得對,這主意好,是得請千京冠師兄過來看一看,有他在,老夫也能安心些,你們速去梨花樓閣,請他過來。」

「是,弟子們馬上就去。」

狂風穿越過傾盆大雨,跨越千里,吹向奇岩巨塔,兩個俊逸出塵的背影站在塔門前,如綢墨發,隨風而動,氣勢如虹。

半響,那個銀髮披肩的男子旋轉手中的毛筆,神情嚴峻地將靈寶收回後背,簡略道:「塔門打不開。」

灰眸男子單挑眉毛,『惡意滿滿』地譏笑道:「嘖嘖嘖,多年不見,你的實力…居然還是這麼差,看來還是得讓本主帥親自出手才行。」

說罷,手中狂傲的靈氣化作一隻火藍色的老虎,猛烈地衝擊著塔門,在相碰的瞬間,塔門上的靈印閃現,將咆哮的老虎反彈了回去,再次變回靈氣,回到司馬冷塵的體內。

牢不可破的塔門紋絲不動,毫無異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那一刻,空氣尷尬得快要凝固了。

「哈。」

柚夫子輕笑了一聲,背過身去,狂笑不止。

「……」

聽着某人肆意的笑聲,主帥氣得額頭都要冒煙了,一字一頓地說道:「這不是勝夫子的靈印嗎?又不是什麼金山銀礦,下這麼多重禁靈界限,作甚?」

柚夫子收起偷笑的嘴角,一本正經地說道:「如今,不是要爭論這些的時候,還是想辦法,打開塔門,進去救人吧,別忘了,你的親弟弟還在裏面。」

「罷了,本主帥就舒尊降貴一把,與你合力施法,衝破界限。」司馬冷塵抱着雙臂,表情看起來十分傲嬌。

柚夫子笑了笑道:「正有此意。」

*

此時就在相隔十數層的高度,正經歷著一場保命的苦戰。

興許是聽到茹雪的呼喚,水中下沉的少年忽然恢復了意識,那雙墨藍色的瞳孔全都被牆身等大的蛇身所佔據,在漩渦之中,他無法看清整條螺旋水蛇的外形,更加沒辦法掙脫眼前的困境。

他痛苦地咳嗽著,抗拒著漫進鼻腔的海水,這種痛苦而無力的窒息感,似乎要剝奪他所有的生存意志,將其慢慢蠶食殆盡。 方碧晨從浴室出來,發現謝黎墨陰沉著臉,她也氣惱,「你怎麼了?誰惹你了嗎?」

謝黎墨眸色暗沉盯著她,「晚上去做什麼了!」

方碧晨倒也坦然,「跟一個朋友吃飯去了,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就吃了飯?沒做別的了?」

方碧晨不解,「什麼意思?你不會是安排了人跟蹤我吧?」

「我沒那麼無聊。」謝黎墨站起身直接進了房間。

方碧晨一頭霧水,打開手機網頁才看到今晚看煙花的事被人偷拍了,想衝進去解釋一下,想了想改變了主意,她很想知道她在謝黎墨心目中到底有多大的分量,「你吃醋了?」

謝黎墨眉心緊蹙,「作為公眾人物你難道不知道要避嫌嗎?大半夜的跟一個男人跑河灘去玩浪漫,很好玩是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