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沒聽他的抱怨,開始念起了咒語。當咒語開始施效的一刻,暮餘話還沒有說完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吸了過去。殘魂沒入了九轉回魂玉,然後跟剛纔一樣,從九轉回魂玉飄出了一團剛纔貪貪那個更加明烈的光芒,直接飛出沒入了另一個牽引人的身。

這次剛纔那次更加快,這牽引人迅速的變大,變成了正常男人的體型,外表容貌也都發生着明顯的變化,變成了暮餘原本的樣子。

暮餘慵懶的拉伸了一下背部,感覺渾身有些僵硬感,不過很快,他凝聚靈力,調息了一下全身,總算讓這莫名的僵硬感消失了。

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發現雖然過去了千萬年的時間,但是他的修爲只是下跌了一個的大階,現在還是擁有聖人階品。

“臭小子!你可真能耐,這九轉回魂玉是尊階聖器,你說做出將它做出來了。”暮餘轉頭看向林寒,那張有着八分像古魔王的臉看的林寒眼角有一些潤溼了。

靜靜的看着這個大伯,恍惚間好像看到了古魔王好像還活着的樣子。

“幹嘛?男人一副想哭想哭的樣子,丟人!”暮餘可不是古魔王那個慈父,看到林寒這副表情,擡手賞了他一記暴慄。

林寒也沒生氣,耙了耙頭髮,“只是看到了大伯,想到了我爹爹。”林寒的話讓暮餘的手卡在了半空,四周的環境也陷入了沉默。

“爹爹?什麼爹爹?林寒,你爸不是在老家嗎?”貪貪對過去的記憶還停留在林寒在凡間的時候,所以自然記不起林寒的一些事情。一句話出來,在場有些凝重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暮餘也懶得去勾起林寒的傷心往事,擡手一把將貪貪給拎了起來,“這個小娃娃是誰?模樣看起來還挺好吃的。”白白嫩嫩的,口感一定不錯。

“他是貪貪,是我妻子的鬼寵,你不能給吃了。”林寒一把將貪貪奪了回來。 “吃我……他要吃我……”貪貪一臉驚恐的看着對方,是魔鬼嗎?居然想要將自己給吃了!

見自己成功的嚇到了這個聒噪的小子,暮餘滿意的點點頭,隨後甩了甩衣袖離開了房間。

“等等大伯你要去哪兒!”林寒連忙喊住了對方。

“被困了這麼多年,自然是要去好好看看外面的大好河山。”暮餘說完,身形消散在了他們面前。

貪貪更是一臉驚悚至極的表情,這麼強的人,竟然要吃自己……

完了完了,自己該不會被惦記了吧!

“林寒!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倒是是在哪兒啊!咱們能不能回去?回到你家?”貪貪被嚇得不輕,死死的圈住林寒的脖子,整個身體都掛在了林寒的身。

“這都多少年了,你的膽子怎麼一點都沒有變,還是跟芝麻點大。”一道熟悉的調侃聲傳來,讓貪貪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

從林寒的懷裏擡起頭來,當看到站在門口的那個身影時,貪貪瞬間淚奔了。直接額從林寒的懷裏跳下來,哭着朝對方撲了過去。

在快要抱到對方的時候,被對方直接擡腳一踹,飛了出去,砸在了牆。

這熟悉的動作熟悉氣息,讓貪貪更是淚流不止,“林寒沒說謊,他將主人救出來了!好端端的救出來了。”貪貪又哭又笑,看起來像一個可愛的孩子般。

“借你吉言,還真是救出來了。”柳楠兒滿頭黑線,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這小子莫不是死了太久時間,所以根本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主子,這地方太可怕了!還有會吃人的修行者,你趕緊收拾收拾,帶我回冥界去吧!”只要貪貪一想起暮餘對自己說過的那些話感覺渾身都是陰影,它從牆爬起來,繼續跑到了柳楠兒的身邊說道。

“怎麼都有身子了還這麼不聰明,咱們那個世界,回不去了。這裏是異世。”柳楠兒算是服了貪貪了,這是白瞎了林寒給他做的身子和腦袋。怎麼還跟做鬼靈的時候一樣不夠用。

“異世……還真有異世?” 重生之萌狐巨星 貪貪驚了,異世,簡而言之,自己這輩子是回不去了?

怎麼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你小子打住啊!不然我再踹你!”見貪貪又紅了眼眶想哭,柳楠兒毫不客氣的威脅到。

“貪貪畢竟還是一個孩子的模樣,你對他稍稍溫柔點,不然別人還以爲你是一個惡毒的後媽呢。”林寒將煉器室裏的東西給收拾好了,最重要的是將九轉回魂玉給收好了,走到了他們主僕身邊。

說話的時候,他一把將柳楠兒拉入懷裏,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四年!足足四年的光陰,你小子消失不見,丟下了我跟妖妖在暗黑族裏當望夫石,你最好跟我們解釋一下,這四年都幹嘛去了?說不清楚,呵呵,別想再到外頭去。”柳楠兒衝林寒露出一記冷笑,隨後一把揪過了他的耳朵往外面帶。

“欸……疼!楠兒你撒手,有話好好說,我跟你走是了。”林寒心裏暗叫了一句臥槽,沒想到時間也過的夠快,竟然已經過去四年的時光了……

這一天天過的怎麼跟玩似的。

無盡的遺落 楠兒聽言鬆開了林寒,爲了給他留一些作爲男人的尊嚴,“你跟着!你站住,自己找人玩去,碰到不認識的報我的名字。”楠兒見貪貪也要跟來,轉頭開口喝止了貪貪。

貪貪一臉無辜,這人生地不熟的,找什麼人玩啊?

不過楠兒的吩咐他自然是不敢忤逆的,乖乖的站在原地目送林寒跟楠兒離開了。

“等等……什麼叫跟妖妖……難不成?”楠兒給出的那番話信息量有些大,大到貪貪到現在才反應過來。一臉驚悚的擡頭看向了他們離開的方向,眼底寫滿了八卦的神情。

跟在盛怒的楠兒身後一路走來,許多人都認識林寒,紛紛跟他行禮,林寒只是淡漠的笑笑,還是跟緊了林寒的腳步。

楠兒帶着自己走到了最終的目的地,他們夫妻三人的房間後,林寒有種不敢往前走的感覺。

“那個,老婆你先告訴我,你在裏頭弄什麼驚喜在等我呢?”林寒拉住了楠兒,擡手一把將楠兒拉入了懷裏。用格外溫柔的語調開口問着楠兒,她跟妖妖準備了什麼驚喜給自己。

“你說了?四年,整整四年,你今日是受不住也要受,受得住也要受着。”楠兒燦爛一笑,再度揪起他的耳朵往房間裏拖。

林寒自知不妙,若是現在逃走,怕是這兩個女人會休夫啊!

爲了不惹惱他們,林寒選擇乖乖的跟着她進了屋子。

纔剛剛進了房間,房間的大門砰了一下關了。

房間裏擺放的東西讓林寒有些意外,除了一張桌子跟三張凳子和一盞明燈之外,再無其它物體。白妖妖換了一套警察制服,面色嚴肅的盯着他。

這是要審訊的節奏啊!現在這兩個女人都玩的這麼開的嗎?

爲什麼恐懼還透着一絲興奮的感覺……

林寒低頭有些無奈的看了看漸漸甦醒的某處,這四年,她們等得不易,他又何嘗不想她們呢?

“來,將你這四年做了什麼,遇到什麼人,都仔仔細細的告訴我們姐妹二人,否則,我們立馬休夫斷了你的‘後路’。”白妖妖用無溫柔的語調說了別有深意的後路二字,惹得林寒一個激靈,連呼不敢。

要命的是,林寒發現進入這房間之後,楠兒也換了警察的服裝。

這兩個女人是明擺着要給自己搞制服play啊!這是要自己命的節奏啊!

可是如果如實招來,怕是隻能看到吃不到了。

“行,我全盤供出,不過你們能不能換一套衣服,穿成這樣,我很難集精神的。”林寒尷尬的笑了笑,眼底閃爍着求生欲。

“是嗎?巧了,我們還真打算讓你一直這樣受不了呢。”楠兒明豔一笑,林寒額頭冷汗落下,這女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會玩啊……

【今天是雞蛋的生日,本來想偷偷懶慶祝自己老了一歲來着,結果發現偷懶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哥,你怎麼好像精神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從兩個女人的魔爪下逃出來,林寒有種被榨乾的感覺。 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連暮楓跟自己說話都一直沒有集精神。

直到暮楓忍無可忍動手推搡了一下他,他才反應過來。

“怎麼了?”林寒轉過頭一臉蠟黃的臉色對了暮楓,讓暮楓嚇得不輕。

“你現在好歹是一個準聖,能不能拿出一點準聖的氣度來。怎麼連自家的兩個婆娘都管不好,還被婆娘給教訓成這樣?”暮楓有些服了林寒,連自己的兩個婆娘都搞不定。

“現在別給我站着說話不腰疼,等你也有自己的婆娘的時候再跟說這些。有時候,女人,是甜蜜的負擔啊~”林寒感嘆一句,言辭之透着滿滿的幸福感,聽的暮楓一臉嫌棄的抽搐了一下。

“呵呵……女人是個麻煩,我才懶得跟她們發生任何關係。”暮楓冷哼一聲,他的生命里根本不需要女人這個物種。

林寒懶得跟他多做辯解了,見林寒不說話了,暮楓纔想起自己找他的初衷。

“哥你聽說了嗎?光明族易家正在招聘煉器師。”原來暮楓是聽說了這個消息來跟林寒商量對策的。

這大陸之,煉器師已經少之又少了,這易家沒事去招煉器師做什麼?

“讓他招唄,最厲害的煉器師不都在咱們暗黑族。”這是想到法器的好處,想要自己煉製法器了?

“事情可沒有那麼簡單,據我所知,他們讓明皇去了層仙境尋找一樣東西,聽說還找到了。現在只差一個煉器師,若是在咱們大陸找不到煉器師的話,他們打算去層仙境找以前飛昇的煉器大能幫忙鍛造他們想要的寶器。”暮楓自然知道這最厲害的煉器師都在他們暗黑族,可是這不代表層仙境也沒有煉器師。

這纔是讓暮楓頭疼的,這易家搞這麼一大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他們去層仙境要找的東西是什麼?”普通的法器他們易家想要什麼,直接去買好了。又何必大動干戈的去找煉器師來鍛造。而且還有什麼東西,是需要去層仙境才能找到的?

林寒的心裏一下子覺得不太對勁起來,他開口問了暮楓一句。

“據傳聞,易家在求一副古時期的聖皇骸骨。”這個消息暮楓還是有來源根據的,當初易家去了古獸穿山族找人一起去了虛無戰場尋找聖皇骸骨是他跟林寒都知道的事情。不過那具骸骨被古錫所奪,易家派出去尋找聖皇骸骨的人也都死在了苦海之。本以爲易家應該放棄了,但是沒有想到這易家竟然根本不放棄,還在不停的尋找聖皇骸骨,甚至跑到了層仙境去。

層仙境,這古聖皇大能的骸骨自然是他們這大陸之多很多的,不過那些大能大抵都是葬在自己的陵寢,想要獲取,也沒有哪個家族會答應的。

“聖皇骸骨?難道,他們也想要製作九轉回魂玉?”易家人求九轉回魂玉,難道是打算將被他殺死的易光宗救回來?

難怪!若是真的如此,那對的頭了。

易光宗剛剛死掉的那段時間,在光明族得知林弘在他們暗黑族之後經常派不同的人過來招攬。不過林弘是一個倔脾氣,他誰的招攬都不受,這可能讓易家的人無奈了,所以乾脆放棄了招攬,選擇另圖他法去將易光宗復活。

不過單單依靠九轉回魂玉還不夠,還要配以牽引人使用。

這大陸之的牽引人全部都在他的手裏,算這易家找人做了那九轉回魂玉出來,那勢必也是需要去找他師傅所製成的牽引人的。

牽引人也屬聖器範疇,而且其製作材料極爲珍貴,偌大的大陸之現在已經絕跡了,是不知道這層仙境有沒有。

“沒跑了,這易家聖子隕落,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讓聖子存活下來的希望。所以應該是的。”暮楓聽到林寒的話茅塞頓開,應該是這樣沒錯的。

“先不說那聖皇骸骨難找,單那牽引人的材料更加稀少,他們做不到的。”林寒幾乎是斬釘截鐵的回答。

“聖皇骸骨可不難找,對易家來說,層仙境的易家先祖陵寢裏,可有不少的聖皇骸骨。”暮楓還沒回答,一道熟悉的聲音摻雜進來,林寒跟暮楓對話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林寒驚愕的循聲望去,當看到對方是誰時,不由激動了起來,“叔叔!”

“叔叔!”暮楓也很激動,畢竟因爲身份原因,藥皇是不可能出現在他們的暗黑族的。如今他過來了,想必是有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發生了。

“叔叔,你怎麼來了?”暮楓好,藥皇以前是絕對不會出現在暗黑族的。

“我是用了古魔陣法瞬移過來的,時間很短,我長話短說了。易家打開了祖陵請出了一句聖皇骸骨打算製作九轉回魂玉,吩咐我煉製丹藥待命。我現在在易家手下辦事,所以方方面面都受到了不小的控制,所以只能答應了。還有林寒,古獸族族長米舒已經痊癒,還跟易家說了你還活着的事情,易家跟古獸族很可能會聯合起來對付你,你好自爲之。”易家是不可能放過擊殺易光宗的真正仇人,古獸族也不會放過林寒。所以林寒的處境很危險,他纔會趕過來通知林寒的。

不過好在,旁人不知,暮林是林寒,這多虧了林寒在暗黑族也一直都是面具遮面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敢來,來吧!”且不說他們暗黑族日益強大,再說他也不是吃素的,等着別人過來斬殺自己。

米舒那個女人若還是對自己不願死心,那他會讓她知道,惹毛自己的下場。

“等等,米舒爲何會知道林寒沒死?”暮楓覺得怪,爲何米舒那個女人會知道林寒沒死?

“據說是她族的那兩隻稀有的冰晶鳳凰提醒了她。”藥皇沉思片刻,開口回答。 對啊!他怎麼會將兩隻冰晶鳳凰給忘了。 那兩隻鳳凰是跟他締結過主僕契約的,自己若是死了,它們也會死的。自己沒死,它們自然也是無礙的。

“那兩隻冰晶鳳凰可是古神獸,怎麼樣?林,是否要將它們給收回來?”那麼好的古神獸放在古獸族也是白糟蹋了,不如將它們帶回來。他們古獸族給的起條件,他們暗黑族也一點都不弱於他們好麼。

“我的東西,我自然要帶回來。”林寒眼底閃過一抹精光,儘管古獸族危險重重的,但是他的東西,現在他有能力去保護了,不需要米舒代爲看管了。

“你自己想辦法吧!叔叔要回去了,否則他們該發現了。”藥皇是跑來通知林寒這個消息的,說完這句話之後,藥皇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了林寒跟暮楓兩人面色沉悶的對視了一眼。

“哥!我跟你同去!”對林寒,暮楓實在不太放心。

“不行,你是暗黑族長,責任重大,你若是發生什麼意外,暗黑族崩了。”林寒搖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而是選擇自己單獨過去。畢竟大陸之,只有有水的地方,不會成爲他的阻礙。

“可你若是發生了一個好歹,叫我怎麼辦?”暮楓有些生氣,爲什麼每次危險來臨,林寒都是下意識推開自己,選擇獨自面對。

林寒聽言,輕笑了出聲,“你小子壓根沒有相信過我啊。”這字裏行間是當心自己出事的語氣,聽得人還真是無奈,在暮楓的眼裏,自己難道一直都這麼弱嗎?

“不是不相信你!是古獸族畢竟是大族,族內強者如雲,你現在的修爲不過準聖,我怕你去了會有危險。而且我聽說,那神尊階品的母火獅重獲肉身之後掉了一個階品,選擇留在了古獸族。你若是前去,它必定會要了你的命。”原來暮楓擔心的是這個。

“哦?她選擇留在古獸族了嗎?”林寒微微一愣,那母獅的確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你害她修爲狂跌了一個等級,我覺得她不能夠放過你。”暮楓無奈的開口,簡而言之,林寒此去是有兩個聖皇階品的敵人。

還是兩個對他恨之入骨的那種。

“當初殺她的又不是我,女人都好不講道理啊!”有本事找正主去!沒半毛錢的本事只會在自己的面前耍橫,這都算什麼人啊!

有本事在他晉升到聖尊超聖之後還敢對他說這些試試。

聽到林寒如此可愛的話語,暮楓忍不住笑了出來,“哥哥,你要記得一句話,弱者可欺。”剪短的弱者可欺四個字聽得林寒嘴角抽了抽。

弱者可欺,強者爲尊。

這句話本是這片大陸的宗旨,看來也是需要防着一點,真要去將那兩隻冰晶鳳凰帶出來也需要找人幫助了。

林寒想了想,最後想到了兩個合適的人選,讓他們陪着自己一起去,應該可以。

“算如此,我也不能帶你一個聖皇去找兩個聖皇送人頭啊!我想到了兩個人可以幫我!”不是還有穆狂跟古錫嗎?由他們陪着自己出馬,他還怕什麼。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你說的是穆前輩跟古前輩嗎?”畢竟是親兄弟,心靈相通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假。

“嗯對!”林寒點點頭,由他們出面保護自己去要回兩隻冰晶鳳凰,那些古獸族還是有所忌憚的吧!

“可能不行哦!你跟兩個嫂子前些天在親親我我的時候,他們兩個發現自己來到這片大陸之後又有突破的跡象,已經去閉關突破去了。”暮楓的一句話讓林寒無言以對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突破了?

這速度也……

不過回想起來也是,在一個地方呆了那麼久,忽然離開,見到了新的一方世界,這對修爲和悟性都有着很大的提升。

“那我一個人去,去去回,不過去之前,我需要煉製兩顆讓冰晶鳳凰能夠面對炎熱酷暑天氣的丹藥。”白妖妖現在的本體是冰晶鳳凰,所以那兩隻鳳凰可不僅僅只是冰晶鳳凰那麼簡單,更是白妖妖的肉身父母,所以林寒更是要救了。

岳父岳母,能丟在別人那裏不管不顧嗎?

“你怎麼還這麼死腦筋,我都說了!我陪你去!而且那古獸族要……”暮楓有些服了,這都什麼跟什麼,這哥哥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將自己安排在他的計劃之。

“我也再說一次,偌大的暗黑族,還需要你來主持公道,我化水珠,去去回。”暮楓話還沒說完被林寒打斷了,這還不是消耗一些靈力的事情,林寒還是很有把握的。

“別了我的大哥,你可別跟我提什麼化水珠,你忘了你每次用化水珠都會出幺蛾子嗎?所以你還是乖乖的用陸路過去吧!我聽說古獸族最近在舉行一個慶典,請了大陸各大家族的人蔘加,咱們暗黑族,也在其。”那慶典是千年舉行一次的,林寒如果真的要去,這個機會再合適不過了。

“你爲什麼不早點說……”林寒無言以對,到了最後才說這件事情。

“我要說被你打斷了!所以我們還是要一起去,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不是嗎?”暮楓衝着林寒挑挑眉,開口說道。

“你厲害!”林寒被氣笑了,這小子啊……

“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暮楓總算如願了,嘴角勾起一記微笑,前手臂直接掛在了林寒的肩膀,“哥哥,前世你在生死關頭沒有將我放開,今世我更不可能讓你獨自一人去面對危險。因爲我們是,兄弟!”兄弟二字,承載的不僅僅是字面的意思,而是不離不棄的至親之情。

“好了,不過我琢磨着將暮邪叫回來。”林寒覺得還是有些沒勝算,思來想去,決定還是將暮邪叫回來。

“暮邪回來的話,那你家那個無法無天的小丫頭一定也會要跟的。”暮楓覺得不太妥當,暮邪的能力雖然很強,但是暮邪,穆狂,古錫他們都屬於暗黑族最後的底牌,不能輕易動用。

而且暮邪的身份特殊,一旦暴露,有些不太合適。 “也是,那算了,我家那丫頭雖然乖巧懂事,但是性格跟她娘一樣。”林寒這纔想起暮邪已經帶着自家女兒消失四年的時間了。他也不知道暮邪將自家女兒帶到哪兒去玩了。“對了,我不在族裏的四年,暮邪帶着我家那丫頭去哪兒了?”林寒發現自己這個當爹的有些失職了,連女兒去了哪兒都不知道。

“放心吧!暮邪現在是小楠奴,對小楠的話言聽計從,小楠讓他往東走,他絕對不敢往西。這些年也一直帶着小楠去歷練修行,話說你家的那丫頭怕是坐火箭修行的,速度快的驚人啊!”那丫頭的勢力簡直到了可怕的程度。不知是暮邪從旁協助有關,還是那丫頭天資聰慧,四年的時間過去,竟然已經是成爲一個金仙解聘的額強者了。

“你這時不時蹦出一句我們那裏的詞彙還真叫我有些不適應,她現在是什麼修爲了。”四年前那丫頭的修爲還不高吧!再怎麼進步也不可能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吧!

林寒覺得自家女兒頂天也是個玄仙,不能再高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