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看着這目光有些熟悉,又聯想到了石珠和赤尻馬猴的話語。林楓小聲呼喚:“靈兒!?”

神龍望着林楓微微點頭,然後看向林妙妙,霸氣雙眸之中溢出一絲笑意。

神龍現世,足以震驚九州。即便是古時代,神龍也極少顯化。風靈兒得知神墟衆人去往了雲麓仙宗,她擔心林楓和妙妙的安危,安頓好風國之事好,隻身前往。

好不容易找到了雲麓仙宗大概之地。可無人引領,找不到進入雲麓仙宗洞天的入口。正發愁的時候,天邊飛來了一顆龍珠,飛入了她的體內。徹底激發了她真龍血脈,化作了神龍。

風靈兒吞食了龍珠之地,感受着龍珠只是熟悉的氣息,難以自制的掉下淚來。

皇道神體,又爲真龍之體。常入夢進入神龍幻境,觀聞一些關於神龍的事蹟和神通。可是想要修煉成真正的神龍,不僅僅需要數千年,而且需要莫大的機緣。

若不化作神通,夢中看到的神通術法皆不可用。風靈兒得知最後一代神龍被葬在大山之間,只要找到它,接受它的傳承,才能最快的速度化作神龍之身。

這些祕聞,風靈兒從未對任何人談起。她走訪九州山川之地,可惜並未找到先祖葬身之地。

然而今天,先祖體內的龍珠竟然自己飛來,這讓風靈兒覺得幻如夢境,太不真實。龍珠乃神龍修爲根基所在,風靈兒等同於接受了神龍意之傳承。

“靈兒是龍女?”林妙妙吃驚道。

就連獨孤破也是吃驚無語。別說自己,就算是大師兄,甚至師父也不曾見過真正的神龍。

林楓推算之下,知道了其中的大概。心中暗想,難怪在神墟之境拜師的時候,自己無法下跪。原來是龍珠神威使然。

龍珠乃神龍意之所在,不屑對世間任何威能下跪。今日,面對帝器神威,龍珠同樣不願意屈服。可是帝器神威太強,龍珠全力抵抗,從而真正復甦,卻仍舊無法抵禦帝器神威。恰好嗅到了真龍血脈氣息,這才飛了出去。 神龍的出現,引來雲麓仙宗聖母現身。她周身被雲霧繚繞,看不到輪廓。也讓人無法揣度其修爲。

“今日,雲麓仙宗舉行蟠桃大會,任何人都不得。”

雲麓聖母的聲音聽起來輕輕然,卻是彷彿上了蒼穹入了大地,直擊人心。

帝器,乃大帝的法寶。帝器復甦,宛如準帝神威。帝器爆破,直追大帝神威。即便是聖人境界,也無法催動帝器,令它真正復甦。

雲麓仙宗之外,站着幾個齊天之高的巨大身影,靜靜地看着雲麓仙宗裏面的動靜。他們並沒有急於進入。

“雲麓聖母達到了準帝境界?”一人開口。

“以展現帝器神威來看,無法證實。雲麓仙宗存在準帝陣法。諸多聖人一同施法,開啓準帝陣法神威,這才幫助她開啓了帝器神威。”另外一人道。

“無論如何,她的境界無法揣度,勝過你我。”第三人開口。

“這次蟠桃大會竟然看到了神龍,有些離奇,雖然只是幼體。”第四人道。

“這些都是給我們準備的。不知道人族還會出現多少驚喜。”第五人道。

雲麓聖母收起帝器,然後繼續道:“你們若是非要決鬥,我雲麓仙宗之內存在一片古戰場。你們可以進入大戰,不會傷及其他。”

話畢,雲麓聖母一揮手。天空破開一角。一個古老的洞天出現在衆人眼前。洞天之內,可見巨大無邊的擂臺,散發着古時代氣息。

神龍仍舊盤旋在空中。不停地吸收龍珠之內的龍氣,以恐怖的速度吸收,不斷激發體內的真龍血脈。

林楓看到了風靈兒眼裏的痛苦之意,猜想她正在經歷蛻變,忍受着劇痛。林楓關心問道:“靈兒,你還好嗎?”

林妙妙也是投過去擔憂的目光。想不到看到了神龍,這和自己的夢境吻合了。夢境之中的神龍竟然是風靈兒。

想到那個夢境。林妙妙心裏有些黯然。在夢境之中,宇宙星辰都被打碎。林楓肉身被打爛,只剩下一道虛弱的元神。躺在神龍的後輩之上不省人事。

神龍也是傷痕累累,奄奄一息,帶着林楓無力地在宇宙之中漂浮。

黑水靈蛇懼怕帝器神威。但是絲毫不懼怕神墟弟子。甚至雲霧之中的神龍,他也沒有放在眼裏。

只是一條幼體罷了,並未成纔到最強。頂多也只是剛剛步入僞聖的實力。

“幾個小娃,有種進入古戰場?”黑水靈蛇譏諷道。

“蛇羹沒有到手,自然要打。”獨孤破語氣淡淡。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娃,不殺你們,老朽今日自刎此處。”

黑水靈蛇怒不可遏,衝入了古戰場之內。林楓四人組合緊跟其後,風靈兒擔憂林楓等人安危。也選擇進入。鬼滅意圖不軌,最後進入。

隨後,古戰場洞天關閉。

“怎麼看不見了?”

“聖母。怎麼樣可以看到裏面的大戰情況?”

火脈和李靖心中捉急,也顧不得修爲低微出口問道。

“需要境界。”雲麓聖母答完,消失在雲霧之中。由雲麓兩位聖女招待衆人。

古戰場之內的大戰開啓。黑水靈蛇殺人心切,直接展現了自己最強殺術。他身後的黑洞大如一片天空,幾乎快要籠罩半個古戰場。

獨孤破不甘示弱,開啓浩然正氣洞天。同樣佔據半個古戰場。神龍和鬼滅開啓聖威抵禦觀戰。

“鬼道弒神訣。”

婚後和誰說再見? 黑水靈蛇展現鬼族驚天殺術,一聲大喝。身後的黑洞劇烈旋轉起來。散發出恐怖至極的吞噬之力。

黑洞的威能達到巔峯,使得這個古戰場也跟着不停顫抖起來。彷彿難以承受其吞噬之力。鬼道法則交織的黑氣,不停地從黑洞之內流出,可以腐蝕天地萬物。

這些恐怖腐蝕氣息的黑氣如河流一般衝入林楓四人組合之中。紫玉琉璃裙聖甲和黑玉夢幻裙聖甲之上,流轉着大道規則威能,化解黑洞吞噬之力,抵禦黑氣入侵。

“你們必死。”

黑水靈蛇大聲吼叫,他身形高大勝過山嶽。雙手附在黑洞之上,橫推黑洞前行。黑水靈蛇想要將林楓四人組合吸入黑洞之內,讓他們永世放逐在無垠的黑暗之中。

“小師叔指。”

獨孤破不敢怠慢,展現自己最強神通。這一指,蘊含着浩然正氣洞天之內的威能,蘊含着林楓傳送過來的小師叔陣法威能。

這一指,達到了至強。

月城聖劍,齊眉棍,神遊劍三件聖器融入到一指神威之中。使得小師叔這一指,更加恐怖驚人。

傳聞小師叔一指可以洞穿星辰。

今日林楓,林妙妙,關大家,獨孤破四人聯手配合,無法發出洞穿星辰的驚天神威。但是全力一指,沒有任何保留之下,達到了聖威的極致。

砰……

一指捅破了黑洞,無堅不摧,摧古拉朽。然後擊打在黑水靈蛇的肉身之上。黑水靈蛇的肉身沒有任何懸念炸開。

啊啊阿……

看着自己的肉身眼見就要四分五裂,黑水靈蛇發出了恐懼的喊叫。片刻之間,黑水靈蛇的肉身炸開,元神逃出了識海想要逃遁。卻被小師叔指擊殺。

虛空之中,元神破滅。

黑水靈蛇肉身炸開之後,體內精血宛如一場血雨落下。噬血鼎已經不需要林楓的呼喚,自動飛出,變得巨大無比,無一漏的接下這些精血。

噬血鼎壁之上,多了一個黑色靈蛇的圖文。加上先前朱厭靈獸。噬血鼎之上而今有了兩個僞聖境界的獸類圖文。其氣息更爲濃烈。勝過了月城劍的聖威。

“小鼎,你速度夠快啊。”林楓對着噬血鼎笑道。

聖器雖然無法言語,但是都具備了神識。而噬血鼎又是林楓的本命法寶。可以和林楓交流。它晃動之下,發出轟鳴大道之音算是回覆。

“接着這條黑蛇的肉身,等下煮蛇羹吃。”林楓命令道。

噬血鼎宛如一個小胖子,對着林楓翻到好似點頭。然後開始收集黑水靈蛇的肉身。

“死……”

林楓四人都已經是虛脫狀態,現在是下手的最好時機。鬼滅出手。修爲達到了至強境界,一般出手就是比拼最強威能。

一個巨大的黑色骷髏,覆蓋了整個古戰場。朝着林楓四人吞去。

林楓四人看着巨大的黑色骷髏頭落下,站立不動。沒有動手的意思。

“怎麼,你們四人坐以待斃嗎?”鬼滅冷笑。

吼……

神龍出手。這也是林楓四人不動手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們確實沒有再戰之力。爲了拼掉黑水靈蛇,全部耗盡了體內修爲。只有林妙妙一人瞬間得道了恢復。不過面對僞聖境界,林妙妙一人於事無補。

神龍探出赤金龍爪。撕碎了骷髏頭。然後張口吞吐,大量的混沌氣息凝聚成一道白色的羽箭射出。

“媽的,身體幼體而已,境界怎麼增長得如此快速?”

鬼滅也只是剛剛步入僞聖境界,看到白色羽箭襲來,他立即祭出聖器抵擋。一個白色骷髏頭出現,懸浮在鬼滅身前。

這件聖器,是以一位人族聖人的頭蓋骨製作而成。並且凝絕了那位人族聖人的元神之威。

鏘……

白色的混沌羽箭打在白色骷髏頭之上,發出耀眼的火花。雖然沒有令白色骷髏頭破裂。但是將它擊飛。

嗖……

神龍吐出了第二道白色混沌羽箭。

“你怎麼還能發出最強一擊?你哪來來的修爲?”

鬼滅驚恐問道。可惜他不知道風靈兒體內有一顆大成神龍的龍珠,對此時境界的風靈兒而言,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量來源。而且每一擊。可以發出僞聖境界全力最強一擊。

聖器已然來不及喚回,鬼滅散開了全部修爲。

“魑魅魍魎訣。”

砰……

鬼滅的身體忽然間爆破,然後化作了十幾個鬼滅,一個個散發黑色鬼氣。這些鬼滅朝着古戰場出口逃去。

鬼滅雖然不知道神龍爲何可以展現兩次僞聖全力一擊。但是而今化作了十幾個分身。他難道還能施展十幾次僞聖境界全力一擊?

絕不可能,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天空之中。響起了連續的砰砰砰之聲。

二十幾道白色混沌羽箭從神龍口中噴出。二十幾道白色混沌羽箭對上十幾個分身,綽綽有餘。

“這……爲什麼會這樣……不……”

鬼滅發出最後一聲吼叫。然後古戰場之內響起了十幾道爆破之聲,宛如煙花綻放。不過這是純黑色的煙花。

噬血鼎目光獨到,率先找到了鬼滅的真身,吸收其精血。隨後鼎壁之上,又多了一道僞聖境界的圖案。

大戰結束,四人並沒有立刻出去。神龍仍舊適應龍珠的龍氣,慢慢吸收融合。林楓幾人則升火,以噬血鼎煮蛇羹,朱厭羹。

大火熊熊燃燒,靠着噬血鼎的恐怖神威,大約一個時辰過後。黑水靈蛇和朱厭的肉和骨頭燉爛。

衆人開吃。

林楓舀出一碗湯道:“我第一次真正和大師兄見面的時候,他就是在用這個鼎煮湯。那可是一口都沒有分給我,讓我嘴饞的。”

“給了你,你敢喝嗎?”林妙妙笑道,她可不願意喝湯。

僞聖境界的強者肉湯啊,這簡直駭人聽聞,誰可以享受。林楓喝了一口之後,恐怖的靈力折磨之下,修爲嗖嗖嗖上升到了宗師境界。

“媽呀,一口湯就到了宗師境界?”林楓吃驚道。

“這可是僞聖境界的大補湯。”

關大家道,她比林楓更需要這場造化,放下女人的矜持和不適開吃。 這些湯基本都被關大家喝下。林楓境界不足,無福消受太多。最終,林楓的境界突破到了傳奇境界。而關大家達到了傳奇境界巔峯,半隻腳踏入了僞聖境界。

吱吱吱……

小天跑了出來,看着古鼎之內的湯和肉所剩不多。它朝着林楓呲牙咧嘴地叫着,一臉不樂意。

“怎麼把小天給忘記了,還好有一隻老鬼在。”

林楓說着把鬼滅的肉身給了小天,讓他痛痛快快吃一場。

又過去一個時辰,大家鞏固了境界之後,這才走出了古戰場。

“出來了。”一人道,頗爲急切。

“到底誰贏了?”衆人紛紛圍觀上去。

林楓拿着噬血鼎,大聲吆喝:“喝聖人湯了。朱厭靈獸和黑水靈蛇一鍋燉,大補。”

“什麼?靈蛇真的被斬殺了?”

“而且還神墟的人燉湯了?”

瑤池居衆人露出了震驚之色。這神墟子弟未免太……膽大了吧。

林楓拿着噬血鼎走到李靖和火脈身前,問道:“最後一點湯底了,喝不喝?”

“真的是聖人湯啊?”李靖難以置信。

“你們真的喝了?”火脈同樣震驚。

林楓道:“大家都是真正的人族子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喝吧,聖人藥。”

“嘿嘿,那就喝吧。”

李靖和活埋將剩下的湯底喝掉之後。身體起了巨大變化。它們兩人都是早已處在傳奇巔峯的強者。只要捕捉到一點聖人境界的氣機,就有希望步入僞聖境界。

他們兩人吸收煉化了聖人湯之後。天地元氣滾滾而來,瘋狂地涌入了自己的洞天之內。洞天巨大變化。逐漸演變成真正的大道。

而後,他們兩人觸摸到了聖人境界的門,半隻腳踏入了僞聖境界。今生步入僞聖境界有望。

李靖看着林楓,由衷感激道:“林兄弟,今日多謝你。”

“林兄弟。我這就回山門修煉去了。等我達到了僞聖境界,但凡林兄弟一聲令下,我無所不從。”火脈更是直接道。

“好說好說。火老哥慢走。”林楓笑道。

然後李靖也是拜別離去。而今有望步入僞聖境界,他們欣喜若狂。恨不得沒日沒夜地修煉。若是真正修煉成了僞聖,那門派的底蘊提升一大截。

隨着李靖和火脈離去之後。其他掌教修爲的人物圍攏過來,露出討好笑意道:“林兄弟,這湯還有嗎?”

“沒有了。喝光了。”林楓說着將噬血鼎倒翻過來。

當……

雲麓仙宗的鐘聲忽然響起,又有重要級別的人物到場。很快,幾尊高大的身影慢慢步入瑤池居。他們散發出來的氣勢極爲濃烈,宛如揹負山脈前行,壓塌了此處洞天的虛空。

他們一個接一個步入,看起來十分蒼老。共計八人。全部都是僞聖境界的存在。是鬼宗和魔宗,以及古獸一族聯手,出動了所有的底蘊。

足足八位僞聖境界的強者,走在一起。大地顫抖,虛空也跟着下沉。他們每行一步,都散發着大道之音。每一人掌握一種天地大道。擁有獨有的聖威。

看着七位僞聖登臨,所有人開始替神墟子弟感到擔憂起來。神墟子弟目前的實力看,勉強可以擊殺兩位僞聖境界強者。而今卻出現了八尊。

此時,瑤池居一片安靜,大家甚至因爲震驚而屏住了呼吸。

墨憑欄親自出迎這些貴客。八尊僞聖登臨之後,瞥了神墟子弟一眼。並未立即動手。也沒有走入瑤池居內入席。

他們傲然而立,寡言霸氣。讓人望而生畏。

墨憑欄微微一愣,道:“幾位前輩請入座。”

當中一位老者道:“蟠桃大會就要開始了嗎?人族好似並沒有人有資格與我們同坐。一些小魚小蝦還是趕出去爲好。”

獨孤破一臉冷靜,緩緩開口:“魔宗,鬼宗,還有沉靜千年的古獸族底蘊盡出,是爲了末世嗎?”

那位老者看向獨孤破,一臉輕蔑道:“神墟的人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弱小代表?神墟應該跌下神壇,成爲普通門派。有什麼資格成爲四大祕地之一呢?”

林楓聽着惱火道:“老雜毛,有沒有資格是你說的算嗎?人多,一定力量大?”

“人多當然力量大。本來讓你們這些螻蟻多喘幾口氣,現在看來你們自己不想活。”

老者話畢當即出手。上來便是帶着自己的洞天大道規則出擊,展現最強神通。

砰……

獨孤破出手抵擋,關大家立即跟上配合。雙方的拳頭撞擊在一起,各自後退一步。

“論人多嗎?再來一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