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沫沫強忍著心中的悲痛,正了正肩上的攝像機,走上一步,朝著唐允問道:「請問唐小姐,你認為顧先生是背信棄義的人嘛?」 一圈的記者聽的一頭霧水,這和顧以寒背信棄義有什麼關係嗎?

台上的顧以寒帶著挑逗的意味笑著,怎麼?覺得我跟你離婚就是背信棄義了?這句話是說給我聽的嗎?那麼你還是在乎我的?

同樣唐允也完全搞不懂林沫沫問這句話什麼意思,只以為她是存心搗蛋。

「以寒當然不是一個背信棄義的人了,我既然和他在一起就不會懷疑他。」唐允說著眼光中充滿了討好,像士兵跟將軍邀功似的看向顧以寒。

「不是就好。」林沫沫看著顧以寒略有深意的說了一句,直接扭頭轉身離去。

林沫沫看著這場宴會也不知道到什麼時間才會結束,以她對這種事情的了解,想來也會到了晚上,林沫沫心中很不爽,索性也不去上班了,一個人去了火鍋店。

她想著像她這般愛吃的女人沒有什麼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有,那就兩頓。

不得不說在這種燥熱的天氣坐在裝著空調的火鍋店是種享受,她依稀記得上次來這裡吃火鍋還是跟顧以寒一起的,現在嘛,想來顧以寒也是佳人在旁,和唐允玩的不亦樂乎。

顧以寒根本就不在乎你,你卻背地暗暗的想著人家,林沫沫,你還真讓人看不起啊。

哼,不想他們了,越想越煩!

林沫沫獨自一人耐著寂寞,吃完了,飽餐一頓過後,沒有她想象中的心情愉悅,內心依舊憤懣低沉。她不去上班,也不用著急回家,她想了想乾脆去逛街好了,再怎麼樣,也不能苦了自己不是?

顧以寒你不愛我,我愛自己。

林沫沫和顧以寒隱婚之後,她一直沒有出來逛過街,都是顧以寒找人送到自己家中的,這一次她出來,彷彿回到了大學一般,跟老闆討價還價,吃著路邊攤,買著自己喜歡的小飾品,像只歡脫的小兔子,逛了整整一下午,到了晚上,她才拎著大包小包回到了家。

她回到家中,發現沒有一絲燈光,空曠的房間被滿滿的黑暗充斥著,她有一絲悲傷,如果她沒有遇到顧以寒,她現在會過著怎樣的生活?找到一個與自己相愛的人美滿的生活還是自己一個人萎縮在出租屋裡不停的奮鬥著?

這誰又說的好呢?可是就算自己一個人過的苦一些,是不是也比現在,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面對金碧輝煌卻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家好一些?

女尊之我可能是大佬 最起碼不會這樣悲傷,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公出去跟別的女人玩樂,卻沒有一點辦法。

林沫沫自嘲一聲:「他算什麼老公,我們本來就是為了騙別人而已,也只有自己才會傻到假戲真做吧。」

她打開了客廳的燈,將自己買的那些東西一股腦扔在了沙發上,然後自己做飯,洗澡。

林沫沫洗過澡之後穿著粉紅的睡衣略顯嬌嫩,坐到沙發上看著韓劇。

影劇里正上演著小三坑害正主的劇情,高/潮時林沫沫不禁流下淚水,女主好可憐。

心中卻跳出來一個聲音,怎麼她可憐。你不可憐嗎?

林沫沫一怔,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畫面,顧以寒正抱著唐允,坐在床上不斷的深吻;顧以寒拿著湯勺喂著唐允吃食……

林沫沫狠狠的搖了搖腦袋,未乾的頭髮上散落著水滴,落在地板上,她的額角也滲出汗水,她站起身來,再次走向洗手間,沖洗著自己的臉頰,希望可以讓自己清醒一些不再去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林沫沫隨後吹乾了頭髮,回到自己的卧室,開始換試自己的衣服,以求打發時間,順便等著顧以寒回來。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顯得有些憔悴,自己的心態現在就這麼差嗎?就這樣容易被顧以寒影響著?他算什麼,他不過就是個花心公子哥,對你根本沒有絲毫感覺,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待自己,他那種人就不配得到你的愛,不配!

林沫沫一頓大罵過後,心中暢快淋漓,心情好了許多,隨即倒在床上,人家在和唐允卿卿我我,你還等什麼等,滾去睡覺吧。

林沫沫蓋上被子,閉上了雙眼,不知過了多久,酣然入睡。

陣陣汽車行駛的聲音,打破了屬於夜的恬靜,一道刺眼的強光射在了林沫沫所在的小院之中,顧以寒回來了。

本來他沒想到會這麼晚回來,只是打算等吃過晚飯之後就先行離開,卻碰到幾個和自己生意上的合作夥伴,非要拉著他去酒吧,盛情難卻,他只好答應,等到眾人散場就到了這個時候。

顧以寒打開了房間的門,看著倒在床上睡著的林沫沫,他的心中升起陣陣不滿。

林沫沫你真是夠可以的啊,自己老公出去和別的女人玩,你還有心情睡覺?你心可真是夠大啊?還是你根本不在乎?

顧以寒走向床頭,有一種想將林沫沫揪起來的衝動,最終,他還是忍了下來,看著睡熟的林沫沫,醉里醉氣的說道:「林沫沫,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不信,我們來打個賭。」

顧以寒走了出去,洗了個澡,隨後又折回,倒在林沫沫的身旁,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林沫沫朦朧地睜開雙眼,隱隱嗅到一股酒氣,嗯?怎麼有酒氣?昨晚顧以寒來過?此時顧以寒已經起床去了公司。

林沫沫搖了搖頭,管他有沒有來過,反正他又不在乎我。

林沫沫收拾一番過後去了公司,當她剛到了公司就被主編劈頭蓋臉的一頓大罵。

「林沫沫,你看看你拍的都是什麼?有人會看嗎?你再看看另外幾家雜誌社出版的,我還特意交代,你要好好拍,最後還弄的一團糟!唉,你是不是不想幹了?故意來折磨我啊?」

林沫沫知道自己昨天因為沒有了心態,所以很多重點她都沒有拍到,低垂著腦袋,深帶歉意的說道:「主編,我不是故意的,您罰我吧。」

林沫沫現在負責著顧以寒的專訪,要是開了她,這不就黃了?主編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說道:「行了行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去採訪三大家族裡面季家的公子,季相如。」 「季相如?」林沫沫總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她在腦海中不斷的翻索著,慢慢的淡出一道身影。

林沫沫大吃一驚,嘴唇微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腦海之中充滿了疑問。

那個輕佻的男人?不會吧,這麼巧?林沫沫的柳眉微蹙,會不會是那個男人故意找自己做他的採訪的?不應該啊,我們兩個不過是一面之緣罷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

主編看著林沫沫吃驚的樣子,橫眉立目,大聲的質疑道。

「林沫沫,你發什麼愣,不會又不想做吧,別以為做了顧以寒的專訪,你就不是你了,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你要是給我搞砸了,我真開了你。」

林沫沫哪裡還敢再拒絕主編的要求,連忙點頭稱是:「主編,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做好的。」

「嗯,你這也算戴罪立功,聽說季公子也挺好相處的,所以這件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會兒我就把他的資料派人給你送過去,你好好看看,看完就去拜訪吧,早起的鳥先得食。」

主編得到林沫沫肯定回答之後,神情慢慢的平靜下來,語氣也變得和藹可親起來。

林沫沫慢慢的隨之釋然,不就是做個採訪嗎?有什麼大不了的。隨後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將季相如的相關資料看了一遍,直奔季相如的公司。

「請問你有預約嗎?」前台看著手裡握著相機的林沫沫冰冷的問道。

怎麼?全天下的前台都是從一家培訓機構出來的?就會說一句話,還是一個調調!

「額,沒有,我是雜誌社的記者,今天特意來採訪一下你們季總的。」林沫沫客氣的回答道。

前台一聽,面無善意地撇了林沫沫一眼,哼,原來是個記者,不過長得倒是水靈,看來你的上司也懂得投其所好啊!

「沒有預約那你就等著吧,等什麼時候季總不忙了,你就可以上去了。」

得,今天的採訪十有八九是黃了。聽到前台那樣說道,林沫沫不由得掃興,但為了完成公司交代下來的任務她也只能等了。

林沫沫靈機一動,硬著頭皮走到前台,帶著一絲僥倖心理,悻悻的說道:「我跟你們季總認識,你告訴他,我叫林沫沫就好。」

前台眼光之中滿是質疑,稍作思索,她還是拿起了電話,響了幾聲過後,她開口了:「顧總,有一個叫林沫沫的記者自稱說認識您,想要上去,您看?」

林沫沫揣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雙手合十,默默的祈禱,讓我上去,讓我上去。

這次任務完不成她真的可以滾蛋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拿下,林沫沫心中早已有了決策,如果他要不讓我上去,今天就只能在這裡守株待兔了。

「好,好的季總,我知道了。」前台只是暗暗的回答著,並沒有明確的意思。林沫沫知道出了結果,不由得看向前台,希望在她的面部表情上找出一些端倪。

「林小姐是吧?季總叫你上去。」前台的語氣友善了不少,但林沫沫總是感覺她說話怪怪的,但是哪裡怪,她也說不上來。

得到肯定的答案,林沫沫還是有些激動的,起碼自己不用再受主編的訓了。

「小王,你帶她去季總辦公室吧。」

待林沫沫走後,那前台才陰陽怪氣的自語一句:「我就說嘛,怎麼好好的過來採訪季總,原來是利用記者身份來勾搭季總的。」

「好了,這裡就是季總的辦公室了。」說著小王上前一步,敲了敲門,隨後自行離去。

「進。」屋裡傳出一道不大不小的聲音,帶有略微磁性,讓人聽了很舒服。

林沫沫整了整自己的衣領,推門走了進去。剛進門林沫沫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茶香,抬頭望去,發現季相如正在煮茶。

季相如罕見的穿著白色西裝,修長手指顯得格外優雅,每一次動手都充滿靈動的韻味。

季相如也不抬頭,依舊煮著茶,盈盈而笑,道:「坐吧。」

林沫沫輕輕的抿了抿嘴,笑著回答:「我這次來主要是來做你的採訪的,希望季總配合下。」

季相如拿出一個茶杯擺到了林沫沫的面前,提起精巧別緻的小茶壺為她酌滿一杯。

「我說嘛,你怎麼會來找我,原來是這樣。」

季相如說著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端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隨即搖了搖頭:「你嘗嘗,這是我剛託人帶回來的洞庭碧螺春,味道相當不錯。」

林沫沫端起眼前的茶杯有模有樣的品著,她剛和顧以寒拿證的時候,顧以寒教過她這方面的一些東西,林沫沫咂了砸嘴,評論道:「茶湯中匯有細細茶毫,入口既有鮮爽之味,果然是好茶。」

對於林沫沫的評價,季相如有些驚訝,她竟然懂茶?

「沒想到林小姐也是性情中人,對茶也是多有涉足。」

「季總說笑了,我不過是略懂一二罷了。」

季相如還以為林沫沫是在謙虛,哪能想到林沫沫說的都是實話,剛剛那幾句也是學著顧以寒的樣子胡謅的罷了。

「我現在都有些懷疑你是不是上帝特意安排給我的愛情,或者你根本就是為我而來,前一天見面,第二天你就來採訪我,會不會太巧了?」季相如臉上露著邪魅的笑容,帶著一絲調戲的意味說道。

林沫沫臉上有些異樣,覺得季相如好不正經,嚴肅著臉說道:「季總,我這次來僅僅是做有關您的採訪,希望您不要再開類似的玩笑。」

季相如略顯尷尬,哪個記者採訪自己的時候不是點頭哈腰的,哪有這樣跟自己說話的,不過很快季相如臉上笑意更甚,這個女子果然不一般啊,頓時就引起了他的興趣。

「我只是說笑而已,林小姐不必當真。」季相如解釋道,隨後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飲而盡,嘴中儘是一片苦澀。

季相如平時遇到別的女人都是成群結隊的往上貼,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另類一些的,他當然要跟林沫沫好好玩玩,他倒很想知道林沫沫能堅持多久。 季相如,典型的花花公子,前女友可以佔到演藝圈的大半個江山,但能力卻也算可以,將季家集團打理的井井有條。

林沫沫的腦海之中浮現出幾行字來,這正是主編交給她的資料里寫到的,因為心理作用,越看季相如越覺得他像一隻色~狼。

隨即掏出手機將自己的位置發給了顧以寒,她想著,中午顧以寒發現自己沒有回家,也沒有跟他打電話,肯定會來這裡找自己的。

林沫沫在提醒季相如之後,他也不再開類似的玩笑,林沫沫拿起相機也便開始了今天的主要任務。

隨著季相如的應答如流,這次採訪圓滿的畫上了句號。

終於採訪完了,林沫沫呼出一口氣,將自己手中的文件整理一番,站起了身:「好了,季總我已經問完了,等我回去之後稍作整理一番就會上報了。」

「嗯。」季相如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他內心之中卻不得不對林沫沫的形象再一提高,林沫沫所提出的幾個問題是簡單幹練的,直逼主題,毫不拖泥帶水,發問也是不卑不亢,不燥不慢。

「季總,既然採訪完了,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林沫沫害怕季相如再次調戲自己,作為採訪他的記者,林沫沫又不能言語舉止太過激烈,要知道來的時候可是有主編虎視眈眈的盯著她,拿著工作威脅。

「好,剛好我也要下班了,咱們一起吧。」季相如看了看手上得腕錶說道,隨即率先邁出步子,向外走去。

季相如和林沫沫一同走到了電梯,林沫沫一臉警惕,和季相如也不站到一起,自己一人守在門口,只要發生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就能跑出去,當然林沫沫也知道這樣並不禮貌,但萬一季相如想占自己便宜,自己還不是吃了暗虧?

季相如也發現了林沫沫的戒備之心,臉上掛著一抹微笑,這個女人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季相如舉起手來,將手在林沫沫的肩上拍打一下:「林小姐,我想你也是個愛喝茶的人,正好我朋友送給我一些玫瑰花茶,可以養顏抗衰,我一個大男人留著也用不到,送給你好了,等一會下去我叫秘書拿給你。」

林沫沫在季相如剛剛觸碰到她的時候,心猛的一下子提了起來,但聽完季相如所說,拍著胸口,翻了個白眼。

大哥!你這樣容易把人嚇到的。同時她的心裡對季相如的態度也改善了很多,看起來這個傢伙也不錯啊,為什麼外面的名聲那麼差?

這時她又不由的想起了顧以寒,顧以寒啊顧以寒,你說你們兩個明明都是總裁,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你看看人家,對人也算是彬彬有禮,你再看看你,每時每刻板著臉,怎麼全世界的人民欠你一個微笑啊?

電梯的門開了,季相如很紳士的作出一個請的手勢,隨即用手幫林沫沫擋住了電梯的門。

我明白了,肯定是這傢伙對女人太體貼了,再加上不可一視的身世,那些女明星一個個都爭相追求,他又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在別人眼裡看起來風~流成性,嗯,這樣解釋的話就完美無比了。

不得不說林沫沫的想象力是豐富的,這種理由都能強加上去。

前台的工作人員看到自己的總裁和林沫沫並肩而立,更加肯定內心的想法,他果然是總裁新找的情~人,不過總裁什麼時候換了口味,不要各種漂亮明星,喜歡起小記者來了?

季相如隨手喚來自己的跟班,吩咐道:「你去把上次顧總送給我的玫瑰花茶打包一下,給林小姐送來。」

顧總?是顧以寒嗎?不會吧,他應該不會送這傢伙玫瑰花茶吧。林沫沫想了想,應該是另一位姓顧的總裁送給他的。

季相如的助理一臉懵逼,顧總送給你的?季總,您確定?我怎麼不知道啊。

他露出一副難為情的神色,拽了拽季相如的衣袖,小聲地說道:「季總,您是不是記錯了?」

季相如先是向林沫沫笑了笑,隨後扭過頭來,壓低了聲音,嘶啞著說道:「你這個笨蛋,就上次我為了泡妞,從顧遲那裡坑來的那些。」

「額,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拿。」

那名助理低下了頭,暗自嘟囔了兩句:「季總,您真會玩,坑就說坑來的,還非要說送,我說我怎麼不記得顧總送您東西。」

這名助理在上大學的時候,就跟著季相如混,當季相如接手季氏集團的時候,就把他叫到了自己的身邊,所以二人私下也是朋友。

「唉,真是管教不嚴啊,手下的人越來越懶散了,竟然忘了這回事,還要我提醒。」 穿越在幻想世界 季相如輕咳一聲,尷尬的為自己的一番小動作做著解釋。

「沒事。」林沫沫搖了搖頭說道,她可不想因為自己,害助理再受罰了,身為一個員工,她對此是深惡痛絕,她們小組裡就有幾個因為被客戶投訴,被開除的,所以她為那名助理辯解道。

「其實這些員工命是最苦的,比如說我們吧,公司要求我們挖猛料,可是這樣很容易引起被採訪者的不滿,然後投訴我們,嚴重的還會吃上官司,可是不挖到猛料,就等著被上司訓了。你的那個助理,有可能是每天安排你的諸多事宜,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所以這也不能全怪他。」

額,安排我的事宜,就他?這小子這幾天就是跟著我吃喝玩樂,爽的不亦樂乎,還忙忘了,怎麼可能!

當然季相如不可能將這些話說出來,只是裝著深思的樣子,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心口不一的說道:「林小姐,你說的對,員工們也是有苦衷的。」

隨即他的臉上掛上一道邪異的笑容,問道:「看來你們的上司對你們很嚴厲啊,不知道林小姐這次來採訪我是不是被逼的?」

林沫沫真想說出一句:可不是嗎?

但她可不敢確定主編以後還會不會讓她再採訪季相如,要是說了,下次自己哪裡還有臉再採訪他?

「額,不是的,主編並沒有逼我。」林沫沫昧著良心說道。

主編啊,我可為了咱們公司,連良心都不要了,獎勵有沒有?有沒有? 季相如輕疑一聲,臉上笑容綻的更開,潔白的牙齒都漏了出來:「那麼說來,林小姐是主動請纓來採訪我的?這真是讓季某受寵若驚啊。」

季相如還沒有給林沫沫回答的機會,直接就將自己的想法肯定了。

額?你還能再自戀一點嗎?林沫沫想要開口解釋,可又不知怎麼開口,解釋?怎麼解釋?這要我怎麼往下編?

還好就在林沫沫舉足無措的時候,季相如的助理跑了回來,手中提著一個精緻的袋子,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季總,東西我拿過來了。」

季相如一臉黑線的看向他的助理,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把妹的時候來,你可真是會挑時候啊,我現在都懷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季相如朝著自己的助理瞪了一眼,並沒有說什麼,提過他手中的東西交給了林沫沫:「林小姐讓你久等了,這就是我那位朋友所送的玫瑰花茶,你且先品品,要是覺得還不錯,現在我再向他討些便是。」

林沫沫接過季相如手中的花茶,有些扭捏,畢竟她只是做了一次採訪,季相如就送她花茶,著實出乎她的預料。

「那在這裡我就謝謝季總了。」

「林小姐哪裡的話,以後我估計還要多做幾次採訪來提高我們公司的知名度什麼的,我看林小姐的能力也是極強的,所以以後還請林小姐多多幫忙才是。再說了,林小姐這麼漂亮,即使是和林小姐交個朋友也算是我的榮幸。」

季相如認真的說道,看起來每一個字好像都是肺腑之言,至於他心裡是怎麼想,估計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了。

明明這次採訪是自己主動上門的,現在倒成了他要求自己幫他公司宣傳了,事情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