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炎拚命催動火煞,「火焚九天」不間斷使出,期待著心神攻擊奏效。

武皇的心神經過二次心魔歷練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攻擊成功的,林炎的火煞即將告罄。運用僅剩的一點火煞,林炎改變招式「怒火燎原」突然出手。暴起的攻擊暫時逼退武皇。趁這時機,林炎先服下「小還丹」,再改用金煞,「百鍊成兵」出手,繼續對武皇的精神進行攻擊。不到最後一刻,林炎不會動用金蛇。

林炎連續幾次變招讓武皇有些震動:這小子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些武功,我以前怎麼沒有見識過,難道他不是玄武大陸或白虎大陸的人? 鳳凰男狹路相逢 武尊階段就如此難纏,這要是繼續晉級下去會是怎麼的一個人物。既然為敵,這人就不能留下,否則後患無窮。武皇此時殺心更甚。(未完待續。)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頂↖點↖小↖說,.若不是他殺心大起,其心神可能不會被林炎攻擊成功。當他正準備暴起發動攻勢,突然感覺眼前一黑、精神疲倦。「不好,怎麼會有這種情況出現,難道這小子在同我對戰時還下毒啦。」他趕緊收招後撤一步,同時內視身體,想要看看是否中毒。

機會終於拼出來了林炎豈能錯過,「小金,攻擊!」林炎終於讓金蛇出手了。

金蛇在林炎懷中憋壞了,好不容易輪到它出手了。它游出衣外,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急射武皇。林炎也及時出手,「繞指柔」偷襲過去,配合金蛇行動。

武皇提防林炎進攻的同時正在檢查是否中毒,突然他心神再次震動,一股危機感襲來:不好,這是什麼暗器,怎麼會讓我這麼緊張。他將寶劍攥緊,準備格擋「暗器」。

在快要接觸到寶劍的一瞬間,金蛇尾巴搖動,調整了前進的軌跡,身子貼著寶劍繞了過去,直撲武皇胸口。

「不好!這不是暗器是活物。」武皇再想撤回寶劍防守已然不及,迫於無奈,他只能伸出左手想要阻止一下。

「噗」金蛇穿透手心繼續前行,同時還不忘施了點毒。

拼著左手受傷,武皇終於為自己爭取到一點時間,身形閃動,避開胸口要害,讓金蛇擊中了右臂。

「哐當」武皇右臂受傷,寶劍落地。他急速後退準備撤離。雖然受傷,但是他若急速撤離,林炎是追擊不上的。但是,這裡有以速度見長的金蛇存在,武皇的計劃落空了,他沒有走出幾步就被金蛇攔下。不停的遭受到金蛇的攻擊。

他如今左手、右臂全多受傷,而且也沒有武器在手,更不敢硬接金蛇的攻擊,只能閃轉騰挪間躲避金蛇的攻擊。這讓他應對起來非常吃力。

趁此機會林炎追上,繼續出招「繞指柔」,以期偷襲成功。

逃又逃不掉。殺也殺不到。林炎躲在遠處施陰招,根本不靠上來,武皇想要同歸於盡都不可能。他現在沒轍了,時間越長處境越危險。他現在非常後悔當初來追殺的決定,這小子肯定是其他大陸的貴族子弟,以武尊修為出來闖蕩江湖,身邊沒有護衛,怎能沒有些保命的手段。如果當初想明白這點,自己怎麼可能會身處險境。

此時後悔已然來不及。他身體多處受傷。毒性也開始發作,距離死亡越來越近。徒勞無功的又掙扎了一盞茶時間,最終露出破綻,被金蛇抓住機會擊穿頭部,一名武皇就這樣憋屈的完了。

確認死亡,林炎快速來到屍體邊,將他扛在肩上速速離開。小巷恢復平靜。

將屍體帶回家中,林炎搜查起來。在他的懷中。林炎看到一塊令牌,上有天地盟三字。怎麼回事。這人是天地盟的,難道是天地盟欲對楚楚不利?她處境危險,我必須要通知到她。想到這裡,林炎開始琢磨如何能見到楚楚並通知到她,很快,他有了決定。將屍體藏好。林炎打坐休息,等著天色放亮。

日上三竿,林炎喬裝出門,頭上戴著一頂帶紗氈帽將面部全部遮擋起來,向著天地盟商會而去。

「請問你找人還是購物?」來到商會門口。林炎被人攔下。

「我想賣些丹藥給貴商會。」

「能讓我先看看嗎?」

「不行,丹藥貴重,頻繁打開會讓藥效流失。你可以領我去見這裡的負責人,到時自然會看到。」

聽林炎說的有道理,熊濤沒再多說,「那好,請跟我來,我帶你去見這裡的掌柜的。」

林炎跟著熊濤走進商會,上到三樓。

「楚掌柜,有人要賣丹藥給我們商會,你有時間見見嗎?」

「請他進來吧。也請黃藥師來這裡一趟,鑒定丹藥他最在行。」

熊濤請林炎進去後轉身去找黃藥師。

林炎見到楚楚,原聲說道:「楚掌柜好,我這丹藥非常精貴,你們可要給我個好價錢。如果不是最近手頭緊,我是絕對不會出售的。」

林炎剛一開口楚楚就聽出是他的聲音,神情一震隨後又恢復正常,「這位公子放心,我們商會從來都是誠信經營,如果你的丹藥確實好,我們也不會讓你吃虧的。」

「那就好,我也是聽聞這點才來你們商會的。」

「公子請稍等片刻,我們有專門的丹藥鑒定師,等他來了自然會對你的丹藥作出評價。請用茶!」楚楚為林炎遞上一杯茶水。

當楚楚靠近身邊,林炎傳音道:「抓緊時間來家裡一趟,有要事。」

楚楚點頭。

接過楚楚遞來的茶水,林炎說聲謝謝,坐下等著。

不一會兒,熊濤領著一白髮老者進來。楚楚招呼道:「黃藥師,這位公子說有丹藥要出售給商會,請你鑒定一下品質如何。」

「好的。公子,請將丹藥給我,我現在就為你堅定。」

林炎掏出一個藥瓶遞了過去。

接過藥瓶,打開木塞,一股葯香撲鼻而來。「好葯,最起碼四品。」聞到葯香,黃藥師贊道。隨後,他取出一枚丹藥開始認真鑒別起來。三人耐心等待鑒定的結果。

沒多久,黃藥師將丹藥重新放入藥瓶中,塞上木塞說道:「四品上等丹藥。請問公子,這藥瓶中有多少粒?」

「三十粒。」

「都是這種品質嗎?」

「那是自然。」

問完這些,黃藥師轉向對楚楚說道:「楚掌柜,收購價格你定吧。」

「謝黃老。」謝過黃藥師,楚楚合計了一下,對林炎說道,「這位公子,我出價3萬金你看如何?」

「一粒千金,比我當初買來的價格稍低些。算啦,誰讓我現在等錢用呢,就賣於你們吧。」林炎同意下來。

價格談定,黃藥師告退。楚楚讓熊濤在此陪林炎,自己則去取銀票。

「這位公子,看樣子你是缺錢用了才會賣丹藥的吧。其實我們商會不僅丹藥,其他物品也會收購的,只要你拿出,我們都會給你定價,絕對沒有欺詐的行為,所以,以後公子如果還有什麼需要變賣的,請來我商會看看。」熊濤為商會做著宣傳。

「我會考慮的,謝謝你提醒。」

楚楚回來,將銀票交於林炎。

林炎核對後起身離開。(未完待續。) ?林炎走後,熊濤對楚楚說道:「楚掌柜,這位公子看著面生,應該不是武海城人,我們是不是調查調查?」他對林炎剛得到的銀票起了貪念。。

楚楚明白熊濤的意思,正色道:「熊大哥,此人能拿出這種丹藥變賣,其身份就值得商榷,我們還是不要給盟里添麻煩了,正當做生意也是有錢可賺的。你剛才跟他介紹的就非常好,如果他下次還有什麼需要變賣的,肯定還會來我們家的。這豈不是更穩妥些。」

被楚楚點破心思,熊濤有些不好意思,轉移話題道:「楚掌柜,收到這麼好的上等丹藥,我們是不是要向少主彙報一下?」

「熊大哥,我正想著這事呢。這麼好的丹藥少主見了肯定高興,要不麻煩你送一趟?你也知道,就我這樣貌,少主也不願見我,我就不給少主去添堵了。」

熊濤聽后呵呵一笑,「那我就走一趟吧。楚掌柜,自你出海回來這麼多天一直都在忙著商會的事情,今日客人不多,你可以出去走走,買點自己需要的東西。」熊濤承楚楚讓他送丹藥的情,向楚楚建議道。

「謝謝熊大哥,我吃過飯再出去轉轉吧,其實也多少東西要買,一個下午的時間應該夠了。」

「行,出門小心些,要不要帶些人在身邊,這樣安全些。」

「謝謝熊大哥關心,不用了,我就在城內轉轉,不會有事的。」正尋思著找什麼借口出門,現在熊濤這麼配合,她怎麼可能帶其他人在身邊,影響自己的行動。

「行,那就這樣了。我走啦。」熊濤拿起藥瓶離開。

早早的吃過午飯,楚楚慢悠悠的走出商會,在大街上走走停停。像似在挑選東西。隨便買了些物品,楚楚繼續閑逛著。確定沒有人跟蹤自己。楚楚加快步伐,向住所趕去。

林炎將楚楚讓進屋內,「楚掌柜,跟我來,我有東西給你看。」

跟著林炎來到卧室,接過林炎遞過來的令牌,楚楚立刻就認出來:「這不是天地盟的令牌嗎,你從哪裡弄到的?」

「楚掌柜。你再看看這人是誰?」林炎掀起被子,露出被林炎、金蛇合力擊殺的武皇屍身。

楚楚走近細看,很快認出此人,吃驚的問道:「他叫肖天佑,是霍秋的貼身護衛,武皇實力。他怎麼會死在這裡,是你擊殺的嗎?」楚楚不敢相信的看著林炎。林炎畢竟才是武尊實力,若能擊殺肖天佑,楚楚不相信。

「不是我一個人,還有朋友相助才將他殺死的。楚掌柜。你先不要關心這些,我告訴你,你現在處境危險。如果有機會,你還是儘快將『猴兒酒』送去玄家吧,晚了恐怕就沒機會了。」

「林炎,你為什麼這樣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知道的話請告訴我。」他相信林炎不會無緣無故說出此話,追問道。

「你知道我是怎麼碰到此人的嗎?」接著林炎將事情的經過向楚楚講述了一遍,最後說道,「我現在懷疑。你出海遇上海賊是不是天地盟在搞鬼,你的一切行蹤。他們最清楚,想要加害你。那太簡單啦。」

「別說了,林炎,你別說了,讓我一個人靜會兒。」楚楚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情緒有些失常。

林炎沒再多說,等著楚楚平靜下來。

過了會兒,楚楚有些恢復,但感覺意志有些消沉,整個人提不起精神。

「楚掌柜,你沒事吧?」林炎關心的問道。

「謝謝你,林炎。剛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有些接受不了,現在想通了。」楚楚強作笑顏道。

「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你要『猴兒酒』是不是想擺脫『天地盟』,得到玄家的庇護?」

楚楚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開口道:「好吧,林炎,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講給你聽聽。」這事壓得楚楚有些喘不過氣來,確實需要找個人傾述一下,來緩解這種壓力。

「我家居住在白虎大陸虎嘯城,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商業世家,延續到現在已近二千年。因為我們家族注重經商而少與人爭鬥,所以一般江湖中人不會為難我們,家族才得以延續。」說到這裡,楚楚情緒激動起來,話語中透出發自骨子裡的恨意。

「千年前,虎嘯城突然來了一幫勢力,他們人多勢眾、實力強勁,很快就統治了虎嘯城。這對我們家族來說,是噩夢的開始。」

楚楚平復一下情緒,繼續說道:「統治了虎嘯城,他們開始對商家橫徵暴斂。有些商家忍受不了,撤離了虎嘯城。但是我們家族紮根在虎嘯城,想要離開哪有那麼容易。所以當時的家主就去找他們理論,想要說服他們,給商家們留條活路。沒成想,卻被他們當場打殺。下一任家主氣憤不過,放棄家族事務,外出尋訪名師學武練功,想要學成后回來找他們報仇,可是一去就再也沒有了音信。天地盟知道此事後,對我家族更是嚴厲,不僅每年供奉的稅賦加重,而且,凡是有點武學資質的楚家子弟都被他們給滅殺,不給我家族一絲復仇的機會。同時對楚家族人嚴格控制,不放楚家離開虎嘯城。楚家自此成了天地盟的奴隸。」說道這裡,楚楚傷心的潸然淚下。

林炎遞給楚楚手巾,問道:「那他們怎麼會放心讓你來武海城替他們打理商會的?」

楚楚接過手巾,擦了擦眼淚,說道:「我從出生就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下,知道光憑我楚家的能力是沒有機會復仇的,只有先讓家族脫離天地盟的統治,慢慢積蓄力量才有可能有機會。所以,小時候我就自毀面容,不學武藝,專攻商業,希望有機會得到天地盟重用,能夠離開虎嘯城,為家族謀求出路。一直以來,我都為天地盟盡心盡責,努力為他們賺錢。我以為這些努力終於得到回報,他們肯放我來到武海城為他們打理這邊的商會。離開虎嘯城,儘管這裡對我的監視仍沒放鬆,但畢竟不是虎嘯城,我還是可以找到空子籌劃一些事情。沒成想,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他們竟然利用海賊想置我於死地。」說道此處,楚楚再次哭泣起來。(未完待續。) ?「楚掌柜,我想問問你,你來到武海城有多長時間啦?」

「我被派到這裡將近五年。

「目前天地盟商會在武海城實力如何?」

「能進到前五吧。」

「那就是說還沒有做到一家獨大的地步。」

「這怎麼可能。在武海城,最大的商會當屬海沙幫,畢竟他們才是武海城的第一大勢力。」

「楚掌柜,你的經商才能得到天地盟認可,而天地盟商會又不是第一商會,他們為什麼要除掉你?而且,你來武海城將近五年,以前沒有動你,為何偏偏霍秋一來就動你。這你有想過嗎?」

經林炎提醒,楚楚認真思考起來。是啊,這事就是霍秋到來時才發生的。難不成不是天地盟要除掉自己,只是霍秋的個人行為?可是我又沒有得罪過他,他為什麼要來對付我。楚楚想不出原因。

「我認為這事霍秋的可能性很大,肖天佑就是最好的證明,這可是他的貼身侍衛,一般也只有他使喚的動。」

「霍秋?我和他從未謀面過,他為什麼要來加害我?」楚楚已經接受這個推斷,但是她想不通霍秋想要加害自己的原因。

「目前來看,他的可能性最大。」

「那我該怎麼辦?如今他就在武海城,想要加害我隨時都有機會。而我的家族都被天地盟統治著,我不能離開這裡。難不成任由他這樣下去?」死對楚楚來說不可怕,她擔心的是家族,如今「猴兒酒」到手,家族脫離天地盟奴役的機會來了,她現在還不能死。

「楚掌柜,霍秋實力如何。他身邊有些什麼人,實力怎樣?」有著楚宏圖這層關係,林炎不能坐視不理。

「他這次來武海城。帶了近二十人,其中肖天佐、肖天佑二兄弟是武皇實力。肖天佐更強一些,還有管家田僧,他是武尊巔峰水平,其他人都是武尊實力,但不會一直跟隨著。」

「肖天佐、田僧?肖天佑我已經不是其對手,更別說實力更甚一籌的肖天佐,看來想要對付霍秋,必須要將肖天佐引開才行。」林炎自言自語道。

楚楚聽到。眼睛盯著林炎,不太確定的問道:「林炎,你為什麼要幫我?」

林炎一愣,隨即笑道:「因為我們有緣啊。既然我將你從海中救起,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再被人家害死吧,那樣,我救你豈不是白救啦。」關於楚宏圖,林炎現在絕對是不敢提的,這可涉及到他的家——紅葉大陸的安危。

「謝謝你,林炎。」楚楚感激道。

「先別忙著謝。楚掌柜,你現在還身處險境呢。等什麼時候將霍秋這個隱患消除了你再謝我不遲。」

楚楚深情的看了眼林炎,點點頭。二人開始絞盡腦汁想著對付霍秋的辦法。

看到床上肖天佑的屍體。林炎腦海中靈光一現,叫道:「有啦!」

「林炎,你想到什麼啦?」

「楚掌柜,我想到引開肖天佐的辦法啦。」

「快說來聽聽,看看可不可行。」

林炎手指著肖天佑的屍體,說道:「用他應該能行。」

楚楚立刻明白林炎的意思,但是轉念一想卻有些擔心,說道:「用他確實可行,可是他身上的傷口會不會暴露你和你的朋友?」

林炎想了想問道:「楚掌柜。你知道天元大陸有什麼門派或家族喜歡使用毒蛇、毒蠍等毒物對敵的?」

楚楚開始搜尋記憶,看看有沒有符合林炎所講的勢力。突然,她想到一個勢力。神情一震,有些擔憂的說道:「林炎,我想到一個勢力符合你說的,但是他勢力太強,會不會給我們帶來隱患?」

「勢力太強?越強越好,最好強到他們不敢去質問。至於以後的隱患,咱們現在不用考慮,先把眼前的隱患消除掉才是真的。楚掌柜,是什麼勢力,說來聽聽。」

「金烏大陸五聖峰!他們在金烏大陸是僅次於金家的第二大勢力,實力非常強勁。」

「五聖峰?五聖峰就五聖峰,只要能鎮住天地盟就行。他們不敢追究,你暫時就能安全。到時你找機會將『猴兒酒』獻給玄家,家族就能得以保全。」林炎才不管什麼五聖峰不五聖峰的,想來他們也找不到自己。可是,他想錯了,此事後來被五聖峰得知,他們不惜發出大陸懸賞令,追查林炎的蹤跡,鬧得全江湖皆知。

「林炎,引開肖天佐后,我們怎麼對付霍秋?如果他不出商會,我們是沒有機會對他動手的。」

「讓我再想想。引開肖天佐,必須要抓緊時間引霍秋出商會,否則肖天佐返回,我們就失去動手的時機啦。需要找個什麼理由將他引出商會呢?」林炎又開始尋思起來。

楚楚這時建議道:「林炎,我有個想法你看行不行?」

「我想用『猴兒酒』的消息將他引出商會。但是,如果此計不行,可能會失去一壺『猴兒酒』。」

「楚掌柜,你有多大把握?」

「霍秋之所以被派到武海城,是因為他實在是太差,沒有什麼能夠在幾位兄弟中拿得出手,像他這種人更在乎別人的注意。如果他能夠為天地盟弄到『猴兒酒』,那可是大功一件,回去后自然會被重視。我認為這個把握性大點。」

「楚掌柜,你準備怎樣將『猴兒酒』的消息透露給他?『猴兒酒』的大用場少有人不知,你主動向他稟報此事,會不會反而引起他的懷疑?」

「這個……我暫時還沒想過,我只是認為『猴兒酒』是個不錯的誘餌。」

「那麼就用『猴兒酒』試試看,至於怎麼將這消息傳到他那裡咱們再合計合計。」

二人又開始密謀起來。

合計的結果,還是有林炎出面,將楚楚與此事撇開。

「林炎,我要回去啦。這次出門時間差不多了,再不回去我擔心他們會起疑。這事拜託你了。」楚楚感激的說道。

「你回去吧,這事我會處理好的。回去后你注意點肖天佐的動向,如果他離開商會,你就時常到門口站站,我會經常從商會門口經過,到時你給個信號就是。」

「這事我能辦到。走啦,林炎。」

「再會,楚掌柜。」

二人分開。(未完待續。) ?楚楚離開,林炎開始準備起來,將肖天佑的屍體用床單包裹好塞進一個大木箱,而後出門找車。

將木箱搬上牛車,林炎駕著牛車去往海邊漁村附近,在一稍顯偏僻的地方,他將屍體取出,扔在一個角落,駕車離開。

……

「砰砰砰,少主,現在方便嗎,我有要事稟報。」田僧敲門時一臉的苦相。

「這麼早來敲門,你想死啊。進來吧,如果事情不重要,看我怎麼收拾你。」霍秋警告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