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慕南枝雖然十分努力剋制自己身體發抖,但是她知道自己剋制不住還是很慌亂,對方已經看出來自己的底細了怎麼辦?應該如何應對呢?

一雙眼睛閃爍著光芒,此時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行,就尷尬的坐在那裡,盯著雲鏡大師的眼睛。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自己就敗下陣來,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不承認,對方已經知道了,只有坦蕩的說出來並且說出內心的想法,況且她也有想要知道的事情,自己為什麼會到這裡。

「我來到這裡時候日夜忐忑,惶惶不可終日,大師可能為我解惑,為何我來到這裡?」

雲鏡大師搖了搖頭且不說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世間萬物都有它應該的道理,但是按照自己的修行,根本參悟不透這麼玄妙的事。

「一切事物皆有緣法,既來之則安之。」

這話根本不是慕南枝想聽的,這話就像是安慰自己的話一樣,每次在深夜當中醒過來的時候也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大師可有回去之法?」

雲鏡大師這一次並沒有笑,反而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緩緩的問出了一句話。

「切莫執念太深,若心魔太大,終究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世間萬物生存在哪裡都是一樣的,你既用了這副身子,也要幫她完成未完之事。」

未完之事?慕南枝聽了一頭霧水,這身子就是一個長得特別好看的村姑而已,怎麼還會有未完之事呢?

「大師,難道我是……」

「天機不可泄露,今日遇見你也是你我的緣分,這玉佩送給你,日夜帶著可逢凶化吉,他日有緣,這玉佩自會給你帶來解答。」

說完就遞過來一塊玉佩,只有玉佩是通體溫潤的白色中間有一點翠綠,這翠綠映在白色當中,像是一團綠色的煙霧一樣縈繞在上面。

等到慕南枝把這塊玉佩拿到手上之後,這溫潤的感覺就讓她愛不釋手,整個身子像是輕鬆了一樣,不知道怎麼的握住這個玉佩的時候,慕南枝就很有安全感。

「大師,此物十分貴重,實在受不起。」

雲鏡大師這一次沒有聽她說什麼,反而站起身之後走到了屋子裡面。

「去吧,這本就是你的東西,走後記得幫我把院子的門關上。」

慕南枝更奇怪了,什麼叫本就是自己的東西,這東西一看就是價值不菲,他一個相約村姑怎麼會是自己的東西,難道還有別的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嗎?

但是看到內扇緊閉的門之後,再也問不出任何話了,而且今日在這裡雖說沒有解簽,但也回答了自己的疑惑,雖然自己沒有聽懂。

於是把那塊玉佩掛在脖子上,仔細收好之後就走出院子了。

等到她走出院子之後,那一些達官貴人們就收到消息了,此時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有人想要結交,也有人想要,殺人滅口。

但是這個時候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所以隔岸觀火,知道慕南枝走出了雲山寺,這些人也沒有做什麼。

芸嬸子一直死死地盯著慕南枝的背影,這小丫頭騙子就是個賤人,自己兒子那麼為她付出,竟然駁了自己的請求,實在太可惡。

回家就要教訓兒子,這樣的女子可不能娶回家,若是娶回來了就和自己的兒子斷絕關係,此生再無往來! 慕南枝這一集是可是忙碌的小山地,各種達官貴人們都到自己的小茶館裡面來吃飯,每次吃飯都要來看自己一次。

還有專門來送禮物的,沒想到就是讓雲錦大師當場給自己解簽,就讓這些人傷心了,只有這一段時間收到了禮物,慕南枝都有些頭大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天在街道上面賣的奶茶和甜點簡直好到爆炸,所有人這些日子都來問,到底什麼時候開業。

本來想要第二天就開業的,但是無緣無故自己剛剛裝好的店已經被砸了,這時候慕南枝就知道被人盯上了,具體是誰砸的也不清楚,破壞的面積不算大,反而像是要泄憤一樣。

慕南枝這段時間讓張木匠重新裝修了起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動作太快了,讓這一些人毫無忌憚的對付自己,而她身後沒有強大的靠山。

所以這段時日自己就消停的呆著了,山上的桃樹結的果子過一段時間正是成熟時期,現在雖說偶爾成熟幾個,但還有些青澀,因此慕南枝想到了一個絕美的主意。

在桃園的湖邊建一座房子,連著一排涼亭,把這一些湖邊的房子租售出去,建一個桃園居。

你與春風皆過客 品茶喝酒吃甜品做一些下酒的小菜,對著湖邊賞著花,以及聞著滿園的果香,這吸引文人墨客揮毫潑墨,可是再好不過了。

因此想到這裡之後就趕緊的計劃出來這湖邊,現在裡面什麼花也沒有,要重新買花,移植這一個倒好辦。

最主要的是這湖中竟然有荷花,也不知是誰種植的,又或者是天生地養的吧,雖說有些雜亂,但是要仔細的清理一番還是可以的。

把桃園區的涼亭連著客房,在客房的後面蓋上小二以及村民住的地方。

沒錯,慕南枝想著既然是在山上的桃園建了一座桃園居,那麼這用人就用村子裡面的人正好也算是熟悉。

阿福看到慕南枝地給自己的房屋建築以及規劃之後,眼睛閃著激動之色,雖說自己的身份是假的,這村民和自己都沒有多麼大的關係,但是想到王菲竟然有這樣大的鴻鵠之志,就是很佩服。

阿喜在一旁看了也很激動,他和阿福是一個村子裡面的,但是自小就是孤兒,所以和村子裡面的人不算特別親近。

有句話說得好落葉生根,自己死了以後還是要埋在村子裡面的這村子過得好了,自己住的不也是好嗎?

「阿喜,村子裡面的事情,就你去辦,就找里長幫忙,挑村子裡面的人幫忙找房子,當然每日開工給三十文,規定時間之內完工的話,每家再給一兩銀子。」

兩個人聽到這樣的話之後都替村子裡面的人高興,本來慕南枝在村子裡面種辣椒就已經讓很多人家吃飽穿暖了。

估計那些嬸子大叔聽到慕南枝要在山上造房子,吸引文人墨客過來的事,他們應該免費出勞力幫忙建造房子吧。

慕南枝沒管他們兩個想的是什麼,於是仔細的交代了接下來的事,之後便不管了。 最近整個京城上討論的事情最多的就是王爺打敗了敵方,現在已經要辦事回巢了,這一段時間所有人都很興奮,因為京城裡面許多人家的孩子都已經去當兵了。

所以整個京城上聽到這樣消息都十分振奮,自己的孩子終於回來了,在戰場上面太能奪得勳章,回來之後就是朝廷的人了,因此整個京城洋溢著一種喜悅的氛圍。

慕南枝也知道這個消息了,在她看來也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這些將士們回來就是一個好消息。

這一天早朝的時候,皇上看著手下面的大臣們怒氣衝天,這樣一個好日子按道理說皇上應該高興的,但是他一點也沒有興奮喜悅的感覺,即使這一件事他也很高興。

他生氣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會在這一段時間裡面朝廷上對邊關的支持,可是少之又少,就連禦寒的衣物到現在都沒有籌備齊全。

南方的水災雖說暫時性的制止住了,但是修建堤壩也讓這些人頭痛欲裂,國庫裡面的銀兩可是一日少過一日,這些事情堆在一起,下面的大臣們一點建議也拿不出來,這能不讓他生氣嗎?

「太子,你來說這件事應如何去辦?」

太子剛剛看到自己父皇的眼神,看向自己就覺得大事不好,這件事應該怎麼辦誰都說不清楚,自己要是如實說了也會被責罰,偷奸耍滑的話更不行,一時之間頭都出汗了。

「回父皇,而是你覺得這件事雖迫在眉睫,但在如此普天同慶的時刻,我沒有辦好將士們的宴會,況且相比於之前已經好的太多了。」

皇上聽了自己兒子的話,雖然中規中矩沒有出錯,但是就是不會讓自己特別滿意,身為自己的兒子還是太子,以後這位置就是他的,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碌碌無為。

他只看到皇上的眼神之後就知道對方對自己不滿意,那又怎麼樣,只能狠狠的咬咬牙,所以說自己也知道這件事情自己回答的不漂亮,但是本身所有的問題都堆在一起也不是自己的原因。

三皇子看到父皇的眼神也閃了一下,還好自己日常裡面就是一個頑固的形象,所有人都不會把這件事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就算出來的再大的問題,他們也不會詢問自己的意見,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而此時在京城三百里之外的南宮離也收到了飛鴿傳書,朝堂上面的事情可是一點也沒有錯過。

現在整個朝堂上面就是一趟渾水,南方洪水已經控制住了,半災后重建以及如何地方日後再次發洪水,這樣的問題依舊沒有得到解決,所以皇上有些著急了。

他這次回京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慕南枝,自己的小女人已經被人惦記上了,況且這次回京朝廷上不一定能給他們發撫恤金,更何況是這些將士的功勛及賞銀了,也不知道有沒有。

當他知道陸耀宗竟然在床榻面前服侍的時候,自己的牙都快咬碎了。 慕南枝這一天坐在二樓的雅間上面,看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今天是王爺班師回朝的這一天普天同慶。

「你聽說了嗎?這南宮王爺長得俊美無邊,你看看周圍的小姑娘們,手裡面的手絹都準備著扔到王爺的身上!」

「這種事能沒聽說嗎?從小到大我也就在京城裡面長大的!」

「你還真別說,王爺消失一段時間,這次回來之後,可是又好看了不少。」

慕南枝聽著樓下的八卦,一時之間也覺得十分好笑,這些人說的可是十分精彩,就連王爺那段時間為什麼消失了,消失之後回來又做了什麼,可是說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只不過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光是聽著就覺得十分有意思,管他是真是假的。

「你們沒有看到旁邊的那個公公了嗎?」

周圍人順著那個人的手指頭一指,就看到一個長得粉白圓潤的男人,穿著綢子大衣站在一個轎子旁邊,手上拎著竟然是一隻手帕。

一眼就能看出來對方是一個公公,所以大家都點頭。

「趙公公可是宮裡面的人,那一次溪公主上香祈福的時候我們遠遠的看到過,他在這裡的話,那公主一定在。」

大家聽完這句話之後紛紛表示疑惑,這普天同慶的時候公主在又沒有什麼問題。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公主可是喜歡我們王爺,據說為了王爺還要去邊關呢。」

大家一聽到這句話,紛紛表示驚訝一個姑娘,追著一個男人跑,本身就是有損名節,這樣的事茶餘飯後大家最喜歡聽了,尤其是這人還是公主。

慕南枝聽得也十分起勁,真沒想到這公主竟然是這麼樣的性子,如果說是為愛不顧一切也可以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廂情願,聽這個意思,好像王爺並不喜歡這公主。

落日葵:愛情到底要繞幾圈 慕南枝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來了,周圍的人紛紛退到兩邊,讓出一條大路來,好讓將領們通過。

而下面的姑娘們都背好了自己的手帕,就等著王爺過來的時候把手帕扔到王爺的身上,若是王爺撿到了自己的手帕,那真是平步青雲了。

慕南枝最近對這個網頁很好奇,聽到他們說這些的時候也想看一看,而且南宮老王爺長得就很好看,想必他的孫子也十分俊美無邊了。

重要看的時候,自己雅間的門便被推開了,只見三皇子走了進來。

「我就說你在這裡這麼好的位置也怎麼沒想到本皇子的小酒樓已經被人包了去,沒辦法我只能過來擠一擠了。」

慕南枝聽到他的話翻了一個白眼,自家酒樓竟然沒有給自己留雅間,她怎麼那麼不相信呢。

皇上,求放過 「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不歡迎爺嗎?」

這個時候樓下的馬蹄聲響了起來,小姑娘們的尖叫聲掩蓋住了馬蹄聲音,而木蘭之坐在窗口,竟然有手帕扔的進來。

三皇子:……

慕南枝:……

她能把這手帕重新扔下去嗎? 三皇子看到慕南枝表情的時候,瞬間哈哈大笑,笑得很沒有形象。

「哈哈哈,笑死本皇子的人了,竟然有手帕扔到了你的面前,趕緊問一下是哪家姑娘的,娶回家去啊!」

「閉嘴……」

慕南枝一臉黑線,剛想把窗戶關上的時候,只見樓下聽到一個姑娘的聲音,喊的十分大。

「樓上雅間的!趕緊把手帕還給我,王爺要我的手帕!」

慕南枝聽到這句話之後把頭往外一伸,就看到了樓下的姑娘五大三粗的樣子,叉著腰,面色紅潤的對著自己喊了起來。

樓下的姑娘看到窗口伸出一個腦袋,長得比自己還漂亮,瞬間就更嫉妒,喊的聲音越來越大。

慕南枝也不打算說什麼,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把手帕扔下去了,於是抬頭就想關了窗戶不再看了,反正整個隊伍都已經從自己窗口前走過去了,已經看不到那位王爺了。

就在她抬頭的時候,突然發現隊伍的正前方那個騎在馬上的男人背影,一身正氣,光從背影看就知道是個氣宇軒昂的人,但是越看越覺得似曾相識,這背影怎麼那麼熟悉。

慕南枝笑了,可能是自己太想那個人了吧,有活著是心裡念念不忘,所以說自己不承認,但是心裡始終有一席之地,就連看一個人的背影都覺得像那個人的。

於是便沒再看,伸手就把窗戶關上了,就在他窗戶關緊之後,最前方的那個男人回頭看了一眼二樓的雅間。

南宮離今天回京走在這條街道上有忐忑還有興奮,他吃到慕南枝的店就在這旁邊,也不知道這個小女人會不會好奇心來看自己,若是她他看到自己了,是不是會有麻煩。

自己還沒有想過如何在慕南枝面前解釋那些問題,所以暫時還不想出現在他的面前,但是因為太想念了,又想看到這個小女人,知道是自己會是什麼反應。

整個隊伍穿過那家酒樓的面前他特意加快了腳步,等到走過的時候他又覺得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真的慕南枝在看自己,回頭一看只發現自己想多了。

三皇子看到慕南枝把窗戶關上了,挑了一下眉毛,今天他來就是為了南宮離,想要拉攏這個人的。

怎麼感覺慕南枝像是不認識南宮離一樣,表情十分冷淡,又帶著一份好奇,這又是怎麼回事?

慕南枝一轉頭就發現了三皇子,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看著自己,也不知道發什麼瘋了,竟然眼神都直了。

「三皇子,這人你也看過的,熱鬧你也湊了,要是沒什麼事,是不是該回去了?」

三皇子直接被他氣的快暈過去,自己好歹也是個皇子,這慕南枝慣會欺負自己。

也怪自己和慕南枝太熟了,每次都被他氣的啞口無言,等到下一次自己一定會把慕南枝氣的跳腳!

三皇子冷哼了一聲,對著門口的阿喜招呼了一聲,讓他趕緊去叫慕南溪給自己多做幾份好糕點。 慕南溪今天根本不在,她這一段時間已經去村子裡面張羅著新的桃園居了,小姑娘的腦袋裡面還是有很多想法的,加上有自家姐姐給她的點撥,所以這段時間中午是往山上跑,因此這一天倒是不在,所以這一次三皇子來了,整個酒樓裡面都特別消停。

但是酒樓裡面的糕點倒是很充足的,所以三皇子想吃糕點,阿喜就吩咐人把整個酒樓裡面的糕點都拿了上來。

三皇子喝了一口奶茶之後整個人神清氣爽,今天這個奶茶裡面慕南枝給他加了一些香,甜的桃子喝到嘴裡面,偶爾能吃到桃子的果肉,一咬就爆開了。

他就喜歡吃吃喝喝,這麼多年來,別的愛好倒是沒有吃,都是算得上小有心得,這奶茶雖然說是女人家愛喝的東西,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

「小南枝,你說……」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指定砰的一聲,門就被推開了。

「慕南枝!你這個賤人,趕緊給我出來!」

兩個人紛紛轉頭看向門口,只見陸遙遙一臉怒氣沖沖的樣子直接沖了進來。

陸遙遙一推開門就看見了正對門口的慕南枝,於是滿眼都是怒火,再也管不得其他,直接衝上來抬起胳膊就要打。

三皇子本身被人打斷了就有些不高興,而且還被人嚇了一下,更是有怒氣,看到一個女人衝進來就要打人,站起來就握住這個女人的手腕,甩到了一邊。

「誰敢動我!你活的……」

陸遙遙剛想破口大罵的時候,轉頭一看只見三皇子一臉憂鬱的盯著自己,於是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今天聽公主說慕南枝經常在這個雅間裡面私會三皇子,於是直接怒氣沖沖的上來了,沒想到三皇子真的在。

一想到剛才自己的樣子被三皇子看到就無地自容,但是更多的是憤恨,真的像公主說的那樣,兩個人在私會,肯定是慕南枝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勾引三皇子的。

「陸遙遙?」

三皇子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就是陸將軍的女兒陸遙遙,按照自己以前裡面這女人說話輕聲細語,在自己面前扭扭捏捏,可不像這麼潑辣。

「誰讓你進來的!」

陸遙遙聽到三皇子這麼問自己眼淚都掉了下來,這三皇子就是被這個狐狸精勾搭走的,竟然來指責自己。

轉頭一看就見慕南枝一臉神色淡然的看著自己,眼中有嘲諷,像是在看傻子一樣,於是她再也顧不得其他了。

「三皇子,您可不要被面前的這個女人蒙蔽了雙眼,她就是個狐狸精,千人騎萬人嘗的賤人!已經爬過無數人的床了,跟她走的近就是侮辱了您!」

三皇子雖說行為有些乖張,但是從來沒想過一個女人說話竟然這麼惡毒。

從小身邊的女人從來沒有一個這麼說話的,像是鄉野村婦一樣,蠻不講理,胡亂攀扯。

陸遙遙看到三皇子眉頭皺了起來就冷笑了一聲,你看自己說的話,三皇子聽進去了,於是一臉得意的看著慕南枝,今天就讓三皇子看到她的真面目! 慕南枝一直覺得不理解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陸遙遙為什麼會對自己抱有這麼大的敵意。

從上一次找自己做宴會開始,一直到現在,就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小姐,要是我不糊塗沒有記錯的話,我們見過也只有兩面而已,不知你這些謠言是從哪聽到的,你可是你嘴裡這些話注意毀掉一個女兒家的名節!」

陸遙遙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樣,反正今天已經在三皇子面前丟人了,不妨就讓三皇子知道面前這個女人是什麼樣的人,也好過三皇子繼續被騙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