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萬事萬物就怕比啊!

傅雲深吸一口氣,將自己拉回了現實。

雖然自己起點比較低,但只要腳踏實地,終有一天也能擁有自己的樓船的!

給自己灌了一口雞湯,傅雲昂首挺胸,提着籠子走進面前的一家商鋪。

一隻腳剛要踏進門檻,一名夥計便衝上前來,從傅雲手中一把搶過籠子,熱情地招呼起來。

“兄弟你可來了啊!快裏面請!”

說着夥計輕鬆的將籠子扛在肩上,往店裏走去。

傅雲不禁嘴角一抽:也不用這麼着急吧!

隨着夥計的一聲吆喝,大腹便便的掌櫃立即笑顏如花,迎了出來。

“雲兄弟好久不見了,快請坐。”

傅雲撓了撓腦袋。

好久不見?

我記得三天前剛來過一次的啊。

不過這瞎話說得還真是一點都不違和。

不過傅雲似乎已經習慣了,神情自若地微微點頭,拿起一旁的茶碗喝了一大口,緩聲問道:“還是上次那個價吧?”

掌櫃看着傅雲無喜無悲的表情,連忙笑道:“那是當然,雲兄弟你放心,你的貨我們全收,保證給你整個資材堂最高的價。”

掌櫃年約四十,在這裏也摸爬滾打了十多年,算得上是一根老油條了,不過他剛纔說的那一番話,倒是出於真心實意。

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爲傅雲不論是養出來的雞,還是種出來的靈植,質量都是上乘。

而在同類貨品當中,優質貨品的價格相較於普通貨品而言,可不是同比例增長,而是呈指數級增長的。

他們這商鋪做他一單生意,就抵得上同樣貨品的四五單了。

是以雖然傅雲只是區區一名雜役弟子,也沒有什麼深厚的背景,掌櫃依然不敢有絲毫怠慢,而是當作財神爺供着。

很快,夥計便從後堂走出來,朝掌櫃報了個數。

掌櫃點頭表示知道,轉過臉來笑着看向傅雲。

“雲兄弟,可否借一步說話?”

шшш✿ тTk ān✿ CΟ 掌櫃揮了揮手,一旁的夥計心領神會,立即到門口去坐着了。

“兩隻白靈巖雞,一隻十二斤,一隻十二斤半,基礎獎勵每隻五枚下品靈石,一共十枚,超額獎勵一隻四枚下品靈石,一共八枚,加起來總共就是一十八枚下品靈石。”

掌櫃肥嘟嘟的右掌在油光發亮的算盤上噼裏啪啦一頓操作,隨即飛快地報出總數來,算得是分毫不差。

門派回收白靈巖雞的最低標準是六斤,達到六斤便有基礎獎勵。而六斤往上到十斤,每多一斤便在基礎獎勵之上增加一枚下品靈石,而說起來也很奇怪,超過十斤的,卻沒有更多的獎勵了。

“嗯,好。”

傅雲神情不變,風輕雲淡地點了點頭。

彷彿這一十八枚靈石對他而言只是蠅頭小利而已,不值一提。

其實他的心裏,早已如同灌了蜂蜜一般,一陣美滋滋的。

這些靈石雖然並不算多,但也足夠他這次買一本“木仙法”的書籍了。

以前謝老師還在的時候,白靈巖雞一個月下來頂多也就養到個九斤多,偶爾天賦異稟的才能超出十斤去。

說起來,謝老師雖然修爲不怎麼樣,但養這白靈巖雞卻是着實用心,能夠把每隻白靈巖雞都養到九斤往上,能夠領到四枚下品靈石的超額獎勵。

這樣算下來的話,每隻白靈巖雞都能多拿百分之八十的獎勵,這收入看上去着實不錯。

然而這些只是收入,其實仔細算起來的話,其實還是很緊巴巴的。因爲這些收入還要扣除餵雞的飼料。


而白靈巖雞看着和普通的雞差不多,但畢竟是靈獸,即便是最低階的,也必須要用靈植進行餵養。光是一隻白靈巖雞,從小喂到大最少也要吃掉價值三枚下品靈石的飼料。


此外,還要去掉租賃雞棚的費用,或者運氣不佳遇到惡劣天氣、雞棚的破損維修費用,剩下的靈石扣掉謝老師和傅雲兩人的日常吃用開銷,還真剩不下多少。

不過,幸好謝老師自己會使用木靈訣,再租了塊靈田自己種上雞飼養所需要用的幾種靈植,這樣折算下來每隻白靈巖雞的飼料支出就可以省下一枚下品靈石來。

只是這多賺的靈石,在傅雲的記憶裏,都被他的原身維持修煉給花費得差不多了。

簡單地說,現在的他基礎上處於一窮二白的狀態。

當然,也不全是壞消息。

至少有一點,傅雲這原身的養雞技術確實是剛剛的,甚至超越了教授他的謝老師,可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白靈巖雞一天應該喂幾次,每次撒飼料應該定在幾點,一次撒多少飼料最爲合適……在傅雲的腦海中,這些知識牢牢地佔據着,讓他即便是剛剛穿越過來,也是輕車熟路得很。

某位偉人說得好啊,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金錢。

就這樣,一隻白靈巖雞愣是被他養到了十二斤多。

聽着似乎沒什麼,但如果和其他雜役弟子養的雞一比,差距就顯得有點恐怖了。

別人家的白靈巖雞一般也就七斤多,能養到八斤的那都可以吹噓上半個月了,畢竟到了八斤就能多領兩枚下品靈石,與基礎獎勵的五枚靈石一比,還真算是挺多的了。

而傅雲的雞能養到十二斤,那就能拿到九枚下品靈石,比起基礎獎勵來幾乎要翻上一番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這白靈巖雞的回收都是由資材堂裏的這些店鋪負責的,其實中間還是有一定操作空間的。

掌櫃將傅雲一人叫到旁邊,正是出於這個目的。

“王兄弟,咱倆也做了好幾回生意了,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

掌櫃警惕地朝外張望了下,見並無異狀,便湊近傅雲低聲道。

說話間,望向傅雲的眼神中充滿着殷切。

傅雲暗覺奇怪,不過表面上不動聲色,嘴角輕輕翹起,微笑道:“掌櫃的不用這麼客氣,大家都是熟人嘛,只是不知你想商量什麼?”

掌櫃咳嗽一聲,道:“門派的規矩你是知道的,白靈巖雞回收的標準是至少要養到六斤以上,一直以來老謝帶來的雞都是養到九斤多。”

“而衆所周知,白靈巖雞畢竟是小型肉食靈獸,如果養得超過了十斤,再想養大的話就會浪費太多飼料了,甚至有可能連本都賺不過來。”掌櫃一邊打量着傅雲,一邊娓娓道來。

自強人生系統 ,還是有些惹人注目了。

這傢伙是在打探我的底細啊!

傅雲不動聲色,恍然大悟般連連點頭道:“掌櫃你說的是啊!簡直太對了!實在是沒辦法,之前一直是謝老師他親自動手,我就是在一旁打打下手,這次是我第一次自己親自餵養,一不小心就喂多了,別看這兩隻雞很是肥壯,實際上我是真的虧死了。若是門派這兩隻白靈巖雞隻給我九枚下品靈石的獎勵,那是真的連飼料錢都不夠了,唉,這一趟比什麼都不幹還要虧,我都不知道這個月的飯錢怎麼解決了!”

說着,傅雲一頓捶胸頓足,擺出一副萬分心疼的樣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朝着掌櫃訴說自己的艱辛和不易。


當然,事實上並沒有這麼誇張。

飼料方面傅雲確實多用了一點兒,但也真的僅僅是一點兒而已。他這白靈巖雞之所以能長這麼肥壯,主要還是因爲飼養技術過硬。

掌櫃何曾見過如此專業的演員,見他這模樣頓時信了,眼珠一轉,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要不我來出個主意,畢竟十斤以上的白靈巖雞十分少見,要不這兩隻雞我這裏給門派還是按照九斤報上去,到時候我自會去找別的雞來代替。至於這兩隻雞嘛,我這裏其實還有些渠道可以出手,他們給出的價格要高不少,一隻十二斤的白靈巖雞能賣到十五枚靈石。先按九斤的標準給你八枚靈石,多出來的七枚靈石嘛,我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如何?” 看着掌櫃笑嘻嘻的模樣,傅雲自然是門清。


不得不說,對於掌櫃的這個建議,他沒有什麼回絕的理由。

畢竟他自己是沒有這方面的渠道的。

雖然掌櫃嘴上這麼說,但他實際上能賺多少,那便沒有人知道了。

不過這也是他的本事,傅雲懶得去管,對他而言,兩隻雞能多賺七枚下品靈石,已經很不錯的。

“哎呀!老闆您真是救苦救難的菩薩,這下我的飯錢總算是有着落了。”傅雲連忙拱手作揖,然後手掌一伸,不客氣地一把接過了掌櫃遞過來的七枚下品靈石,另外還有一張交易記錄單。

在傅雲的記憶裏,似乎以前他和謝老師一起過來的時候,掌櫃似乎也提起過相似的建議,不過被謝老師給拒絕了。

換做是他的原身之前,也不會這麼做。

畢竟他只是個小小的雜役弟子,膽敢這般挖師門的牆角,那不是找死嘛。

不過傅雲就不一樣了,他明白了靈石對於修煉的重要性。

在修真的世界裏,不存在什麼公道,只有不斷追求自身的強大才能縱橫世間。

傅雲看了看交易記錄單,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兩隻雞寫的都是九斤。

拿着這張記錄單,就可以到資材堂另一邊的管事那裏領取剩下的十六枚下品靈石了。

將到手的下品靈石小心揣到兜裏,傅雲雖然表面鎮定,小心臟忍不住還是如小鹿亂撞般砰砰直跳。

這可是七枚下品靈石啊,自己什麼都不用幹,就平白多了不少收入。

十二斤的白靈巖雞交上去,也是按照十斤的處理,不過拿到一共十八枚下品靈石的獎勵。

如今自己什麼都不用幹,輕輕鬆鬆地就黑到了七枚下品靈石,再加上門派獎勵的十六枚靈石,就是二十三枚下品靈石了。

憑着他腦袋裏記憶的那些養殖知識,將白靈巖雞養到十二斤以上應該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只要喂料時間、飼料配比得當,不用多費太多功夫可以達到,只是不知道門派爲何會規定超過十斤以上的沒有多餘獎勵,傅雲猜測可能是他們的養雞技術不到家,壓根就沒見過十斤以上的白靈巖雞所致。

傅雲琢磨着,等回去了再鑽研下技術,把白靈巖雞養的更肥一些。如果能養到十四、五斤的話,可操作的空間就更大了,自己能分到的錢也更多。

當然,這掌櫃其實比自己還要輕鬆,都不用自己動手,就中間倒騰一下,靈石就滾滾而來了。

這麼仔細一想,賺錢似乎也沒有這麼難嘛。

傅雲臉上綻放出燦爛的微笑,揣着靈石朝着資材堂外的坊市走去。

既然多賺了靈石,就得花嘛,在傅雲看來,錢就是王八蛋,要懂得賺更要懂的花,萬萬不能一味地存着,那是和自己過不去。

他先找了一家修煉館,開了間靜室,坐在裏面安靜地修煉起來。

他修煉的依然是木靈訣,雖然已是三重修滿,但只是沒有技能罷了,對於滋養體內靈氣還是有效果的。

之所以要在這裏待着,主要是因爲傅雲要去的店鋪只在晚上開放,現在去了也是白搭。

半天之後,待傅雲從修煉館裏出來,天色已經幾乎全黑下來。

此時,市場裏卻是亮如白晝。每家店鋪的屋內門上都鑲嵌着不少散發着淡淡白光的珠子,就連那些擺地攤的小商販也要在面前擺上一兩顆,便於招攬生意。

這珠子顏色各有不同,除了最普通的玉白色發光珠子,也有紅、綠、藍、紫等不同色彩的珠子,甚至還有些多種色調混雜期間的多彩珠子。

這些珠子一個個猶如小孩拳頭般大小,閃爍出炫麗奪目的光芒,把坊市點綴的非常漂亮,宛如夢幻般的仙境。

這便是坊市裏的夜市了。

每家店鋪門前最少都會站上一個夥計,有些門面大的店,門口站上四五個店員,有男也有女,均是擎着招牌,扯着嗓子用力招呼着生意,或者搔首弄姿,一顰一笑吸引着顧客。

這架勢,似乎與傅雲印象裏的原本世界,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

靈石果然是罪惡之源,傅雲心中不禁感慨。

重生寒門驕子 ,特別是大店門口的店員。修爲比傅雲的高的,比比皆是。可是爲了生計,也得不得不硬着頭皮幹這種俗套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