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子曦輕輕點頭,沒有選擇加價,示意主持人將這株何首烏讓給陳天。

最後這顆何首烏被陳天用一百五十萬的價格買了下來,眾人看著陳天紛紛露出了一種人傻錢多的眼神。

何首烏拍賣完畢之後,主持人拿出了第二件拍賣品,是一株猩紅色的百年靈芝。

而李高人對這株靈芝的估價為一百七十萬。

但是最後陳天直接喊價二百五十萬拿下了這一株百年靈芝。

看著原本都已經被自己拿下來的兩樣藥材,全都被一個彷彿連靈芝功效都不知道人高價搶走之後,柳子曦心裏面非常的不服氣,但是又不好意思多說什麼,只能暗暗忍了下來!

畢竟拍賣會一直都是價高者得,人家陳天願意多花錢,你拿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接下來的拍賣會彷彿就成了柳子曦跟陳天兩人的拍賣會,其他人根本沒有機會出手,而柳子曦一直聽從李高人的意見,把自己的出價控制在藥材價值之下。

但是陳天則不然,陳天每次出價必定都是超出藥材價值本身的。

一眨眼的功夫,五六顆藥材全部都被陳天一個人買了下來,而韓城送給陳天的一千萬也在短短半個小時之內全部花光了。

韓曉汐此時也感覺道陳天就是在浪費錢,但是也沒有開口說什麼。

而柳子曦卻被陳天氣的不輕,因為外人可能不知道,柳子曦的父親已經卧床多年不起,柳子曦在外面看似風光無限,但是實則在柳家地位已經岌岌可危,柳家其他旁支早就對柳子曦一家人虎視眈眈,如果不是因為李高人的存在,柳子曦跟他父親可能早就被人趕出柳家了。

大家族內部競爭的慘烈程度,根本不是外人能想象的。

柳子曦今天過來參加拍賣會無非就想要為自己的父親購買一些治病藥材,但是又因為這麼多年給父親看病,已經耗盡了柳子曦的財力,所以才會把李高人請到這裡,想要李高人幫忙用最低的價格買到最好的藥材,但是她萬萬不曾想到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一個人傻錢多的傻子,竟然用大價錢把所有的藥材全部都買走了,那自己請李高人過來的意義是什麼?

「下面拍賣的是一株一百五十年的老山參,起拍價格為一百萬!」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拿出了一顆山參笑盈盈的沖著台下喊道。

李高人看見這顆山參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詫異的神色,扭頭主動沖著柳子曦說道:「柳小姐,這顆山參並不是三百年的,而是七百年的九子天參!」

「什麼是九子天參?」柳子曦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

「柳小姐您有所不知,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蔘需要蛻變九次才能長成真形,所以才會被稱為九子天參!」

「這株人蔘用了五百五十年的時間進化到了現在這個模樣,尋常人也許不知道九子天參的存在,所以才會覺得它是一顆一百五十年的老山參!」李高人表情激動的解釋道。

「那李高人您覺得這顆人蔘能值多少錢?」柳子曦連忙問道。

「這顆人蔘的價格應該在一千萬往上,柳小姐你可以直接出價五百萬,如果那個陳天跟你搶的話,咱們最多出價一千萬,他要是繼續加價的話就讓給他好了,畢竟咱們今天也不是為了這些東西來的!」李高人緩緩說道。

「好的!」

柳子曦點了點頭,然後輕聲沖著主持人喊道:「我出五百萬!」

眾人一片嘩然。

所有人彷彿都被柳子曦這個價格給嚇住了。

「一顆一百五十年的老山參竟然出這麼高的價格,柳小姐是不是瘋掉了!」一位帶著眼鏡的中年人表情不解的嘀咕道。

「張老闆,你這話可就不對了,人家柳小姐身邊坐著的可是李高人,就算柳小姐瘋掉了,李高人也跟著瘋掉了啊?」中年人身邊的人連忙反駁了一句。

「也對啊,李高人肯定是看出這顆人蔘有什麼非同尋常之處了,要不然柳小姐絕對不會出這麼高的價格!」

「既然柳小姐出了五百萬,那這顆人蔘肯定就值五百萬!」

眾人的議論聲響起,彷彿瞬間便認同了這顆人蔘價值五百萬這個說法,但是卻不曾有人跟柳子曦競爭,畢竟這麼五百萬的高價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拿的出來的,而且為了一個看不出名頭的人蔘賭上這麼多錢,沒有人會做這樣的傻事! 柳子曦出價五百萬以後,大廳陷入到一陣寂靜之中。

眾人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彷彿在場所有人都已經默認只有陳天會站出來跟這個柳子曦競爭。

但是這一次,陳天竟然有些不尋常的沒有出價,眯著眼睛看著那顆山參不知道心中想些什麼。

「陳公子怎麼不出價了?」

「不知道啊,剛才花了那麼多錢買了那麼多的藥材,此時到了這顆山參竟然不出了,真是奇怪!」

主持人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對這顆山參不感興趣嗎?」

「不感興趣,這顆山參對我來說一文不值!」

陳天雖然心中清楚這顆山參是九子天參,但是卻因為九子天參在一次次蛻變當中消耗掉了大量的靈氣,所以此時這株九子天參體內蘊含的靈氣也許連普通的人蔘都不如。

眾人聽到陳天的話以後,表情異常震驚。

李高人看上的東西陳天竟然說一文不值,眾人怎麼可能不震驚。

「哼,有眼無珠的東西!」

李高人冷哼了一聲,眼神憤怒,心中對陳天不屑之意彷彿更勝幾分。

「主持人,有些人可能根本不懂藥材,還是快些拍賣吧!」

柳子曦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屑,輕聲沖著主持人喊道。

最後因為沒有人跟柳子曦競爭,柳子曦以五百萬的價格拿到了這株九子天參。

「李高人,我也不曾看出這顆人蔘到底有什麼價值,你為何要出這麼高的價格買下來了呢?」

「是啊,還望李高人給我們長長見識!」

眾人看見柳子曦拿下這顆人蔘之後起身紛紛沖著李高人問道。

李高人面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面,緩緩開口說道:「這顆人蔘雖然看上去只不過是普通的人蔘,但是其實是九子天參,至於九子天參是什麼東西,老夫就不解釋了,在座的各位應該都清楚!」

「竟然是九子天參!」

「我的天,李高人不愧是李高人啊,竟然一眼就能認出來這是九子天參!」

「我聽說上次國外有人出售了一顆九子天參,價值上千萬呢!」

「柳小姐的運氣真是太好了!」

眾人的驚呼聲在大廳裡面響起。

「九子天參並非尋常人蔘能夠相比的,價值幾千萬也是正常的,不像有些不懂藥材的人竟然說一顆九子天參在他眼中一文不值,真是可笑!」就在這個時候柳子曦開口說道。

很顯然,柳子曦這句話是在諷刺陳天。

陳天面無表情的坐在原地,彷彿並沒有反駁的意思。

而眾人在震驚之餘紛紛開口稱讚李高人的過人之處,竟然能夠一眼就辨認出這顆人蔘是九子天參。

至於陳天也就真的就成為了眾人眼中人傻錢多的代表,根本就不懂藥材。

陳天用了一千萬買下了價值可能不到五百萬的藥材,而人家李高人隨便一出手便用五百萬拿下了一顆價值上千萬的九子天參,這差距實在是有些太過明顯。

韓曉汐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心中暗暗想著畢竟陳天也不是真正的神仙,武道厲害對古董的鑒定也很厲害,但是對於藥材,陳天也許真的並不是很精通。

陳天今天過來是為了購買藥材的,而不是為了跟這些人研究到底是什麼人蔘什麼事九子天參,所以面對柳子曦的挑釁,陳天並未放在心上。

畢竟井底之蛙不可以語於海,酷夏之蟲不可以語於冰,仙人怎麼會跟一群凡人辯駁是非?

九子天參宛如拍賣會裡面的一個小插曲一般,除了降低陳天在眾人心中的位置以外並未帶來任何影響。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馬一航的事情,眾人最多也就會把陳天當成是一普通人去看待,現在無非就是因為有江州韓家呂家的撐腰,眾人才會忌憚陳天的身份,但是說到底陳天終究是個落寞家族的廢物少爺,跟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拍賣會繼續進行,但是陳天驚奇的發現,之前拿出來拍賣的那些普通藥材裡面所蘊含的靈氣彷彿要比後來拿出來的一些名貴藥材多很多,所以在九子天參之後,陳天便很少出手喊價了!

這也就讓眾人覺得陳天是害怕自己再次丟人現眼,相反柳子曦在李高人的幫助倒是頻繁出手,接連拿下了七八株名貴藥材。

「好啦,今天我們的拍賣會已經逐漸接近尾聲了,下面就是這次拍賣會最後拍賣的一株藥材!」

主持人看著台下的貴賓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示意了一下一旁的美女助理。

美女端著一個木製托盤款款而來,主持人伸手掀開盤子上面的紅布,只見一朵黑色的蓮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而且更加神奇的是,當這朵黑色蓮花出現之後,彷彿整個大廳都涼爽了幾分,絲絲寒意襲來。

「這是什麼東西啊?」

「沒有見過啊,難道是天山雪蓮?」

「不可能,天山雪蓮是綠色的,這個東西是黑色的!」

眾人看見木盤上面的藥材之後紛紛皺眉,臉色不解。

李高人看見這朵蓮花以後,眼神之中帶著幾分震撼,輕聲疑惑道:「這是什麼東西?」

「李高人您也不認識這朵蓮花?」柳子曦輕聲問道。

「確實不認識,但是這朵蓮花裡面隱含的力量十分驚人,根本不是尋常藥材能夠相比的,也許就是傳說中的靈藥!」李高人輕聲回了一句。

留給未來的自己 「靈藥?」

陳天聽到李高人的話以後不屑一笑。

柳子曦扭頭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輕聲說道:「你在這裡笑什麼?難道你認識這株藥材?」

陳天彷彿什麼都不曾聽到一般,直接選擇無視。

「你……」

柳子曦看見陳天無視自己以後,眼神彷彿更加憤怒了,但是她並沒有跟陳天繼續糾纏,而是扭頭沖著李高人問道:「李高人,什麼是靈藥啊?」

「老夫我也只不過是小時候聽我師傅提起過,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看似非常普通的藥材,但是其實裡面蘊含了非常強大的靈氣,這種藥草便是靈藥,但是我也只不過是聽說過,不曾真正見過!」李高人輕聲解釋了一句。

「那李高人您覺得我要是買下這顆藥材,對我父親的病會不會有幫助?」柳子曦繼續問道。

「靈藥可以包治百病,我覺得可以買下來嘗試一下!」李高人輕輕點頭。

「好!」

柳子曦表情有些興奮的答應了一聲。

陳天聽著李高人跟柳子曦的對話,無奈搖了搖頭,輕聲感嘆道:「無知真的是太可怕了!」

此時主持人拿出來的蓮花根本就不是什麼藥材,而且不僅不是藥材,還是一味食之即死的毒藥。

這朵蓮花在修仙界十分普遍,因為其蘊含了大量的煞氣,所以取名煞蓮!

在修仙界當中除了依靠靈氣修鍊的修真之人,還有依靠妖氣修鍊的修妖者,依靠陰氣修鍊的修靈者,依靠陽氣修鍊的修佛者,以及依靠煞氣修鍊的修魔者!

陳天在修仙界最大的敵人便是四大天魔,而四大天魔就是修魔者,而柳子曦身旁的李高人應該就是修靈者,只不過因為地球上面的遺留修靈法門實在是太少太少了,所以這位李高人的陰氣修鍊也是相對殘次的那種。

天地之中蘊含著無數種能量,比如陰陽靈煞之氣,但是一個人如果一旦真的開始了修行之路,那就要從一而終,也就說修真之人只能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修魔者也只能吸收天地之間的煞氣。

如果是修魔者拿到這朵蓮花,對其功力會有很大的幫助,但如果不是修魔者拿到了這朵煞蓮,而且還當成是藥材服用的話,會導致煞氣攻心,當場暴斃。

「這朵蓮花的起拍價格為三百萬!」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輕聲喊道。

大廳內一片寂靜,畢竟此時沒有人知道這朵蓮花到底有何功效,所以也不會有人貿然出手。

「我出三百五十萬!」

柳子曦輕聲喊道。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扭頭看向了柳子曦的位置,眼神費解。

「你手裡面有多少錢?」

陳天扭頭沖著韓曉汐問道。

「陳先生,您若是對這朵蓮花感興趣可以放心出價,到時候競拍成功我會給他們寫支票的!」韓曉汐輕聲回了一句。

「好!」

陳天輕輕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喊道:「我出五百萬!」

陳天雖然是修真之人,但是當初陳天選擇基礎法門的時候選擇了修仙界最難的基礎法門《九重天道決》!

《九重天道決》最吸引陳天的地方無疑就是一旦修鍊到一定境界,便可以吸收天地之間任何一種能量,這其中就包括煞氣!

陳天清楚地球上面的靈氣不足,但是天地之間的陰陽煞妖之氣還在,如果到了修鍊後期,地球上面的所有靈氣聚集在一起可能都不夠陳天一個人所用,而《九重天道決》正好可以彌補這一缺憾!

這朵煞蓮對陳天來說也是最好的修鍊藥材,陳天當然不會放過。

「你……」

柳子曦看見陳天出價以後,猛然扭頭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然後高聲說道:「我出一千萬!」

陳天不想跟柳子曦廢話,直接喊價:「一千五百萬!」

「兩千萬!」

柳子曦咬著銀牙喊道。

「兩千五百萬!」

陳天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心驚肉跳,誰能想到無非就是一株不知道功效的蓮花,竟然會有人出這麼高的價格。

「三……」

柳子曦張嘴想要繼續加價,突然發現李高人伸手拽了自己一把。 紅娘子之前在陰氣罩中因為風玫的強行壓制是處於昏迷狀態的,並不知道之後發生的事情,所以當出了房間,看到外面的明篁時,她自然而然將他當成了明閻。

她伸手指著明篁:「大佬,你的小白臉。」

明篁站在陰影處,但是於她們來說,黑暗根本不會影響到視力。風玫順著她所指看過去,正對上明篁納悶的視線,眉心一跳,扭頭瞪了紅娘子一眼:「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說完她便不再看明篁一眼,徑直往前飄。

紅娘子被瞪的一臉莫名,但見風玫要走,她顧不得多想,急忙伸手扯住了風玫的衣袖:「大佬,不是要查事情嗎?」

要查鬼域的事情,她都覺得與明閻有關了,肯定是要從明閻身上入手。現在人都在這裡了,大佬怎麼要直接離開了?

「想查事情就給我閉嘴。」知道紅娘子是誤會了,但是風玫現在可沒心情與她解釋。那個人,她以為被她之前那麼一嚇,總要收斂一些。因為不想遇到,她還特意換了方向出來,卻沒想到還是遇到了,萬分不爽。

還是第一次見到風玫這模樣,紅娘子瑟縮了一下,頓時如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一般縮在風玫身後不敢開口了。

只是——

風玫扭頭看著再次跟上來的某人,暗自咬牙,聲音卻是發寒:「當真以為我不會殺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