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計劃,小武和於正心進入辦公樓實施抓捕。星兒在圍牆外側的汽車內待命,以便迅速撤離。

首先翻過圍牆后落地的於正心立刻舉起了手弩,環視四周。

確認辦公樓后側沒有槍手后,他和小武把一個箱子放置在地上並打開,一個四旋翼的小型無人機在周圍巡飛了一陣。

諾拉告訴於正心一層的這側窗口裡都沒有人影。

小武立刻拿出氣焰切割槍,切開了一樓一扇窗戶外的防盜欄杆。打開窗戶後於正心進入屋內查看了一番。

這裡是一處財務室,有好幾台的點鈔機,一邊角落堆積了好幾坤現金。由此可見這裡通過毒品交易累積了大量的現鈔。

把財務室大門打開打開,於正心窺探了下外邊走廊。

他發現朝向門口一側的房間內槍手們正在猛烈的開火,根本沒人注意自己這個方向。

而走廊上只有一個暴懲會的高級成員,這傢伙沒槍正站在走廊焦急的踱步。

於正心做了個手勢,小武立刻蹲行到了這人身後,而於正心則瞄準了這人的腦袋發射了手弩的弩箭。

弩箭貫入了此人後腦勺,這人腳步一滑就往後倒下。

不過小武沒有讓這人發出倒地的聲音。因為他及時在此人倒地前接著整個人,並且把死屍拖進了財務室。

連他那煙頭也被於正心撿了扔到了一邊的垃圾桶里。

躡手躡腳經過了幾個有槍手開火的房間,

小武和於正心來到了樓梯處。

根據郭威和郭威老婆供述,那胡總的辦公室在三樓。

這意味著,於正心和小武還要上兩層樓,才能實施抓捕。

在此之前最有利的情況是不要驚動樓內的槍手。

上樓之前,諾拉操控無人機進行偵查,結果觀察到拐角處站了一個槍手。

但是與此同時,無人機也被槍手所發現了。好在於正心和小武兩人此時兩步跨做一步的衝到了拐角處,發射了兩根弩箭射殺了這個槍手。

這個槍手沒有發出任何警報就倒了下來。

而於正心和小武見隱秘擊殺成功,就再次給手弩裝填弩箭。

但兩人手弩的弩弦剛剛拉開,諾拉就警告他倆有一個槍手提著槍正在下樓。

於正心兩人一聽這話立刻意識到大事不妙,只得扔掉了手弩拔出了手槍。

果然,等到兩人剛剛拔出手槍,一個槍手就來到了樓梯拐角處。

見到了於正心和小武這兩個全副武裝的蒙面客,這個槍手一邊大呼小叫一邊華嚓一聲拉動了五連發霰彈槍的護木,把子彈上了膛。

於正心猛地屏氣,撥拉了一下擊錘,就扣下了手裡北高麗產六八式手槍的扳機。

砰砰砰的三槍響過這槍手被於正心打倒在了地上,霰彈槍也落地走火轟爛了樓梯的扶手。

這時小武也抬高了七零式手槍的槍口,連開了五六槍。

原來又有一個槍手出現在了樓梯口。小武不得不先敵開火擊斃了這個敵人。

於正心和小武開火的聲音以及第一個槍手的大呼小叫驚醒了整棟辦公樓的罪犯。

於正心和小武相視苦笑,知道一場惡鬥在所難免。

於正心往樓梯下滾了一枚土造手雷,然後把手槍插回槍套,折開了T77微沖的槍托,據槍沖向二樓。

距離二樓還有幾格樓梯,一個持手槍的槍手就朝於正心連連開槍。

於正心一個卧倒躺在了樓梯上,同時用衝鋒槍掃出了一個長點射。

猛烈的長點射打的那槍手藉以掩護的一個柜子到處是洞眼。那槍手被火力所壓制退回了房間內。

可這個手槍射手剛剛退回房間,一邊一個霰彈槍手就跳出了門口,朝於正心開了槍。

這霰彈槍射手傢伙第一槍打在了於正心邊上的牆壁上,一枚鉛丸跳彈擦傷了於正心的手臂。

於正心不等對方拉動護木再次上膛,已經用微沖打出了一個短點射。

四發9mm手槍彈精準的擊中了這霰彈槍射手的胸腹部。這槍手趴在了地上沒了動靜。 海妖輕輕的說道:「我聽譚武說,殺手組織里最厲害的殺手是5A級殺手。」

「嗯,據說這5A級殺手都很少出手,希望這次能讓我見見他們的廬山真面目。」唐浩笑道。

「我估計這5A級殺手也強大不到哪裡去。」海妖說道。

「肯定比不上機長和落月。」唐浩說道。

海妖也笑道:「輕鬆和青岩就能輕鬆對付。」

「希望如此。」唐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他此刻想起了在藍海時候,他曾經追擊過一個殺手組織的殺手,但是卻碰到了落月,至使他沒能抓住那個殺手。對於落月上次的出現,他一直都在疑惑。此時此刻,他倒是希望落月在米國出現。

海妖見唐浩的目光有些涼,她不禁心頭一顫,她知道兵神此刻肯定是要殺人了。能夠讓他如此凝重的人,估計也只有機長和落月了,最多也就再加上異科集團的船長。

說了太多沉重的話題,海妖便改變了話題,說道:「老大,你跟奚警官相處得可還融洽?」

「嗯。」

海妖笑嘻嘻的說道:「老大,其實我覺得的奚警官也不錯。她雖然也是一位大小姐,但是一點大小姐嬌氣都沒有,反而一身正氣。而且她也很漂亮,身材也很不錯,特別是那兩條長腿,看上去很健康。」

唐浩聽海妖又提到女人的問題了,他冷冷的說道;「我知道。」

海妖見唐浩不想談了,她蹙了蹙眉,還是說道:「老大,前兩天唐老伯問我了,她問我知不知道你有沒有女朋友。」

唐浩眉頭一皺:「你說什麼了?」

「我說好像有,不過我不知道是誰。」海妖偷偷的看著唐浩的反應。

唐浩覺得海妖的這個回答很巧妙,既能給老爸希望,又給了自己空間。他說道:「以後我老爸再問,你還是這樣回答。」

「可是老大,我不能總是這樣回答。」

「就這樣回答。」

「好吧。」海妖不敢再羅嗦了,她心裡很不明白,唐浩到底傾向於娶誰做老婆。他回到都市,跟著唐健濤過天來,這個問題是必須解決的。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唐浩說道。

「我就在這休息。」海妖也不等唐浩同意,便起身來到床邊,很隨意的躺下了。

唐浩看了一眼海妖那修長的身體,並未說什麼。

傍晚,奚雲來到了唐浩的房間門口,抬手敲門。

「進來吧。」

聽到裡面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奚雲的眉頭蹙了一下,她的心裡有些不舒服。這些天,都是她一直陪在唐浩身邊,現在來的這個叫做海妖的完美女孩的出現,讓她覺得唐浩之間多了一面窗。

她推開門,見海妖那曼妙的身影坐在沙發上,但是房間里卻沒有唐浩的身影。

「老大在浴室。」海妖對奚雲說道:「奚警官,坐吧。」

「謝謝。」奚雲坐在了海妖的對面,她見海妖一眼就認出了化妝之後的自己,心裡便清楚了,海妖什麼都知道。

海妖給奚雲倒了杯茶,送到了唐浩的面前。

「謝謝。」奚雲客氣的道謝。

「奚警官,這些天來,你跟著老大,辛苦了。」海妖也客氣的說道。

奚雲忙笑道:「不辛苦,都是為了案子。」

海妖聞言,心道,這位奚警官還真是天真啊!

奚雲說完這句話,也覺得自己的話有點不準確,唐浩的目的是引出那個組織。破案,也許之佔百分之十的成分。

這時,唐浩從浴室出來了,他已經畫好了妝,成了一個******的小鬍子青年。

「走吧。」唐浩說道。

「好。」奚雲忙站了起來。

海妖也站了起來,看著兩人出門。

見海妖沒有跟著,奚雲的心裡非常舒服,她跟在唐浩身邊,進入了電梯。

電梯飛快的下行,兩人安靜的站著。

「嘀。」

電梯門開了,兩人走出了電梯。兩人大搖大擺的從大堂穿過,絕對不會有人和之前的他們聯繫上。

他們走出了酒店的轉門,上了一輛黑色的賓利。奚雲認出了開車的司機是昨天跟著海妖一塊來的兩個青年之一。

車子上了馬路,直奔黑珊瑚。

路上,基本上沒有人說話,很安靜的就到了黑珊瑚附近。唐浩和奚雲下了車,賓利則調轉車頭,離開了。他們一如往常的走進了黑珊瑚,穿過大廳,上了二樓,一直向上,到了四樓。

進入了那個大房間,黑珊瑚的六個老大已經等在這裡了。現在這個房間已經成了會議室,每天傍晚開會,也成了例行會議。

唐浩和奚雲坐下,聽六個老大彙報今天的發現。

今天,六個人基本上都沒有太多的發現,基本上算是平靜的一天。有了之前的囑咐,這六個老大也沒有再跟唐浩抱怨沒有生意的事情了。同樣的,他們也不再想要滅掉喬伊娜了。

會意結束之後,大家便各自散了,唐浩和奚雲上樓,進入了五樓的那個功能性房間。

時間還早,兩人坐下喝茶聊天。

奚雲給唐浩的茶杯斟滿茶水,試探著說道:「海妖太美了。」

「嗯。」唐浩的表現很平靜,任何人見到海妖,都會被她的美所震懾,這很正常。

「她跟了你多久了?」奚雲又試探著問道。

「很久了。」

「兩年?三年?」

唐浩抬起頭,看著奚雲,說道:「八年。」

「這麼久了。」奚雲想到了她查過的關於唐浩的資料,唐浩是九年前逃學離開藍海的,她默默的說道:「你自愛離開藍海三年之後,海妖就跟著你了?」

「算是吧。」唐浩點了點頭,其實當時他和海妖都是兵神團的兩個孩子,根本不能說是海妖跟著他,只能算是相依為命。

奚雲稍微頓了頓,問道:「她的功夫很好吧?」

「嗯。」

「她一定幫了您很多吧?」

「嗯。」面對奚雲的一連串問題,唐浩都簡答的回答了。

奚雲見唐浩不願意做詳細回答,她稍微沉默了一下,改變了提問方式:「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唐浩聞言,隨口答道:「很特別的一個人。」

「都哪方面特別?」奚雲追問道。

「所有方面。」

「哦。」奚雲有些無奈,看來想要從唐浩口中得到海妖的更多資料不太可能了,她便改變了話題,問道:「她會到這附近來保護你嗎?」

「不會。」

「為什麼?」

「沒有必要。」

「哦。」奚雲現在越來越能夠理解唐浩的自信了。

兩人都不說話了,窗外霓虹閃爍,房間內安靜無聲。兩人相對而坐,彷彿是一對正在浪費時光的小情侶。

一壺茶喝完了,奚雲終於找到了話題,她問道:「唐浩,我們好久沒去找韓復了?」

「明天去。」唐浩說道。

「好。」奚雲感覺即使自己不說,唐浩好像也沒有忘了這件事。這件事對於她來說非常重要,如果魏弘真的能夠復活,那麼魏弘的案子也就沒有結束,她絕對不能允許一個壞人死而復活。

跟唐浩在一起久了,見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她現在竟然也越來越相信死而復活的奇談了。

其實唐浩一直都沒忘了那個叫韓復的廚師,因為他曾經答應過要幫水靈兒的媽媽復活。不管復活的事情是真是假,他都必須弄個清清楚楚。 禍水老婆揣兜走 只是因為這幾天發現了殺手組織的身影,他把更多的經歷都放在了殺手組織身上。

奚雲看著唐浩,問道:「你覺得這個韓復是我們要找的韓復嗎?」

「有可能。」唐浩說道。

「如果他真是,你打算怎麼辦?」奚雲在這方面確實沒有經驗。

「讓他說出復活的秘密。」唐浩說道。

「然後呢?」奚雲又問道。

「然後徹底的絕了魏弘復活的路。」唐浩答道。

奚雲一聽這話,立刻笑了:「你還真有點像一個負責人的警察。」

唐浩一聽這個評價,他也笑了。他覺得這個評價一點都不準確,無論怎麼看,他和警察都沒有任何相像的地方。

奚雲見唐浩不以為然,她繼續說道:「你是個愛國的人,也是個有正義感的人。」

「是嗎?」

「是的,只不過你太多時候不把別人放在眼裡,所以給人感覺有點冷漠。」奚雲說道。

「我本來就是個冷漠的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