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萊普尼爾gleipnir在北歐神話中是一條用來綁縛魔狼芬里爾的神奇繩索。其意為「糾纏者」或「欺詐者」,亦有譯成「縛狼鎖」。是諸神請弗雷的信使史基尼爾(skirnir)去找侏儒幫忙製造出的最堅固的繩索,使用的材料有:貓的腳步聲、石頭的根、女人的鬍子、魚的氣息、熊的警覺和鳥的唾液,由於這些料被用掉了,所以這世上從此就少了上述的這些東西。

因此,暴君天使獸x·混沌形態那三根沒入虛空的鐵索也可以說是裝備。

從鎖鏈上傳來的巨力讓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反抗不及被拉了過來。但基路比獸和貝利亞吸血魔獸卻絕對是驚怒異常。它們都非常清楚,現在的它們絕不可能是暴君天使獸x的對手……



群魔殿之火(pandemoniumflame)!!!

閃電長矛(lightningspear)!!!

新種惡魔獸卻急速後退,它只是完全體,小胳膊小腿可參加不進這種層次的戰鬥。

面對兩大究極體的攻擊,暴君天使獸x面前升起一面火牆——防火牆(firewall)!!!

超熱光線與霹靂閃電轟擊到火焰牆壁上,連一絲漣漪都沒有冒起。基路比獸和貝利亞吸血魔獸的臉色頓時陰沉起來,心生退意。可太刀川美美下落不明,暴君天使獸x怎能容它們逃走。

鏡像傳送(imagetransfer)!!!

暴君天使獸x在原地留下一個一個鏡像,真身卻以出現在基路比獸面前,同時兩條鎖鏈困住貝利亞吸血魔獸,連逃走的新種惡魔獸也沒能逃掉。

粉碎之錘(hammerofmj?lnir)——!!!!

虛幻的巨錘似慢實快,在接觸基路比獸的瞬間爆發。

啵的一聲,基路比獸高大的身軀轟然潰散,無數的黑色圓珠潮水般湧出,席捲整個湖泊。

原本只是因為基路比獸站在主位而選擇對它發動攻擊的暴君天使獸x在基路比獸身軀爆散的瞬間捕捉到了太刀川美美的氣息~ 第二十三章日本淪陷

「好詭異~~!」藤枝淑乃三女踏入這黑色的世界,立刻感受到一股從內心深處湧來的冰涼陰冷。

而武者勇治和邁克爾更關心的絕對是變成幼兒的八神嘉兒和本宮大輔兩人。唯一例外的只有湯島浩,也許是人老耐揍,他依然是一副老頭模樣,這讓原本看到沃利斯三人的幼年化而以為能再感受一把「年輕歲月」的湯島浩頗為抑鬱。

暴君天使獸x這邊,對於基路比獸的詭異變化,他小心萬分。基路比獸的轟然潰散一如當初的滅世魔術般令人忌憚。

和一般的數碼獸戰鬥還好,最怕的就是這種存在形式不明的傢伙戰鬥。現在的基路比獸和當初的究極吸血魔獸有的一比。暴君天使獸x能感覺到那道陰冷的目光依然存在,但卻確實感受不到基路比獸的位置——它當初是怎麼從須佐之男獸手下逃出來的?

仔細想想,其實須佐之男獸還真不算對基路比獸下手,它只是奪走了基路比獸體內的十種屬性和它辛苦收集的數碼世界資料——基路比獸當時是在詐死!!

無數的黑色圓珠鋪滿湖面,阻塞峽谷,覆蓋花田。天空層層陰雲壓下,這片世界無比詭異。

「嘎嘎嘎嘎……基路比獸這個傢伙還真聰明!」被格萊普尼爾縛鎖死死困住無法掙脫的貝利亞吸血魔獸發出怪笑:「暴君陛下,你這樣是殺不死我的~不如,放我出去,我答應你不再傷害這些孩子如何?」

不可信!

「快放了太一學長!」幼年版本宮大輔揮舞著拳頭大聲喊道。

武者勇治就不會這麼輕易相信,他取出數碼暴龍機,將飛車龍獸進化為王龍獸,在一群人身旁戒備。丁香獸x也進化成薔薇獸x,兩隻究極體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探查著這個世界。

「告訴我你們的陰謀!」暴君天使獸x厲聲道,「就算能夠復活,死一次總要損失點什麼吧?」

貝利亞吸血魔獸不語,這時新種惡魔獸開始著急了,它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身上的鎖鏈,就憑它的戰鬥力,暴君天使獸x要碾死它實在太容易了。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倒是靜靜地漂浮著,不言不語。雖說她被基路比獸強迫黑暗進化,可卻並不一定要聽它的,基路比獸可沒有巴爾巴獸操縱究極體的能力。那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此時的狀態就很值得玩味了。

雙方都沉默下來,只有本宮大輔不依不饒地叫囂著。

嘿~

陰冷的笑聲從不知名的維度發出。武者勇治赫然發現腳下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黑色印記!

「快逃~!」武者勇治反應很快,抱起沃利斯和本宮大輔,將他們撲出了黑色圓圈的範圍。薔薇獸x也快速轉身將藤枝淑乃與八神嘉兒抱起。

就見黑色印記之上,一張大嘴合攏,嘴縫彎成邪惡的s型。沒有驚天的大爆炸,半球形的巨嘴合攏后顯露出兩個圓洞洞的眼睛,這張基路比獸的臉孔充滿了惡意。當一切開始消退,原地只留下深達十米的巨坑……

這一幕與第四部無限地帶里黑鷹獸的絕招封鎖區域(masterofdarkness)簡直一模一樣。

「嘿嘿~躲在暗處的老鼠嗎?」奈奈美憑著自己驚人的彈跳力躲過了基路比獸的偷襲。她可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少女,右手彈出紫色數碼終端機,一點數碼之魂激活了某個隱藏的設置……

叮——

迷茫中的太刀川美美忽然感應到了什麼,她的神聖計劃發出嘀嘀嘀的聲音,將她從冰冷的世界中拉了回來。

「在每一個數碼暴龍機里做下手腳果然會帶來很方便地時候!」奈奈美輕巧地落地,數碼終端機射出紫色的光芒沒入虛空,「就是那裡!」


跟隨著奈奈美的指引,暴君天使獸x揮出巨拳——死亡之握(deathknight)!!!

空氣發出沉悶的響聲,一個巨大的身形從透明恢復到實體——基路比獸踉蹌地倒下。

靈魂的巨手沒有消失,反而更近一步,撕裂了基路比獸那不實的身體,在那黑暗冰冷空虛的世界摸索著什麼。

暴君天使獸x確信他的確在基路比獸的體內捕捉到了太刀川美美的氣息。

近了~!

病嬌公子農家妻

靈魂的大手蓋壓下來,雖然攜帶著死亡的氣息,卻是太刀川美美嚴重的希望之光。

「不——!!!」基路比獸震恐的驚叫在黑色的小世界里引發了一場黑色的大雪。

在這個文藝的世界里,哪怕是黑色的「雪景」也顯得那麼詩意唯美。

基路比獸高舉著閃電長矛(lightningspear)妄圖斬斷暴君天使獸x的死亡之手。

「呵呵~」突兀的笑聲響起,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猛然爆發出刺目的火焰光輝。

咔~

黑色小世界再一次被人破門而入——蛇頸龍獸!

白色的光芒降世。

假婚隱愛:無你不歡 (scrollpulse)!!!


蛇頸龍獸來晚了,或許是因為天女獸當時並沒有遇到必死的情況,而在地球上也無法隨時撕裂空間吧。

很難分清蛇頸龍噴吐的能源脈衝究竟是指向誰,但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倒是藉此掙脫了格萊普尼爾縛鎖——並非她如此強大,而是暴君天使獸x從頭到尾就沒準備為難她。

「噢~不!!」蛇頸龍獸發現了黑暗進化的神聖天女獸,這對肩負保護責任的它來說絕對是個噩耗。

「你來晚了。」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冰冷的面具後面發出魅惑的邪笑。

嘩啦~

靈魂大手抓著太刀川美美離開了基路比獸體內的冰冷世界,幼年版的泉光子郎亦從那個世界掉落出來。但八神太一和城戶丈沒能離開,基路比獸的傷口在那之前重新癒合……

八神嘉兒只能無助地看著八神太一重新沒入基路比獸體內……


因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而空出的鎖鏈飛來,基路比獸冷笑著再次消失,鎖鏈撲在了空處。

「這個世界,令人討厭!」暴君天使獸x的目光射入天空滿是探尋,在八神嘉兒的哭泣聲中尋找著敵人的身影。術業有專攻,在這個精神的世界里,敵人簡直是來無影去無蹤,一切都顯得那麼詭異。

蛇頸龍獸追逐著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但黑暗進化的神聖天女獸早已不是當初的天女獸。兩、只數碼獸很快消失在黑色的小世界深處,只留下孤寂的八神嘉兒一無所有……

「放開我的部下吧……」一個聲音如是說道,「我可以用其他人來交換!」

有哪些人?

八神裕子、八神進、泉佳江、泉政實、本宮純子……畫面中海油許多許多人,他們都在靜靜沉睡,沉睡在藤蔓的森林裡……

「爸爸、媽媽~!」

畫面的背景是高聳的大樓,一擊顯眼的地標建築——大阪都!

黑色的花田開裂,被選召孩子的父母被藤蔓纏繞著舉出地面,他們全都被奇特的蠶繭包裹著,臉色安詳。

「你的部下是指……」

綠色的藤蔓再現,將新種惡魔獸纏繞。

「對於忠誠於我的部下,我一向非常慷慨。」

新種惡魔獸不足為慮,暴君天使獸x擔心的是大阪都的現狀……

痛苦靈魂的風開始呼嘯,捲起這些安靜沉睡的父母。雙方都有了既定的默契,交換人質。

「我很期待,再次的相遇~」這個聲音開始消退。

暴君天使獸x扭頭對貝利亞吸血魔獸道:「你好像被拋棄了。」

「誰說不是呢~」貝利亞吸血魔獸毫不在意道。

粉碎之錘(hammerofmj?lnir)!!!

在虛幻的巨錘降臨的前一刻,貝利亞吸血魔獸留下了反派的專用遺言——「我還會回來的~!」

地球,泥轟國。綠色的藤蔓一夜之間爬滿全國,凡是接觸的藤蔓的人都陷入沉睡,永不醒來。街道上,公園內,樓房裡,到處都是葫蘆形的蠶繭,包裹著永眠的人類。

世界由此沉寂,人類文明一片寂靜。

一夜之間,日本淪陷。

而在第三新東京市, 家有蠻妻 。黑日女神的監控室卓有成效的,在藤蔓出現的第一時間啟動了防護機制,城市邊緣升起了連綿的金屬壁壘,高達上百米的金屬城牆和城市的鋼鐵地基杜絕了藤蔓的入侵。

隨著貝利亞吸血魔獸的粉碎,黑色小世界漸漸消褪。黑色湖泊重新清澈,死寂的花田再次燦爛盛開。彷彿一切都沒有變。

但時間已經過去,基路比獸的精神世界語外界的時間比率並非一比一。而這一次,也尚有八神太一與城戶丈未能救回。

第一次,不止數碼世界,連人類世界也開始混亂了。

ps:這絕對是我寫的最痛苦的一章,不僅卡文了,寫完之後完全不知所云……這絕對是那個文藝范的劇場版造成的,我都要精神錯亂了……這種文字更適合月落來寫,我無法駕馭啊…… [[[cp|w:210|h:140|a:c|u:/chapters/20142/19/24048806352844404116]]]莉茲姆

就像是科幻片里,人類一夜之間滅絕,大自然佔領了全世界。摩天大樓被綠色植物所覆蓋,侵蝕。人類的文明在自然地偉力前產生裂縫,衰敗,然後分崩離析。

當然,現在這副畫面僅限於日本,這或許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但當陸峰走出那個黑色的世界,得知外面的天翻地覆之後,卻只感覺各種詭異和不在掌握。

數碼獸的能力千差萬別,並非超究極體就能蓋壓一切,簡單來說,幾位超究極體好像都只是擅長戰鬥,僅此而已。

「這些藤蔓,看起來真眼熟……」很像那一位的傑作——伊古德拉希爾·世界樹!

不過,也僅僅只是看起來像而已。

第三新東京市也許是全日本除了琉球之外唯一沒有沉睡的地方,但各只數碼獸軍團全力戒備所面臨的敵人卻僅僅是一些煩人的藤蔓。除了第一波曾有少量野人獸進犯被揍得灰頭土臉外,敵人似乎刻意遺忘了這個地方。

藤蔓的範圍仍在擴大,它們開始跨海,一個個島嶼受到攻擊,然後沉寂,它們的行動好似永不停歇。人類的軍隊在它們面前格外無力,因為你不知道藤蔓會從哪個角落出現。而像第三新東京市那些修建隔離牆則更加不現實。似乎從任何角度都難以摧毀這個突然出現的敵人。

「只需要一天時間,它們就能跨過東海,在遙遠的中國登陸。人類應該慶幸,這些藤蔓最先出現在霓虹這個島國上……這些藤蔓斬之不盡,除非找到敵人的真身。」奈奈美提出了一個看似靠譜的建議。

「藤蔓最早出現在大阪都,那麼是不是意味著敵人的真身也在大阪都?」黑崎美樹分析道。

「有可能!」白川惠第一個贊同。

「等於沒說~」武者勇治攤手,但他還是贊同道:「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去大阪都看一看。嘉兒你們就留在這裡……」

八神嘉兒、本宮大輔和沃利斯仍然保持著幼年形態,泉光子郎和太刀川美美也一樣。目測在基路比獸死之前,他們是恢復不過來了……很難想象數碼獸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兇殘的能力,也只有那些思維不正常的劇場版編劇才能弄出這麼扯的東西——唯心主義終於戰勝了唯物主義!

從空中走是個不錯地主意,巨人號將這隻臨時組建的小小團隊送到了大阪都上空。當武者勇治還掛在降落傘上緩慢降落的時候,陸峰等人早已和秤砣一樣砸在大阪都的街面上。

武者勇治、湯島浩、陸峰、藤枝淑乃、奈奈美、武之內素娜,這次的行動人員所編了很多。

「到處都是……」陸峰觀察四周,街面上半空中到處都是葫蘆狀的大繭,藤蔓爬滿了汽車和路燈。「好安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