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名伊織的目光又落到桌子底下去:「如果可以少教你一點,我甚至會感到輕鬆些。」

「哈?!」

房東小姐頓時不樂意了,用那隻椎名伊織從剛剛起就一直在盯着看的小腳伸過來,懟著伊織的大腿一踹一踹,一臉不高興的鼓著包子臉。

「你什麼意思啊?」

「在說我是笨蛋嗎?!」

椎名伊織則是迅速伸手拿捏住她軟軟嫩嫩的小腳,一本正經的抬起頭:

「渚醬!」

「佛祖說,人要有自知之明。」

「伊——織——」

餐廳桌上又是一陣打鬧。

宮原渚氣得一個勁兒抬着小腳懟他,踢得短褲都緊繃繃的貼在大腿上,勾勒出圓潤的輪廓。

直到折騰了好一會兒,兩人才終於停下。

椎名伊織明顯有點jiojio值超標了,連渚醬把腳踩在他椅子上,讓他只能坐一半屁股都沒什麼反應。

「不過……」

看着渚醬一隻腳踩着椅子,一隻腳盤在椅子上,做了一會兒題,椎名伊織才低聲開口。

宮原渚看似無動於衷,實則小耳朵不自禁的動了動。

「渚醬能夠主動去尋找學習的途徑,身為老師的我,其實還蠻高興的。」

椎名伊織真心實意的道:「如果之後渚醬也能保持這種態度的話,考上東大應該不是問題哦。」

「哼~」

明明心裏樂開了花,但渚醬還是保持着那副嬌氣的嫌棄模樣。

等到低下頭時,在不自禁的咧起一線唇角。

所以說啊……

太過好搞定的房東小姐。

椎名伊織心裏微微嘆氣著,似乎不經意道:「到時候,我也就能放心的讓你從『家庭小課堂』里畢業了哦。」

聞言,宮原渚先是一怔。

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少女微微低下頭。

「是嗎。」

【願望:考上東大】

【進度:39%】

……

第二天。

椎名伊織上午上完課,就按照之前在line上說好的,一路坐着地鐵來到【椎名家の西點小屋】。

雖然現在已經把匾額掛上去了,價格單也開始計算,但是距離開店明顯還需要一段時間。

這兩天,詩乃學姐都在很辛苦的去周圍的幾個原料集算店,去分別統計各處的原料和交通綜合費用。

大概是因為在這幾個行業兼職過的原因,詩乃學姐明顯對這幾個行業內部的一些小門道清楚得很,此時調查起來,一下子就調動起不少人脈。

至於他們上次採購的那一批原料,則都被用作製作一批臨時樣品,拿到照相店裏用於拍攝一批餐點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東京獨有的習慣,不少手工西點店似乎都並不是很喜歡用網絡上的照片,而是大多選擇將自家的餐點照片擺在價格欄上。

很明顯,詩乃學姐選擇的也是這種方式。

只是短短几天的功夫,她就不知道一個人跑了多少地方。

頗有些獨立女強人的風範。

只不過,等到椎名伊織過來之後,才發現……今天似乎並不是為了幫忙的事。

「喏,轉過來。」

在那間狹窄的店面二樓里,佐野詩乃拎起一身看上去似乎並不名貴、但卻很有些成熟感的男士禮服,一臉笑意的比在椎名伊織身前,像賢淑的妻子一樣貼在他身邊。

「我給你買了衣服,你試試大小。」

椎名伊織一怔:「買這種衣服?」

「嘿誒?」

佐野詩乃聞言,不由拉長了音:「伊織,你不會忘了吧?」

「酒會啊,酒會!」

「幸之前不是邀請我們去酒會了嗎!」

「就那場石川龍斗和大平春野教授都會去的酒會~!」

佐野詩乃那一雙狹長的眉眼微微眯起,有些不高興的伸出指尖指點道:「你呀!不會全都忘乾淨了吧?」

「啊……」

椎名伊織這才想起來。

好像確實有這麼回事。

思索間,椎名伊織忽的一怔。

而且……幸好像已經給他買過禮服了?

佐野詩乃卻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椎名伊織那微妙的情緒,仍拎起那件很有些個人風格的禮服在椎名伊織面前比過來比過去,一邊比對着一邊輕輕笑着念叨:

「伊織的身子長得不錯哦~」

「簡直像衣服架子一樣。」

「果然,陸川家的衣服很合適呢!」

椎名伊織張開雙臂,配合著詩乃的動作。

只是聽着聽着,忽然道:「詩乃,你之前因為開店攢了不少錢吧?」

那筆錢,在他注資之後應該就沒有動過了。

「對呀。」

詩乃還沉浸在給伊織試衣服的小確幸里,笑眯眯的答應着。

「那,這件衣服花了多少?」

椎名伊織冷不丁道:「看樣子,應該不是標碼的衣服。」

佐野詩乃笑眯眯撅著屁股給他試衣服的小身子,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

「……」

沉默了一會兒,就見小狐狸學姐用小拳頭抵著臉。

「誒嘿!我忘記了。」

椎名伊織斜眼覷她,懷疑道:「十萬?」

小狐狸學姐的小臉左搖右擺,拒絕與伊織對視。

「五十萬?」

椎名伊織的眉頭都擰巴起來。

小狐狸學姐把那雙狹長的大眼睛瞪得圓圓的,似乎在天花板上尋找著可能掉下來的硬幣。

「不會已經超過一百萬了吧?你攢了那麼多錢全花了嗎?!」

「沒、沒有那麼多啊!」

佐野詩乃癟著小嘴,似乎有些嫌麻煩似的嘀咕。

「就……三十多萬。」

「???」

「三十多萬!」

椎名伊織都驚了,一臉不敢置信的捏起詩乃的小臉:「這一層難道是假臉嗎?裏面的到底是什麼人,麻煩你出來一下好不好?」

「我家的小狐狸學姐可不是那種為帥氣優秀廚藝高超的學弟花錢的女人吧?」

「什麼啊~!」

詩乃學姐不服氣了:「什麼叫小狐狸學姐啊!我看起來很像狐狸精嗎?!」

「不像。」

椎名伊織很真誠的搖頭:「你就是。」

佐野詩乃狠狠的往他胸膛砸了一下,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捶你哦!」

椎名伊織一臉無奈的揉着胸口:「一般是不會捶才這麼說的吧?」

「就捶!」

佐野詩乃開始耍賴了,小嘴都撅得高高的。

椎名伊織搖搖頭,不再選擇在詩乃的主場和她對決,以免被她拉到同一個段位,然後用豐富的經驗擊敗。

「所以呢?為什麼要買這麼貴的衣服?」

佐野詩乃聞言,默默揚起小臉,小聲嘀咕:「我們家伊織,當然是只有最好看的衣服才能配得上啊!」

說着,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椎名伊織能看到,小狐狸少女那雙從來都帶着幾分玩世不恭的眉眼,第一次如此認真:

「我……」

「只想把我知道的、最好的,全都給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