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言依舊沒說話,他腦子裡還是被抱出來的那個人,她看著很不好,卻緊緊的摟著商璟煜的脖子,那種親密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刺眼。

李娜冷哼了一聲,看著楚言,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咬著牙,凌安這個賤人,果然不能留了。

就在她憤恨的時候,楚言突然回頭看了她語言,冷聲道:「劉總是你早就找好的吧?」

「是又怎麼樣?」李娜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我是在執行楚總的命令。」

楚言冷漠的笑了一下:「我想商璟煜不會不查今天的事,如果他知道是你,你猜他會怎麼做?」

楚言看著李娜發白的臉:「好自為之吧!」



商璟煜難得的沒開快車。

「回我家?」他問。

我點點頭,心中卻十分忐忑。

商璟煜沒在說什麼,把我帶到他的別墅,上了二樓,放了滿滿的一浴缸熱水。

「你先洗!」他說完就出去了。

我泡在浴缸里,想起今天的事情,還是忍不住哭了。可是想到商璟煜還在外面的時候,又有些不自在。

等我洗乾淨的時候,朱嬸把一套乾淨的睡衣遞給了。

朱嬸是商璟煜家的老下人,商璟煜雖然脾氣差,不過對她很尊敬。

我接過:「商璟煜呢?」

「先生在樓下!」朱嬸笑眯眯的說,看我的眼神透著幾分熾熱。

我就更不自在了。

我慢慢的下樓,沒看到商璟煜,卻聽到廚房傳來做飯的聲音。

我好奇的走到廚房,看到了讓我吃驚的一幕。

商璟煜在做飯,而且很嫻熟。

「看什麼?滾回客廳去!」他像長了后眼。

我則是被他的樣子吸引了,我從來沒想過一個男人下廚的時候,居然能帥的這麼沒有違和感。而且我更沒有想到像商璟煜這樣的人,居然會做飯。

我咽了咽口水,還是乖乖去了客廳,安安靜靜的坐在沙發上。

想著今天的事,我對劉總和李娜就恨得咬牙切齒,不過想的最多的還是商璟煜。

他又一次救了我。

我忍不住的朝廚房看去,發現廚房的光亮,居然讓我覺得很心安。

隔了一會兒,商璟煜出來了,他手上端了一碗青菜面,放到我面前。

我今天的確沒有好好吃東西,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不知道是餓了還是怎麼回事,這碗青菜面居然都被我吃了,湯都沒剩。

期間,商璟煜只是冷冷的看著我一言不發。

等我吃完,他把碗收了,坐在我對面。

「不打算跟我說些什麼?」他冷淡的開口,語氣中滿是疏離。

我想,他一定還在生我的氣。

「我…」

我張了張嘴:「今天的事,謝謝!」

「就這些?」商璟煜眯著眼睛問。

我聽得出他心情不太好。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冷笑了一聲:「你去海天那種地方做什麼?」

「我同學聚會我才去的!」我急忙解釋。

商璟煜點頭:「可為什麼和姓楚的一起去?他是你同學嗎?」

我一怔,心虛的低下頭,他果然連這個也知道。

「我們以前是一個學校的,所以才和他一起去,不過我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

說完,我才發現我居然在急著給商璟煜解釋我和另一個男人的關係。

商璟煜的手指一下下敲在桌面上,在安靜的客廳里,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似乎在思考我話的真假。

良久…

他忽然站起來,走到冰箱,拿了冰塊,用毛巾包好遞給我。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接過來,輕輕的敷在臉上。

又沉默了一會兒,商璟煜起身:「一會兒有人來送你走!「

我一怔,錯愕的看著他。

「看你的表情好像不願意?」商璟煜涼薄的問。

「不是!」我急忙說。

商璟煜的眼睛沉了下去:「不是就快滾,記得把我的事情辦好!」

他說完頭也不回的上樓去了。

我茫然的坐在客廳,腦子一片混亂。

好吧,他還在生我的氣。

「凌小姐,您的衣服!」朱嬸把一身乾淨的衣服遞給我,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說,只是嘆了口氣。

我穿好,大小合適,他很了解我的尺寸。

很快,司機來了。

我跟著司機出了門,回頭看了別墅好幾眼,最後還是上了車。



二樓書房。

劉管家看著商璟煜筆直的背影問:「少爺既然捨不得,不如讓凌小姐留下!」

商璟煜拉上窗帘,冷哼一聲:「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如果不是我師父,我才不會多看她一眼!」

劉管家看著口是心非的商璟煜,並沒有揭穿他。

「凌小姐現在一大堆麻煩事,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危險!」劉管家嘆了口氣說。

商璟煜果然沉了沉眼睛。

「你有沒有覺得最近的事情都很奇怪?」商璟煜沉默了片刻忽然問。

劉管家一怔:「少爺是指?」

「就是凌安的事,從概率學上來說,她遇到的事實在太多了!」

說完他抿著性感嘴唇,看了看窗外:「究竟是因為我影響了她的運勢,還是…根本有人在針對我?」

劉管家也是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話。

「少爺放心,我這就去查!」

劉管家急匆匆走了。商璟煜卻站在窗戶前站了好久。 他今天本來只是去海天露個臉,最近關於他的謠言很多,他必須出面,否則僅憑商夫人,DK遲早要落入別人之手。

而且商璟煜明顯的感覺到,有人最近在針對他幕後做一些事情。

就在這時,他接到一個電話,是留在海天的保鏢打來的。

劉總死了,心臟病突發!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看起來那些人還是不肯放過他…



司機把我送回家,我看了看錶,已經是半夜12點了。

我一點睡意都沒有。

剛給手機充上電,楚言的電話就來了。

「安安,你在哪?」他的聲音很急切。

「我回家了!」

「啊?」楚言顯然很驚訝:「怎麼突然回去了!」

「太累了,就先回來了!」我並不想讓楚言知道我的事。

「哦,那你好好休息!」楚言的聲音很平和,聽不出什麼異常來。

「嗯!」

掛了電話,楚言臉色陰沉,這個時間她肯定和商璟煜在一起,可是她卻騙他。

楚言有些煩躁,想到他們孤男寡女可能做些什麼,楚言的頭就像被一個棍子不停的攪動著,讓他坐立難安。

他點了一隻煙,一邊抽,一邊告訴自己,凌安她只是一顆棋子。

可想到棋子的時候,他為什麼會這麼心亂。

楚言掐滅了煙,吐出一口嘴裡的煙,發動了汽車。



掛了楚言的電話,我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全是今天的事情。

商璟煜又一次救了我,其實他也不算太惡劣。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還是腫著的,不過已經消下去好多,如果商璟煜今天不救我,我簡直不敢想…

這麼想著我就想起了李娜,下一次,再讓我看見她,我絕不會這麼客氣了。

胡思亂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我照樣起的很晚,奶奶不在的時間裡我基本上放了羊,加上生意少,我所幸懶得開門了。

快中午的時候我才從床上爬起來,剛醒來,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是凌安小姐嗎?」電話那頭是個很溫和的男人聲音。

「是我,你是…」我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是心愿美容院的阿燦!

」阿燦問:「請問您是要整容嗎?」

我跑到鏡子跟前,臉上已經沒有再被劃線了,難道就是問題解決了?

既然沒事了,我也不想惹麻煩,於是委婉的拒絕了阿燦,說要再考慮考慮。

阿燦很有禮貌,並沒有多說什麼就掛了電話。

只是我沒想到,我是沒事了,可有人有事了。

下午,張大媽的女兒就是之前的張萌萌晃悠到了我的婚介所,目的只有一個,偶遇楚言。

張萌萌和張大媽完全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不僅長得像身材像,就連說話方式也一樣。

一下午,她磕了好大一包瓜子,邊磕邊跟我吐槽這些年相過親的男人,最後還一直問我楚言的事情。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直到傍晚,她才走。

我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兩天後!

我還沒起床,就聽見張大媽殺豬般的凄慘哭聲。

我趕緊跑出去,直覺告訴我一定是出事了。

果然,張大媽家圍了好多人,還拉起了黃色的警戒線。

我問了下鄰居,才知道張大媽那個女兒,張萌萌的臉皮被整個剝掉了…

我心就是一沉。

怎麼會這樣?

我呆在原地,半天沒回過神來。

張萌萌的屍體被放在一個擔架上抬出來,張大媽哭的幾乎斷了氣。

我也有些傷感。

老邢走到我身邊看了看我:「你有心事?」

我一怔!

隨即想起一件事來,趕緊跑回念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