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輕輕的眼淚蜂擁而出:「我……沒有……我只是想要表明自己的孝心罷了。」

夜瑾冷笑道:「那你可知道一句話叫做大義滅親?再你看來,楚雄天草菅人命,強佔他人錢財,楚玉肆意抹黑王府名聲,更仗勢欺人,是無錯的?」

「楚辭身為本王的王妃,為民除害,也是錯?」

每隨著夜瑾說出的一句話,人群越發的沉默。

王爺說的沒錯。

若王妃的大義滅親是錯,那天底下,就沒有任何對的事情。

而剛才,他們又差點被楚輕輕帶入了鉤中。

事實上,很多事情,人都是人云亦云,他們從不會去辨別真相,甚至為了看戲,一向是他人說什麼便是什麼。

從不用腦子分辨。

楚輕輕的眼淚更為洶湧,遍布著她的整張容顏。

「我真的毫無說抹黑姐姐的意思,我只是想要說明,不管父親和繼母做了什麼,都無法更改他們養育我的事實。」

「沒錯,這些年我確實處處和姐姐作對,是因為我認為她對繼母太過分了!我看不下去罷了。」

夜瑾冷笑道:「那你逼迫墨兒辱罵阿楚,墨兒不願,便動手傷她,又是為了何事?」

楚輕輕的臉色刷的一下蒼白不已,腳步向後退去。

後面的侍衛急忙抓住了她的胳膊,讓她退無可退。 收好玄武之殤這套圖紙之後,林軒把目光放在了最後一個怪方陣上,雖然這套圖紙對他來有些雞肋了,但是對於公會來在,這套圖紙堪比神器!

現在林軒可不是孤家寡人了,公會已經形成了規模,他就不能像之前百十來人那樣抱着無所謂的心態去看待了,這麼多人跟着自己混,林軒作為會長當然要負起責任來,而這四套圖紙無疑是可以讓公會的整體實力大幅度提升的堅實資!

「尼瑪……這群怪有多啊!」孫浩看着眼前四百多的精英怪覺得有些眼暈!

「怪還不是問題,關鍵是這些怪得組合出一個什麼樣的變態來啊!」莫雨也在暗中嘀咕道。

「先清了怪再吧!」林軒此時也不知道將會出現什麼bss,畢竟四聖獸都是陪襯了,這最終的bss肯定弱不了!

「治療跟上!」林軒招呼了一下風語千夏然後就沖向了這最大的一個怪方陣!

急速淬火!

雷霆震擊!

林軒儘力把怪都拉到了自己的身邊,雖然怪的數量更多了,但是傷害有限,在風語千夏的治療下,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等怪都聚集到了林軒的身邊時,伊莎貝拉和莫雨的群法出手了!

流星墜落配合這烈焰滔天,兩個人的群法形成了一個毀滅性的烈火漩渦,很快就把這四百怪部吞噬!

「叮!恭喜玩家軒轅等級提升到了4!所有屬性+1,並且獲得五個自由屬性!」

四百多怪的經驗入賬,讓林軒的等級終於再次提升,同時隊伍里的七星戰殤和風語千夏也紛紛升級,等級達到了四十級!

「爽啊!這才叫升級嘛!」孫浩雖然沒能升級,但是也三十九級多半管經驗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達到四十級了!

「高興地事情一會兒再,大家往後撤一撤,免得bss出現之後直接進入戰鬥!」林軒這次也變得謹慎了很多,畢竟組合成這個bss的怪數量可是之前四個bss的總和!

「嘭!」

和之前bss的組合場景截然不同,滿地的白骨碎片並沒有像一起聚合,而是炸成了漫天的骨粉!

「我擦!這是什麼意思?」林軒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了一跳!

緊跟着漫天的骨粉迅速收攏,然後聚集成了一個巨大的骨粉團!骨粉團收緊,最終壓實成了一個潔白而且光華的彷彿玉質的蛋!

「咔啦……」

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那玉質的骨蛋裂開了一道縫隙!

「咔啦咔啦……」

隨着縫隙的不斷擴大,彷彿什麼東西要被孵化出來一樣!

「嘭!」

到了最後,滿是裂紋的骨蛋直接炸碎,等煙塵散盡之後,林軒他們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對手!

這新出現的巨獸長著獅頭、鹿角,虎眼、麋身、龍鱗和牛尾,渾身上下都是由潔白的骨玉構成!

「玉麒麟!」林軒脫口而出道!

骨煞——麒麟(亡靈,領主)

等級:5(8)

封印狀態!

生命值:1

攻擊力:18

技能:拍擊,踐踏,王者之風,王者威壓,麒麟之怒!

拍擊:立即對當前目標發動一次攻擊,造成大量傷害!

踐踏:踐踏當前目標,造成大量傷害的同時,將其擊倒並且削弱防禦百分之二十!

王者之風:大幅強化麒麟的攻擊和防禦能力,持續三十秒!

王者威壓:大幅削弱周圍敵人的攻擊和防禦能力,持續三十秒!

麒麟之怒:立即進入狂暴狀態,攻擊力提升百分之百,每擊殺一個敵人,攻擊力再次提升百分之百!持續十秒!

「尼瑪……」林軒看到這個bss的屬性之後,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這個bss除了血量不如之前魔力節任務對抗的卡洛斯多以外,任何一個屬性都比卡洛斯還強!

可是要知道之前對抗卡洛斯的時候,林軒可是帶着一萬多人在圍毆,但是今天他身邊加上伊莎貝拉才四個夥伴!這戰鬥力完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啊!

這個骨煞——麒麟已經不再是頭領級的bss了,而是標準的領主級bss,這個等級的bss至少都是要開團來推的,可是林軒他們此時卻只有一個隊!

「怎麼樣?」莫雨看到林軒的臉色不太對勁,於是跑過來問道。

「這bss沒法打啊!」林軒皺着眉頭道,不論是自己變身之後,還是伊莎貝拉來抗這個bss,治療的壓力都太大了,就算風語千夏一個人三個牧師也不行,要知道林軒上次打領主級bss的時候,身後可是跟着兩百治療的,雖然那時候治療團有些臃腫,但是四十人的治療團隊分批進行溢出治療也是必不可少的!

「這bss這麼強?」七星戰殤也湊了過來。

「呵呵,別看bss血量不是特別驚人,但是攻擊力逆天!就算千夏玩命加血,也能分分鐘砍死我和貝拉!」林軒一臉苦澀的道。

「那怎麼辦?難道放棄么?」這下大家都發愁了,就連林軒都有了暫時先回去,等貝拉的變身冷卻之後再回來的念頭!

「要是還能群毆它就好了!」孫浩嘀咕道。

「群毆?」林軒腦海中猛然間靈光一閃,然後他從背包里取出來一個東西!

惡魔節(一次性道具,傳品質)

使用:建立一個惡魔節!

備註:歐瑪爾的惡魔節,裏面蘊含着歐瑪爾的熔岩惡犬軍團,開啟后召喚一百隻5級精銳精英熔岩惡犬為你作戰!(熔岩惡犬將在其戰死後或者你下線后徹底消失!)

這玩意兒還是林軒當初首通英雄難度《血池之底》的時候拿到的,雖然是一次性的用品,但是林軒一直都沒機會用,今天孫浩這麼一提醒,林軒就把這玩意兒給想起來了!

這個麒麟bss雖然強大到讓林軒都趕到無力對抗,分分鐘砍死他和伊莎貝拉就跟玩一樣,但是這bss有一個明顯的缺陷,它不會群體攻擊!

這就給了林軒群毆它的機會!惡魔節召喚出來的都是五十級的精銳精英,這些熔岩惡犬跟麒麟同級,沒有等級壓制,完可以造成不錯的傷害,而且精銳精英的血量也不低,抗住bss三五下攻擊也沒問題,關鍵是林軒的狗多啊,死上三五十個也不心疼啊!只要磨上幾十輪,bss才一百萬的血量,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啊!

「嘿嘿!行了!大家準備一下!咱們關門!放狗!」林軒一邊著,還露出一絲頑皮的笑容…… 冬天,就算是酒,也是冷的。

蘇白用手幫她洗了洗腳,酒還是很刺骨的。

不過越是如此,對於姜寒酥的降溫就越有利。

「好,好冷啊!」姜寒酥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的冷,並不是因為酒水太涼導致的,而是因為此時屬於發熱期,皮膚血管收縮,散熱量減少導致的。

一般高燒不退時,大多都是這種情況。

而當身體感覺到熱時,才說明藥物發揮作用,開始退熱了。

蘇白將她的兩隻小腳給拿出來,並沒有用毛巾給她擦,而是直接將其放進被子裏去了。

蘇白起身將被子給她蓋好,說道:「嫌冷的話,就蓋上被子睡上一會兒吧,說不定說一會兒出出汗就好了。」

蘇白怕她冷,把床上的兩層被子全都給她蓋上了。

「嗯。」姜寒酥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沒事的,你也去睡吧。」

緊接着,她又想起了什麼,俏臉通紅,小聲地說道:「這,這是你的床。」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這個啊?」蘇白知道她在想什麼,所以沒好氣的說道:「以我們倆的關係,別說你睡在我的床上了,日後我們倆還得睡在同一個被窩呢。」

姜寒酥聞言,俏臉更紅了,她抿了抿嘴,說道:「那,那你去隔壁我那個屋去睡吧,我真的沒事。」

其實姜寒酥的意思,倒也並不是自己睡在了他的床上,之所以臉紅,也只不過是女兒家正常的反應罷了,她剛剛所想的事情,其實是想讓蘇白別那麼擔心,早點去睡覺,他白天勞累了一天,晚上又背着自己跑了那麼遠的路,現在都已經是晚上三四點鐘了,他又怎麼可能不困?

「沒事,我今天早上起得早,不用那麼早去睡,讓你一個人在這裏,我不放心。」蘇白說道。

困又怎麼可能不困,就算他早上起來的很晚,是九點鐘才醒的,這都到深夜三四點鐘了。

只是姜寒酥發着高燒,你讓他一個人去睡覺,那是肯定睡不着的。

蘇白現在內心中還是很擔心的,擔心酒精跟藥物都沒用。

「現在都快四點了,你怎麼可能會不困?」姜寒酥問道。

蘇白看着她,沒有再說其它的,就只是說了句:「我睡不着。」

姜寒酥看着蘇白的眼睛,抿了抿嘴,她低下頭,不說話了。

退燒的感冒藥里有助眠的作用,姜寒酥吃了葯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后,因為犯困,漸漸地睡了過去。

看着她睡了過去后,蘇白起身將放着白酒的盆子端了起來。

他打開門,就有漫天風雪吹來。

這場雪竟然還不小,因為下了一夜的關係,外面已經是銀裝素裹了。

將盆里的酒精倒掉后,寒風讓蘇白打了個寒顫。

他三步並作兩步走,回了屋,將盆放下,然後立馬關上了門。

亳城的地里位置很差,說冷,它還沒到冷的有地暖的地步,說不定,它又屬於北方,冬天時也會零下好幾度。

所以在幾年前蘇白上小學時,那時基本上每個冬天手腳都要被凍的生瘡。

回到屋裏,蘇白用暖水壺倒了杯水,等解了渴之後,他走進了裏屋。

彎下腰,看着姜寒酥蒼白地小臉,蘇白將手放在了她的額頭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