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世誠連忙問道。

「我沒事,不過,夏侯鷹他們可就有事了。」

李默調侃著。

「這麼說殿下還是和夏侯鷹他們遭遇了?」

榮世誠意外道。

「當然,人家辛辛苦苦布設的陷阱,我若不往裡面跳,那豈不辜負了他們一番心血?」

李默笑道。番茄“-.-f-q-x-

「那……」

榮世誠盯著李默,寒煙門其他諸老也都望著他,很難想象究竟李默這一趟生了什麼事情。

「你即來了,便陪宗主他們吧,我便下去忙事情。」

見李默回來,秦可兒也放了心,她手上可是還有重要的事情沒處理完呢,而且事關攻打萬象城,自是馬虎不得。

「秦師妹你有事就去忙,本就無需在這裡陪著我們。」

榮世誠連忙說道,然後又將李默迎進廳里。

進了廳,李默一坐下來,榮餘暉已忍不住問道:「夏侯鷹究竟設了如何陷阱,殿下又是如何逃脫的?」

李默一笑,便說起秘境之事來,話才到半,諸老都是愣得說不出話來,一個個大眼瞪著小眼,目瞪口呆。

界龍石、九玄洞湖陣、九玄天、海靈山、天地門和五都山四門聯手,其中更有三大聖使,尤其是夏侯鷹竟然還掌握了金甲守衛之力。

任何一物一門都是足以震懾人心的力量,而當這些加在一起所產生的震撼力道無疑於一次地震。

深深吸了口氣,榮餘暉說道:「殿下的修為已達驚天之境,非我等所能揣測啊,沒想到如此重重圍困竟然也能輕鬆脫困。□▽○番茄☆小○說網`–.-f`q`x-s–.com」

「是啊,若是老朽,不,即使是身為我寒煙門聖使的師叔,遇到這景況只怕也沒有逃脫的機會。」

榮世誠驚嘆道。

「只是,今日雖然脫了困,但就怕九玄天日後還來找麻煩。」

榮帆卻又不免擔心道。

李默微微一笑道:「這倒不必擔心,九玄天已經沒有再來找麻煩的資格了。」

「沒有找麻煩的資格?」

諸老一臉不解。

李默微微一笑,這才將秘境之事的後半截說了出來,這一說,諸老一個個靠在椅子上直吐著涼氣,張大的嘴怎麼也合不上來。

天啊,這是何等聳人聽聞的怪事。

聽得秘境中九玄天設下的三重陷阱,諸老都為李默能夠脫身而驚奇萬分,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從這樣的陷阱中活著走出來的,而且,李默身上並沒有肉眼可見的傷,光這一點便足以傲視群雄,也不愧是擊敗了兩個魔使的級強者。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默並非是簡單的脫困,而是以強大的戰力直接將敵人的陷阱完全摧毀掉了!

身受界龍石和九玄洞湖陣的兩重壓制,卻能夠重創在場的諸多強者,最後大步離場,這是何等瀟洒從容,又是何等霸氣逆天。番茄小□◇說☆網`–.-f-q`

好一會兒,榮世誠顫聲問道:「這麼說來,除了三個聖使,其他人都受了重傷?」

李默笑道:「還有孔泰和,我沒有動手,畢竟他可是明日的重頭戲,就交給可兒對付吧。至於其他人,那夏侯鷹擁有了金甲守衛之力,三個聖使加在一起,倒也有過地魔使的戰力,要重創他們當然沒問題,不過,到底同為正道,若是把他們重創了,會影響到這南方戰場的戰局,因此,我便沒下重手。」

聽得李默這般輕描淡寫的話,諸老已是震驚得接不下話來。

三個聖使聯手何其強橫,更何況夏侯鷹還掌握了金甲守衛之術,和這樣的對手打,光是想想便讓人不寒而慄。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但李默卻絲毫未放在眼中,之所以未曾重創三聖使全然是因為看在南方戰場的大局上。

「至於三大宗派的其他人么,我雖沒殺他們,但也給了他們足夠的苦頭,那傷勢沒有十年八年休想養得徹底。」

李默又笑眯眯的說道。

那話,彷彿在說一個大人對付了幾個小孩兒般,輕輕鬆鬆,毫無難度。

只是聽在榮世誠等人耳中,震撼的力度卻是可想而知的。

要擊敗三大聖使,和在三大聖使面前重創其他人這是兩碼事情,或者說是兩個難度的事情。

前者,只需要擁有壓制三大聖使的能力便可,而後者,不止需要壓制他們,更需要在他們攻擊之下還擁有餘力去對付其他人。

光是想想李默在三大聖使的圍攻下還能重創其他人,便令諸老不由得內心翻滾,震撼之餘,那激動猶如火山噴涌般的涌冒出來。

「殿下之能實非我等所能想象,這樣一來,至少五年時間內,九玄天都不敢對我們寒煙門如何了。」

榮世誠激動道。

「見識到殿下如此能耐,想來不止九玄天會收手,他們和海靈山、天地門的聯盟關係應該也會就此斷掉。」

榮帆興奮道。

「如果敖青龍和烏正都是聰明人的話,自然不可能再和九玄天有來往。至於五都山,即使依舊依附著九玄天,也不過是一條打殘了腿的狗。」

李默含笑說道。

這一說,諸老皆是一臉解氣。

想想這些年來,五都山仗著有九玄天撐腰,不斷在各個方面進行挑釁,寒煙門也是一忍再忍。

如今,聽聞五都山包括宗主孔金馬在內,好幾個大長老都被打得吐血不起,那心裡自是暢快之極。

從此,五都山的人碰到寒煙門的人只怕要掉頭跑了,哪敢再耀武揚威。

然後,李默便道:「不過,這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畢竟,九玄天到底是根基深厚的大玄門,而且極重名望,私底下雖然手段惡劣,但名望上卻保持得極好,要想在正面壓倒他們卻非短時間能做到的事情。」

話到這裡,他問道:「榮宗主有沒有想過,讓寒煙門上位呢?」

「殿下的意思是,讓我宗取九玄天而代之?」

榮世誠神色一凝。

「是,在我看來,寒煙門比起九玄天更適合作為商天國的皇級玄門。」

李默說道。

榮世誠卻搖搖頭道:「多謝殿下看重,不過,我宗自古便有嚴律,絕不涉足權勢之道,再說了,如今半界大禍,已波及凡土,如果我們寒煙門取而代之,那麼凡土皇權震蕩,必定又會引禍亂,到頭來吃虧的都是平頭百姓。」

李默輕輕點頭,眉宇間流露著讚賞之色。

若是換了個宗門,只怕巴不得此刻藉機上位,但榮世誠考慮到的卻是天下蒼生,如此仁心厚德豈能不贊。

略一頓,他便道:「這樣一來,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榮世誠等人都豎起耳朵來,便聽李默說道:「只能在九玄天里培養起來另一股勢力,一股足以承擔起皇級玄門正義和威嚴的勢力,讓他們能夠將九玄天的毒瘤去除,讓九玄天成為真正值得稱道的皇級玄門。」

凡土之時,亦是如此,李默並沒有推翻商天國皇朝,而是借皇帝之手扶持了七皇子上位,給了商天國一個大智明君。

如今,既然寒煙門無意取代九玄天,而且若然真的取代確實也會引大量的災難,那麼扶持人上位就是唯一的選擇了。 「九玄天內部,確實也有些派系看不慣如今夏侯尚德他們的所做所為,想要成就一番大事,只是因為夏侯尚德這一派的勢力太強了。番□茄“-.`f`q-x`如今夏侯尚德這一撥人都受了重傷,而且被殿下威言所攝,只怕短時間內不敢妄動,這個時候確實是扶持其他勢力壯大的好時機。」

榮世誠說道。

「那這件是就交給榮宗主了,你大可和這些人說清楚,本殿會全力支持他們上位。」

李默沉聲說道。

「本宗明白了。」

榮世誠點點頭,他當然很清楚李默這話中的分量。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如今說李默一人代表著整個燕山國的力量也毫不誇張,而且,對於九玄天的這些勢力而言,如果知道海靈山和天地門這些宗門都在李默手裡吃了大虧,那麼李默這話的分量又會重上不少。

「但是,有夏侯鷹這個聖使在,只怕這些人要上位沒那般容易啊。」

這時,榮帆又不免說道。

李默微微一笑道:「若是放在平常時日,當然不會這般容易,但現在是戰時。」

榮帆頓時恍然大悟道:「是了,憑殿下的能耐,要讓他們取得些戰功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偏偏夏侯尚德他們身受重傷,根本不可能去主持戰鬥,而他們不在,手下人自是沒了主心骨。番茄△□網○–`.`f`q-」

「沒錯,只要有足夠的戰功,他們樹立起來的威望就會輕鬆過夏侯尚德的派系,到時候,自然有問鼎宗主的資格。夏侯鷹即使身為聖使,只怕也不好在這問題上阻攔。而且,你們大可借他們的口把話傳到夏侯鷹那裡,就說本殿會一直盯著他。」

李默笑眯眯的說道。

這一說,榮世誠等人又不由得精神一振。

想李默未出山時,秦太公勢頭何等足,短短十年便把秋水宗展成幾乎和燕皇門齊平的位置。只是,李默只用了一場戰役便直接把秋水宗打回了原形,而且,秦太公聖使之位的剝奪也是他一手促成。

因此,他這話的分量可想而知,即使夏侯鷹也不敢明擺著找茬。

如此一陣閑談之後,寒煙門諸老便敲定了對九玄天勢力的扶持計劃。

一晃到了第二日,關於李默一行到來的消息仍在酵,尤其是關於李默在宴席上答應切磋一事,這不免讓人激動澎湃,這事情的重要程度自然輕鬆壓過了秦可兒和孔泰和的切磋戰,不過即使如此,這場切磋戰作為李默出手的預熱賽,吸引力也絕不算小。

畢竟秦可兒在烏鐵城一戰中打下的威名也著實不小,堂堂鬼侯級的戰力對於很多人而言那都是通天之能了。

如此,第二日大上午的時候,在九環浮島之地,各宗人馬聚集。☆◇▽☆☆番茄小說網-“.-f-q-x`

九環浮島位於九玄天主城上空,乃是由九座浮島組成的浮島群,其中一島為主,八島環繞為副。

主島空曠之極,丘陵起伏,是一個天然的戰場。

周邊八島地盤要小很多,但是也足以承載諸宗幾千人馬了。

諸宗來人林立在島邊上,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而在八副島中最接近主島的一個島嶼乃是大宗派的聚集之地,如今距離戰事已經很近,不少大宗門都已經提前到了這裡。

「神勇王殿下到了!」

一句大喊聲,引得場面沸騰起來,便見李默一行和寒煙門諸老正出現在島嶼的傳送陣上。

比去昨日氣氛嚴肅的大殿集會,如今這場切磋賽便顯得氣氛活躍許多,李默的到來立刻引動了不少宗門要人過去拜見。

如今李默身份尊貴,已然過了國別,堂堂半界第一人的稱號那也不是吹出來的,因此諸宗宗主們自然都不會放過這機會,紛紛過來拜見,以期能夠和李默攀上些關係。

畢竟,達到了李默這樣的高度,一句指點就可能讓高手突破瓶頸的桎梏,一句話就可以讓一個宗門的勢力得到成倍的提升。

可以說,大大小小的宗門以李默為中心在無形中已經構造成了一個有關聯的勢力組織,而在這組織里,寒煙門所佔的分量自然最大。番茄小說網☆-“.-f`

也就是說,實際上李默的出現讓寒煙門的宗門勢力呈現出了暴漲的姿態。

當然,現場也有沒動靜的宗門,這些宗門的領頭人都是些老成精的人物,或者就是九玄天麾下的宗門。

要知道,一直以來,九玄天都保持著身為皇級玄門的名望,對於寒煙門在明面上是極為優待的,因為世人皆知當年九玄天之所以能夠成為皇級玄門,和寒煙門的大力協助分不開,後來寒煙門功成身退,至今傳為美談。

因此,九玄天正因為不好自己動手,才暗中利用五都山對付寒煙門。

如此世人只知五都山和寒煙門之爭,都以為五都山是為了獲得第二的地位和寒煙門爭執不休,卻不清楚這其間的幕後黑手。

而兩宗一有爭鬥,九玄天則以中立的姿態出來勸合,由此又掙了名聲,又打壓了寒煙門,一舉兩得。

這些宗派中,地位最高的,僅次於五都山的就是來自烏風嶺的宗門烏風教。

烏風教此行來人三十多,皆是宗門強者,領頭的那個禿頭老者,正是烏風教的教主韓棟。

他負著手,冷眼看著這些圍在李默身邊的宗門,冷笑道:「一群趨炎附勢之輩,以為這神勇王便是他們的救星了,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全然忘了商天國的皇族可是姓夏侯的。○◇番茄小□說網`–.-f`q-x`s–.`com」

「就讓他們去攀附,這樣才能大浪滔沙,留出真正忠誠於皇族的咱們啊。要我說,原本就該進行一次大清洗,把這些愚蠢的宗門都給清掃出去。」

旁邊,一個黑衣大長老依附道。

「恩,這倒是個好提議,咱們宗門若是趁機收服一些,也能增長不少勢力。」

韓棟摸著下巴,打著精明的算盤。

就在這時,傳送陣上光澤一閃,出現了一行人馬,正是以海靈山聖使敖東海為代表的諸老。

只是和昨日出現在宴席上的景象不一樣,宴席之上,敖東海並未現身,是由敖青龍代表著麾下的諸個大長老出席,也是賺足了眼球,畢竟作為東海國唯一能夠和海王宮爭鋒的宗門,而且還帶有皇族血脈,自然引人關注。

如今,聖使親臨,但敖青龍等人卻不見了蹤跡,跟過來的都是地位低了一級的宗門長老。

不過,這絲毫沒有降低其吸引力,畢竟堂堂十四聖使之一,就這一人便足以撐起一個宗門了。

「是敖聖使來了,走,咱們去打招呼。」

一見來人,韓棟立刻動身,準備過去交流一下。

身為九玄天麾下核心宗門的他,自然知道海靈山和九玄天緊密的關係。

只是他前腳一動,卻見敖青龍直接朝著李默那邊走了過去。

「教主,這是……」

黑衣大長老有些不解。

北亭奇案 「怕是要找那小子的麻煩,看來敖聖使還真是心急呢。」

韓棟笑了笑,如此理解道。

敖青龍過來,諸人自然分開道路,讓他近到李默這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