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伏案閱覽文件的齊家主隨口說道:「請進!」

迦爾納推門而入,看見了仍在辛苦工作的齊家主。自從那件事以來,他就很少像以前一樣四處閑逛了。看來戰後的一連串負面效應直到現在都沒能完全緩過勁來。

「家主,我打算出門遊歷。」

齊家主手中的鵝毛筆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伏案寫字,「什麼時候走?」

「今晚就走。」

「明天不去送小飛上學了?」

「他會知道的,而且,離別這種傷感的事情不太適合我。」

齊家主抬頭看了迦爾納一眼,嘴角無聲的發出一道嘆息。

還是留不住啊!

「那行,你路上多注意安全。」他拉開桌前一個抽屜,「這個你拿著。」

迦爾納手中被塞入一個沉甸甸的錢袋,「這怎麼行,家族最近不是經濟不景氣嗎!」說著迦爾納就要把錢還回去。

齊家主握住他的手,不讓他動。

「我知道你的工資大都留給了白小花一家,為了不讓他們拒絕,還專門轉託給老葛讓他說是帝國的補貼。老葛已經告訴我了,你不要推辭,拿著吧!」

迦爾納猶豫了一下,收下了這些錢。推門離去。只有聲音在回蕩。

「謝謝!」

齊家主看著他走了,坐在椅子上發了會愣。良久才回過神來,小聲說道:「但願你的出現會給大陸帶來些不一樣的東西,那種武藝……等你成名,可不要忘了你還有個弟子在這裡啊……」 眾人回到東京,時間已經來到下午,由於史考兵不在,郵輪上自然沒有案件發生,所以郵輪也沒有中途停頓。

在郵輪上遊玩了半日,大家也感覺有些累,一行人商議大家回家休息,第二天再去橫須賀的城堡。

烏丸狛沒有選擇趁著這半日去打賞金,而是選擇回到家休息。

繼續對[侵蝕]計劃的框架進行完善。

很快,第二天到來。

一群人再次聚集。

「博士?你們怎麼來了?」

柯南看着阿笠博士的車子和從他車上下來的步美等人。

烏丸狛停好車子上前:「是我邀請他們來的,已經提前和香阪夏美小姐打了招呼。」

因為沒有史考兵這檔子事,所以眾人也沒有什麼緊張感,香阪夏美聽到烏丸狛的提以後欣然同意。

對於烏丸狛來說,這次的城堡探險只是遊玩,所以他想讓灰原哀也出來看看。

總是在家裏看書對身體也不好。

毛利小五郎看着眼前一群嘻嘻哈哈的小鬼,開始開口教育道:「喂,我說你們幾個,進去后要跟緊大人的腳步,不要亂跑,聽到沒有。」

元太、光彥、步美笑嘻嘻的齊聲答:「是」。

灰原哀走到烏丸狛身旁,看着眼前的城堡:「德國風格的城堡,看上去還蠻壯觀的。」

菲爾從烏丸狛身上跳下來,打量著這個被主人特殊照顧的人類幼崽。

烏丸狛:「香阪夏美的祖父被稱為世紀末的魔術師,他非常喜歡機關,這次應該會很有意思。」

灰原哀拿起地上盯着她的菲爾,也不顧它的反抗,摟在懷裏開始各種蹂躪。

所以這就是你叫我來的原因?

柯南看着這兩人的背影,頓時變成半月眼。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這麼投緣?難道冷淡的人和冷淡的人之間有吸引力?

眾人逐漸到齊,正打算進入城堡時又有一輛車子。

白鳥警官從車上下來。

烏丸狛一眼就看出他不是本人。

「白鳥警官?你怎麼會在這裏?」,毛利小五郎看着白鳥忍不住問道。

偽裝成白鳥警官的怪盜基德一本正經的忽悠:「是目暮警官叫我來的,他說雖然怪盜基德還回那顆蛋,但是以寶石為目的的基德竟然會對這顆蛋下手,這期中說不定有什麼隱情,所以叫我來跟着看看」

服部平次:「原來如此,那位警官還蠻謹慎的嘛」。

來自大阪的高中生偵探忍不住對這位東京的警官發出誇讚。

一行人正式進入城堡,期間參觀騎士房、寬闊的旋轉大廳、貴夫人房、皇帝房,小孩子們忍不住發出驚嘆聲。

在皇帝房的時候美術商乾先生借口去廁所,跑回貴夫人房間去偷財寶,隨後被機關鎖住。

眾人聽到喊叫聲連忙趕來,看到乾先生只冒冷汗的癱坐在地上,頭頂上的刀劍還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一條胳膊被鎖在牆上的保險櫃里。

灰原哀站在烏丸狛旁邊,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微笑,「你說的沒錯,還真是蠻有趣的。」

烏丸狛冷漠的聲音傳來,「人類中總是有一些蠢貨。」

灰原哀:「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貪婪、懶惰、慾望,太多太多,這種愚蠢人類無法避免。」

站在烏丸狛另一邊的柯南:「……」

這兩個傢伙該不會是兄妹吧?

管家走上前打開手銬,「80年前喜一老爺做的防盜裝置。城堡里還有其他機關,先生,請您小心一點」

老管家很有素質,哪怕客人進行盜竊,警告方式也很有涵養。

怪盜基德因為偽裝成白鳥警官,上前檢查著乾先生的東西。

「也就是說呢,請你不要擅自地行動。」

怪盜基德將包里的手電筒丟給乾先生,「你只需要手電筒就夠了。」

乾先生拿着手電筒看了看,一臉的沮喪。

柯南上前看了看乾先生頭頂的刀劍。

喜一先生果然喜歡機關。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棟城堡里會不會有什麼密室之類的。

柯南提出去喜一先生的辦公室看看。

眾人再次回到一樓。

辦公室內,柯南一陣推理,最終通過毛利小五郎抽煙找到了地下室的密碼。

一旁的小蘭面色凝重的盯着柯南。

烏丸狛和灰原哀對柯南的表現十分無語,就你這樣的,小蘭不懷疑才怪。

凝重的不光是小蘭,怪盜基德也一臉古怪的看着柯南,加上這兩天的調查……不會吧?真有這麼神奇的事發生?

怪盜基德那天晚上送完回憶之卵后想起烏丸狛說的話。

心裏止不住好奇就開始調查柯南,結果發現日本根本就沒有江戶川柯南這個人,也就是說,這個身份是假的!

加上柯南出現的同一時間那個和自己長相莫名相似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的消失……

而且這個柯南和自己小時候長的也太像了吧!

加上這小子的推理能力……

真相只有一個——這小子就是那個高中生偵探?!

偵探附體的怪盜基德大膽推斷。

可是……這是真的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簡直就是驚人的魔術!

為了搞清楚的柯南到底是不是工藤新一,怪盜基德這才易容成白鳥警官過來,當然,對於那顆蛋他也很感興趣就是了。

雖然發現了機關,但是不知道密碼。

眾人開始不斷聯想,一個一個試。

園子撓撓頭:「什麼嘛,一點線索都沒有要讓人怎麼想嘛?」

香阪夏美突然想起祖父長在嘴邊說的一句話,但是她記得不太清楚了。

看着陷入困境的眾人,烏丸狛打算給點提示,出聲道:「巴魯雪普尼可·坎直梅」

俄羅斯大使館一等書記官,西魯歐夫-欽尼可夫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對了,就是這樣,沒有錯!」

柯南一臉好奇:「什麼意思啊?」

烏丸狛直接回答:「世紀末的魔術師。」

毛利小五郎聽到這個稱呼,開始思索:「世紀末的魔術師?好像聽過哎!」

服部平次面色凝重:「基德的預告函。」

烏丸狛看了看基德偽裝的白鳥警官,這麼多偵探,萬一他身份漏了還真不一定能跑掉。

而且小蘭、和葉和服部再加上小五郎的武力……

柯南摸著下巴,世紀末的魔術師?這確實是基德預告函的內容,是巧合?還是……

西魯歐夫-欽尼可夫:「先按按看再說吧。」

說完,西魯歐夫直接上手,一邊按一邊念道:「巴、魯、雪、普、尼、可、坎、直、梅」

齒輪轉到的聲音傳來,伴隨着一陣輕微晃動感,地板上緩緩打開,儼然出現了一個通往底下的通道。

「這是!」

眾人驚訝的看着這一切。

元太更是驚訝道:「出現密室了!」

步美臉上有些興奮:「會有寶藏嗎?」

光彥也說道:「一定會有寶藏的!」

眾人開始拿出手電筒進去,少年偵探團更是唱起來歌。

「走、走、走走走,我們大手拉小手~,走、走……」

毛利小五郎在後面無奈道:「這些小傢伙到底在幹什麼呀?」

一旁的香阪夏美笑眯眯的笑道:「沒關係啦,毛利先生,人多比較熱鬧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