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幾個閻王開口了。

低沉的笑聲從陳文口中發出,而後說道:“本帝的人,整個天下都不能傷他分毫,違逆本帝意願的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我就是法令,向來不尊天地,不敬神佛,陰司律能奈我何?”

轉輪王咬咬牙喊道:“大家一起彈劾他,身爲鬼帝,竟說出這種狂妄的話。”

話音剛落,陳文突然消失在了大殿上方,再次出現是在轉輪王的面前。

陳文剛好和轉輪王四目相對,僵持了幾秒後,轉輪王說:“我可是陰司閻王,你想怎樣?”

纔剛說完,陳文一把將他給提了起來,轟地一聲丟到了大殿另外一邊,砸在柱子上。

直徑將近一米的柱子,竟然被砸斷了,轉輪王被丟出去,所有人全都驚住,剛纔還想發聲討伐的人,這會兒全都不說話了。

其他五位閻王馬上站起身來,陳文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本帝就是這樣的人,莫說你們只是小小的閻王,即便站在這裏的是其他鬼帝,我也一樣敢將他們丟出去。今日誰敢再說半個不字,休怪我不客氣。”

這幾個閻王站起身來,張着嘴巴卻不敢再說什麼了。

被丟出去的轉輪王受到了極大的屈辱,站起身來拿出一支筆就要寫下生死,那是判定生死之筆,不管是誰,只要寫下名字,就再無活路。

他寫的不是陳文,而是我的名字,纔剛寫一半,手裏生死之筆卻卡擦一聲斷掉了。

陳文邁步走了過去,而後說道:“既然你這麼希望審判,那我便審判一番。”

轉輪王及其不服,陳文又將他丟到了大殿中央,轉輪王直接跪倒在地,陳文站上大殿上方,說道:“陰司律規定,陰陽分明,陰司衆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擾亂陽間綱常,而近日陰司足有將近十萬的陰兵消失得無影無蹤,經我審查,他們已經被派往了陽間,囤積在了茅山派、龍虎山、葛皁宗周圍,欲對道門動手,挑起事端。按律,陰司挑起事端者,關入第九層地獄,受刑千萬年,那些陰兵正是你派上去的。”

轉輪王馬上說道:“這是污衊,毫無證據。”

“不需要證據,我說的就是真理,我不需要知道你背後的人是誰,你做了就是做了,不管你否認與否,這已經是定事。”陳文說道,然後又說,“身爲轉輪王,掌管萬物輪迴,卻徇私枉法,僅僅一年的時間,就有將近千人未洗去前世記憶就進入輪迴,這算不算是擾亂綱常?”

局勢瞬間逆轉了,轉輪王面如死灰,本來這次是來掰倒陳文的,但是他卻低估了鬼帝的真正威力,現在把自己搭了出去。

“你認不認?”陳文厲聲問道。

轉輪王乾澀笑了兩聲:“總有人能掰倒你的。”

“我等着。”陳文笑了笑,然後說道,“將轉輪王投入陰司第四層地獄,刑期一千萬年。”

沒有陰差敢上來,陳文將目光放在了旁邊幾個閻羅身上,那幾個閻羅這纔上來,將這陰司轉輪王帶走,離開這裏,轉輪王狂笑了起來:“陳文,就算你再厲害,不也一樣只能在奈何橋苦等那麼多年嗎?我詛咒你永遠這麼孤寂下去,當你死時,無人陪伴,你輪迴時,衆叛親離,你等的人,也永遠不會出現。”

陳文臉色微微變了,然後不羈一笑:“已經出現了。”

這場足以驚動陰陽兩界的審判結束了,陳文隨後讓人通知陽間陰兵,不再守在道門面前,轉而去抓捕那些沒有洗去前世記憶的人。

我和韓溪也在隨後離開了閻王殿,在閻王殿外等他。

過了約莫三個時辰後,陳文出現,見了我之後又開始抱怨了,我在一旁聽着他的數落,無非就是給他招惹各種麻煩之類的。

我在一旁陪着笑,罷了陳文說了句:“不過這次你算辦了次好事。”

“這還算好事?”我說。

陳文恩了聲:“轉輪王欲挑起陰陽間的紛爭,若不是這次機會,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他。”

“我還以爲那些是你誣陷他的。”我說。

陳文笑了笑:“去我那兒。”

隨他一同前去,路上我問:“轉輪王說你在等人,到底在等誰?”

陳文頓了會兒回答說:“小孩子別管。”

“你到底多少歲了?”我問。

(/) ?連郎中都有自己的府邸,陳文自然也有自己的府邸。[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陳文將我們邀至他的府邸,府門門釘九九八十一顆,這是最高的等級。門口兩尊石獅攝人得很,進入其中,僅大殿便有數十根柱子,這宅子若是在陽間,不知值多少錢。

進入期中後,陳文說:“你們先在這裏呆着別亂走動,陰司風起雲涌,可能會有人對你們暗中出手。我去將餘下的事情處理一下,馬上回來。”

陳文離去,我肆無忌憚地在這府邸之中行走起來,陽間資產坐擁千萬。怕是不抵這大殿一角。

府中陰差都知道我和陳文的關係。我們在其中亂走,他們並不敢說什麼,大致逛完,我到大殿正上方的龍形大椅坐下,陰差無可奈何,裝作沒看見。

本只是想試試看是什麼滋味,坐上面確實能俯視一切,但是看着這空蕩蕩的宮殿,竟生出一份悲憫。

並不如我想象的那麼美好,離開座位,韓溪癡癡跟我說了句:“他是你哥嗎?感覺好厲害。”

我笑了笑:“你怎麼不去找你的弟弟他們?”

韓溪搖頭:“他們自離開時都不曾多看我一眼,我已完成自己心願,再見他們,心裏只會添堵。不如不見。”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倒是看得開,跟之前一直纏着我要我幫忙的那韓溪,大不相同,就說:“你也應該去投胎了,這是很難得的機會,以你所行之事,錯過這個時機,下次可能會受刑。”

韓溪看了我一會兒,剛好陰差這時候進來,說:“兩位。兵部尚書求見,鬼帝不在殿中,不知應不應該讓他進來。”

這是陳文的地方,我不好做決定:“還是等他回來,你問他吧。”

兵部尚書是個見風使舵的能手,這樣的人,我是不待見的,不過他們的圈子我不理解,不好幫着做決定。

陰差離開,韓溪繼續剛纔那個話題。說:“要不,你收了我吧?”

我啊了聲:“沒發燒吧?能投胎不去投胎,想被陽人奴役?我身邊不缺鬼魂了,不需要。”

韓溪卻說:“要是你不肯收了我,我就一直跟着你,就算你要殺我,我也會跟着你。”

“那你就跟着吧。”我說。

之後約一個時辰,陳文返回,打發走了兵部尚書,見到我後說:“張嫣呢?”

我摸扳指,將張嫣放了出來。

張嫣膽子太小,連我都怕,更別說陳文,再說陳文每次在她面前都不正不經,讓她不知如何是好,不過這次卻沒。

陳文問:“我記得你曾說過你想投胎,我現在可以送你過奈何橋,願意去嗎?”

來陰司時我就想過這事兒,雖一心想要幫張嫣達成心願,但是誰能沒個私心?如果有一天,張嫣不在身邊了,想想那畫面,就覺得無聊得很。

張嫣擡頭看着陳文,而後將目光轉到了我身上,斷斷續續吐出倆字兒:“我,我……”

陳文見張嫣猶豫,臉上露出笑意,並伸手按在了她肩上,湊近張嫣說:“不止是投胎,不管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張嫣被陳文這曖昧的話挑逗得面容通紅,胸膛不斷起伏,不過因她身高不夠,又因陳文湊得夠近,她無法擡頭看陳文面色,尷尬說:“陳大哥,我現在不想投胎。”

我聽這話,才終於鬆了口氣,這樣最好了。

陳文也鬆開了張嫣:“好吧,我送你們離開陰司,這裏是是非之地,不是你們能呆的。”

我問:“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陳文說:“回去,來這裏就是爲了處理轉輪王的,解決了爲什麼不回去?”

不過陳文還在這裏有些事情,他本想先送我們回去,不過在我們的要求下,他答應與我們一起。

轉輪王被投入地獄轟動了整個陰司,甚至連道門的人也都驚動了,不少道門的人走陰入陰司探尋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文這幾日也處在了風口浪尖,陳文行事確實太失公允了,在陰司的陰魂之間一片譁然,但是在陰司的官吏之間,卻無人敢討論這件事情。

陳文好似無事人一樣,根本不在乎他們的言論,問他:“這樣不得人心,到時候失去鬼帝的地位怎麼辦?”

陳文笑了笑:“小子,永遠記住一句話,只要你夠強,天下都會聽你的,就算我失去了鬼帝的身份,一樣可以隨意進出閻羅殿。”

狂妄至極,不過他說得也不錯,只要自己能力強了,什麼事情不能做到?

三日後,我和陳文往陽關道上行走,張嫣等人依舊進入扳指中呆着,韓溪一直跟在我們身後不遠處,直至我們過了鬼門關,鬼門關的惡狗纔將我們與她分割開來。

韓溪在鬼門關口硬闖,剛靠近,卻被惡狗撕咬住了。

陳文說:“這就是因果,她欠你一個果,不還了這果的話,你們之間總會有交際的,你看着辦吧,要麼她被惡狗咬死在鬼門關,要麼你將她拉出鬼門關。”

這根本就是沒得選擇的事情嘛,過去跟陰差打了招呼,陰差拉退了惡狗,韓溪站起身來,衣服已經破破爛爛,說了句:“謝謝。”

“走吧。”我說。

多了一人,一?返回金同村,因陳文軀體並不在此處,他出來後立即前去存放身軀的地方取身體,我將韓溪收入扳指裏,然後返回了屋子,進入了軀體之中。

剛復甦過來,就嗅到了屋子一陣肉香,跑到竈屋一看,王琳琳和馬蘇蘇二人竟在竈上烤野雞,滿嘴油膩,哪兒有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ωwш¸тt kΛn¸C ○

馬蘇蘇回身看我,抹了一下嘴巴,本油水只在嘴角,這會兒卻滿臉都是。

王琳琳拿出紙巾擦拭乾淨,而後又拿來紙巾親手幫馬蘇蘇擦了擦臉,說:“我們不知道你今天會還陽。”

我額了會兒,說:“還有嗎?我也餓了。”

這會兒時間將近傍晚,村裏農戶都將要回屋吃飯,我正啃食時,江玉成扛着鋤頭從門口經過,見了我們後,將鋤頭立在一邊跟我們說起了話。

我問:“您家母豬現在還懷着嗎?”

江玉成回答說:“沒了,估計就是胃脹氣,現在消了氣,沒事了,這幾天不見你,你去了哪?”

“在屋子裏休息。”我說。

江玉成隨後讓我過會兒去他那裏,他有話跟我說,交代完後離開。

王琳琳撇了撇嘴:“老人不待見我,這幾天在存在裏到處傳我壞話,弄得村裏人也不待見我了。”

農村人茶餘飯後是喜歡八卦,俗稱‘擺龍門陣’,這事兒傳播廣泛不奇怪。

我說:“都會好起來的,這幾天有見張東離嗎?”

王琳琳說:“在她家呢,已經回來了,有陰司的人過來,把母豬體內的人胎安放到了她的腹中,因那是我爺爺的魂魄,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也懶得見她。”

王琳琳現在跟張東離的關係確實尷尬,張東離肚子裏是她的爺爺,但是張東離因爲狀態特殊,看起來年齡也頂多不過三十,叫奶奶肯定不合適,叫其他的更不合適。

“我先去看看她。”我說。

這麼久了,終於要再次見面了。

孤身前往,到江玉成家母豬圈時,母豬對我哼唧起來,看起來頗爲歡喜,她託夢給我,我救了她一次,不過沒想到她能認得我。

在豬圈旁頓了會兒,聽見背後傳來聲音:“陳浩。”

我回身看去,張東離正站我身後,其模樣並沒多大變化,不過卻憔悴了不少。

我站起身:“四娘。”

張東離隨後進屋,我也跟着一起進去,進屋後,她第一句就是:“你哥呢?”跪求:手機小說全集 「堂堂曹家公子,豈能言而無信,說好辰時揭榜,現在都快午時了,不會是逗我們玩的吧?」有不少夲士官宦子弟可不懼怕他曹氏,有什麼說什麼。

有人這麼一說,其他人的焦急情緒被鼓動起來,於是眾人跟著吆喝,非要逼曹植出來見人不可。

「好像是來了!」維穩的衛兵與民眾相互推拉了幾個回合,有人看到從百步階上走下來幾隻腳,光看那鞋底便知道是富貴人家,所以有人猜出他們的身份。

於是現場沒有激烈爭鬥的場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等待最後的結果。

文人都比較自命清高,大家都覺得頭彩是屬於自己的毫無疑問,於是都充滿憧憬。

「哎呀,你們真的是比我還急啊!」曹植打了個哈欠,不顧公子哥的體面,當著眾人的面伸了伸懶腰。

「大詩人,您就快一點吧,到底看上哪位先生的文章了?」不僅是參與的書生,連底下的夥計馬夫都想知道答案,好回去在第一時間向全世界人公布,他們有著職業媒體人的新聞精神。

「那好吧,既然大家都想知道,我也不再賣關子了,甲子六號,甲子六號是誰?出來!」除了圓滿的寫出銅雀賦,曹植一整晚都在尋思著這個人,他會是何等長相?又是何等來歷?都是一個謎,在他揭曉眾人的謎底是,他自己的那個謎也會同時被揭開。

所有參加比賽的都從懷裡掏出牌子,默默確認自己的號碼,只可惜,大多數人的臉上充滿失望,看完自己的恨不得將周圍所有的牌子都翻過來,都想看看那人到底是誰。

首先,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自然會懷疑這人是內定的,比賽只是個噱頭,因為在這世界上能讓曹植覺得好的詩文沒有幾首。

「我!」聲音很輕,卻震驚全場,從辨識度來看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真不簡單。

女人讀的書,原本就和男人的不一樣,而她寫出的詩,竟然能讓曹植看得上眼,可謂是奇上加奇。

「大家都讓讓!」若是其他人,那些書生都會表示不服,見對方乃一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所謂好男不跟女斗,大家都讓開些,讓其上去領獎。

「是她?」看著那個身影越來越近,曹植從記憶深處挖出這麼個人形來,他想起當年在許昌城,袁尚剛剛從牢里放出來之時,曹操舉辦過一次家宴,這個女人便出現在那次聚會上。

他想起父親當時垂涎欲滴的表情,想必對這位女子很是崇敬,據說在她小的時候還與家父有一段經歷,這就更讓人記憶猶新了。

「難道公子你認識他?」蔣乾和丁儀都感到好奇,這位看上去三十多歲的女人,雖然有一些風姿,但也不至於驚動曹植公子的側目,他們又是如何認識的,蔣干更是想不通,前些天苦命求自己的這個女人竟然有如此來頭。

曹植沒有回答他們,而是走向蔡文姬,周邊的士兵為了他的安全,也跟著向前走去,同時驅趕著圍上來的人群。

「想必這位便是蔡邑的女兒蔡文姬小姐了!」稱她一句小姐,是出於內心的尊敬,能寫出那樣華麗的詩句來,足夠擔當這樣的稱謂。

「曹公子,別來無恙啊!」蔡文姬想從對方手上撈人,自然要禮待些,不可露出不滿之色。

「真沒想到,你竟然能寫出這麼美妙的詩句,不愧為文壇巨匠之女,真是佩服,佩服啊!」曹植心裡有一萬個滿意,卻不知如何短時間內表達,在對方面前磨蹭了很久。

周圍的人則不是那麼想的,他們只是想看看,曹家公子會不會一諾千金,真的將那屯田都尉賞給眼前這位女子,大漢還從來沒有出過女官,不僅曹丞相,天子要是知道這件事情,只怕也不會允許。

「來呀,將官服官印取來!」這些物件原本是屬於董祀的,曹植派人從兗州給劫了來,今天要當面授予蔡文姬,他可不管什麼女官不女官的。

曹植這麼一喊,台下眾說紛雲,這曹家公子是不是腦子進了水,要打破大漢幾百年的規定,就憑藉一句話的事?

蔣乾和丁儀處在一邊,其實他們兩個早就想上前阻攔,但看曹植那麼堅定的神情,都不敢輕動。

「且慢,曹公子!」此時蔡文姬卻說話了。

眾人都把目光匯聚於她的身上,看看這小女子如何說服任性紈絝的曹家子弟。

「大漢律令,女子不得干政,公子切莫違之,若真要賞官賜爵,不如讓我另外指定一人,也算是賞了我!」蔡文姬微微低頭,像是在懇求對方。

曹植撫須想了想,對方這是在給他台階下,若再不識相,僵下去是件很尷尬的事情。

「好吧,你且指定一人來!」

「兗州人董祀!」

「誰?」曹植和丁儀同時瞪大眼睛,她說的這個名字,最近老聽到,蔣干更是不陌生,此人現在還關在不遠處的地牢里,這個女人多次進入那裡。

蔡文姬來參加詩文大會的目的就不明而喻了。

不過換一種角度思考,她這麼做反倒是幫助了曹植,因為蔣干早已說服董祀,正愁沒借口將官位還與他,這不機會便來了。

「是你什麼人,為什麼非要將官位贈與他呢?」這是曹植心中最大的疑惑,眼前這個女人幾乎是自己崇拜的偶像,文采滿腹,竟然會將官職送給另外一個男人,而那個人卻是自己的接階下囚。

如果說毫無關係,對方自然不會相信,那樣便救不了董祀,這一點蔡文姬早就想清楚了。

「他是我的男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雖然有些臉紅,但是為了救對方走出監牢,她別無選擇。

「是嗎?」現場似乎沒人敢相信,當然,其實有更多人並不知道這個叫董祀的人是何方神仙。

「是的,還請曹公子饒過他,放其出來吧,至於官位,不要也罷!」這世道,只要一家人能平平安安便是最大的幸運,還去當什麼官吶。

「那可不成,本公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你已經指定了人選,這官位必定是他的,來人,去將那董祀請來!」曹植嗓門很大,瞬間擊破了眾人的疑慮。

幾名士兵領命而去,用不了多少功夫,董祀完好無缺被帶出來,甚至換過一身乾淨體面白衣服。

「夫君,你總算岀來了,快謝謝公子之恩!」蔡文姬生怕事情敗露,於是主動迎將上去。 ???之前在農村的時候,她就一直將注意力放在陳文身上,現在見面,第一句話又是陳文。看來,她是真的看上陳文了。

屋子已經被她打掃乾淨。進去後坐下,我說:“還沒回來,能告訴我當初到底是怎麼回事情嗎?張嫣的父親タ我爺爺他們タ還有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東離苦笑了兩聲:“我已經認命了,我欠王祖空和你爺爺的,現在王祖空在我肚子裏,這就是報應,不過我不能說。”

“爲什麼?都已經這個份上了。還不能說嗎?再說,我都已經知道得差不多了,只是想確認一下。”

張東離指了指天上:“上面有隻眼睛在看着,說了我就會死,我現在只是想把肚子裏的魂生下來,其他的。什麼都不想了,爭什麼,奪什麼,沒有任何意義。最後都還不是一抔黃土。”

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還能問?萬一她真的死了呢?雖然她曾經想要殺掉我。但我卻沒有生出過殺人的心。

之後問起村子裏最近都來了什麼人,我走之前跟江重業和九爺打過電話,他們應該會過來,還有季和煦他們,也應該已經來了農村。

我問後,張東離卻說:“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先走吧。”

“恩。”我起身離開了張東離這裏,剛出門,就遇到了江玉成,喚了聲江爺爺。

江玉成對我說:“這些天,你帶回來的那兩個女娃每天大晚上往山上跑,姑娘家家的,有這樣的嗎?我看她們來路不正,你最好少跟她們來往。”

她們倆晚上應該是去抓野雞去了,嘆了口氣,說:“跟您說了吧,她們倆有錢得很,不會貪圖我身上或者村子裏任何一樣東西。另外,她們都是會法術的人,是我請來幫忙的,您這樣一直在村裏敗壞她們的名聲,讓我很難做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