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沒有任何人的情緒能比觀戰的人群更激動了,李婷,南宮仙,風笑,還有龍霸天,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們,一個比一個囂張!

沒有實力的囂張,只是叫囂,而有實力的囂張,就是霸道,而且這種事情是最容易讓人熱血沸騰的,李辰,明顯就屬於後者。

從大會開始到現在,他一直都是一招敗敵,一次又一次的取勝,直到此刻,這個大會已經沒人是他的對手,他的霸道,實實在在,這才是真正的強!

「還有你,龍霸天!我本不想和你戰鬥,只是表明自己態度,可你卻囂張無比,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辱罵我,你真以為自己無敵了嗎!」

李辰目光一轉,看向了龍霸天,冷笑說到,「你口口聲聲說南宮仙自以為是,可你不也是自以為是的蠢貨么?還說要我成為你的手下,你也配?我之前說了,你只能成為我的狗,現在,就是你當狗的時候!」

話語說著,李辰的腳步就猛然踏出,武體能量轟隆爆發,直接釋放出來!

人群似乎都忘記了,別的人都是釋放出武體能量進行戰鬥,但只有李辰,從未釋放過!

眼中的世界猛然化為了無數的光線,李辰的雙眼一下就變得毫無感情,似乎泯滅了一切情緒,只有著冷酷。

四周的一切似乎都靜止了,人群的震驚,興奮,對手的憤怒,都清晰的呈現在他的腦海之中,只要他想,就可以知道任何人的任何動作,甚至能推算出他們的想法,他們的情緒!

他還能看到自己的內臟,血液,骨骼,武元氣,同樣,他也能夠看到龍霸天的骨骼,臟腑…等等。

李辰不知如何形容現在的感受,恍惚間,他覺得自己好像成為了掌控時空的神靈,世間萬物,都在他的眼中無所遁形。

透過鬼頭面具,龍霸天看到了李辰面具下的那雙眼睛,只覺得渾身湧上一股寒意,他難以形容,這是怎樣的一雙眼。

「咔咔咔……」

就在這時,龍霸天的嘴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聲音,原來不知何時,他竟然害怕的連牙齒都控制不住了,上下兩排牙不停碰撞,甚至都碰出了鮮血!

「踏,踏。踏。」

四周的一切都安靜到了極點,所有人都看著李辰的踏步,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李辰一個人在行走。

而此刻的李辰,也進入了一種神奇的狀態之中。

他的腳步,好像踩在了神秘的節點上,每踩一步,所有人的心就會跳一下。

同時他的腦中,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種元素不停糾纏,一剎那,就好像凝成了一個特殊的世界,又一剎那,這個特殊的世界好像崩潰了。

每一次的世界凝聚和爆炸,都會讓李辰感覺到一股大恐怖,但同時,也會讓他隱隱有所明悟,當然,這種明悟是無法形容的。

「戰鬥武體,真是神妙無比啊,讓我的思維,精神,感悟等等,全都再次提升了。」李辰心中暗暗驚喜,手中緊握長刀,藉助腦海中那無法形容的道理,猛然運轉起了武元氣!

「刺啦啦……」

一股肉眼可見的白芒從李辰身上爆發而出,四周的空氣一瞬間被紛紛割破,尖嘯聲不停響起,聽起來就如同惡魔的低喃!

所有人,全都在這一刻不敢動彈,似乎動一下,他們就會被惡魔殺死!

刀芒越來越亮,越來越濃,直到最後包裹了李辰全身,才漸漸穩固。

「萬物變化,皆在心間,順變化而動,便無人可阻!」

腦中出現了一股明悟,李辰從來沒有在這一刻,感覺自己有這麼大的信心,以前的他,只知道感悟天地八種事物的形態,然後用自己所認知的方法做出攻擊,這提升了他不少的戰鬥力,但是現在,他卻是洞察了天地間的變化,借著天地間的變化,順勢而為,這就不再只是他個人的力量,而是天地自然的力量!如此力量,誰能阻擋?

現在他覺得,自己就是刀,刀就是自己,可以斬破一切!

被這股潔白的刀芒鎖定,龍霸天的身軀終於顫抖起來,在李辰的身上,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味道!

李辰,真能殺了他!

「不好!再等下去,我必死無疑!」危機之中的龍霸天也察覺到了事態嚴重,他的精神意志,此刻就好像豆腐一樣,被這股刀意片片瓦解,要是等李辰揮出這一刀,那他就是十條命,也難逃一死!

龍霸天怎麼也想不到,他竟會被一個神秘青年逼到如此地步,而且這人還是她姐招來的,是他認為的計劃一環。

強烈的龍吟開始響起,龍天霸的力量運轉到了極致,整個人再次出現了一種萬獸之神,掌控天地的霸道氣勢!

「龍戰於天!」

大吼一聲,龍天霸主動出擊,天地都彷彿碎裂了,這一擊,霸道之極,眾人的精神中,都覺得龍霸天化為了一條龍,猛然間騰空而起,要行雲布雨!

「斬!」

李辰暴喝一字,頓時他身上的刀芒就爆發開來,一股難以形容的鋒銳氣勢自天地而出,斬滅一切,眾人都看見他們精神中的神龍,被天地間的一柄大刀斬斷了!

「咔咔咔!」

殘繞在龍霸天身上的風雲剎那間破碎開來,健壯的身軀竟赤身暴漏在眾人眼前,下一刻,鮮血飛灑,他整個人的血肉都翻開了,好像被千刀萬剮一樣!

這不可一世,橫行天武城的龍霸天,在李辰的手中,依舊是一刀解決了!

猛!

這才是真正的猛!

什麼英才俊傑,鬼才神才,統統都是一刀解決!

「我的天,太厲害了,太厲害了!風笑,才是天武城的最強啊!那南宮仙李婷與他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都不止!」

眾人心中震驚,李辰的姿態,迅速的就佔據了他們的心靈和精神!

「南宮仙自以為是,竟敢讓李辰效忠城主?她是什麼東西?還有這龍霸天,驕狂無比,自以為可以橫掃一切,辱我天武城天才,現在還不是被千刀萬剮?要不是他算有點本領,恐怕風笑那一刀,他就死了!」

「他現在和死了也差不多,渾身血肉都被切開,這痛苦,可是生不如死啊!風笑真厲害!」

李辰當然沒注意人群在議論些什麼,只是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龍霸天,目中平淡,這就是囂張的代價!

轉過身,李辰沒有再看龍霸天,而是看到了李婷身上,今天,他要把之前的恥辱,統統討還! 「台上就我們兩個了,來,咱們繼續比試。」李辰的聲音中不帶任何情緒,讓李婷心中一顫,竟不知道該不該出手。

她的實力和南宮仙差不多,而龍霸天,卻能一拳擊敗南宮仙。

可就是這樣的龍霸天,卻被李辰一刀砍成了這個摸樣,這讓李婷根本生不出半點戰意。

「風笑到底是誰?竟然會如此強橫?」李婷暗道一聲,今日大會,讓她的自信受到了太大的衝擊。

以前的她,自以為自己在武師境一重之中是無敵的,南宮仙是個例外,和自己一樣,是天武城最出名的青年女子。

可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龍霸天,這讓她明白,就算是在武師境一重境界中,依舊有很多比她強的人,她根本算不上無敵。

但就在李婷認為龍霸天已經是武師境一重強者的時候,李辰的攻擊,卻再次讓李婷知道了什麼叫強者!

「我想比試就算了吧。」李婷淡淡回答,雖然自信受到了很大衝擊,但她卻沒表現出來,語氣依舊平淡,不肯認輸投降。

李辰那平淡的雙眸中露出了一絲猙獰,就算到了這個時候,李婷也不願意放下自己的身段。

殘影道道,李辰的身體突地消失無蹤。

「婷兒,快退!」一道大吼傳出,擂台上只剩兩人,李泰害怕李辰會對李婷出手,就一直警惕著,看到李辰動作,他立刻大吼提醒,同時腳步一踏,奔向了中央擂台。

李婷也感到了危險,身體猛退,寒冰能量涌動起來,手指一點,無窮的尖銳冰凌就刺向了李辰。

李辰抬手一拍,冰凌碎裂,隨後就來到了李婷身前,沒有任何猶豫,一刀,劈出!

「住手!」李泰突然降臨,大吼一聲,同樣霸道的寒冰從他的手掌中震蕩而出,直接擋住了那道刀光。

「嘎嘣!」寒冰的威力非同小可,終於在李辰的長刀落在李婷身上之前趕到,這一下,立刻就削弱了這一刀威力。

「怎麼?大會的規定,你也敢違反?」李辰眼中閃過冷笑之色,「既然技不如人,那就不要丟人現眼!還讓父親幫忙,李婷,你真是個廢物啊。」

南宮傷一句話都沒說,這次的大會早就脫離了他的掌控範圍,既然如此,那大會還有什麼意義?李辰,這個羞辱她女兒的人,他絕對不會放過。

「好大的狗膽!我倒要看看你的真面目是什麼,竟敢如此張狂!」

李泰見到南宮傷沒有說話,心中頓時明白對方意思,沒有任何停留,直接一掌抓向了李辰的鬼頭面具。

李辰一動不動,任由李泰手掌抓出,剎那間,猙獰的面具碎裂開來,而李辰的真正面容,在這一刻出現!

「竟然是你!」

「怎麼可能!」

李泰和李婷的震驚聲音幾乎同時出現,看到李辰真正面目的剎那,他們就覺得渾身一抖,雞皮疙瘩蔓延全身。

傅先生的白月光 同時,在擂台旁邊的棚子里,李家所有族人的目光都一下呆住,他們萬沒想到,這無法無天,張狂無比的強大天才,竟然是李家之人!只不過,是被他們逼走的李家之人!

「是他,竟然是他! 絕品護花使 難怪要對我下殺手……難怪南宮山等人他殺的毫不留情!」南宮仙的雙眼同樣呆住,心中複雜,原來是李辰,是她派人暗殺的李辰!

想起李辰那日在如家酒樓的狂傲,南宮仙嘴中苦澀,她有什麼資格要李辰尊重她?甚至,南宮仙心中還出現了一絲悔恨之意。

看到李家眾族人的震撼,人群都目光一凝,暗暗猜想此人是誰,竟會讓李家之人如此失態。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達到這個境界!」李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這無法無天,霸道無雙的天才青年,竟是她以前一直蔑視,一直想要殺掉的殘廢李辰!這種巨大的變化,讓人難以接受。

「為何不可能?我就是李辰!被你們不屑一顧,逼出家族的李辰!」

李辰的聲音冷酷,僅僅是這一句話,卻重重的衝擊在了李家眾族人的心神上,李辰如此強橫,這本該是李家的榮耀!但此刻的這一幕,卻顯得如此諷刺,被他們逼出家族的人,竟然如此厲害!

「嘩!」四周觀眾全都瘋了,李辰,李家殘廢李辰!傳聞中丟盡李家聲望,被李家所趕走的李辰!怎麼可能?難道所有傳聞都是假的?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離譜,沒人會想到龍霸天的登場,更沒人想到,他們無比崇拜的青年高手,竟是傳聞中被李家趕走的殘廢!

「怪不得他要戴面具!」

「李婷,你自以為是,行事驕狂,可你只能在家族中擺威風而已,在我看來,別說天才,你連蠢材都算不上!李泰,大族老,你們的實力,聲望,比我父親差遠了!可就是這樣,你們卻還聯合李家老祖,奪我父親家主之位,而且還把我父子二人逼出家族,嘿嘿,你們和那李家老祖看中的,不就是李婷的天資嗎?覺得李婷再過不久就能扶搖直上,因此不把我父子二人當回事。」

「不過,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看到,李婷在我的面前,不堪一擊!你們是否覺得很憋悶,很不解?還有,你們是不是很悔恨?嘿嘿,我知道,就算你們悔恨也不會承認的,但這沒什麼,今天的一切,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我僅僅是為了讓你們難受,所以才來打上一場,不久之後,我會再次回到李家,到了那時,我就會把你們當初對我們父子做的,百倍奉還!」

一直惜字如金的李辰不再沉默了,每一句話語,都如同刀子般,衝進了李家族人的心神,讓李家族人渾身顫抖。

李辰的話語一點不假,李家許多族人之所以要和李紀對著干,並且扶持李泰為家主,並不是因為李泰的能力強,李泰的實力,智謀,遠遠比不上李紀,這一切,都是因為李婷的天資,他們認為以李婷的表現,再過不久,李家就會獲得龐大的利益,這些人也都能分一杯羹。

可惜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支持了李婷,卻把一個比李婷更加可怖的天才子弟逼出家族,而且這家族子弟,本來還會成為李家領導者的!

這,僅僅是個開始而已……以李辰的表現,他的將來,會有多可怕?李婷,真的能夠和他比擬嗎?

到底因為什麼,他們會鬼使神差的支持了李婷?到底是因為什麼,他們會一直瞧不起李辰?哪怕李辰一次又一次的帶給他們震撼,他們總是覺得李辰遠遠比不上李婷,這其中緣由,是在太讓人想不通了。

至於是否悔恨?答案是肯定的,但他們明白,此刻木已成舟,一切都無法改變了,是他們,親手逼走了家族的天才!

「小雜種,你給我住口!」李泰不知道說什麼才能反駁李辰,只能大喝。

「李泰,你為人陰險,好大喜功,陰謀奪取我父親家主之位,意圖掌控李家,實乃是卑鄙無恥,骯髒下流的小人!而且,你為了達成目標,多次派人暗中害我!李家怎麼會出現你這麼個敗類?你才是真正的雜種!我李辰,才不會和你這種小人同處一個屋檐之下,今日,我就脫離李家,日後回來,定會清理門戶,帶著李家重新創造輝煌!」

李辰的每句話都刻薄無比,讓李泰的神情都扭曲起來。

李辰平日里不多說話,但這不證明他不會說話,要比其侮辱他人的話語,誰能和活了兩輩子的他相比?

「可惡!南宮城主,我李家子弟囂張狂妄,侮辱長輩,今日我就在這裡清理家門敗類,你不會阻攔我吧。」李泰轉過頭,看著南宮傷問道。

「李家之事,自然是李家做主。」南宮傷立刻回答。

聽到兩人對話,李辰冷笑連連,他打傷並羞辱南宮仙,已經讓南宮傷憤怒,李泰這問題,完全就是蠢的可以,要知就算李泰不動他,南宮傷也會想盡辦法殺他的。

「天武城比武大會?真是個笑話!不過就是你南宮家挑起另外三大家族矛盾,拉攏平民子弟的技倆而已,以後這等大會還是別辦了,省的丟人!」

李辰雙眼冷漠,話語毫不留情,直接將南宮家的嘴臉徹底撕開,眾人都暗暗點頭,這種大會,就是一個穩固南宮家權利的遊戲,誰會看不明白?

「李婷,你不是老想殺我嗎?可惜你沒機會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辰冷冷的說了一句,腳步微微前踏,李泰臉色一變,當即擋在了李婷面前,盯著李辰。

「給我死!」李辰一聲大吼,手中的長刀猛然劈出,直接鎖定李婷,威能陣陣。

「雕蟲小技!」李泰見到李辰真敢發動攻擊,獰笑一聲,強大的力量震蕩而出。

「迷蹤步!」

李辰的身影突然變成了十多個,看起來是向著李泰和李婷發出攻擊,但實際上卻是另有圖謀!

「壞了!」

南宮傷突然大吼,身體一動,竟直接飛到天空,沖著李辰就撞了過去,原來李辰的目標,是南宮仙!

南宮仙也發現了李辰的目標是她,眼神一驚,戰皇神拳再次打出,不過李辰只是長刀一甩,拳勁便盡數消失,下一刻,冰涼鋒利的刀刃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放開我女兒!」 總裁耍無賴 南宮傷身影一頓,來到了李辰面前。

「你再敢這麼跟我說話,我就先割你女兒耳朵!再挖你女兒雙眼!」李辰神情猙獰,如同地獄惡魔,沒人敢質疑他的話,只要南宮傷還是這個態度,李辰當即就會下手!

所有觀眾都獃獃的看著李辰,這個李家殘廢,當真是猛啊! 當所有人都以為李辰太狂,竟敢同時挑釁城中四大家族的時候,李辰又讓眾人震驚了一次。

其實在李辰參加比武大會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最壞的結果了,就算龍霸天的出現是個意外,但依舊不能讓他改變自己的計劃,他敢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就是因為他有後手,而這後手,就是南宮仙。

這是一個瘋狂的計劃,也只有李辰這種強大而且大膽的人,才敢想,才敢做!

用羞辱諷刺之言,引的李泰出手,這就達到了破壞李泰威名的目的,然後,他直接挾持南宮仙,給了眾人一個大大的震驚,這更證明了南宮傷的無能。

現在,李泰南宮傷等人在李辰這個青年晚輩面前,就像是條狗一樣,被隨意的牽著走。

風笑李辰,智武雙絕!

這是此刻所有人的統一想法!

當然,李辰敢用這個計劃的最大原因,是因為自己腦中的推算。

他的感知武體本來就提升了全體素質,包括智慧,計算能力。

換句話來說,這個看似瘋狂的計劃,實際上是經過他腦海中多次計算,得出來的最佳結果。

現在計劃成功,李辰也不由的心中感嘆,自己的武體能力,真的是太變態了,明明是一種武體,卻賦予了多種能力,而且這還僅僅是武體的初步掌握而已,下一步,他不知道還會獲得什麼樣的功能。

「你放開她,一切都好商量。」南宮傷不敢在威脅李辰,只能故作平淡的說道。

「傻子才信你!」李辰暗暗冷笑,面上也恢復了平淡之色,目光深邃。

「所有人都別動,誰敢動一下,我保證第一個死的就是她。」

寒冷的話音從李辰的嘴中傳出,讓南宮傷雙拳握緊,臉色極為陰沉。

「跟我走。」李辰手中的長刀輕輕使力,頓時就在南宮仙的玉頸處留下了一道血痕,被長刀觸碰肌膚,南宮仙整個人都絕望了,尤其是長刀上所反射的李辰雙眼,她可以肯定,李辰絕對不會放過她的,因為那雙眼中,完全就是冷酷!

南宮仙腳步後退,很聽話的向著城主府大門的方向走去。

「聽好了,是所有人!」李辰看了一眼蠢蠢欲動的李泰,手中的刀微一使力,南宮仙的玉頸上頓時血流不止,染紅了衣襟。

「給我退後!」南宮傷對著李泰大吼一聲,南宮仙身處危險,他也顧不上李泰的面子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