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王愛娟眼神熱切,「你要是答應下來,那媽今天就開心死了。」

她今日,是鐵了心要撮合成這一對了。

為了讓寧家,徹底攀附上這個高枝。

她想方設法,要讓秦蒼穹從養子,轉變成乘龍快婿。

而,此刻。

原本吃飯的秦蒼穹,放下了筷子。

他淡淡掃了王愛娟一眼,神色平靜,「媽,抱歉啊。」

「我對寧緣,從來都是兄妹之情,沒有非分之想。」

唰…!!

隨着這句話。

餐桌前的氣氛,都是有些安靜了下來。

而,一旁的寧緣,聽到秦蒼穹親口說出這番話時。

她的俏臉神色,也變得複雜莫名。

不知為何。

雖然,這是早有預料的事。

但,真的說出口以後。

寧緣的心中,卻是閃過一絲,難以控制的酸澀。

可王愛娟卻不依不饒道,「蒼穹,可你也不能一直單著啊!你都老大不小的年紀了!再說了,咱家小緣哪一點差了?」

但還未等養母說完。

秦蒼穹便開口,打斷了養母的話。

「抱歉,媽。」

「我已經有妻子了。」

餐桌前,氣氛,再次安靜了下來。

寧家人,都目光錯愕驚疑的看着他。

「你…有妻子了??」

王愛娟不敢置信的看着這個養子??

有些驚疑,不甘心問道,「你什麼時候有妻子了?蒼穹?你不是說你沒有女朋友么?」

寧緣也俏臉複雜,不敢置信的看着秦蒼穹。

這一刻的她,心緒……很亂很亂。

她雖然沒有承認。

但她知道,自己……很在意這個問題!

養父寧齊山也是望着兒子,想知道答案。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解釋,「我的確沒有女朋友。」

「因為我已有妻。」

王愛娟俏臉複雜,不甘心的追問道,”你妻子是誰呀?江南人嗎?還是外地人?蒼穹……你可不能把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帶回家呀!”

秦蒼穹緩緩放下手中酒碗,抬眸,一字一句,緩緩說道,「我妻子,叫宋憐星。」 赤雲幾人走了,走的時候,帶上了徐越用帝光製作的信物,以及一個無比震撼的消息,兵分幾路,開始深入這片天地。

相信很快,這固靈境的試煉區域就會短暫的沸騰,隨後帶著人心惶惶的驚恐,再次沉寂。

「希望你們一路平安。」徐越從天邊收回目光,暗暗自語。

若不是分身會削弱本體的實力,而在這撲朔迷離的秘境里,必須時刻保持著巔峰的狀態,否則,他也肯定會像之前尋找多寶膏蟹那樣,分幾百個分身,前去各方通知消息了。

收回心思,徐越定神凝氣,將神識全部散開,朝著那道峽谷的方向飛去。

赤雲等晚輩負責通知試煉弟子,而實力更強的他,則又更重要的事。

調查如今秘境之亂的真相。

而這第一步,他便要先弄明白,對方是怎麼破了倚帝山布置的結界,有沒有修復的可能。

若能重新撐起峽谷那道結界屏障,讓那些高境界的敵人無法輕易突破這個區域,至少對赤雲等固靈境的弟子,是個不錯的保護。

半個時辰后,徐越懸浮於空中,看著下方那道如大地裂痕般的峽谷,身體俯衝而下,直接來到了谷底。

剎那間,光線變得昏暗,氣溫也瞬間幽涼,一股很重的濕氣自地底冒起,讓徐越的口鼻像被捂上了薄紗,呼吸不暢。

四周都是濕潤的山壁,地上則有許多凹凸不平的小水窪,雜草叢生,亂石林立,和一般的山澗谷底沒什麼兩樣。

徐越佇立了一會兒,發現這裡安靜無比,除了時不時吹來的穿堂風,以及不斷滴落在地的水珠外,再無他物。

「沒有絲毫陣法的波動,亦沒有戰鬥的痕迹,空氣中蘊含的靈力也頗為穩定……不是靠外力強行打破的結界。」

徐越觀察了片刻,得出了這個結論。

「可若不是強行打破的話,結界是怎麼消失的?是敵人懂得了開啟結界的術法,還是……內鬼?」

徐越皺眉,又接著探查了一會兒,發現這裡確實毫無線索后,身體才慢慢浮空,回到了峽谷之上。

看著左右截然不同的兩方天地,徐越不由想起了之前在蒼雲山等地,打探到的關於秘境試煉的情報。

由於這一次參加秘境的弟子,以固靈境為最低修為,凝體境為最高修為,所以說倚帝山在劃分區域時,便將固靈境和凝體境分到了秘境的邊緣地帶,中間夾著元心境和分靈境區域。

故此,從大致的輪廓上來看,固靈境應該三面毗鄰虛空,眼前這片峽谷,便是它與其他幾個地界的唯一交界處。

「守住這裡,或許就能保住固靈境這一大片區域,而秘境雖大,卻必有終點,沿著峽谷探查下去,應該會有所發現。」

徐越心中盤算,回憶起赤雲給的那張地圖,暗道:「按照地圖所繪,我先前所處的湖泊紅樹林等地,均在秘境南部的邊緣,平移過來,這裡的位置應該差不多……也就是說,真正的秘境腹地,在北邊!」

最後,徐越說干就干,散開神識,開始貼著峽谷上方朝北方急速而去。

與此同時,他在飛行的過程中從懷裡一掏,拿出了一個又一個精密的儀器,投擲向峽谷的一岸。

「【現世百寶盒】正在觸發,宿主獲得:智能地雷,0勝點。」

「【現世百寶盒】正在觸發,宿主獲得:軍事無人機,0勝點。」

「【現世百寶盒】正在觸發,宿主獲得:高科技警報器,0勝點。」

咻咻咻!

一個個圓盤狀的小型地雷不斷被徐越拋出,撒向一旁元心境區域的地面,還有一個個巴掌大的無人機被釋放,巡邏在低空領域。

最後,一根根牙刷般大小的儀器也被擲了出去,插在了峽谷崖邊,並每隔幾百米就插一個,讓這些高科技警報器兩兩相連,形成一道略為簡陋的防線。

「希望我這徐奇諾防線,能起點作用吧。」徐越自嘲,手中動作卻絲毫不停。

雖然他也知道,這些現代科技對於修士來說,可能起不了什麼作用,但如今而言,也聊勝於無了。

就這樣,徐越一邊探查著四周的情況,一邊隨手布置著警戒線,沿著峽谷向北極速飛行。

直到一天後,隨著漸漸遠離了先前那片邊緣區域,深入了秘境的腹地,情況才終於有了新的變化。

下方,峽谷變得平坦寬大,不再像先前那一成不變的一線天,谷底開始接受陽光的照射,裡面有樹木植被生長,一片生機勃勃的模樣。

「但空氣中,為何隱隱卻有著血腥味。」

徐越皺眉,活動著因不斷扔各種探測器而僵硬的手腕,眺望四野。

很快,他就在一顆巨石之下,發現了新的線索。

「腳印!幾天前才留下的!」

徐越一凜,飛快降落到那巨石旁,感受著那奄奄一息的殘留氣息,心中一沉。

毫無疑問,腳印的主人走到這兒時,應該已經快不行了。

「就算如此,屍體呢?」

徐越來不及多想,起身跟著腳印所指的方向追去。

半個時辰后,下方的峽谷再一次朝兩邊擴張,或許到了這裡已經不能叫做峽谷了,而是應該稱之為盆地。

而徐越終於在盆地中的一座小山嶺上,有了發現。

咻!

帶著破空聲,徐越轉瞬而至,看著山嶺頂端的一具屍體,沉默不語。

這是一個倚帝山的弟子,已經死去多時了,此時趴在地上,右手大拇指沾著血,指著青天,渾身血肉早已失去了生機,死不瞑目。

「這是凝體境的倚帝山弟子?這等修為,都是內門弟子了!」

徐越心中駭然,回頭看了看那一連串稀疏的腳印。

對方竟然一路從那巨石之下,走到這裡才死去。

或許,也只有凝體境的生命力能做到這一點了。

「凝體境,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徐越嚴肅,輕輕翻動了一下這弟子的屍體,立馬就在他的手掌下,看到了一個血淋淋的文字。

「咦?」

徐越急忙查看,便發現這弟子在臨死前,用他那染血的大拇指,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在地上寫出了一個「魔」字。

「魔……他想說什麼?」

徐越蹲在這弟子身前,微風吹過,不禁打了個寒顫。 「你攔著我幹什麼,人家都欺負到家門口了,你還在家呆著。我告訴你,今天你給我好好躲開咱們還有話說,你要是攔著我連你都砍。要燒死我閨女,我砍死他。」喬氏說著就在張志誠面前比劃著,張志誠也不敢死攔。

「別,孩子他娘,你別這樣。咱們好好說,你拿刀幹什麼,我跟你過去,咱們好好問問去,來把刀給我,咱們到那邊看看怎麼回事。」張志誠說著就要來下刀。

喬氏一看就從旁邊躲過,一個轉身就從張志誠旁邊越了過去,直奔老宅而去。喬姥爺一聽有人這是要燒死外孫女,這事還能小的了,上前一扒拉張志誠招呼著二舅跟著喬氏就往外跑。一家人呼啦呼啦的跑到了老宅跟前,一路上不少人看到,今天的是村裡已經傳遍了。還沒到老宅跟前,郝二嬸就跑了過來,一下就抱住了喬氏。

「他嬸,姐,咱們冷靜點,姐,冷靜點。」郝二嬸抱著喬氏,不讓她動。

「石家丫頭,你知道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誰要燒死我外孫女,誰這麼不要臉。」喬姥爺看郝二嬸出來了,趕緊問道。

「大伯,沒有,這肯定是誤會。大伯,我叫我家那口子回來了,我跟著你們一起,給我侄女討個公道去,就是大伯,我姐這有點不對勁。咱先冷靜一下,姐把刀給我。」郝二嬸說著就試探著要喬氏手上的刀。

「臘梅你躲開,今天這事沒法了。平日裡面他們怎麼欺負我們我都忍了,她這是得寸進尺,欺負人沒完沒了。想要燒死我們曉婭,你知道嗎,孩子回去,那衣服上又是血又是酒還是油,她這是想幹什麼。孩子說她找人拿著火就過來點,她想幹什麼,她怎麼不點她閨女去。」喬氏也不幹了,以前總是說都是張家人,一筆寫不出兩個張字,他們受多受委屈都沒有往外說過,可是你看看他們這是一家人嗎,這是仇人。

「姐,我知道姐你委屈,還是受委屈了。姐,你把刀給我我就讓你過去。」郝二嬸膘肥體圓的,喬氏還真拿她沒辦法,緩了下來,郝二嬸順手趕緊把刀從喬氏手上把刀拿了下來。後面果然就不攔著喬氏了,喬氏看刀沒了,衝到老宅門口,從門口直接拿了一根棍子,氣勢洶洶的就跑到了院子裡面。這次再也沒有別人攔著了,孩子受這麼大的委屈,挨幾棍子不是應該的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